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紫花地丁(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写景散文

我一直把那种紫色的小花叫“迎春花”。

因为她是故乡田野开得最早的花。

阳光与风在田野肆意奔跑,远处的槐花河水潺潺流淌到纵横交汇的水渠,流淌到新耕的田地。空气里弥漫开泥土的芬芳,母亲在田间整地翻田,我在田埂玩耍。

那些贴着地面开着地小花,瘦瘦的,从灰绿色叶间文静地吐出点点柔柔的紫烟。

那么的渺小,却又那么好看。像不会飞的紫蝶,落在香暖的大地。

我的时光因此不再寂寞,我蹲在田埂,掬起一朵又一朵紫色的花瓣,母亲在田间很踏实很安心地劳作。

从地头经过的大人们,都对着妈妈夸奖我很乖,妈妈也夸我省心。他们说笑声传出很远很远。没有人注意到田埂开得很寂静的紫花儿,是那紫花儿陪我度过那枯燥的光阴寂寞单调的童年。

小时候我最喜欢割猪草。

放学回家,一个村的小伙伴聚集在一起,欢天喜地地奔向田野,割猪草。初时我也喜欢热闹,和伙伴们蜂拥着抢一片茂盛的野菜。

一群野孩子在田野乱跑,遇见一处繁茂的野菜,都一窝蜂地上前抢。

好好的,新鲜的,肥嫩的一片野菜,不问三七二十一,乱砍一气,抢到篮子里的还没有糟蹋得多。

我只顾停留在眼底的一颗健康完整的野菜,小心地去采,再抬头,眼前一片狼藉,伙伴们已经无踪影,不知又到哪儿撒野。

从我们村的田地跑到另外村的田地,再继续跑,这样下来,收获还是微乎其微,我抢不过别人啊。

一路上我看到很多娇嫩新鲜的野菜,被一群伙伴丢在身后,我想慢下来采,只是我怕掉队,被落在空阔的田野,我害怕那种孤零零的感觉,如离群的孤雁。

而我现在多么渴望回到田野,哪怕孤单我也愿意。

夕阳快要掉进远处的槐树林,大家看看篮子里,还不够多。这时会有谁带头,钻进一家繁茂的洋麻地,稀里哗啦一气折腾。挺拔的株株洋麻惨遭袭击,腿断腰折,一片凄惨。大家一路嬉闹,满载而归。

第二天就会有咒骂声从那片受伤的洋麻地传播开来。

母亲这个时候会表扬我,割不到猪草是小事,不要糟蹋人家庄稼,丫丫做得好。

有一年春天开始,我不再和伙伴们四处疯,一个人在村子附近割猪草。

有种野菜,很不起眼,它不像荠菜那样生长在庄稼地里,与庄稼争夺地势和营养。

它星星点点散落在槐树林间,小河岸,水渠上,沟旁。

在微醺的春风里,细细的茎挺起朵朵紫色的花瓣,轻柔娟秀。点点,点点,淡紫,告知我春来的讯息。

我不知道它的名字,它是我心里的迎春花。

风吹拂耳际,每一朵阳光都在花草绿叶间写出暖意,紫燕绕柳呢喃。一群小伙伴疯疯癫癫远去了,他们去寻找更茂盛肥美的野菜。只有我一个人看上了那一簇簇贴着地面生长的野菜,还开着紫色的小花。我用小铲子挖起一棵棵带着紫色花朵的野菜,我挖得仔细认真,每一挖起一棵都会带一些泥土,我总要在手里轻轻抖落一下,就会有春土和着春草的味道在空气里弥漫,很好闻。很轻地装在篮子里,那些依然明媚的花朵,像天使的面庞,楚楚可人。

远远看着村子上空炊烟袅袅,还可以听到村子里各种温馨的声音,身边的田野有了人间烟火的情调。那一朵朵细碎淳朴的紫色小花,轻舒慢卷,开出了对田野的敬仰。

风很暖地吹过,满地的紫色清扬起薄烟的轻柔。村子里有谁家母亲叫孩子乳名的声音,从小河那边传到这边,那一刻,一朵紫花在我掌心染香了指尖,染香了我那单调而又纯真的童年。

那时候我就喜欢上了那些带着泥土芬芳的紫色花儿。

伙伴们看到我满满一篮子踏踏实实的紫花菜,问我哪里有这样奇特的野菜?他们仰着脸怎么能看见呢?

那紫色的花,那么平淡渺小,矮矮的,紧紧贴着大地母亲怀抱开着。把坚韧的根深深扎进温暖的泥土,默默无闻点缀早春的田野。

只要低眉,满目都是清寂无言的紫色倩影,盈盈淡淡,美就在这一低眉的瞬间,泛滥。

儿时我还喜欢看秧苗田。

四月份,稻秧刚落谷。

那些稻芽从青灰松土里刚刚冒出银针一样的芽,根部还是一颗颗饱满的稻粒,根还没扎稳,又不能灌水。

所以招惹鸟雀们来啄食。

于是最初几天需要人看着。

秧田上是一条很高的大渠,小伙伴们都喜欢用一条很长的绳子,缀一些塑料纸,从田那头拴上,拉到田这头的大渠上。小鸟来吃幼苗时,看见了就拉一下身边的绳子,不影响在树荫下打扑克,跳绳,丢沙包,或者别的游戏。

而我喜欢坐在大渠坡上看书。

我躲在伞下,把三月有点灼人的日光拒绝在一把伞外,紫色小花星星点点布满坡上,坡下秧苗嫩绿嫩绿。那样恬淡的时光就像是梦境,如今没有了。

我家临边的地是一个老太太看的,我叫她表奶奶。她有点痴呆,儿媳妇不待见她,她的耳朵聋眼睛也花。她秧苗一般都是我帮她看。

有一天,她傻傻地坐在地头发呆,她儿媳妇有事情,把一个两三岁的孩子交给她看着。

田头的紫花开得很俊,她采了几朵给孙女玩。

孙女把花放在嘴里吃,卡住了,幸亏她儿媳妇赶来及时,拍拍孩子背把花瓣弄出来了。

其实事情已经过去了,她儿媳妇却骂她老不死一点用没有。

只看见那老人沿着这条开满紫色小花的水渠,很安静地向南走。很多人看见她走,她很安静的样子,没人知道发生什么。

老人的儿子发动一个村里的人去找,找遍了能找的地方。那个刻薄的儿媳妇等老人回来,弥补昨天犯下的过失,等白了一头黑发。

很多时候爱和亲情该珍惜的时候不去珍惜,等到想珍惜的时候已经晚了。

老人一直没有消息。

那条水渠的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静静流淌,两岸紫色花儿静静地开了落了,落了开了,开了落了……

直到今天也没有老人活着的消息,也没有见死去的尸骨。

难道老人是一朵花吗?

那种开在故乡大地上紫色的花,静静的开,静静的落。

我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不然每每想起那个老人我都会疑惑和悲哀。

在江南的某一天,我和女儿从一条马路走过,隔着一条小河,看到小河那边紫烟曼妙……

我突然想起村庄,想起原野,想起童年,想起紫色小花的春天。

我飞奔着绕过小河,扑进那片紫色云烟里,我看看这一朵,看看那一朵,每一朵都是我熟悉的,想念很久的老朋友,

多么巧,我的丝巾飘起和花儿一样的紫,女儿用手机定格了我和紫色小花低眉喃语的图画。

直到今天,一个叫紫花地丁的女子,她的人她的文和名字一样清灵婉约。

她喜欢我那张紫色丝巾随意飘落在紫色花丛的图片,她告诉我那紫色小花的名字——紫花地丁。

它的花语是:诚实。

于我而言,紫花地丁她所拥有的品质不仅是诚实,还意味着那些慢慢老去的旧时光。

北京癫痫病医院那家好福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比较专业癫痫会治疗的好么?辽宁癫痫哪家医院治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