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柳岸•路】看懂草木(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我一抬头,山坡上的草木全变绿了;我再低头,山坡上的草木又变黄了。好像我是惊动了草木的时间,它们慌不择路地逃跑,草木枯萎。我弄不懂草木,更对不起草木。

我有时候会把自己深深地埋进草里,拿青草盖住自己的头,这样我就真正变成了一株草。我虽然不能把脚扎进泥土,期待它能在下一个春天生根发芽,简单地长几片叶子,随意地泛几缕青绿,但我能把自己隐藏在这些绿中,假装自己已经变成一棵大树。在狂风肆掠的荒野上,变成一颗大树无疑是最稳妥的选择。

我一个人笑出声来。我仿佛在草丛里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豆丁大小的身躯,不断地吸取阳光和雨露,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捅破头顶的天空。我最终没有长成那样的高度,此时我蜷缩在草丛中,身躯未必会高得过身边那一株冰草。这么说有点荒凉,一个瘦弱的孩童在执着成长,吹过耳旁的黄风被忘记,掠过头顶的黑云也被忘记,怎么长着长着竟然没有长过这些野草?我说我需要看懂这些匍匐在土地上的野草,人的很多营养都是从草中吸取过来的。人们容易健忘,他们在大口吞噬牛肉的时候,肯定没有注意到牛嘴下哭泣的小草。这些道理,都是我在蜷缩在草丛中时,从草木的时光中探索出来的。

草木,作为荒野的表现形式,其真正的韵味在于成长。荒野是时光的脚印,时光走在春天,草木便有了活命的欲望,时光走在秋天,草木只能接受美丽的死亡。我不敢质疑草木的死亡是真还是假,但我知道,它们在死去的那一刻绽放出前所未有的美丽。风为它们送别,雨为它们哭泣。还会活吗?待来年吧。

很多年之前,我就在心里做好准备,准备孤身一人面对这片荒野。所以,我提早让自己陷入了孤独。我对孤独的理解与别人不同,我认为孤独就是自己给自己穿上一件伪装的外衣。就像我的书写,我在不厌其烦地描述我的村庄时,很多人的神经已经被我麻痹,他们说我是陷在村庄里的人,说我是拿着村庄装腔作势的伪君子。这些话我没有否认,我在我的荒野上能够看到一大片一大片的青草,甚至能看到一大群一大群的牛羊,就是看不到一个人的影子。所以我断定,我就是这片荒野上唯一存活的一个人。其他人呢?他们或许在更加丰腴的土地上,我看不到,我只愿意在自己的荒野上流浪,却很少踏足别人的土地。

我真正觉得,我成了这片荒野中的一员。进入这片荒野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没有留存人的脚印。或许很多年前走过的那个人,也曾留下一串串深浅不一的脚印,以后再也没有其他人涉足,脚印早已经被荒草淹没了。再后来,我就是那个进入荒野的人,当我小心翼翼地趟过齐膝的野草时,我听到了草木的呼唤。一个准备在陌生荒野上奔命的人,终于等到了野草的呼唤。是否,草木会等到他出人头地的那一天?

我活得过于苛刻。麻木的神情和呆板的脸庞,似乎已经被孤独束缚。可是,我却选择在某个不为人知的时刻突然对一朵花微笑,或者也可能是一株不开花的草木。我认为一朵盛开的鲜花是一张充满微笑的脸,虽然不知道它因为什么微笑,但我总觉得它的微笑和我有关。就这样,我与花的相处生成一缕微笑的风,吹过荒野,整座荒野上的草木也跟着笑起来了。这种微笑是积攒了多少年的,在荒野中,我的微笑有可能令一株好些年不见花朵的草木突然开出一朵花。

我在把自己埋进草丛的时候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虫鸟。我曾尝试通过一只虫子的生命轨迹弄懂一株草。我把青青的叶子放在嘴里咀嚼,让鲜嫩的草汁顺着嘴角留下来,希望某一个馋嘴的虫子闻到草香能够爬到我的嘴角;我把树枝做成衣服,小心翼翼地披在肩膀上,希望一只准备抱窝的小鸟停下来,在我的腋下延续香火。可是我变成一株草了吗,我变成一棵树了吗?事实证明,走近一株草、一棵树的距离很远很远。

在这片荒野上的好处就是我可以随意躺卧。我想,我已经被很多野草熟知了。那些经常躺卧的草窝,多么厚的一层野草,这些野草的乐趣是不停地生长,好像每一株野草都有一颗长到天上去的雄心。但它们给我巧妙地留出了余地,我可以轻松地躺下来,被一层野草紧紧地包裹。这是野草对我的研究,我的身高,我的肩宽,它们一目了然。从这些草窝子就可以看出来,我已经跟它们混的很熟了。我躺在草窝里想事情的时候,小草就会安静下来。也许我想的事情也是它们心里想的事情。我看见嘴角旁的一株冰草悄悄地俯下身躯,张开两侧细长的叶子,似有倾听之意。我的自言自语微弱游丝,小草听去了我的很多秘密,但我并不担心它们会口无遮拦地跑去宣扬,草木和人差别太大。很多时候,我能弄懂一株野草却看不透一个人。好在,这片荒野上只有我自己。

我从前老想着从一些草木身上弄懂一些人的道理,到最后发现自己弄懂的只是草木的道理。这是我再进入这片荒野之前做过的努力。我由此断定,人终于还是比野草更高一筹,每个人的高度都是别人无法触及的,而我在任何人面前总是显得那么渺小。我决定涉足一片陌生的荒野。每当我提笔伏案的时候,仿佛已经走进那片荒野了。

我的书写陷入了荒境,因为我的村庄已经老去,它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荒野。很多事物已经逃逸,或者即将逃逸,当村庄里的最后一茬人死去,村庄只剩下在风中瑟瑟发抖的草木。我要在村庄里永久地活下去,即便所有的人把它遗忘,我也要在村庄落寞后的荒野中永垂不朽。

在这片荒野上,能够永垂不朽的事物只有野草。我努力让自己变成一株草。我给自己的孤独找到了借口。你看,我时常隐身草丛,是不是离草木更近一步。草木实属不易,生长在村庄内外,生长在荒野之上。在村庄里,它是一边做牲畜的粮食,一边做庄稼的对手,一边为庄稼人喜爱,却一边又被庄稼人唾弃。我在选择靠近野草的时候做了充分的考虑,在我的村庄彻底消失以后,我要做这些草木的依靠。

我想,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人比我更懂草木。一株野草对时光最好的表达方式就是经得住孤独。好像它们没有什么记性,记不住秋天凛冽的风,记不住冬天寒冷的雪,春天一到一准冒出嫩芽。世界上还有比草木更加安静的事物吗?长在大地上,倾听时间流逝的声音,把一片黄土活成了荒野。荒就荒吧,诗人说:“山抹微云,天连衰草”我们总能透过一株野草看见深深浅浅的时光。

洛阳治羊癫疯的好医院是哪家治愈癫痫病的最好办法辽宁癫痫的专业医院癫痫病患者要树立怎样的饮食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