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秋之韵”征文】南雄李应(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心情随笔

我认识李应的时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一年我考上师专,开学一周之后,班里来了两位新面孔,他们是最后补录的新生,一名男生叫李应,一名女生叫张香。班主任把李应和张香安排在课室最后一排就座,他俩成为了同桌。

李应身材不高,浑身黝黑,穿着土布衣服。从他的衣着来判断,他肯定是从农村来的。

我跟李应同住一间宿舍,因为我们都姓李,便按祖先留下的规矩排起族中的字辈。令我惊喜的是,我跟李应字辈相同,我年长,李应便亲昵地喊我为大哥。

随着友谊进一步加深,我渐渐得知了李应的家庭情况。李应家在南雄农村,父母务农。他是长子,有弟弟和妹妹,他们还在学校念书。

李应告诉我说,关于他是否要前来学校读书,家里有过激烈的争论,争论的焦点是他录取到的是自费代培生,每年要缴交3600元学费。对于他家来说,这可是一笔天文数字。他说,面对高昂的学费,他原本打算再回到母校复读一年,争取考个公费生,以减轻家里的负担,可他的舅舅说,还是先走一步为好,考试这种东西很难说,万一失手,进退两难。就这样,他来师专办理了读书手续。

李应家在农村,家里穷得叮当响,无钱缴交学费,只好东挪西借,好不容易凑齐了第一年的学费,总算报名入学了。可是,除了学费外,伙食费、生活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他捉襟见捉,平日里总是愁眉苦脸。我见他生活艰难,便时不时接济他,或送他一些饭票,或送他一些衣服。李应见我如此关心他,心下感动,对我言听计从。

某夜晚自修后,李应跟同桌张香去校园散步,他央求我也一块去。我天真地认为,他跟张香也许是正常的同学交往,并无它意。我犹豫一会便爽快地答应了,第二天他喜不自禁在我面前说漏了嘴,他邀我一起去散步的目的,主要是想掩人耳目。我恍然大悟起来,原来我竟然做了一回电灯泡。我发誓,我再也不跟他们瞎扯在一起了。

李应跟张香好了一段时间,却意外地闹了矛盾,最后分手了。

有一段日子,李应痛苦万分,不能自拔,他甚至扬言说:“我恨不得一刀把她宰了!”

我担心他由爱生恨闹出什么事故来,就百般劝他:“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你们分手了,就应该淡然面对一切!如果入戏越深,受伤越重!”

那个周末,我陪着他到市区逛街。在我的百般劝解下,他一颗愤怒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

读完师专后我们各奔前程,但跟他书信来往密切,得知他被分配在南雄油山中学任教。

李应在信中热情邀请我前往油山游玩,我爽快答应了。国庆前夕我搭了一辆班车匆匆赶往油山中学。

班车沿着盘山公路在崇山峻岭中穿行,不知颠簸了多长时间,才到了油山中学大门口,下车后,我头晕眼花的。

李应见我风尘仆仆赶到喜出望外,他连忙到学校附近的村庄买了一只老母鸡,熬了一煲鸡汤,煮了南雄特色菜款待我。

吃完饭后,李应忧心忡忡地告诉我,他现在虽然教书了,可家里依旧贫穷,父母仍在田地上摸爬滚打,弟弟妹妹还在学校念书,他教书的那点微薄收入还要还债,入不敷出。末了,他苦笑一声,叹息道:“生活太艰难了,过日子可真不容易啊!”

我安慰他:“国家越来越重视教育,总有一天老师的待遇会有大幅度提高的!”

那次见面后,仅过了一年,李应前来访我,在我面前他犹豫再三,呑呑吐吐开口向我借钱:“这个月我决定结婚了……如今她有了身孕,不能再拖下去了。”

那时教师工资不高,每月收入不过一两百元。我知道他的实际困难,就动了恻隐之心,便把我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所有存款都借给了他。

李应伸手接过我递过去的钞票,千恩万谢地回南雄去了。

后来他便有了个宝贝女儿,挣钱,还债,生活的重负压在他的身上。

不知不觉之间我们进入了不惑之年。工作十数年后,李应被调离了油山中学,到了一所平原学校任教,并担任了学校科研组长。一次,他打电话给我说,他打算带领学校科组成员前来我县进行交流。我立即给他联系了一所学校,陪他进行了一天的学科教研交流活动。

交流活动完后,在餐桌上他喝得红光满面,握着我的手再三感谢我对他的帮助。

“我们是自家兄弟,我所能做的都是举手之劳,你又何必那么客气呢?”我淡淡地回答。

进入新世纪以来,教师大幅度增加了工资,教师的生活有了极大的改观。李应一家好事不断传来,他在县城购买了新房,女儿高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北京师范大学,他还攒钱买了一部崭新的小车。

再一次与李应相聚,李应感激地说:“我这辈子最大的收获就是有幸结识了你这位兄弟!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你拉了我一把,帮我度过了难关。你的大恩大德,我永世难忘!”

我紧紧地握着他手说:“不用谢的,咱们以前是最亲的兄弟,以后也永远是!”

郑州治癫痫重点医院在哪山西癫痫病医院南宁癫痫病正规医院北京治疗癫痫的正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