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柳岸·幸运】爱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心情随笔
我时常想起那些画面:暴烈的,没有回转的,简的影子在远去。   我承认,我是自私的,无论在生活或感情上,我都是以自我为中心,那些为我付出、爱过我的人,皆让她们种下仇恨的种子,以决裂的方式,告别我。   我是过错方,她们有权追究我的罪责,背负于我来说,没有比心灵的创伤更值得一提。简她说恨我,说让我一辈子不得安生,我跪求她的原谅,但泪水不能洗濯我的虚伪。简在我的梦中远去,背影是孤独的,此生,我们不可能再见。   简来上海那一年,我去车站接她。我故意躲在一个角落,看简举目张望。待她来到身边,我从她的背后出现,轻声叫她简简。她羞赧着脸,扑到我怀里来,我能感受她的激动与开心。她穿得那么单薄,上海的气温已经是零下了,有雪花在天空漫舞,像一些没有任何反抗的花瓣,无声无息地落下。她说这里真冷,跟广东的天气没法比,这种天气能把她冻僵。我把外套的扣解开,拥她入怀,像包裹一样裹住她,然后我们就这样相依地走出站台。   或许因为我的自私,完全没把简放在心里,其实我还是在利用,利用她对我的爱,所以,我肆无忌惮。   我的异性朋友太多,但我并不想去断绝与她们的联络,这样,我只能背着简去做我想做的事。简是一个极端且情绪易失控的女子,她容不得我这样对她。可我对她这样的干涉,明显有厌恶感。   为此,我们经常吵,她能要挟我的,无非要回广东。我特烦这个,她永远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抵估我的忍耐力。我沉默,有时于心不忍,会耐下性子去哄她,让她平静。对于这个女子,我究竟有没有爱她,连我自己都不确定。但我觉得她是值得我相信的人。故此,我一忍再忍,用软性子去磨硬石块,以求感化她,遵循我的想法。   闹得最凶的一次,我把她往墙根撞去,血从她额角流出,像一朵殷红的花。她把电视柜面摆放的青花瓶拿起往我砸来,好在我躲闪得快,青花瓶碎在地上,好像我们的感情,惨烈不可修复。她打不过我,冲向窗台,眼见就要跳下去,我飞快地把她的腰抱起,她在我的怀抱挣扎,像一个失宠的孩子,伤心欲绝。   我从未认为是我的错,致使眼前这个女子歇斯底里。我觉得感情是不可靠的,至少我认为,在这个没有保障的感情年代,感情是虚的,风一吹就没了。当她说要离开我时,我又有不舍的难过,觉得我们的感情不至如此,不至如此不堪,或不了了之。   我想要收心专一待她,可漫长的日子,一半充满无趣,一半在浪费时光。我那蠢动的心,会带着几分侥幸又带着几分忐忑,再次联络那些将断未断的关系。   简有时夜半醒来,低声抽泣。我从梦中惊醒,看到她瘦小的身子埋在双膝之间,我既心疼又愤怒。好端端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其实,只有我知道自己多么的自欺欺人,但我不想她这样去猜疑我,去忽略我虚伪的表现。至少我处处都在照顾她,包括不让她煮过一顿饭,洗过一次衣服。我在她父母面前,保证过要照顾好他们的女儿,这些,我从没忘记。   简说不需要我做这些,只要不欺骗她,其实干活她从不在乎。可我的心,除了在生活上照顾一下她,在情感上,我是无法做到专一。可能是因为不够爱,又或者是我已经不相信爱的缘故吧。   我拼命抓住简这根稻草,以求打救我上岸,不至溺死没人爱的茫茫无际中。我不让她走,反复折磨她,她在我面前吃郁抑症的药丸,那么细小的药丸,我不相信能治好简的病。她是心病,我何其清楚。   简是不会死的,她说要死,无非是恐吓我,让我在乎她。我太清楚简的软肋,只要我放下身段,央求她,演一段苦情戏,简又会原谅我。   这样的女子太好骗,我当然屡试不爽。   我们就这样折腾快要五年了,简由对我初时的狂热,渐渐趋于冷淡,扑向我怀里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接吻也不愿意了,可见情到深处人冷漠是多么的可怕。   我发现简越来越不关注我的动向,那怕我接陌生的电话或去外地一两天,她也不会查问。开始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她的思想变通了,我终于可以自由自在了,终于可以脱离她的神经质了,没有人干扰的日子,我应该感到开心。我的异性永远那么多情,她们迷恋我,如同干旱皲裂的土地那样需要一场雨水。我“爱”这样明白事理的简,大家都轻松,这样不是很好吗?   那一次,我出差回来,打开房门,家里的门窗关闭,像好几天不住人了。我放下行李,立刻给简打电话,但语音告知,机主已关机。有一刻,我还没回过神来,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简那么爱我,怎么会离开我。我飞奔下楼,在小区叫着简的名字。但空荡荡的小区,没有回应的声音。有几家住户站在自家阳台朝我观望,我像一个失意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心好像被掏空了。这时,有信息提示音,是刚与我分开的异性梅的问候,她说她想我,回到家了吗。我没有回复她,心里只有简,她现在去哪了。   当我失魂落魄再次回到这个没有人气的家,找遍所有角落,只发现衣柜空空而已,简什么也没给我留下,片言只语都没有。      【简说】   我叫简,简单的单,我想过简单的生活,但事与愿违,遇上安,我注定不能过上简单的生活。   安是我投入感情至深的男人,他有一张会说甜言蜜语的嘴,唇有很好看的弧线,天生就是用来谈恋爱接吻的。我恋他,就像鱼儿恋上水一样不可分离。我痛苦,这是安带给我的。一个男人不能给一个女人带来幸福,这本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失败之笔;一个男人不能给一个女人带来安全感,这只能说明他不配“男人”这个称谓。   我有时会想,如果他能够狠下心对我说一个“滚”字,我一定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他。但他总用他那套虚伪的献词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套在他私心的营地,让我欲罢不能,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恨他。都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尝试过要离开他,他跪求我,用那无辜的眼神去打动我原本就不为他设防的心,一次又一次,没有底线地。连我都讨厌这样的自己,只因他使我成为一个可怜又可恨之人。我突然想到鲁迅一句名言用在我身上挺妥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其实我对浙江卫视综艺节目《爱情保卫战》感情导师涂磊的一句至理名言挺有感触的,他说:若爱,请深爱;若弃,请彻底。至今,我不够彻底地离开安,许是对他还抱有一线熹微的幻想。   安绝对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伪君子,表里不一。他说他爱我,在我毫无二心一个人来到他那个城市以为可以跟他共白头时,他有撕扯不断的异性令我对他失望透顶。我的泪都是廉价的,他一点也不为所动。我甚至为他的背叛得了轻度抑郁症,夜里睡不着觉,起来哭,把他吵醒,他只会骂我神经病。可见,他是厌恶我的。   当我知道他跟别人不清不楚的关系时,我闹着要走,他不许,说只爱我一个,对我是真心的,跟那些异性只是玩玩而已。他搂紧我,怕我要走,痛哭流涕。我是那么不屑,谎言说得太多,就像一个蹩脚的演员滑稽的表演,令人哭笑不得。我们的心,相距越来越远,那怕同床,也是异梦。我背向一边睡,中间隔着一条大河,流走的,全是我对他的信任啊。但安一如既往,稳住我,继续与那些异性纠缠。我再爱他,也不能放纵他如此。记得有一次,我又发现他的不忠,我夺过他的手机砸在地上,我的失控激怒了他,他扯着我的长发往墙根撞去,血在我的额角逃跑出来,那么艳红,像着疯的春天。我气不过,拿起摆放在电视柜面的青花瓶,向他的身上掷去,他躲过了,青花瓶砸在地板上,碎成一片片,就像我们现在的感情,即使拼凑,也不再完整。我哭着冲出窗台,本想从这层楼跳下,要让他一辈子带着负罪的枷锁,可他及时地拦住我,抱起我的腰,任我挣扎,也不肯松手。   我吃抑郁症药丸,安在旁边,看我把白色细小的药片和着温水吞服,他似笑非笑,一点都不在乎我的病情。仿佛这些都是我个人的事,与他无关。他关注的永远是那些带给他兴奋又神秘的异性。   经过这一次,他说他会改,会专一去爱我,而我,也像打了吗啡习惯性离不开这种“诺言”的毒品,机会一次又一次地浪费在这种浪子的虚伪的表相中,故又鬼迷心窍去相信他一次。但他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不到一个月又复犯了。在他洗澡的时候,我听到他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内心的猜疑使我不由自主去偷看。果然,又是那些令我看到情绪失控的暧昧语言。这些年,我被安可耻的行径不单得了抑郁症,且每每知道他又欺骗我的感情时,整个人会抑制不住地发抖,肠胃出现痉挛的症状。但这时我的心仿佛死般寂静,眼中再无一滴泪可流。以前,我会为他大吵大闹,甚至向朋友哭诉自己的可悲,以求让心平伏下来。我这样做,无非是想让别人知道安是一个多么不靠谱的人,让别人劝我为他熄心。很多事情做不来,只因自己不想做,或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自己的内心是明白的,比旁观者更明白安的为人,而我却为他孤守了五年的爱情。我环视这个呆了五年的房子,这样的陌生,这样的不可眷恋。   翌日,安说他要出差几天,我说好,安心去吧。   安就这样离开我,我站在窗前与他挥手告别,他那好看近乎完美的唇弧线,相书上说,这样薄唇的男人,注定是薄情寡义的。是的,他由始至终,对我与他的爱情,哪一天有过深情?   我安静地收拾简单的衣物,跟我当年来上海时一样,除了衣物,一无所有。我不会给安留下片言只语,因为他让我成为一个沉默的人,沉默的人是没有言语要说的。在我离开这套房子时,心里只想说:别了,我的爱;别了,上海。   长春职业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左乙拉西坦片有多大药量武汉儿童羊羔疯权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