当前位置:首页 > 哲理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上帝的棋子(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哲理散文

棋子们并不知道其实是棋手

伸舒手臂主宰着自己的命运

棋子们并不知道严苛的规则

在约束着自己的意志和退进

黑夜与白天组成另一张棋盘

牢牢将棋手囚禁在在中间

上帝操纵棋手,棋手摆布棋子

上帝背后,又有哪位神祗设下

尘埃,时光,梦境和苦痛的羁绊

(博尔赫斯)

──题记

这些年来,为生计,我在城市里漂泊。那些关于村庄的人和往事,差不多遗忘尽了。天生记性就不好,犯健忘症。给工作与生活带来不少负面影响,自己因此吃了不少苦头。为此,我还专程进过医院看大夫。大夫说:这不是什么病啊,属正常现象。我说:这么厉害的健忘不是病?我感到疑惑。大夫点头,又摇头,似乎无可奈何,也无能为力。医生还说,这种几率不到万分之一。意思是我中彩了。这种先天性记忆是无可救药的,该我认命!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件件,一桩桩啼笑皆非的故事,也是我的人生一种有趣的经历。

上小学的时候,我读书最忌讳背课文,背不出来被老师留堂成了家常便饭了。我甚至有过手心攥着钱去商店去买东西,却把手中的钱弄丢的历史,还远不止一次。娘为了让我长记性,用柳条抽我的手心,直到抽出一条条血印子!这种记性,无疑让我父母感到头疼。当然,我父母不相信我天生健忘,总是怪我不听话、粗枝大意,就教了我一个方法,在手掌心里写字,把当天要做的事写下来。可一个手心抓着钱还会弄丢的人,这一招无异于在流水里写字,边写边消失。好象老天爷专长与我作对似的,我从小的手掌心就特喜欢出汗,不管什么天气,也不要多久,手板就湿润了。待我想起今天还要做什么事的时候,手心的字迹早就模糊了。我拚命地想呀,偶尔,也能想出一件什么事来,还兴奋得不得了。而另一件更重要的事,就忘得一干二净。后来,我娘教我改写在纸片上藏好,说这样会牢靠些。可我时常找不到纸片到底藏在哪里?就把所有口袋翻出来,没有。再把书包倒过底朝天,还是没有。会不会如厕的时弄丢了呢?还是在路上弄丢的呢?我只好沿路找过去,地上每一片纸片都捡起来看一看,还真的找到了一片记事的纸片,一阵欣喜,是我落下的。这上面记载的事,我似乎都做了,确信没有遗漏哪一件,就高高兴兴地哼着歌儿回家了。心想,今天没有落下什么事,娘一定会表扬我有进步。回家经娘盘问,我便从口袋里拿着纸片左看右看,对娘说:没有呀,今天都做完了,你看我都打了勾勾。我娘接过纸条一看,质问今天星期几?说,纸片是昨天的。我才意识到袋子里的纸片真的弄丢了。这个自然又要受罚,我不用娘喊,老老实实地跪在搓衣板上。

这时候,屋漏又遭连夜雨,邻居黄麻子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向我娘告状,说我不学好,居然蹓进了女厕所,说得振振有词,因为这个书包就是证据。我这才知道,我又把书包弄丢了。原来,我上了一趟公共厕所,将书包挂在厕所的挡墙上,就忘记拿了,怎么会出现在女厕所的呢?这个事情有点严重,关系到一个人的品行问题。我娘用竹条子抽我,我说,真的没有去过,是人家赖我的。黄麻子说:他去掏粪的时候,也走进了女厕所,就捡到了一个书包,打开一看书本上的名字知道是你的。肯定是你耍无赖把厕所的牌子对换了,让我也感觉有点不对劲。而围观的人一多,七嘴八舌,似乎我成了十恶不赦的小混蛋了。有人说我娘教子无方,小小年纪就有了这种阴暗心理。居然怀疑以前偷看女人上厕所的嫌疑人就是我?这时,我娘除了生气外,就是更加的伤心。而我委屈的眼泪都涌出来了,却百口难辩。我父亲让我好好想想看,是什么回事?我这才猛然想起我是跟着一个人进去的,父亲问我是谁?可我一急,就是想不起来是谁了。黄麻子说我狡辩,还想赖,我已经被人家说成缺教养的人。要不是黄麻子的婆娘拽着宝贝儿子黄灿过来陪礼道歉,我不知还要被怨枉到何时?原来,黄灿上厕所,看见男厕所被人掏过粪,很臭,就跑出来瞧了一眼女厕所,见干净多了,又没人,就去把木牌子对换了,自己安安心心上完厕所,却故意不把牌子换过来,还躲到一旁看谁会走错厕所。一会儿,他看见了我第一个走错了,就在一边笑个不停。可又来了第二个人,挑着粪桶来掏粪,不是别人,正是他父亲黄麻子,正准备喊,又来了两个女人,他就忍不住跑回去了。才把这件事当作一个笑话告诉了他娘,好在黄麻子的婆娘人正直,也是善良的人,这才及时还了我一个清白之身。

说来也怪,近几年,我的记性忽然好起来了。按理,年纪越轻,记忆力越好,我竟然四十岁以后越来越好,让我自己感觉不可思议。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我的手心不再出汗了,夏天的手心干爽爽的,而且是浸晾的。而冬天,就是从冷水里出来,一会儿就变得温热。还有一双汗脚,也不再出汗了。

曾经,脚喜出汗让我伤透脑筋的,夏天的汗特别多,无论穿什么鞋子都出汗,袜子湿淋淋的,且臭气熏天。汗脚的鞋子容易烂,从小我就要比一般孩子每年多穿烂几双鞋。那时候家里穷,更多的时候,我干脆不穿袜子,有时甚至打赤脚。可冬天冷,必需穿鞋啊,可一穿就出汗,鞋子里面湿湿的,凉凉的,脚还生了冻疮,不仅痛,还活受罪。即使回到家围在火炉旁,我也不敢轻易把鞋子脱了烤一烤,我知道,那臭气真的不好闻啊,别连累了家里人又会讨娘的骂。一次,我期未考试破天荒得了个语文、数学双百分,一个记忆力如此差劲的人,考试成绩一直没有落后于前五名。这次,还获得了超常发挥,那份喜悦难以言表。一放学,就急急忙忙赶回家向娘报喜。娘见我满头大汗,还打双赤脚就问我:“你今早才穿的新雨靴呢?”我这才想起自己脱在位子下面,人一高兴忘形了,就不记得穿雨鞋这码事。不用我娘说,我拔腿就跑,待我一口气跑到了学校,寻遍校室也找不到我的靴子。这一下子,我彻底失望了。

我知道这雨靴来之不易,这是我邵阳的姑妈寄给我的。她得知我冬天生着冻疮,还打着赤脚上学很心疼、可怜我,特地买了这双雨靴。我临出门时,我娘还叮嘱我在学校里不要脱鞋子。我娘好象给我算了灵八字似的,又会弄丢。头天还说要我将新雨靴让给弟弟穿,我穿弟弟脚上那双旧的。平时我穿父亲脱下的打补丁的旧衣服,书包是表哥背过的旧的,人家屋里都是老大穿新的,用新的,不穿不用了才轮到给小的,我家恰恰颠倒了。好不容易有一次穿新雨靴的机会,我无论如何也不答应。所以,我向娘打了保证书,如果丢了就天天打赤脚。可我是鬼使神差地忘了。上午来到学校,我还反复提醒自己,千万不可以脱下来,免得又节外生枝。

上学的路有8华里远,中午一般在学校食堂搭餐,傍晚的时候再回来。路虽有点远,只要不下雨,我一般就滚铁环去上学,也就不觉得远,比不滚铁环要快许多。而下雨天是不适合滚铁环的,泥路滑,一不小心就会摔跤的。所以往往走路边草地,才不至于摔倒。可这天下午,老师把试卷发下来了,还表扬了我,一兴奋,就像鬼打闷了头,飘飘然了,什么也不想了。这雨靴寻不到,我如何向娘交待?即使以后打赤脚也并不可怕,却害怕我娘板脸的样子,我就胆怯不敢回家,呆在北风肆虐的校室里。那时候,我们学校陈旧,玻璃窗户大都破碎了,窗户全部是用塑料按图钉钉住抵御风寒的。这个晚上,风吹得塑料呼呼地响,我缩在墙角很无助,感觉外面所有的光亮都不是我的。只有无边无际的黑暗朝我涌来……

我终究没有被黑暗淹没。

一束手电筒的光亮把我从昏睡状态中照醒,惊奇中我看清了母亲那付焦急的表情,既有对我的怨恨,又有怜爱,我发抖了。我至今也记不得是如何回来的,只觉得耳朵一下子长了许多,当然是我娘拽的。

从小怕我娘胜过怕我父亲,因为我父亲从来没有打过我。经常挨娘责罚,也没有改变我的记性差的毛病。娘说我落到无药可救的地步。后来我居然考取了一所专科学校,这的确有点不可思议。三年大专毕业后,娘还一直替我操心,生怕我这样子不能为她找个儿媳妇。原因很简单:是我居然可以把与一个女孩的约会时间记错,而往后推迟了一天。其实我起先也是怕忘记了,就反复念叨无数遍,就莫名地记着另一个时间了。让人家女孩子苦等了一天而不见我的出现,而我自己竟然在第二天又苦苦等了人家一整天,闹出了一个天大的误会,也落下一个让人调侃的佐料。我娘说我这记性,简直就是被狗吃掉了,恐怕这辈子也别想找到老婆了。娘一见我嘿嘿笑的模样就摇头,这里面包含了认命的意味,但失望多于无奈。

而一件事物的发生与结果,的确有事物本身的宿命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我相亲的这件事,并没有因此而黄了。真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之前,我已经做好放弃的心理准备了,反正失恋于我又不是第一次。可人家女孩知道实情后居然原谅了我。这不止我感到意外,连我那精明的老娘也感到吃惊,说我是憨人憨福呵,是祖宗积的德。

这女孩就是我现在的老婆。

后来,我曾当面锣、对面鼓地问过老婆当年的事,她见我如此寻源探根,就正而八经地告诉我:你这人总是大大咧咧的,有男子汉气!这个回答让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平日里不爱照镜子的我,这天居然在镜子面前反复照着,好久也没照出个什么名堂来。若干年后,我就这事问过女儿:“你老爸是不是很男子汉?”

女儿瞟了我一眼,慢条斯理地说:“不止是男子汉,还是大男子主义的典范!”

我急了,“你这是骂你老爸?”

老婆就咧嘴笑:“你女儿是表扬你哟!这都听不出来?”

母女俩一唱一和,我就装呆,傻傻地笑。这笑,一家子都乐了,感觉天都快要笑翻了。笑过之后,我就带她母女俩上街买衣服,我当出纳、搬运工,兼司机和保镖,一路杏花村。

这几年来,最让我宽慰的是手掌和脚板再也不出汗了。尽管我至今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反正这种怪毛病自然而然地没有了,我归结于上帝考验我的期限到了,就放了我一码,并特意给予我冬暖夏晾的手脚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

关于记忆里出现了大半截时光的空白,我以前一直归结于记性太差所致。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上帝召见一帮人,这其中有我。起先我是蛮开心的,能够受到上帝召见。虽然我看不清他的面目,却对他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他说要与我们做个游戏,从每人身体上拿走一样东西,这些东西中有眼睛、手、脚、鼻子、耳朵等五官,还有记性、智力、体能等,以此对我们的考验。他让我们自己在卡片上写上这些他念到的东西,并签上自己的名字交给上帝来抽签,我感觉这个游戏是上帝出的题,就不能让上帝来抽,应该让我们自己来抽更合理些。我还来不及向上帝提出我的意见,我的签就被上帝抽出来了。上帝让我提意见,我却想不起来我有什么意见,就赞同了上帝的游戏。

我被上帝耍了!

他提前就拿走了我的记忆。上帝残留一点模糊记忆给我,也是梦醒之后的事。我凭着一点模糊记忆,才知道上帝的面容是模糊的,丑陋的,却又赖在我的记忆里挥之不去。那时候,我是多么憎恨拿走我记忆的人。

直到现在,我才开始释怀。

我能忆起的村庄生活虽然苦涩,却像咖啡品尝之后才会感到还有温馨。兴许,不长记性于我也是件功德好事。这一点,从我这些年忽然恢复记忆了,可以作为一个佐证。

是上帝把我的记忆还给了我。

上帝当初为什么要拿走我的记忆,而不是眼睛,或者语言?更多的时候,我对生活是怀抱感恩之情的。我是一个差一点失聪的人,一次“抱尔风”疾病让耳朵被什么堵塞了,听力出现艰难处境。像我这等愚笨之人,倘若成了瞎子、哑巴什么的,我的生活的确难以想象?

前些年,我总是埋怨自己的记忆力差,常常忘记熟人的名字,记不得家人的电话。甚至没有方向感,坐错公交车。到了异乡,就找不到回程的道路。

怀疑自己智商低,情商更低。还时常像哲人一样感叹:人的记忆如沙漏,不经意之中漏掉了许多。有时想重新捡起来,却不是件容易的事。就为自己寻找了开脱的理由,说什么那时候我还小,所经历的日常生活琐碎,并没有蛮特别的,也就实在难以一一忆念起来,也应该放到情理之中去,不加追究。

的确,我先前是很少回忆那段岁月的,甚至是有意无意抵御自己偶尔的、不经意的意识与行为。仿佛自己不应该去面对那些陈年的鸡毛蒜皮的事,甚至对某一星火的温暖而产生怀疑。况且,记忆里留下来的一切并不是美好的,更多的是一段苦难的经历,是忧郁的结疵,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如同一个孤独的过客,而今,我是一个失去故乡的人,永远回不去的人。

很多的时候,我沉湎于人家的山水,宁愿不惜笔墨去写异乡的见闻与感受,抒发自己内心的情感。而这情感像条流浪狗,到处漂泊。即使在自己安家的城市里苟且偷生,我更是只字不提,产生这种心理曾让自己感到吃惊。重新审视自己,有些陌生了,我甚至没能读懂我自己。就像你经年未曾谋面的朋友,他很多的变化你不曾知道,岁月改变人的不止容颜,还有性格、理念、思想,这种悄然变化与人生际遇相关,与身处的环境相关,甚至与人生观相关。一尘不变是不可能的,因为万事万物都在变化着,你不能改变这个世界,可这个世界却能改变你。随着自己步入中年之后,按理正是拽着身心朝前冲刺的年龄,我却莫名其妙地停顿下来,什么也不想干了,只想好好地休养生息,显然有点老态龙钟的味道。

真的,让自己慢下来实在不容易。

城市生活就像一台机器,一旦启动了,就轰隆隆地转个不停。我像出了机械故障一样,终于能让自己停下来。也许这种停顿是短暂的,也许真的又能长久地停顿,我也说不准。人生身不由己的事太多,是自己预料不及的。所以,我这人要不断学会调整、修复自己。该要补充能量的时候,我也会尽管去补充。

前年冬天的雪下得大,我躲在屋子里猫冬,没敢出门。待太阳出来的时候,开始融雪。连忙拿着照相机下楼,围绕着锦绣河山小区拍雪景,到处都是湿淋淋的,一幅残雪的败景。就感觉这个冬天就要过去了,我没有来得及好好感受这场江南大雪,不免又心生歉疚。幸亏我拍了一张像围棋子的雪景片子,虽然全部是白子,一籽黑子也没有,我却欣喜这画面的意味,好象隐喻了什么?

仿佛这个棋局是在黑夜里进行的。

如果上帝是执白子的话,人类看不见一粒自己的黑子,而万能的上帝看得见。如果上帝是执黑子的话,人类只看得见自己的白子,却还是看不见上帝的黑子。这是一场无法下赢上帝的棋局,人类必输无疑。想想自己走过来的经历,又何尝不是一个被设计的棋局呢?我沉思了片刻,慎重地为这幅照片取了个题目:《上帝的棋子》。

其实,人在尘世,谁都可能是被上帝耍过的人。

西安市最专业的治疗羊角风在哪齐齐哈尔要花多少钱才能治好癫痫癫痫发作全身强直会有危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