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业界精英 > 文章内容页

【僧歌】普吉之旅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业界精英
无破坏:无 阅读:2131发表时间:2015-08-21 19:06:29 从普吉回来,睡梦里还有大海的涛声,脑屏也依然不绝如缕地播放着热带雨林的浓绿和浅翠、阳光和沙滩,还有普吉人优雅的甜甜的微笑。   普吉是泰国南部的一个岛屿,也是泰国境内唯一受封为省的、最大的一个岛屿,位于马来半岛西海岸外的安达曼海(AndamanSea),离首都曼谷867公里,南北东西的宽度分别是48、21公里。普吉岛70%是山区,最高处海拔529米,一年四季绿树成荫,空气清新。由于其不受台风与巨浪的威胁,气温恒定(平均28℃)、风和日丽,海水纯净、环境温暖,赢得了天然浴吧的美誉。"安达曼海上的一颗明珠"就这样诞生了。这个两百一十万人口的岛屿,主要农产品有橡胶、椰子、腰果、菠萝和稻米;主要矿产是锡,有五百年的生产史,泰国也因此成为世界第三大锡品出口国。   没想过要去普吉岛。孩子们放假,说一起去吧,去了普吉也就是去了泰国了。   乘飞机从银川出发,机翼下,黄河九曲,农田格划;俯瞰市镇宅区,宛然是一把把随手扔出去的扑克牌,方矩有形,杂色纷呈;山川土地由黄变红,及至葱绿一片。在昆明安检出境,喝咖啡的功夫,舷窗外已是乱云飞渡、涌雪堆絮的景况了;飞机在6000米以上行使,云层隔断了蕴藉万物的地面,耀眼的白光直刺眼睛。吃过简单的晚餐,天色暗了,云彩鲜艳如烂漫的玫瑰花瓣,一会儿功夫积聚成一条锯齿状的光带,就像辽阔的原始森林在燃烧,高昂的火焰久久不熄。   导游是当地会说汉语的一个小伙子,说话很幽默,名字叫阿飞,他说此阿飞不是彼(中国)阿飞,名字不好,但我人好,泰国法律容许一夫多妻,可阿飞就一个老婆,两个孩子,老老实实做导游,养活一家人。阿飞简洁地介绍了自己,当然不忘介绍泰国,地域风武汉癫痫病的医院在哪治情、货币兑换、贫民生活,以及国民普遍尊敬的皇帝与皇族,“泰国没有小偷、没有假货”等等;还教给我们几句常用的泰国话,如:“萨瓦迪卡Sa-wa-di-ka”(你好HelloHi)!“扩坤kuo-kun”(谢谢你Thankyou)!“扩拓kuo-tuo”(对不起sorryExcuseme)!“拉拱la-gong”(再见GoodBye)!“卖靠哉mai-kao-zai”(不明白do淮安最好癫痫医院在哪里n\\\'tunderstand)!“卖路杂摊mai-lu-za-tan”(迷路了Loseway)!“哄南hong-nan”(洗手间ToiletW.C)……   早晨起来,发现酒店的房舍、走廊全都掩映在绿树花草之中,院落里有游泳池、健身场,高大的木棉树花朵盛开,阳光里火红如炬,树叶上还都挂着晶莹的水珠,空气正在用香润的气息回味刚刚下过的一场急雨。大门外的马路旁边,即是一碧荡漾的海水,远处有一艘银白的大船,不知是军舰还是游艇,再远处,山峦起伏,雾霭接天。出门就是大海,孩子们大声呼喊,大人们兴奋得倚着石栏不停地拍照。昨晚送我们的那辆大巴来了,司机静静地看着我们,满脸笑容。泰国的汽车靠左行驶,驾驶位在右侧,上下车在左边。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想,一个近代以“左”出名的国家(如“文化革命”,如“经济至上”、“政绩工程”……),车辆行人竟是义无反顾地向“右”,是玄机自在,还是习惯使然?——奇怪的想法,不由哑然失笑。   以前不止一次见过大海,也曾乘坐过巨型轮船,但这次是亲近大海——冲浪戏水、浮潜喂鱼、海底漫步……成千上万的热带鱼,环绕在身体周围,五彩靓丽,曼妙游弋……绿得泛蓝的海水,不热不凉,清澈明净;白居易"春来江水绿如蓝"的诗句,不径而至。然而这个日子却是公元二零一四年的七月二十五日。   五至十月,是普吉的雨季,七月正在其中,刚刚还是晴空丽日,瞬间即哗哗雨下,忙向四处张望何处躲雨,雨已经收束得干干净净了。快艇在海面上疾驶,螺旋桨激起两道白色的山脊,一心惬意于碧波的温柔时,风雨来了,一时天光晦暗,浪头山峦一样飞腾起来,连绵不断——舞蹈,跃动,摇晃,铺张,步伐瞬息万变,快艇在剧烈地颠簸着;惶恐的眼睛盯着海面,惊叫,颤栗……突然,风雨停了,阳光复又普照,水波浩荡,银光闪闪;欢呼声雀起,未绝,风雨又至,海水复又怒涛翻滚……据说这周围还有三十多个岛屿,相传,这里曾被称作"ChaoNam"的水上一族所占据,这些人身材矮小,勇敢无畏,没有文字、信仰,能够建造出小而坚固的船只,在变幻无常的大海上,像吉普赛人一样永不停息的辗转迁徙;他们不事农垦耕作,只靠做海盗和开采贝类资源(如珍珠)维持生活。导游阿飞说,放心,早没有了,只有风雨和海浪,但绝对没危险,我是水鬼,两个船工是水鬼中的水鬼。再说还有救生衣穿在身上,没事的没事的。是啊,雨季海游,应该是一个好的选择,它和人生的遭际是那样相似。阳光总在风雨后,快意多从险中来!   珊瑚岛、神仙半岛、PP岛、帝王岛……雪白的沙滩、碧绿的海水、墨黑的山岩、蘑菇样的太阳伞,构成了普吉岛自成一派的浪漫,随手按下相机快门就是美到极致的明信片。   傍癫痫病的危害晚在海边看日落,海水波光涌动,红黄的颜色如彩蝶纷飞,凝神远眺间,消失殆尽,只有涛声依旧,潮汐卷着浪花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冲击着海岸线,赤脚被细柔的沙粒所抚摸,有一种说不出的痒痒的感觉,很舒服;童年时家乡河滩的黄沙依稀走来,心头的惬意瞬间洇湮开来,无边无际,就像眼前很难分辨的一色水天。脚印在身后深深浅浅,转眼被一排海浪抹得踪迹全无,大海深邃蕴涵,虚与实最难逃过它的眼睛,抹去脚印是意料中事,如同岁月抚平人们所有的功名和伤痕一样,不管你刻意想留下还是极力想摈弃,过去的终将过去,你绝对看不到它未来的辉煌或凄迷。   一则资料说,帝王岛在景区建设期间,岛上仅仅砍倒了一棵树,但却移植来了两棵树。由此足见普吉岛对于保护自然风貌的环境卓见和天造不可违逆的生态意识。这些我们可以从骑大象、斗猴、坐牛车等旅游项目中看出;那里山林原始、道路泥泞,稻禾稼菽、农舍茅屋,虽然是景区,但看不出人为的设计和雕琢。还有岛屿北部向游人开放的菠萝田和橡胶园。其中折射出一种执着、一种思想——返璞归真,道法天成。如果说这个看法是幼稚的,那么幻多奇乐园就是在用舞台强调这种幼稚。   幻多奇乐园是上世纪末开幕登场的,它的主题风格类似于美国的拉斯维加斯(小村庄、肥沃的青草地),将古老的村落搬上舞台,并以此为背景进行歌舞、魔(隐)术、高空杂技和动物表演,结尾时象群登台、烟火爆炸,使气氛达到高潮。整台演出,祥和,多元,神秘,壮观;让人在刺激与梦幻中,感受了泰国的传统文化,可谓是匠心独运。幻多奇乐园位于卡马拉海滩,占地广阔,内有四千人进餐的宫廷式自助餐厅和容纳三千人的艺术大剧院;在商业、小吃街,能买到具有泰国特色的手工艺品(如珍珠和银器),能品尝到当地的特色佳肴(如大海虾和菠萝炒饭)。这里是泰国本土的迪士尼乐园,是普吉岛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每天客满,受众无数;就连驰名于世的人妖秀表演,都不忘展现旖旎的田园风光,可以想见,它思想光波的密度和长度该会有多么丰满和发达。   我们从普吉这样一个世界级景区的表现,不能不联想到中国“文革”中的山林变梯田、填湖夺高产和近二三十年来千篇一律的城市扩建、乡村城镇化的大兴土木——摩天楼、全球之冠、度假村、仿古湾、这个区那个园(苑),有的工程初具规模便中途夭折,留下一片崭新的废墟,多年间荒草凄凄,鼠跳兔窜。但是高大的起重吊手臂,依然雨后春笋般指着新的开发地点……民工如潮,车船爆满,金钱的多少成为时代人是否成功的唯一标准。   步行或是乘车走在普吉岛,总有一种置身乡野村镇的感觉,没有巍峨的建筑物,没有庞大的建筑工地,街道、马路因地制宜,狭窄而弯曲,没有公交车和出租车,大巴只是供游客乘坐的。导游说,这里家家都有汽车摩托车,出行很方便的。   贤人有言,越是山清水秀的地方,越是与天堂贴近。由此说来,城市与草木联袂,依山傍水,殊不知享受了天堂多少润泽和恩惠。普吉的街道上我们看到过蜥蜴和壁虎,鸟雀的鸣声常在耳边响起,路边和馆舍的溪池间,总会有鱼鳖在悠游。   普吉岛有两个中心,一个是芭东海滩,一个是普吉镇。前者以当地人对家乡的总结“sunshine阳光,sea海水,sand沙滩”胜出,后者以古老的建筑名闻遐迩。二者都有完善的服务和良好的包容性,所到之处,所有的人都在微笑,恰如他们常夏无冬的自然季候。   几天的普吉之游,没有看到聚众吵(打)架的人群和因交通事故而围观的阵容,兴许,这与随处可见的佛龛有关,抑或是信仰佛教的国度的缘故。街道上有静静地鞠躬,寺庙里有虔诚地跪拜,“信仰”让人变得谦恭、畏惧和自律。我们每当问询路途,或者走进商市饭店,迎面而来的全都是温文尔雅的微笑,那种暖人的容姿,确让人有“宾至如归”的感受。我们曾经在许许多多场合看到过这四个字(回国后将会继续目睹),而且还是烫金的,悬挂在店堂的醒目处。在一个文化积淀悠久到五千年的文明古国,仁、义、礼、智、信,贤、德、廉、耻、名,多少人在珍惜,多少人在践踏,作呕喋血的金钱在狂笑,正直真诚的清贫在蒙羞,铜味四溢的战车,被无尽的欲望所牵驱,黑色的翅膀划破了善为的心灵和皮肤……上行下效——信仰去了哪里?明知道,走马观花的感受,是不宜作出这种想象的,可内心里还是偏要这样想。   回到家里,被阳光灼伤的肩背上一层层脱皮,一次次涂抹泰国带回的青草药膏,疼痛着,却也快乐着。看照片的时候,就像又去了普吉,回忆,品读,总觉得那是一个很值得一去的好去处。孩子们说,下回去了,就多呆些日子。我说好,我也是这么想的。   2014-8-24 共 380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