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江南】写给杨林娟的信(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武侠仙侠

娟姐:

你好!

早就说要给你写这封信,可是几番提笔复又放下。对于文字,我原本是不懒惰的。可是,当我把那支细细的乳白色的钢笔拿到手里,我的心就好像着了魔,似有万语千言都要一股脑地涌出来,我怕我又把一封信写了十几页的稿纸。

其实那天答应给你写信的时候,稿纸就在手边。由于身体原因,最近很少写字,手会抖得厉害,有时大脑中又会突然的一片空白。不过,当我的手,一触摸到那些文字,心内就莫名的欣喜起来!谢谢你给我一个充实的理由让我又拿起笔。

每天早晨,迎着第一缕阳光,一个人闲适地走在旷野中的路上。让清风微拂着发梢,把笑意轻扬嘴角。望着绿油油的原野尽头,那连绵起伏的青山,和头上的蓝天白云,思绪在飞扬。在那遥远的远方,你此时的心情是否和我一样舒畅。我好想让你一起来看看这湛蓝的天空;柔软的白云;青青的禾苗;和草丛中那一簇簇水粉或鹅黄的野花儿。抑或闭上眼,听风的清音;水的欢歌;还有那莺啼婉转的鸟鸣。空气中散发着阵阵泥土的芳香,那是一种湿润厚重的黑土气息,裹着花香和青草香的味道,是一种原始的自然的生命气息。这里和谐、静谧、安宁,远离尘世的繁华喧嚣。

黑龙江的6月初,玉米苗和大豆苗还不到三寸高。人家那里已入了盛夏,这里还仿佛是春天呢。早晚的时候特别凉爽。春天冰雪融化跑桃花水的情景,依稀就是昨天。

过了清明,挠力河里的冰雪化开了。河岸边先是细细的缓缓地淌着沿流水,像羞答答的少年,慢踱在春天的原野上。几个暖融融的阳光照射的日子,春心变得柔软起来。明镜一般的冰层,下面覆盖的深流,就如流淌在东北人血管里的血液,开始时急时缓地涌动。夜里,你香甜的睡梦中,就会听到他在耳畔那厚重而绵长的呼吸。既像酝酿了几个世纪的浓浓相思,又像滚烫滚烫暖心的情话。

不知不觉的某一天,冰封一冬的河面就再也抑制不住自己那奔涌的渴望,“咔嚓咔嚓”的声响从河面的冰下传来,挠力河把自己撕裂开了一条巨大的口子。轰隆一声一块巨大的浮冰沉下去,河水用力向上一窜,跃上了冰面。同时巨大的压力向下,邻近的冰面缓缓地沉下去,蓬发的河水漫上来,把更多的冰面压沉下去。裂了缝的冰面迅速地崩开,浮冰拥挤着向下游奔涌,如同十万天兵旌旗猎猎地一路向前。奔向江海的宽阔。

几块巨冰,被急流推搡着,还来不及闪躲,就被后面的万马千军的洪流冲击着聚拢叠罗起来,立陡起一座冰峰。流水被阻挡了前进的势头,它左冲右撞,寻找着出口。上游的流水夹杂着冰块不断涌来。冰峰瞬间猛然窜高凛然直立霄汉。被激怒的河水,以更猛烈的势头铺天盖地袭来。“哗——”地一下,冰峰就如银河飞瀑一样迅即卷起千堆雪,冲向两岸和前方。

用不了多久,奔涌的势头没有了阻力,开始变得舒缓,像维也纳的小夜曲,悦耳动听。天空有鸿雁归来,高亢的鸣叫声在远阔的蓝天上时近时远。它们四十几只或更多组成人字或一字形的雁阵,给这块黑土地带来春的讯息。鸶鹭在水面掠过,丹顶鹤和白天鹅在人际罕至的远方觅食。狍子和狐狸依然藏在林子里。鸽子的哨声打耳边响起。河上,有渔夫在阳光下撒网。一首乌苏里江船歌在耳际萦绕。冰块在阳光下晶莹闪着羊脂玉般的光泽,或泛着七彩的眩光,舒缓平稳向前游走着慢慢融化。我想在水面放上一只纸船,载上各色花的种子,流向远方的朋友。远方,那桃园深处,有我遥远的相念。

我想和我所有的朋友一起分享这里的美好。冰雪化开以后,山川或沟渠的向阳处有绿意开始萌动。先是那些长青松,让自己深黛的绿装变得更墨绿些,好给落叶松腾出空来扮上微微的翠绿。杨柳依次登台,梳理着秀气的发丝,在风中微摆。冰凌花羞涩地将笑容轻掩,映山红却刹那开遍,一个山坡又一个山坡地灿烂。梨南的梨花此时也像赶着趟似的熠熠生姿,我不敢触碰,她太像圣洁的仙子。山野菜也都该抽出新绿了吧?我平静的心开始有些微微的躁动,总想亲自到山上去看看。

远远的看见马鞍山上新建的文昌阁我便艳羡不已。那翘角飞檐,那画梁雕栋,无不透着魅惑的神韵。它站在一个我到达不了的高度,傲然地挺胸昂首面对着八面来风,给这个古老而神秘的边陲小城更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这个不起眼的小山包曾经历了无数次的烽火洗礼。每次从山下经过,那古挹娄王国的渔火仿佛还在山的深处明明灭灭,古老祭天的皮鼓和腰玲还在咚咚叮叮的敲击和摇响。他们虔诚地五体投地,感谢上苍的一切赐予。

我不明白这个看似张开双臂就能合抱过来的小山,在历史上为什么会占据那么重要的一个位子。挹娄人为了捍卫它,迎击整个挠力河流域的战火。朝鲜人想占有它,日本人觊觎它。听老人们讲,当初打日本的时候,那天天上下着小雨,中国的老百姓就在这座小山包上打退了日本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山坡上到处都是尸体,从山上流下来的血水把挠力河的水都染红了。

如今,这里建成了天府公园。我特别想上去看看是否还有战争留下的痕迹。由于身体原因,三年来只能想想终未能如愿。

那天早晨,觉得身体很乏,赖在被窝不愿起来。我家那位仁兄心血来潮,一遍一遍催促我起来。他说“你不是要去马鞍山么,快点。今天我和你去。”我一阵欣喜,立时来了精神。可想想还是算了,就我这走100米都要歇两歇,哪敢奢望什么登山呢。我只好泄气地说“我怕是走不动。”“没事,走不动我背你。”我就被这句话蛊惑,赶紧起身,穿衣洗脸梳头。

还好,今天早晨脸还没有浮肿,我对着镜子摸着不再紧绷的脸。“媳妇儿,瘦了。”那家伙看着我在仔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样对我说。我可不是幼儿班水平,岂能就这样被他忽悠了。我很有自知之明地淡淡说了句“没有呢。”

“怎么没有?”他说,“你看你外衣拉链都快拉不上了!”这家伙,可真够坏的,伤人于无形。我狠狠狠狠地白了他一眼。我胖咋了,我乐意,又没让你帮我吃大米饭。看我没有反驳,他再继续“媳妇儿你这几年真挺不错的,一直保持稳步由纵向向横向发展。”有这么夸人的么?看在他答应背我上山的份儿上,我就不和他计较了。他自己却在那里笑了“你该把这件绿衣服脱下来,换上那件黑色的。”我没回头搭理他,直接说“今天晴天,黑色太热。”其实我知道他啥意思:他那天就说我穿白衬衫,套黑色外套,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特像QQ图标上的企鹅来着。

哼哼,欺负我。等着哥们儿,你先给我攒着。不知道世上有两种人不能得罪么!那就是小人和女人。俺虽然不是前者,但绝对是后者。为了让他乖乖地带俺上山,我暂且把这一切都忍了。

刚踏上山没几步,我早已累得满身大汗上气不接下气。我哈着腰摆了摆手决定放弃,不再向上走了。他面露难色,觉得有些惋惜:“你不一直想上去看看么,要不我背着你慢点走。”“算了,一个人往上走都很费劲,更别说背个人,那是走不到三步就要累趴下了。”我转身准备往回走。说句心里话,其实还是渴望见到山顶的景色。

旁边有两个三十多岁长得瘦瘦的女子看着我的脸鼓励我说“都走到这了,就上去吧,也没多远。”说着她俩迈着轻盈的步子轻松愉快地向山顶走着,还不时回头对我微笑着投来鼓励的目光。世上还是好人多!生活中随处可见这样温馨的笑容。她并不认识你,可她对你微笑的目光里充满了温暖关爱和鼓励。为了回报那个温暖的微笑,我告诉自己,哪怕再慢,也要登上山顶。

我开始一步一步慢慢向山顶爬行。好在台阶三步一个平台,随时都可以歇歇脚。我不由得赞叹设计者的细心与爱心。这些石阶更人性化的特点是选在了林荫处。斑驳的日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闪闪烁烁地照射下来,既旖旎唯美,又不刺眼。石阶旁有吊在半空中的输水管道,水珠和清晨的露珠一起,沿着绿色的树叶上,滴滴答答的滴落下来,给人平添了几分清凉。这让我想起了在哪里读过的一首诗“偶随流水出,闲趁白云归。步石苔侵屐,攀松露滴衣。”林中有松柏、杨柳、椴树、柞树、刺棘等多个树种。路旁有一种树,个子齐人高,树干像椴木,树叶像梧桐的叶子,上面开满了成串成串像茉莉一样洁白细腻的细碎小花,花的味道清香馥郁扑鼻可闻,让人有些神清气爽。我一时兴起,不由得随口歪了几句:

石上清泉响,

林深草木新。

花香袭人醉,

约友步清音。

合不合则我且不管,我喜欢这样醉在我自己的世界里。风景不只在眼里,亦在心里。

行至半山亭时,我们歇了下来。坐在亭子里,看石阶上不断有人向上攀登。既有古稀老者,亦有六龄髻童。他们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向上走着。有几个十几岁的男孩也进到亭子里来,好奇地看上看下,大声地念着不知哪个熊孩子留在亭子里的誓言。

我们把亭子里的世界留给这些男孩,继续向山顶攀登。当我感到累得再也走不动的时候,一抬头,文昌阁就在眼前。山顶已有很多人,在从各个角度给这个五层高的宏伟阁楼拍照。有一仙风道骨的白发长者,气定神闲地给大家讲解关于亭台楼阁的区别。

站在山顶,向东眺望,挠力河上双桥飞渡,玉带横腰。我想起了小时候看到一个三国里的曹操独占双桥的典故。想到那个羽扇纶巾,英姿勃发的周郎。英雄也罢,枭雄也罢,时光被埋在岁月流沙的尽头一去不返。战争的烽火湮灭。这里展开的是一幅和谐美好的新画卷。是非功过转头逝,青山依旧在。让我们微笑着面对眼前的一切吧。

好了,啰嗦了这么多,也不知姐姐会不会烦。下次再聊吧。再见姐姐。

2015年6月12日于宝清妹妹杨花

癫痫发作有抽搐的情况吗武汉治癫痫专科医院好吗哈尔滨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