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优美句子 > 文章内容页

【晓荷·四季的故事】 如何作答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优美句子
   一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敏赶紧起床。她昨晚睡得很死,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老习惯,敏起床的第一件事便是进厨房烧壶开水,准备五谷杂粮的稀饭。空挡时间敏去卫生间洗涑,动作超快,因为她不化妆,简洁不过地往脸上抹上基础护肤品。   强还在睡,睡在夫妻俩人共同的一张大床上。敏已经很多很多晚没有和强同床共眠。敏一如既往地把强的一碗稀饭盛好凉着。今天是冷战的开始,起码敏是这样认为的。但并不妨碍敏为一日三餐忙碌着。差不多要到上班赶路的点,强窸窸窣窣地起床。他不客气如平常,没事一样继续享受着由敏的专项服务。只是俩人没有饭桌上的嘀嘀咕咕,静得只听到咀嚼声,筷子和碟碗的碰撞声。   以前敏和强有了争执后,敏会睡不着,人躺在床上会一遍遍闪现汇映和强争执的前因后果,甚至把很多年以前的事事非非、恩恩怨怨、不足挂齿的事,接连不断地呈现在脑子里反复放映着。可昨晚没有,昨晚夫妻俩一番争吵后,敏躺在床上脑子里出奇的一片纯净,很快便沉沉地睡着了。   常规的习惯是每晚临睡时,强总爱到敏的房门口问三问四的,答答问问之后,他再回到自己的房间,确切地说是敏和强的房间。敏现在住的房间是女儿的,女儿在外地上大学,本想孩子上大学之后夫妻可以过过俩人世界,甚至再来次恋爱般的卿卿我我。可想象永远不如现实来得残酷和冰冷,同龄人当中总会有鼻子有眼地说到某某夫妻俩原本看上去是一团和睦,可孩子前脚一走上大学,后脚恩爱夫妻却风平浪静地办了离婚手续。孩子上大学了,所有的重心和中心徒然没了,夫妻俩个徒然无聊的也很多。   敏不想在孩子离开后自己变得六神无主。敏给夫妻俩个设计着多种方案来派遣着自认为的无聊:晚饭后一起散步;出入电影院;假期周末远足……等到事实摆在面前时,一切如旧,都是原来的模样。散步、电影院、远足只是挂在口头上的誓言。敏不讨厌做梦,做梦可以脱离现实,现实里不可能的尽管在梦里无限地不封顶地展现,没有人会说东道西的。敏盼着孩子上大学离开,自己将要过美好生活的意图完全就是做梦。她倒也不是要过着耍耍公主脾气的精致日子。但昨天的事,她很生气,她不像公主却像一头海狮般的发怒,劈里啪啦地,劈里啪啦地和强大吵特吵……   “敏,帮我把手机拿进来。”强躺在床上大喊,他的手机就放在客厅的沙发上,敏习惯于强的指令,显然强只是刚刚把手机落在沙发上,手机还没来得及自动锁屏,微信聊天的窗口清晰地展现在屏幕上!敏不是圣人,更不是天使,好奇心驱动着她不得不看看聊天的内容,一个网名叫乐乐的刚刚在和强聊天。今天俩个人已经有过三次的聊天。一大早的,是强还躺在床上的时刻;中午的,临近强下班的时刻;刚刚的,强上床睡觉的时刻,一天三次!“哦!我的天啦!”敏吃惊不小,非同小可的震惊!她的手开始打抖,也不知道强此时在床上干什么,他好像忘了要敏给他送手机过去,卧室里静悄悄的。敏用颤抖的手迅速地翻看乐乐的个人空间,空间里什么也没有!凭着直觉,敏认定乐乐一定是个女人,她和强有很多很多的聊天,强保留着这些聊天的内容,敏只能匆匆地快速地浏览着,不动声色,只听自己的心砰砰地跳!“手机怎么还没有拿来啊?”强回过神来喊道。“给你!”敏把手机重重地扔到床上,“很好啊!看出不来啊,深藏不露啊!你有红颜知己了!一天都要聊天三次!怎么有这么多的话要谈啊!我小看了你,以为你木讷,没有女人缘,原来只是我肤浅的认知而已!谁知道你背着我干些什么,一个叫乐乐的女人!”“你你,你血口喷人!哪有什么事!我们只是聊聊家常,聊聊孩子,她孩子的专业和我家孩子的专业是一样的!”“哦,是吗?那我该是要相信你了!”敏出其不意地嘴角挂着讥讽的微笑,用挖苦的语调说:“强,你不要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只有你聪明,别人都不傻,门门道道的,不需要有多么高的学问,一看就明白,哪有你这样的,一天要和人家聊那么多次,和我,你是绝没有那个耐心的,还和人家斗图,要人家开心是吧!”敏气得血直往上涌,自己要是有心绞痛,现在一定就会发作的,那么强就是罪祸魁首的诱因!强极力否认他和乐乐有什么什么的关系,连红颜知己都不能算是。敏不相信,声嘶力竭地质问:“好,好,什么都不是,能一天聊上几次,絮絮叨叨的,尽显温柔!”“随你怎么想都可以!我要睡觉了!明天我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开!”强翻了个身,气呼呼地侧躺着。敏回到女儿的房间,已到了睡觉的时间,家里该趋向安静。   醒来,生活照旧,俩个人各干各的事。强今天上午有多个外地客户来听他们的产品研讨会。听强嘀咕这个研讨会很重要,关系到公司本年度在行业市场生死存活的。所以强在半个月之前就在演练和这些客户见面和交谈的场面,还要开视频演讲面向客户的公司。会议要势在必得。昨晚强在家吃晚饭并嘱咐敏说今晚要早早睡觉,以备养精蓄锐,好让明天的会议取得满意的效果。敏积极配合,晚饭后,敏一改多年的习惯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家,没有出去和朋友们跳广场舞。跳完广场舞回来起码到了九十点的时间,晚了,怕影响到强的睡眠。晚餐很是简单,敏把碗筷洗涮完毕,就听到强喊她拿他忘了在茶几上的手机。现在,敏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强一定是疏忽大意地把手机遗忘在茶几上,然后毫无设防地让她给他拿手机。      二   夫妻俩人的日子在没有语言的交流中无声无息地过着一天两天。敏心中的疑团还稳稳地立在那里,她甚至觉得那俩个人暗度陈仓很久了。大概在3个月之前,一次,强到厨房倒开水喝,把手机随手放在茶几上,敏坐在沙发上,无意的抑或是有意的,二者兼而有之,强的手机在闪烁,敏拿起强的手机,有聊天对话框,相互的问好之类的。敏当时的感觉是强的一个女同学,但也觉得不至于这样的温软,心里有点醋醋的,不过这个感觉很快就过去了。强一直给敏的印象是不善和女性打交道的,不会柔情密语的。强还说过不喜欢有女性在一起的应酬,别扭,没话可说。敏从心底一直认定强是让女人放心的丈夫,全世界的男人都可能在外面有花花草草的,唯独自己的丈夫强不会有!   如今,现实无情地残酷地摆在这个妻子面前,她的老实的丈夫不是她想象当中的纯洁,他也有旁逸斜出的花草绿叶!敏的感情被撕开了一道口子,有血开始渗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一定不能吃这个闷亏,得想办法把这个叫乐乐的女人钓出来,看看是何方神圣,能套得住强这个坚固的男人的心!”敏不服气了。   俩口子继续着不讲话的模式。谁知道到了第四天,敏的怨气就这样悠悠地不明不白地消耗掉了一些。强的脸色也不由自主地变得柔和许多,主动干活,下楼把垃圾带走,吃完饭不是把碗筷一丢大爷似的走开,而是进厨房把锅碗瓢盆洗干净。敏清楚这是强想和好的节奏。反正强是不会承认和乐乐有什么沟沟缝缝的事情,他坚定地澄清他从里至外通体清白。是敏在泼他脏水。   晚上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强的胆囊炎犯了,强疼痛难忍,在紧急关头敏不能见死不救,她陪着强去了医院。医生建议强的胆囊最好切除,反反复复地发作没有保留的那个必要,一切听从医生的。敏那根刺看不见的刺还深深地扎在某个地方,她对着被病痛打败的强说:“要不要再叫个你喜欢的人来陪你,让你增加力量和勇气!”虽然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俩人都清楚地知道特指的人是谁。强没有力气,不耐烦地说:“你要怎样就怎样了?我现在任你宰割,不要没事找事,你还不嫌烦啊!”   强在第五天的上午行胆囊切除术,因为胆囊壁粘连的厉害,强没有做成微创取石,在术中临时改成第二方案切除胆囊,术中一切顺利。强安全地被推回到病房里,已经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敏突然有个大胆的念头:“何不让那个叫乐乐的女人来探望病人,自己正好可以一睹乐乐的芳颜。”主意已定,敏打开了强的手机,在进手术室之前强主动告诉了敏自己的手机密码,应该是为了预防万一的。   点开了乐乐的微信,敏模仿强,开始和乐乐聊天。发个微笑的图,那边有了回应。“秒回啊!”敏心中很不爽,但必须忍住。“我在医院住院。”“哦,什么病?”“胆囊切除。”“受苦了,注意休息。”“我老婆在医院照顾我,这是第三天。”“第三天啦,我都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你,你怎么会知道呢?你明天可以看看我吗?”“可以啊,我去行吗?”“黑龙江哪个羊羔疯医院较好没有不行的。”此时,敏的心在收紧,腿不由自主地打抖,俩人快要落出马脚了!“这样吧,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明天我老婆要回单位办件事,你明天上午10点左右过来,我们聊聊天。”“好的,我过去,明天见。”气愤的、背叛的眼泪在敏的眼眶里打转。她现在认定这俩个男女一定有某种浓浓的情意在,要不不会这样一问一答的顺溜。“好好,明天我定要会会这个女人!”敏随即删掉和乐乐的聊天记录,她要事情按照自己导演的程序发展。敏不露破绽地呆在强的病房里,病房里有其他的两个病人,他们的病情都已经稳定,都到了快出院的时候。      三   约定的时间到了,一个女人探头哈尔滨儿童羊角风能否治好探脑地进了病房。敏故意没有坐在强的病床边,而是靠近一个临窗的病床边怀揣心事地站着。   女人一眼就看到了病床上的强,快步走到强的病床头。“你怎么来了?”强诧异地问。“你病了,是你让我来的,你怎么样了?好些了吗?”女人带着关切地询问并亲热地帮强掖掖被子。敏斜睨着眼睛不搭话,定定地看着这一对男女,心想再装再装,看你们如何继续下去。敏在自己设计的戏里,希望他们精彩地演绎下去。“好多了,不是什么大的毛病,很快就会出院了,哦,对了,谁告诉你我在住院?”“是你啊,是你发的微信给我的。”“我?是我吗?”“你怎么啦?一次小小的手术把脑子开坏了,记不得了。”乐乐开心地笑了起来,强百思不得其解地翻翻眼睛,“你看,你看,微信聊天还在这,你发的。”乐乐把手机递给了强,强似乎明白了一切,他把带有不满的眼光射向临窗的老婆敏,敏像在看别人的一出戏,无动于衷的,既不前往和乐乐打招呼,也不想离开此地,已经告诉了乐乐,强的老婆此时应该在单位,而不是在病房里,她是不能走向前去。“哦,哦,表妹,是我忘了,是我昨天给你发的,真的是手术弄坏了我的脑子了,竟然得了健忘症,昨天的事今天就忘得一干二净。”强强装着,自嘲地笑笑。“哦,表哥,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在我表嫂出门的时候要我来呢?表嫂在这不是更好吗!正好我还没有见过她呢!”“别急,你会见到她的,说不定你在特定的时候特定的地点已经见过她了。”强话中有话,不怀好意地朝敏的方向瞟瞟。敏努力保持着沉默,像在观影。“我还没有来得及把你的情况细细地告诉你的表嫂,姑姑生病半年的时间,她还在调养中,只是我们这俩表兄妹怎么一见如故,这可能就是科学上的血亲之故,你找到的事,要是我告诉你表嫂,她是个热心肠的大嘴巴,她会忍不住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姑姑,我怕姑姑承受不住这个特大喜讯,所以就一直没有告诉你表嫂你已经找到了。”敏一个激灵突然忆起在和强谈恋爱的时候,强隐隐约约地告诉过自己,他姑姑一个女儿在襁褓中就被姑姑遗弃掉,不是因为别的,只是那个时代太贫穷,姑姑怕养活不了这个瘦弱的婴儿,便把她遗弃。之后之后黄冈癫痫病是姑姑漫漫的悔恨与思念。特别是随着姑姑年岁已高,姑姑更是梦想着能和这个遗弃的女儿见上一面,赎罪也行,只想看看她。姑姑一家去派出所登记,做DNA的检测,像大海捞针般配对,希望能得到结果。所有的亲戚朋友们都在期盼着这个美好的结果。后来偶尔也听到强谈到这个寻亲的事情,因为进展得渺茫,敏当作故事听听而已,并没有把寻亲之事放在心上,这么多年也没有再打听寻亲进展的程度到了哪一步。   乐乐顺势地坐在强病床边的椅子上,敏偷眼望着他们,觉得这俩个人的面相轮廓上非常相像的,都说姑舅表兄妹的血缘关系比较相近,表兄妹也最为像似。俩人开始打开话茬子:“表哥,要是你没有生病,我正打算和你商量什么时候和妈妈正式见面,我现在和你们保持联系。”“不着急,快了,等姑姑病情彻底稳定了,估计我也养好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大家就可以正式相认了!”      四   原来乐乐的养父母在她出嫁的时候便告诉了她的身世,像许多被抛弃的孩子一样,乐乐一度沉湎于痛恨亲生父母的境地中。等到乐乐为人母时,人世间的悲喜苦乐都走一遭时,她渐渐懂得也理解贫瘠时代的父母为何抛弃了孩子,养父母是个深明大义的人,支持她寻亲,乐乐去派出所做了DNA的检测。一切都吻合了,姑姑家的至亲们都知道找到了这个孩子,不巧姑姑生了重病,担心姑姑一下子承受不住苦苦期待的喜讯,大家在等待,等姑姑病情稳定康复,再来个全家大团圆。   很奇怪,强和乐乐非常投缘,经常事无巨细地聊天。强没有告诉敏,他们已经找到姑姑的孩子,强一厢情愿地想给敏来个出乎意料之外的惊喜,他以为这样相逢的日子不会太久。偏偏让敏鬼使神差地地认为他有暧昧的女人。强的木讷中带有一种狂野的性格性,你闹,只要我有理,时间会给以证明一切的。他在等,待等一大家子欢欢喜喜地坐到一起,那时敏不就清楚了吗?外遇的黑锅当然就不用背了;要是自己费尽口舌地解释,越描越黑,他不想,也不愿意,他只需等待。      五   敏两眼呆滞,心想要是在相认欢聚的家庭宴上,乐乐发现了我就是病房里那个临窗而立的女人,我该如何作答?   敏默默地转过身子,她把背留给了正在欢快交谈的表兄妹俩……   2018-4-10   共 519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