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原创歌词 > 文章内容页

我们是兄弟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原创歌词

    “哥,这些年你还好吗?”我没有想到在高点击的视频中竟然呈现了小海的身影,也没有想到在这个视频最后附上了这句话。也没有想到视频的标题是“我们是兄弟”。

  

  打开尘封已久的影象,那一段不想想起却又不肯忘怀的影象。

  

  九十年月的我,斗殴,打斗,玩游戏,老师眼中的坏学生,母亲眼中的坏孩子。我们幼稚的仿照者港台影戏中的情节,将林浩南当做偶像,猖獗的发泄着。而小海却是另一个世界的,寡言,瘦弱,听话。也许是上天的运气,小海成了我的兄弟,独一一个最谈心的兄弟。

  

  破烂的途壁,长满了杂草。这是个很少人呈现的处所,但却是一个常常犯法的处所。“一群小屁孩,滚出来。”我叼着烟径直的走到这伙小孩中间,在我眼里,就是一群小孩,高一个头的我明明将他们镇住了,遏制了手中的活儿。在这时,我才看到在最内里被揍的鼻青脸肿的小海,真是个娇弱的小子。“都滚蛋,别打扰老子的清静!”我用力的踢了踢途壁,恫吓着他们。几个小孩便四处散了。“喂,你随着我干啥?”真是烦死了,这小孩干嘛老是随着他。我回过甚,但愿用我的狰狞吓走他。可是没有,我真的不耐心了,“别随着老子行不可!”真是对他不耐心了。他顿了顿,有点儿被吓着了,“我…感谢你”在我还没怎么回响过来时他便跑了。

  

  真是没有想到他还能找到我,“我说,你不上课随着我干嘛?你干嘛认我当你哥哥呀,你但是勤学生,我可没有这侥幸”我带着嘲弄的眼神审察着面前的小海。“我不想被欺负,我不想进修!”看着面前脸上还带着伤势的小海。“好!可以!”我话音一转,看了看他手中的小提琴“不外,你的给我弹小提琴”他绝不踌躇的点了颔首。

  

  就这样,天天,我们都跑到一个空旷的屋顶,悄悄地听着小海拉着小提琴。小海的琴声清洁,悠扬,他的音乐好像有一种魔力,驱散着我心中的魔咒,让我沉入这安全不能自拔。

  

  在这忧伤的季候,花着花落的瓜代,莫明的哀痛。我看着小海,我汇报了他。我没有见过我的爸爸,爸妈仳离了,妈妈说爸爸是一个农场的小田主,我想找到他。这是我的空想。小海看着我,没有说什么。“哥,我们一起去找你爸吧!”之后,我们都偷了家里的两千块钱,踏上了我的寻父之旅。

  

  “哥,我们这是去哪儿啊,我想回家了”坐在游轮之上,我看着小海,有些儿不耐心。他好像看出了我的不耐,低下了头,看着地面。熙熙攘攘的市场,看着各式百般的食物,吞了吞口水,摸了摸本身的口袋。强制本身转过了头去。看到小海还在看着,我知道他很饿,可是我们的钱不多了。“小海,走吧。”他依依不舍的转头望了望,却被我强制性的牵走了。

  

  夜晚就这样光降了,小海真是个累赘,我必需狠下心来把他丢弃。这是个荒郊,随风飘荡的芦苇,带着几声狼的啼声,小海往我身边靠了靠,“哥,我怕”,我推了推他,指了指一个处所,“那!你就站那!闭上你的眼睛,不消怕,哥就在这里”我知道他会听我的话,他闭上了眼睛,我是个狠心的人,很狠心的人,看了看他的背影,急速的飞跃在这斑驳的路上,耳边好像老是听到小海求救的声音。汗一点一点的滴落,落在地上。我的脚步徐徐的变缓。我的耳边老是听到小海的抽泣,老是听到他喊着“哥,哥!”我停下了脚步,我不能把他一小我私家留在那,不能。我跑回了谁人处所,“小海,小海”我无法找到他,在哪儿,到底在哪儿。在一个浅浅的洼地里,小海躺在哪里,眼边带着泪痕,全身颤动着,口里喊着“哥,哥,别丢下我,我怕。”真是个傻孩子,忍住本身眼中的泪,“来,哥背你归去。”

  

  我们不知道走了多久,小海一直咬着牙随着我。我们找到了谁人农场,“哥,这是农场吗?”小海拉了拉我的衣角。简直,这不是一个农场,外面的重兵扼守。明明是一个牢狱。牢狱,好嘲讽。本来我一直期望见到的爸爸竟然是一个杀人犯。被一道道铁门距离于世的监犯。全身好像要崩塌了,我一直以为本身是个强人。打人威吓,无所不作,但是此刻我就像没有任何的支撑似的,逐步地瘫倒在地。我抓着小海的肩膀,用力的摇晃“小海,小海,我爸是监犯,监犯。哈!哈哈!”固然是笑,却是疾苦的笑,正在滴血的笑。我的泪不争气的落下了。我哭了,一直哭着。在小海的眼前,我展示了本身最懦弱的一面。“小海,我送你归去吧!”

  

  当我睁开本身的双眼时,昨晚的痛哭让我的眼我的头有些疼痛。我看了看旁边,小海不在房间里。不知道去了那边。一小我私家的时候,真的显得苦楚,哀痛涌上心头。“哥,祝你生日快乐!”小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返来了。稚嫩的脸上带着伤痕,他的衣服带着污渍,尚有被撕扯烂的陈迹。但他的脸上带着笑,手上端着蛋糕。我知道了,我大白了。小海为什么这么傻。我再次哭了,抱住了小海,“小海,我对你这么欠好,我不配当你哥哥,哥哥对不起你。”“不,哥,你是我哥,我认定的哥哥”。

  

  厥后,归去后,我分开了那座都市。我再也没有见过小海。只是知道小海上了著名的音乐学院,而我依旧是混着。

  

  “哥,我顿时就要结业了,我过的很好,哥,良久不见你了,你还好吗?”

  

  “哥,感谢你,感谢我的人生中有你”

  

  “哥,我们是兄弟,永远的兄弟”

  

  看着视频,想起了那段心酸有铭记的日子。有着莫明的忧伤又有着吊唁。小海,真的良久不见,我们是兄弟。

昆明市哪里治疗羊癫疯效果好保定市有哪些母猪疯权威医院怎么治疗羊角风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