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名流 > 文章内容页

【冰心】彩云之南的哨哆哩(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艺苑名流

一、彩云之南西双版纳

彩云之南,西双版纳,美丽、富饶、神奇,梦的地方!

传说在很久以前,傣族王子召树屯率领一群青年人在森林里狩猎。他们发现了一只美丽的金孔雀,追了七七四十九天,怎么也追不上。他们越往前追,沿途的景色越神奇美丽,森林繁茂,蔓藤缠绕,奇花异草争奇斗艳,珍禽异兽频频出没,溪水清澈常流不断,坝子肥沃一望无际。当他们快追上金孔雀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美丽的金湖,湖里开遍了芳香四溢的莲花。金孔雀纵身一跃,消失在金湖里。召树屯转身对众人说:“这里就是‘勐巴拉娜西(傣语,意为:神奇美丽的生态家园)’吧!”不久,召树屯和青年们就把家迁到了这里,这个地方就是如今的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一个神奇美丽的生态家园。

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犹如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祖国云南的边疆。波涛汹涌的澜沧江穿越整个西双版纳州一直向南奔腾出境,出境后称湄公河,流经缅、老、泰、柬、越5国后汇入太平洋。西双版纳聚居着傣族、哈尼族、拉祜族、基诺族、布朗族等多个少数民族。景洪市是云南省西双版纳州的州首府,坐落在澜沧江畔 。

一提起西双版纳,总让人无限向往,野象、孔雀、原始森林公园、傣族人、泼水节……

第一次到云南,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新奇,云贵高原错综复杂的喀斯特地形让我看的眼花缭乱。慢慢地去多次了,一想起要坐一两天的班车,要被绵延曲折的山路颠簸折磨几十小时,心中就升起一些些的恐惧感。但是为了生活,为了我的水果购销生意,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到云南。

这次还好,一路上从南宁至昆明,气温适宜,心情舒畅很多。和我同坐的是一位戴着眼镜的老伯,他看我不像云南人,开始与我聊天,聊着云南的新鲜事。一直没明白云南十八怪是什么,于是,我便向这个地道的云南老伯询问。

一听说云南十八怪,老伯的话闸子便滔滔不竭细细道来:云南十八怪,第一怪,鸡蛋串出来买;第二怪,火车没有汽车快;第三怪,三个蚊子一盘菜;第四怪,四只老鼠一麻袋;第五怪,草帽当锅盖;第六怪,四季衣服同穿戴;第七怪,姑娘叫老太;第八怪,竹筒当烟袋;第九怪,鞋子后面多一块;第十怪,穿鞋脚趾露在外;第十一怪,小和尚可以谈恋爱;第十二怪,东边下雨西边晒;第十三怪,蠺豆数着卖;第十四怪,粑粑叫铒块;第十五怪,鲜花当做下酒菜;第十六怪,背着娃娃谈恋爱;第十七怪,有话不说歌来代;第十八怪;鲜花四季开不败。

听着云南老伯介绍云南十八怪的每一个怪,班车终于穿过云南的另一怪:石头长在云天外的石林,云贵高原的美丽城市昆明影入眼帘。但是西双版纳,却还要再坐八个小时的车。

班车从昆明一直往南走,穿越不知多少高耸入云的绵延大山,途经云南的又另一怪:有烟没处买的玉溪市,再接着进入全国闻名的普洱茶故乡普洱县,美丽的西双版纳依稀可见,气温也渐渐变得暖和潮湿起来。这时候感到是进入了一个绿色的海洋,原始森林、橡胶林、果木林、香蕉林、茶山……构成了漫山遍野的绿海、渌浪、绿涛。

二、橄榄坝勐罕镇

从带着点点凉意的昆明,一下来到气温灼热的景洪市,真有点穿越时空的感觉。市区街边长着一排排整齐笔挺的棕榈树,还有很多不知名的美丽花草。房子是典型的傣族楼饰,真怀疑置身于泰国的曼谷,如果不是商店招牌写着中文的话!

我的终极目的地是西双版纳的一个旅游景点:橄榄坝,也叫勐罕镇,离景洪市不远的东南方,沿着澜沧江边走约坐一个小时的班车就到。橄榄坝也是西双版纳的一个重要的水果生产基地。

勐罕镇边郊很多高大的竹楼,这些就是傣族人居住的房子,也是西双版纳的一个景观。虽然我不是第一次来橄榄坝,可还是喜欢望着勐罕街上少数民族妇女穿着各种各样的服装,女孩和男人基本汉化,穿着和我们一样。还有一个奇特景观就是:街上任何场所都有很多穿着黄色袈裟的小和尚,或吃饭或买菜或上网或骑摩托车……衣食住行除了衣着都一样,其他与常人无异。这就是西双版纳乃至整个云南西南的傣族文化习俗之一,傣族人信奉南传上座部佛教,傣族男子小时候一定要上寺院做3到6年和尚学习知识,在做和尚期间却可以做任何事。

我在呆呆看着街上的红男绿女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北京现代越野车嘎的一声停在我的身旁,车窗玻璃缓缓打下,驾驶位置赫然坐着我的好朋友李十四。李十四向我打招呼道:“阿云,上车!”我钻进轿车,问道:“好家伙,什么时候买了车?”李十四谦虚地说:“没什么,借钱买的,做代办(中介)嘛,经常跑工地没车不行的。”这个比鬼还精的小个子猴头李,讲话老是那么深不见底。

送我到宾馆,因为一年多不见,我和李十四聊了很久,知道这个猴子李确实发展得很不错,又种香蕉又做纸箱厂,现在又做水果收购中介,也讨了个傣族姑娘做老婆。确实,在这里有待发展的地方,像他这些来自内陆的鬼精灵绝对有蛮大的发展空间。直聊到十二点多,我才和猴子互道晚安休息。

迷迷糊糊睡觉到天亮,我就被电话吵醒了,勤快的猴子李叫我起床去订香蕉。西双版纳受印度洋孟加拉湾的热带气流的影响,气温湿热雨水充沛,一年四季瓜果飘香。在离勐罕约一公里的蕉园,我订了11万斤香蕉,可以装两个拖挂车。

一切很自然舒服,猴子李帮我派车派包装工人装纸箱,一条龙全部不用操心。

三、混血儿香蕉包装工人玉燕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发,带车直往蕉园。工人乘农用车跟来,一下车,真吓人,竟然二十几个工人,在其它香蕉产区包装工人装一车一般就十五六人就行。我问一个用头巾包得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女工人才知道,这些工人都是傣族人,因为习惯了互助也比较团结的缘故,所以有钱一起赚,不管赚多赚少。

在我心里,边陲少数民族都是些未服王化的蛮夷民族,封建落后愚昧,至少大部分中原汉族是这样认为的,而事实上少数民族确实存在着这些现象!但是你远远想象不到的是,经过改革开放的思想熏陶,交通的便利与信息的流畅,少数民族已经深深溶入了世界现代多姿多彩的大家庭生活。而帮忙我打包装的这些傣族工人,全部穿着与汉族无异,基本会听也会讲普通话,只有讲他们本地话像英语我听不懂。工人们大部分是女的,由于西双版纳地处热带气温炎热阳光辐射大,每个女工人都用五彩斑斓的毛巾将脸包得严严实实。

工人熟练地展开工作,从蕉园索道传送过来一串串用挂勾倒挂着的肥大饱满果泽青绿的香蕉,取下落梳,过清水、修把头、漂洗,再捞到保鲜池浸泡,然后捞起放上转盘台上选择装箱,再封箱、上车,整个工作做得有条不紊。

工人工作得很不错。我旁边有一个脸上左右名画着三道白色杠杠的帅小伙,像电影里面非洲土著。我问帅小伙:“小弟,干嘛脸上画这些彩粉?”帅小伙憨厚地笑不识怎么回答,这时旁边一个女工人说:“画了好看呀!你不觉得好看吗?”我违心地回答:“是的,好看!”然后又补充说:“要是再画多点,大斑马也没有这么帅了!”几个工人一下子哈哈大笑起来。那个女工人对我说:“老板你来过橄榄坝不?”我说:“来过啊!”女工人又说:“你以后要帮忙我家的生意哦!”我有点奇怪:“怎么帮?”女工人说:“你以后有车来给你拉香蕉,要休息过夜就停我家的停车场得了。”我说:“好呀!”这才发现这个女工人讲普通话很正声音也很好听,只是用块毛巾把脸包得像粽子一样严实。

傣族人的勤快是有目共睹的,下午四点就打包好2500多箱香蕉。工人在收拾工具,我上半挂车的驾驶楼准备跟车回,这时先前和我讲话的帅小伙和那个女工人要求跟车回,路不远我就答应了。上了车女工人把头巾解下来,我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孩子,瓜子脸大眼睛,染着很时髦的棕黄色的头发,长得还真像范冰冰。看我表情有点惊讶,画着非洲彩妆的帅小伙对我竖起大拇指说:“怎么样?够美女吧?”我点点头:“嗯!傣族女孩真美!”那女孩微笑:“我不是傣族!”我尴尬笑笑:“还以为你们都是傣族。”女孩得意:“可我妈是傣族!”我似乎有点所悟,有个时髦的名词:混血儿!但是傣族人如果讲流利的普通话穿我们一样的衣服的时候,真的没有分辨,所以说混血也说不上。

一路的交谈,知道了彩妆男孩名字叫岩木,这里的岩按傣族音读ai,我叫他阿木;女孩叫杨思娴,也叫思思,还有个傣族名字叫玉燕!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还是昨天的那帮工人帮我打包香蕉。阿木还是脸上画着非洲土著一样的杠杠,只是今天的色彩稍微加多了点紫色。有了昨天的认识,阿木的话多了起来。我问阿木怎么姓岩,阿木告诉我这地方的傣族人基本上都是以岩为姓,女孩子则以玉为姓,所以同一村寨同名同姓的也很多,又以上中下或大小分别。这也是傣族姓氏与中原的不同,但是又有着千线万缕的联系。

我在边听阿木说着傣族的新鲜事,却发现今天好像没有玉燕的说话声。阿木好像发现我的目光在搜索什么,就对我说:“老大(阿木的叫我的新名称),你在找玉燕吗?”我尴尬地说:“不是!我找她干嘛?”阿木嘿嘿憨笑:“是也不要紧啦,正常。要不要我给她电话号码给你和她聊天?”正好今晚有一台拖挂从文山来到。

四、酒精考验的醉猫美女

今天的打包工作仍然很快,下午五点工人就装好2600件香蕉。我带车回橄榄坝镇上,大车司机说机头有点问题虽要找个地方停半个晚上,等搞好再走。猴子李和我开车带拖挂车到镇上的停车场。车进了停车场,我叫三个东北司机一起去吃饭。这时从停车场值班室里走出来一位穿着傣族简裙的女孩,我一看,不正是昨天那个叫玉燕的女孩吗!这小丫头穿着傣族简裙真有点别具一格的女人韵味,孔雀开屏图案,裙脚长披到小腿,腰身细小勾勒出苗条的小蛮腰,配套短袖上衣也是将上身裹得玲珑剔透,再加上那张洁净的俏脸,看得几个司机的眼神都有点异样。

看见我们几个在向她行注目礼,玉燕得意地笑着向我打招呼:“老板,车装好啦?”我说:“是啊!这不就是专门来请你吃饭了吗!”玉燕嬉笑着:“真的啊?你专门请我吃饭?”我打趣说:“当然是蒸的了,难不成还能是煮的?”玉燕说:“真的?那我先吃了再说。”然后回头用云南话向屋里喊道:“哥!我跟李老板(猴子李)吃饭去了!”屋里传来一个男人洪亮的声音:“嗯,别玩,吃好了早点回来。”我想不到玩笑话竟然成真,但是多个人也就多双筷子而已。而且玉燕倒是个绝对的美女,古人言秀色可餐,吃饭有美女作陪,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古人好色的借口)!猴子李发动车子,三个五大三粗的司机将后座挤得满满的,玉燕与我挤在前面,玉燕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香水味。

到了饭店点好菜,菜没上大家喝茶,猴子李对玉燕打趣地说:“思思,你今年多大了?给你介绍个我们那边的男朋友咋样?”玉燕爽直地说:“好啊,我也想嫁到广西,我今年十八了。”忽然又有所悟地对猴子李说:“你不会是想介绍我身边这位大哥吧!我们早就认识了,你想赚做媒钱,门都没有。”然后又掉头对我说:“对吧大哥?我们不要他做媒人,你说好不?”我一下子脸红起来,竟然想不到这个小丫头讲话如此大胆风趣,心里那个汗啊!幸亏菜来了,我赶紧转移话题招呼大家吃菜。

席间猴子李告诉我,停车场是玉燕的哥哥岩罕开的,玉燕在帮哥哥的忙,有时也跟她们本寨人去做点零活。玉燕在吃着她点的喜欢吃的豌豆,见我们看看她又说会话,而且说的又是白话(广东话),疑虑地说:“两个广广(西南地区对两广人的称呼)坏蛋,你们在说我的坏话吗?”我说:“是啊!不过是好话,在夸你漂亮呢!”玉燕说:“才怪,看你们的坏眼神就知道,你们在说我坏话。”我不禁哑言失笑,这小丫头真是个精灵!玉燕又说:“我哥说,广广都是坏蛋。”我无辜地摇头:“什么逻辑?一杆子打落一船人,你们云南就没有坏人啦?”玉燕嬉嬉笑着:“有吧!可我没碰见过,只碰见过你们广广坏蛋!”猴子李假装生气:“说我们坏蛋,就带你去卖了”。玉燕也调皮做个夸张的惊恐表情:“别,我不敢乱说了!”

不得不说,玉燕确实是个惹人喜爱的女孩子,美丽又很会讲风趣话,爽快又显得精灵,天真又成熟,属于那种人见人爱车见爆胎的迷人女孩。这也许是西双版纳人的一种性格:热情、大方、好客,但是我内心却是有点排斥这种女孩的,讲话太过大胆没遮没拦,以至于猴子李叫我陪玉燕去喝茶我都有点木木讷讷不知怎样好。

玉燕以为我有点害羞,对我说:“要不要叫岩木带几个朋友过来一起喝茶?”我说:“第一次和他们玩,就请他们唱歌吧!喝茶不知聊什么?”玉燕高兴得赶紧掏出手机给阿木打电话也给哥哥打电话。猴子李送我和玉燕来到镇上的夜夜笙歌KTV,订了包厢就回去了。包厢很宽敞,装修绝对不亚于内地的一般KTV包厢,而且点歌的电脑机子也很先进。玉燕很熟络地开了点歌电脑,调节音响声音大小,很显然,她很熟悉,或者是个很会混的女孩。看着玉燕点的歌,我惊讶起来,她点的如欢子、山野、许嵩、冷漠等流行歌手唱的歌,竟然全部也是我喜欢的,心里又对玉燕欣赏起来!

西安能治癫痫疾病的医院有哪些?南宁专看癫痫医院婴幼儿癫痫服用左乙拉西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