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一个男人的花样年华(散文外二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一个男人的花样年华】

看一朵花,我不喜欢走到近前。远远地看,风自会为你捎来它的香。有一些香,你若闻不到,近在咫尺也是徒劳。

看花,不为折取,为闻其香;看树,不为攀附,为效其直。

比起迅疾奔走的人们,我更愿意做那树间徘徊的思想者。披一件哲学的外衣,同行的人,认得出,那是我的袈裟。

我从不认为蜗牛是值得嘲笑的,爬到树顶的,差不多和鹰一个高度的,唯有这大智若愚的蜗牛吧。

可以俾睨众生的,除了鹰,还有就是一只小小的蜗牛。

懂得花的悲欢,获得花的垂青,那是你交了桃花运;沉溺其中,无法自拔,那是你犯了桃花劫。

一只飞虫,在树林里飞过,你不会在意,哪怕飞到你的额头,你也没有太多的厌恶,甚至,它们那镀着阳光的金色翅膀还会令你情不自禁地赞美。如若它飞到你的卧室、书房或者餐厅,就完全不一样了,它们就成了你的死敌。因为它们打扰了你的生活。你看,一切喜好善恶都是以自我利益为参照物的。

心中无刀,却依然布满伤痕。晨钟暮鼓,敲击出几首传世的歌谣?

没有一种鸟,不关心粮食和虫子,没有一种鸟,衔着音符,夜夜笙歌。

我不关心,你来自的远方有多远,我只关心,你到达的时候,我该敲响暮鼓还是晨钟。

别再执着于一个梦的深浅,我相信,不用救生衣,你还可以自己游上来。

这个早晨如此薄凉,如同我掀开了冷漠人的床单。

这个早晨,我像一尊冰冷的雕像,阳光一丝一缕将我暖化,慢慢地,就有了眼泪的味道。

我置身事外。尘世离我这样近,又离我那样远。

我流连在时间的边缘,我喜欢看断崖,它有哲学的意味。对于断崖,最幸福的莫过于崖壁上的藤蔓。

以蔓之心,去拥抱藤。生活就有了依附。

怜悯有时候多么矛盾。我们一边祈祷所有的飞虫都能避开那蛛网,一边又担心蜘蛛会饿死。怜悯,很多时候出自于我们狭隘的内心。一头饥肠辘辘的狮子捕食了一只鹿。我们只同情弱者,怜悯鹿,却忽略了那头饿了很久的狮子肚子里怀着很多只小狮子。它也要生存,也要养育后代。

思想,是男人的花。

思想着的时光,是男人的花样年华。

我静听行人的脚步,如赴约前的急迫。我独坐一隅,数一个人的脚步,数两个人的脚步,数三个人的脚步……直到最后,我把他们的脚步声数成了自己的心跳。

曾经,那些说不出的怨怼,直抵喉咙。现在,随着那心跳落回心的下面。

【用半个身体去爱】

喜欢大卫的一首诗,《我用半个身体爱你》——

我用一半爱你,因为另一半可以用来哭泣,

我用一半爱你,因为人间还有恨这个词,

我用一半爱你,还因为身体一用就旧了,

而另一半可以把旧的替换了去

……

说得真好。

用半个身体去爱,既热烈又节制,既狂放又隐忍。给爱情留有余地,用半个身体去爱,就可以省下半个身体,去做一些为爱埋单的事情。因为爱情是盲目的,如果整个身心都去为爱操劳,那么一辈子怕是一事无成了吧。

爱情是一头饕餮小兽,成天张着嘴,仿佛永远没有吃饱的一天。但你不能太过纵容,如果喂得太饱,有求必应,久而久之,你的爱要么成为无穷无尽的欲望的沟壑,要么成为消化不良的病怏怏的怪兽。

医学上讲,每顿饭吃个八分饱,是最有利于身体的。它同样适用于爱情,情人结,不要系得太紧。

有这样一对夫妻。男人在外工作,女人相夫教子。女人事无巨细,对男人呵护有加,对他的爱更是“无微不至”:开会的时候,要打个电话问问;回家晚了一会儿,要问明情况;丈夫的QQ,她更是隔三差五登陆一遍检查一番……一度,这男人成了幸福的代名词,令很多人艳羡不已。可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男人竟然出了轨。东窗事发后,男人狡辩说,妻子的爱让他透不过起来,他只想在别的女人身上透透气。几乎所有人都会觉得这男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但细细想来,他说得也不无道理。

一个人的爱,是要留一点缝隙的,如果一点缝隙都没有,那份爱就会凝固,就会窒息。说白了,就是女人给爱喂得太饱。以至于发生了这一幕悲剧。

不能给爱喂得太饱,喂得太饱,爱也会昏昏欲睡。

还是那首诗写的那样好,用半个身体去爱。半个身体的浪漫主义,半个身体的现实主义,既可以做着爱情的美梦,又不必担心错过行进路上的风景。爱情是盲目的,但我们大可不必把心也蒙上盖头,至少还可以用心去赶路。

情人结,不要系得太紧。如果爱情是你宠爱的一头小兽,请给它喂个八分饱吧,以让其永远保持健康活泼的状态。

【当热爱的矛遇到冷漠的盾】

春天的花蕾和冬天的枯草一起组成了世界。它们是一体的。

你忽而喜欢热情的摇滚,忽而喜欢安静的古典乐。你的心一会儿年轻,一会儿衰老。

你关注形形色色的脸。愉快的、欢笑的、兴奋的、悲伤的、痛苦的、麻木的、淡然的……却总是不关心自己脸上的表情。

冷静分析一段感情可能带来的利弊,又无法自拔地狂热地沉溺着纠缠着。

你是雷电,又是避雷针。守着一份无法牺牲,却又无法保护的爱。

女人们是喜欢流泪的动物,看一部带点煽情意味的家庭剧,大概要用上多半打纸抽——她是多么理解那些做婆婆的苦楚啊。从剧情里出来,则换成了另外一种样子,和闺蜜们聚在一起,最大的谈资,依然是婆婆们的种种不是。

结婚纪念日,想着早点回家给爱人一个惊喜,却在下班途中被人叫走,赶赴一个饭局。走得从容不迫,甚至没有一丝挣扎的犹疑;定好的周末回家陪父母一起吃饭,却在父母准备好一桌子饭菜的时候打电话说在加班,回不去了,而实际情况是你在陪领导钓鱼。

在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希望所有的车路过都能停靠,好不容易挤上车之后,希望车子在你到达目的地之前不要再停下来。

给自己找无数的理由给灵魂松绑,却又在最后关头勒紧缰绳。

这一刻疯狂地想要融入,下一刻又疯狂地想要逃避。

和朋友玩得风生水起,却常常是独自一人和世界相伴着醒来睡去。有时觉得自己天生适合独处,有时即使在人群中都会感到彻骨的孤独。越是有想法的人,便会越容易有寂寞感。

一面喜欢雪花,一面又惧怕寒冷;一面喜欢着诗歌,一面厌恶着诗人。

每个男人都认为自己是怀才不遇的千里马,却又不肯去伯乐路经的路上忍受一会儿烈日的暴晒;每个女人都觉得自己很有市场,却又迟迟不肯“推销”自己,致使多年以后,被称为“剩女”;每个胖子都相信自己瘦下来后是个美人,可是仍旧不肯少吃一口眼前的美食;每个人,都被想象中的人生鼓舞,又对现实里的自己失望。

喜欢小猫小狗,可是真的养在家里,又嫌它们脏,急着送了人。

清清楚楚地知道那些遥不可及的不可能,偏偏有无数的人愿意去做“白日梦”。

赞叹日出那动人心魄的美,却又贪恋被窝里的那一点暖,不肯身临其境,朝觐太阳的分娩。

乐观主义者就像一只只趾高气昂的公鸡,每一个都以为太阳是它叫出来的;悲观主义者就像一只只唉声叹气的壁虎,每一次断了尾巴都以为到了世界末日。

唠叨是最无用的教育方式,可是女人们依然乐此不疲地将它泼洒在男人和孩子身上。

看过了太多的骗局,却又会轻易相信一个陌生人;质疑一切所见所闻,却又轻易屈服于无从追溯由来的信仰;质疑内心,又屈从于内心。

一面仇富,一面拜金;一面声讨贪污,一面嘲笑清贫。

一面高谈着惩恶扬善,一面在歹徒的刀刃前低下头颅;一面标榜着嫉恶如仇,一面在少女的呼救声里逃之夭夭。

我告诉自己,要写一封情书,给爱人,给自己,给这个世界。还没写一个字,钢笔里的墨水就干了——正如人生一样,经不起等待。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魔鬼同上帝在进行斗争,而斗争的战场就是人心。

是啊,一个人看似平静,内心却擂鼓喧天。大到善与恶,小到热爱与冷漠,没有一刻停止过争斗。

热爱的矛遇到冷漠的盾,这本就是一个矛盾的世界!但我相信,总有一天,锐利的矛会刺破那看似坚不可摧的盾。

得了额叶癫痫应该如何治疗南宁癫痫病到哪看成都癫痫治疗好医院江苏正规癫痫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