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军警】学跳舞(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玄幻小说

当兵的时候,自己完全还是一个大孩子。有时候,部队的一些首长忙于工作,我们这些大孩子兵便负责帮助首长带他们家的小孩子玩。有时候,政治处的干事们也同样会带我们这些大孩子玩。

上尉干事暴小松,就时常带着我玩。暴干事家在大连,老暴既有着东北人的豪爽和乐观,又有着海滨城市人的开放和浪漫,是个在政治处很受欢迎的人。

周末晚上,老暴想出去跳舞,就拉我一同去。当时,部队还不是很开化,跳舞只能偷偷去。部队不远处是华北制药厂,老暴早探听清楚,这个厂周末有舞会。

那天,老暴和我上身白衬衫,下身橄榄绿的军裤,骑着自行车直奔华北制药厂。

华北制药厂的舞厅,其实就是一个大号的仓库,有两个高音喇叭播放音乐。虽然条件简陋,但跳舞的人们早已是摩肩接踵。

转眼间,老暴已经一头扎进了舞池。说实话,老暴的舞姿不甚优美,几乎一直是一个动作“摇啊摇!”老暴的舞步像走正步,跨步很大,风起云涌,就像一只上下翻飞的白色大蝴蝶。渐渐地,老暴入戏,开始玩花样,只是老暴那个不太漂亮,个头又很矮的舞伴,动作极其机械,磕磕碰碰,前一脚,后一腿,让人不免有一头扎到老暴怀里吃奶的担心。这一停一顿的节骨眼儿,老暴头上那一缕“地方支援中央”的头发,不合时宜、不分场合的耷拉下来,像秋风扫落叶,风流倜傥的潇洒,一瞬间沦落 “风尘”。老暴很会掩饰,也很是潇洒,伴随着音乐的鼓点,头向后熟练的一甩,那缕长发很听主人的话,很善解人意,迅速在头顶盘踞成一个美妙的圆圈,为老暴锃亮的脑门构筑了最后一道的“防线”。

我一直傻呵呵的看着盘旋在舞池中的老暴,感受着舞蹈带给老暴的快乐和潇洒。在跳了几支曲子后,老暴一头汗,背有点湿,问:“怎么不跳?”

我说:“我不会!”

老暴说:“其实我也不会,你随便晃就行!”我知道他是在鼓励我。

我说:“没有舞伴!”

老暴给我指点:“到舞厅,你先观察,观察那些长得困难点的、一直没有男士邀请的,标准要低,胆子要大,脸皮要厚,邀请一般都能成功!跳舞的时候,你只管把舞伴想像成美女!”

那天,天性的羞涩使我最终也没有寻找到舞伴,只是,在回来的路上,想着潇洒的老暴,想着老暴的一席话,得到一个启示:欲望无止境,标准低了,享受生活会容易得多!拥有快乐会容易得多!

癫痫病哪治疗好河南什么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陕西看癫痫哪家医院权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