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笔尖】爱的代价(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武侠仙侠

梅子从牧区考取了城市里的高中,从此开始了城市的生活,这对于梅子来说是新鲜而又美好的。梅子的带着梦想,带着全家人的希望,从一望无际的大草原来到这车水马笼的世界,让梅子眼花缭乱。

梅子所在的牧区是以农为主的,家里有十几亩地,生活很清苦,但也很快乐。家里三个孩子,梅子是老大,也是最爱学习的一个。在城里上高中时认识一个老乡,他叫阿图。两个在异乡的孩子多少产生出一些好感,于是无论去图书馆还是打饭,总见他们形影不离。人们都说他们是谈恋爱,梅子一笑置之,既没有认同也没有过多的申辩。

那是一所民族学校,跟所有的高中生一样,到每年的六月他们这所学校的学生一样要参加高考。而梅子是这些人里面的佼佼者,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一所当地的师范大学。而阿图就稍有逊色,他考取了一所中专院校,跟梅子之间不由得拉开了一点距离。

四年之中,他们正式确立了的恋爱关系。在一起的时光有欢乐也有悲伤,有喜悦也有苦闷,但他们依然相伴着走过了四年中的春夏秋冬。

转瞬间梅子大四临近毕业,阿图却已经毕业通过一个亲戚留在了酒厂工作。这个时候的他们相恋着,似是爱得很深。

阿图这个小伙子长得挺帅的,个头不高但是干干净净,他是个内向的男人,不怎么爱说话,总是沉默着。而梅子是一个善于交际的女孩子,喜欢跟各种人交流,梅子在学校学习很好。虽然看起来阿图家庭条件要比她优越一点,父亲是镇小学的校长,母亲在镇政府工作。但是梅子认为阿图自身的条件不如她,很显而易见的,梅子是大学生而阿图是一个中专生,他们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偶然从言行中阿图能够感觉到梅子有点嫌弃他,但是他觉得,爱一个人不但要爱他的优点,他的缺点也应该照单全收,于他是这样对待梅子的,而梅子也理应对他如此。

再有一个月就要毕业了,梅子找到阿图:“阿图,我们分手吧,以后我们肯定不同路,你当你的小工人而我毕业后可能分到一所大学工作,以后我们之间的话题会越来越少,我想你也不希望我们之间就是你不言来我不语。”虽然梅子的这份工作是阿图的妈妈托他姑姑办成的,但梅子依然觉得光靠找人不足以得到这份工作,认为自己的能力是占首位的。

“为什么?就因为这些?可是你知道,我离不开你。”

“你会习惯的,再说离开我你可以找更好更适合你的姑娘,这样对谁都公平。”梅子说完就准备转身走了,阿图一把将她拽了回来。

“你回来,想分手,我坚决不同意!”

“那你要怎么样呢?我们现在已经没有共同的语言了,你不知道吗?而且最近我也很忙,要写毕业论文。阿图,你就当你的世界我不曾出现过就行了。”

阿图恨恨地扔下两句话:“你要是敢跟我分手,我就杀死你全家!你等着,看我敢不敢。”

“你敢杀死我的全家,我就跟你拼了。”梅子试图甩脱拽着她的手,可却是徒劳的。梅子急了,低下头来照着阿图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眼看着阿图的衬衣渗出殷红的鲜血,被血刺激到神经的阿图将梅子结结实实地揍了一顿。这场战斗也就持续了十分钟,梅子便趴在地上不动了,阿图恨恨地扭头走了。梅子被同宿舍的同学扶到宿舍,整整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连毕业论文都是舍友代写的。这下梅子知道阿图的秉性是一不做二不休,以后再不敢提关于分手的事。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梅子因为有阿图姑姑的帮忙,如愿留在了这个城市的培训公司里。刚来公司,他们却要结婚了,当时幸福也洋溢在他们的脸上,看不出有多少无奈。结婚时,公司里的大大小小的同事都去参加了,他们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一贫如洗。当时的年轻人都这么想,以后什么都会有的,全然不象现在的孩子们想的这么现实。

一开始过着平静的生活。但阿图有个毛病特别喜欢喝酒,这男人一喝上酒了,酒风好一点的,喝多了直接找个床睡了;酒风不好的,不是骂爹便骂娘。

梅子家她是老大,她自己进城顺便还把弟妹也带了回来,她家里住着十几平米的房子,却还要让梅子的弟妹也来住。阿图也并没有说什么,谁叫自己没本事呢?给不了妻子大的房子,住在这么个小小的窝里也只有将就了。这若是时间短还可以,时间长了谁也受不了。单是这新婚吧,夫妻二人做点什么,这小姨子、小舅子都老大不小的了,着实也不方便。阿图就开始有怨言了,时不时在言语中带出了不满。可巧梅子的妹妹处处跟阿图过不去,时不时地还损上点,阿图平时不说什么,一喝了酒就开始说,这一说,惹脑了梅子,夫妻吵架就再所难勉了。只是他们可没这么简单,每次都动手,次次都以梅子的失败告终。男人嘛,终究不该打女人,只是有些时候受的夹板气多了,也忍不住了。

那年,梅子把弟弟送去当兵了,给妹妹也找了一份餐馆的工作,这下家里总算清静了。小夫妻的关系也随着这小姨子和小舅子的消失而好转,他们准备要孩子了。过了不久,梅子便怀孕了,阿图喜滋滋的。在农村讲究续根,阿图是家里唯一的男丁,父母虽然都是公职人员,但守旧的思想丝毫没有减少,老早就盼着抱孙子了。梅子却有些担心,跟阿图说:“万一是个女孩子怎么办呢?”你别说,阿图其实不错。他说:“若是个女孩子,等以后生活好了,我们就再生一个。”因为阿图他两个都是少数民族,国家政策允许生二胎的。阿图只要不喝酒,说话办事都很得体。

自从梅子怀孕后,阿图才真正担负起一个做丈夫的职责。天天洗衣做饭,照顾着梅子,梅子想吃什么了,阿图会立刻奔出去买,不管多贵,走多远的路他也毫无怨言,等着孩子慢慢出生。

这一年,他们有了他们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孩儿。阿图开心极了,并没有象有的人自己妻子生了女孩儿,脸拉得掉地上,而是非常惊喜的迎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

在城市,最早以前孩子满六个月母亲就要上班了,梅子也不例外,这两人都上班,孩子谁来管呢?梅子和阿图的父母都在东北太遥远了,无论如何来不了。如果请保姆,那他们就得从他们的收入中分出一大块来付保姆费,这对于租房住的梅子和阿图来说,无疑是笔不小的开销。为了省钱梅子只好又把妹妹请了回来,帮他们带孩子。梅子的妹妹回来后,战争又继续开始了。这也不知道是小姨子的过错,还是姐夫心眼小了点。好不容易孩子长到两岁半好带了,就等满三岁上幼儿园,妹妹在家待的时间也不会太长,梅子和阿图也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只是梅子在怀孕时让阿图宠得什么也不干,慢慢就形成了习惯。在以后的日子梅子在家不收拾家,不扫地、不洗衣、不做饭,一切都由阿图来做。在还婴儿时期,阿图什么也不说主动分担了这一部分,只是现在孩子大了,这怎么还是由他来做。而且梅子的衣服,孩子的,阿图他自己的都由阿图来洗。再加上跟这小姨子的“新仇旧恨”,阿图心里有好多话却不知道要跟谁说。这一肚子的怒气憋得久了,终于有一天阿图爆发了。

在那个冬至的午后,还是这不知死活的小姨子又跟阿图产生了矛盾,既而对阿图谩骂,阿图早就不想忍了,操起案板的菜刀朝小姨子扑了过去。这可是真家伙,小姨子一边用手夺,一边喊救命,只可惜阿图现在眼里只有仇恨,力大无穷,小姨子根本不是阿图的对手。阿图砍完小姨子直奔梅子,瞬间梅子和她妹妹就倒在血泊中了,年幼的孩子坐在地上不哭也不闹,愣愣地看着这一切。阿图砍完人后,看着家里到处溅的血迹和人的毛发,他惊慌失措,扔了刀夺门出。

过了好一会儿,梅子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抱起孩子,跌跌撞撞跑到了单位门口,没等上了楼梯就晕过去了。梅子趴在楼梯上整个一个血人,谁也不敢靠近。这时单位出来一胆子大一点的小伙子,扳起梅子的头一看,惊呼:“是梅子”。

梅子跑在单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单位的司机早就下班了。小伙子在路上拦车,可是那些车也怕惹事,拦了若干辆要不就是不停,要不就是停了一看这架式,一踩油门直接跑了。单位的人也急了,好不容易拦了一辆车是把梅子送到了医院。顺便报了警,只可惜,阿图早已不知去向了。

梅子被送进医院,她的孩子就交给单位一老大姐。看着浑身是血的小女孩儿,老大姐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这小孩子是不也受伤了,将她的血衣脱下抱着她给她洗澡,开始地上流的水都是鲜红的,洗了好多遍。从始至终这孩子安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静得有些可怕,但却找不出理由怎样安慰她,跟这么小的孩子说什么呢?能说什么?只有安抚她睡下,等待天明。

梅子被送到了医院,脱去外衣,人们看到梅子的内衣竟是如此的破烂,全然不象在城里居住的人。那些衣服轻轻一拽,就烂成了一片一片,看了着实让人有些心酸。大家又自发的捐款,给她买这买那,家里的亲人也就她妹妹,也在抢救,单位的女同事轮流陪床。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梅子在大家的关爱下,终于走出了医院,开始了新的生活。走出这阴扈,外面的天还是挺蓝的,阳光也特别灿烂。原本因为头上砍了无数刀剃掉的头发,也在慢慢生长。

阿图跑了几天后,虽然主动投案自首,但因为惊动了妇联被判了十三年,一切好象至此尘埃落定。但梅子心中也没有特别高兴,心里空落落的。这一切来得太快,去的也太快,还来不及多想,一切就结束了。

以后的路还得走下去,因为还有小娜娜他们的女儿,无论如何得把这阴影从她心中抹去。孩子没错,这也曾是她与阿图的爱情结晶,只是现在她与阿图的关系变成了仇敌,让梅子百思不得其解。她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嫁给了一个没学历的,他该感恩戴德,怎么现在却恩将仇报,大家从亲人变成了敌人,或者没这么严重,变成了陌路。唉!......

于是梅子从这件事总结了一些道理:无论生还是死,无论高尚还是卑微,能够让心中没有仇恨,回归安宁,才会获得源源不断的幸福!

沈阳的医院哪家治疗癫痫好?山东治疗癫痫病怎么样西安癫痫病专科医院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