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雨夜遐想(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原创歌词

一连阴了好几天,今晚,窗外依然飘着霏霏细雨。今年气候有些反常,立秋刚过,气温就迫不及待地降了下来,而且连续多日不反弹,让人早早地感受到了“只道天凉好个秋”的惬意。

晚上,发完了在江山文学网首发的长篇传记的最后一个章节,就对着窗外路灯下的蒙蒙雨雾遐想联翩。我的这部名为《皓首回眸》的长篇自传,想不到竟啰里啰嗦地写到了25万字。在连载中的近两个月的时间里居然也有了3500多次的点击,虽然成绩只能算是最次,但这个结果还比我预想的要好些。我原以为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不会有多少人感兴趣,在当今言情、玄幻、穿越统治网络文学的大气候中,我的这些土得掉渣的文字还能有这么多的人关注,充分证明了这个文学平台还有许多纯文学爱好者在这里苦苦蹲守。记得郭沫若先生曾在他的《童年》序中说过这样的一段话:我不想在这部书中表述什么天才,我只是将它从石灰坑中挖掘出来,让人们知道在那样的一个时代出生了那样的一个人,或者说是有那样一个人出生在那样一个时代(大意是这样,但我记不得原文了,如果那位文友手头有那本书,请摘录一下给我回帖)。虽然先生写那部书时已是名人,但他那最后两句话却也适合像我等这样的草根作者。《皓首回眸》以一个普通平民的视角重现了从抗战后期到今天70多年间的岁月沧桑,在那些特殊年代发生过的特殊场景,对于我们的下一代或许会有一点借鉴的意义。不过,我并不奢望它会成为一部正规出版物,因为它的文笔平平,既无“大江东去”的豪迈,又没有“杨柳岸晓风殘月”般的婉约。只是觉得将那些经历写出来心安一些。

想到我曾在另外一家文学的网站上当过半年多的散文编辑,那家网站与“江山”相比门槛极低,页面上充斥着许多500字以下的文非文诗非诗的稿件,也更不像是散文诗。有些帖子虽然通篇堆砌着华丽的词藻,但连看几遍都弄不清作者到底是要表达什么,弄得编辑无所适从。可惜有些写得很不错的文章也被淹没在那些令人啼笑皆非的稿件中,只有几十次的点击便沉入海底。不过,在那里当编辑倒也无须费多少精力,就是不看所编辑的文章也能在编者按中写上“通过”二字便可交差。想想真是觉得挺无聊的,无奈只好拔脚走人。

后来又想到了我的将来,一个年过七十的人还有将来吗?过去常听人说,五十岁不借债,六十岁不借宿,意思是说人到了五十岁就别再借债了,说不定哪一天说走就走,成了终身遗憾;到了六十岁时就朝不保夕了,人家就不再敢给他留宿了,七十岁就更不用谈了,因为“人过七十古来稀”。不过,现在时代不同了,似乎觉得年过七十的人还有将来。眼下,共同度过五十多年风风雨雨的老伴还一如既往地与我厮守着,一大帮孝顺懂事的儿孙们也无微不至地将我们宠着。生活衣食无忧,看病还有医保,有的是大把大把的时间让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每当想到我还有时间来圆青年时代的文学梦时就会兴奋不已,觉得好像年轻了许多。想到我这些年,在这方面的“成就”也算得上可圈可点,曾记得。十多年前已年过花甲的我才开始接触电脑,为了掌握五笔打字的技能,就像幼儿识字一样将字根表抄写放大贴在床头。后来又为了提高打字速度,每天都坚持在电脑上抄写两个小时的报刊文章。真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近二年,除了在多家网站上发表了50多万字的习作,其中有些短篇屡获精品点击过万。还有几篇文章登上了地方报文艺副刊的版面。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写作过程其实也还是一个学习过程,我的文风太过朴实无华,习惯平铺直叙娓娓道来,总觉得少了些跌宕起伏的文学元素和令人回肠荡气的语言。这几年虽然混过好几家网站,但最后还是在“江山文学”驻足并与之签约,虽然眼下她的人气还不算太旺,但这里的文学氛围却很浓烈,这里有一大批为文学默默奉献的编辑,他(她)们的敬业精神和鲜见的热情感染着每一个到过“江山”的作者,他们写出来的编者按,是国内所有网站中最精辟独到最能令人回味的佳作。这里还聚集着一大批文学作者,他们有的已功成名就,堪称大家。他们的文章让我倾倒,他们都是我的老师。无论他们是我的同辈人还是后起之秀,我都会虚心地当好一个老小学生。

前些日子,我为自己定下了一个目标,在我的余生中,如果身体还能像现在这样健康,每年至少要再完成30万字的作品,在此基础上每二年完成一部长篇。生命不息,笔耕不止。我想,或许这就是我能为这个社会和我的后人们所奉献的最后一点余热。

丙戊酸钠可以治疗哪些病江苏癫痫病专科医院北京癫痫病医院去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