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人生,不在黑暗中超越,就在光明里毁灭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心情随笔

在城市、特别是在大城市待久了,有一种体验就会变得极其难得,那就是黑暗。一旦真正的黑暗到来时,那种强烈的反差对比体验,真有种前所未有、无以复加之感。我以为这不是一种日日体验并能模拟的黑暗,而是一朝自光明进入彻底黑暗中的黑暗,那是真正的黑暗,彻底的黑暗。这样的黑暗,我在多年以后回到乡下老家时就深刻体验过一次。

黑暗,对任何人来说都不陌生。白天、黑夜,光明、黑暗,永远这样周而复始。每天晚上,我们都迎来黑暗,接触黑暗,但我们从不会让黑暗长久持续。我们会点灯,会走过满是路灯的大道,会让每一间屋子都灯火通明,还会不自觉的望向那光明的好去处……就像一种本能,我们总是迫切希望把黑暗驱走。只要睁开眼睛,我们就习惯用视觉来观察这个世界,用眼睛来感受这个人间,不论是五光十色还是光怪陆离,不论是繁花似锦还是单调如一。但我们似乎从没想过:如果没有光,世界将会怎样?

就像真正的夜晚到来,漆黑笼罩,整个世界除了黑,一切皆无。我以为,黑暗也是只在具体的环境里存在,它是一种主观感受和对比,正所谓“没有最黑,只有更黑”。而在乡下的日子宁静而安详,人们总是很早就进入梦乡。也就是那回家的几天,像在广州一样习惯晚睡的我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黑暗”。

每当午夜过后,一个人走上楼睡觉,那时候最怕的就是灭灯,只待灯一灭眼前就立马一片黑暗,犹如身处一个一眼望不到头的巨大黑洞,心里骤然升起一丝异样的感觉。那是刹那的恐慌,迷乱,还有不安。

这是真正的黑,没有一丝光亮,没有一个人除了自己。我看不到任何东西,仿佛来到一个密不透气的黑屋子。窗户、房门都已不复存在,即使存在,也不知道它们的具体方位。那一刻,人是找不到方向感的。我不知道自己是在哪里,是躺着还是坐着,甚至是飘着,我不敢做任何动作,哪怕晃晃手似乎也能打破这暗暗的沉寂。

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又似乎有无数种声音,好像总有一种什么在迫近,它们从不远的山上、树林、小路一步步紧逼……而自己在那里什么也不能做。不敢呼吸,不敢说话,更不敢闭眼,仿佛一闭眼它们就会立马闯进来。真的不敢闭眼,黑暗里,虽然一切都看不到,但在脑海中却能“看到”好多好多,都是内心深处最恐惧又可怕的总集合。

我得承认,这么多复杂惊悚的体验多少和奶奶的过世有关。奶奶离开我们快一年了,可我一直觉得她还在我们身边,从来不曾离开。但她离世和在世时的场景又总是像电影一样反复切换历历在目,是那么熟悉亲切,让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想起。

“只因少了一个人儿,一切变得荒凉凄清”,想象和现实的纠结就这样反复着,白天还好点,到了晚上就要直接面对了。黑暗,黑暗,我眼里的世界就是这样一天天黑暗起来……在这个无边的黑暗里,我会再次看到奶奶,那是思念,悔恨,纠结,痛苦,幸福还有怀思等等的综合。

黑暗,黑暗,我体验到的黑暗。就像夕阳落幕,连同最后的余晖也一起消失。一切都过去了,美丽、阳光、幸福,徒留下漫长无聊的黑暗,还有等待。那是一种怎样的怅惘若失啊。冬去春来,年年如是。只有爹和妈还是像往日那样忙碌,日日夜夜。我看着他们,看着这个家,心里始终充满了无限的愧疚。十年忍苦十年力,那种落寞,那种失意,那种不甘,虽苦不堪言却也只能无奈。于人于己,这难道就是成长道路上必须要面对的阵痛吗?

我以为,自己都看到了,而且看到痛了。就像全国大部分乡村的凋敝、老去一样,我的家乡也在滚滚的历史大潮中变得“面目全非”,并且一天天陌生起来。有的人离开,有的人在老去,还有的人多年以后却发现找不到回家的路,在黑暗中也不能不心安理得,接受现实,就像我……

如果灵魂不死,如果还有来生,如果可以异域互通,那我一定要去看看,哪怕是找上一个熟悉的不熟悉的家乡人说说话也好。或许可以听他或她讲讲那过去的故事。一如当年那个有月亮的晚上,在窗前温习功课的我,却惊异的听到马路上一位老人嘹亮的歌声。那歌声如梦如幻,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终于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一切都去了,唯有黑暗像一个巨影,在我心里继续漫染。它像一篇小说的开始,它像一出戏剧的高潮,它像一个美梦的终结,又像是一场电影的来临,一个故事的引子。

黑暗,没有光亮但并非“暗无天日”。黑暗里,我们正好做梦,一枕黄粱荣华无限,那里不再黑暗,不再荒冷,不再孤独,不再沉沦,你想要的一切这里都有。黑暗,正是带我们打开另一扇门,进入一个美妙自由的世界!在城市明亮的天空下,在无处不在的灯火通明里,在人来人往璀璨明媚的大街上,在独处一室的宁静里,在无人的历史博物馆……

黑暗,无处不在。它在暗处,又在明处,还在未知处。可是我们看不到,更体验不了,不是吗?活动空间的狭小,世界的整齐单一,想象的苍白无力,城市的喧嚣里,我们不知不觉成了这样。

人生短促,像闪电,像流星,我们“从黑暗中飞来,又向黑暗中飞去”,是否也像这般不分明?倏忽间,还不待看清自身模样的转变和岁月的日升日暮,就又归于永恒的黑暗。黑暗,不安的黑暗,无边的黑暗,永恒的黑暗。

有的人,活在别人的光明里沾沾自喜,有的人,活在自我的黑暗中苦苦挣扎,还有的人,活在黎明前的曙光里继续追梦!但不论怎样,生命的历程,都只为成就最真实的自己,也唯有在自我的歷史里留下痕迹,将真实的自我在暗夜里锤炼并无有畏惧,方能实现光明的转换与人生的超越。

黑暗,离我们而去,光明不在身边。光明,黑暗,始终相伴。我们就这样“生活在别处,黑暗在这里”。黑暗,是一种恐惧,一种态度,更是一种意境。人生,不在黑暗中超越,就在光明里毁灭。

哈尔滨市羊癫疯哪家可以治疗白城市治疗癫痫公立医院大庆市哪里看癫痫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