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文章内容页

【笔尖】逆子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武侠仙侠

   一
   他想到了聊斋里的一个故事:一对老年夫妇请教一位高僧,他们一心向善,从不做恶,为何无子。高僧答道:有无子嗣,在于前世。生孝子者,是人欠你的;生逆子者,是你欠人的。你们不欠人,人亦不欠你,故而无子。
   他苦笑一下:看来,是我前世欠了他的!
   他总算释然了,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让他尴尬的是,他是一个地地道道地无神论者,想不到教书育人一辈子,到头来却只能从宿命的角度打开这个一直以来的心结。
   他长舒了一口气,感到困了,想睡一会,准备把头向下挪动一些,以便能舒服点。他试了几次,都失败了。想不到到了这个关头,连这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了。
   临床的小张已经下了床:“周老师,我帮你翻翻身,好吗?”
   “不用了!太麻烦你了!”
   “您千万别客气!再这样,我可真的不好意思了!”
   “那好吧!”他看着小张诚恳的面孔,不忍再拒绝了,“请你帮我,往下挪一点,我想,睡一会儿。”
   小张托起他枯瘦如柴的躯体,轻而易举地帮他完成了愿望。但由于他刚才的种种努力,和这番轻微的翻腾,已经超出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浑身的疼痛让他神情恍惚,头上滚下汗珠来。
   “麻烦,你,了……”
   他一阵眩晕,朦胧中看到小张正急切地看着他……
   有人给他打针,他知道,那是吗啡。半个多月以来,只有这种毒品,才能缓解他的痛苦,让他得到少些的安宁。
   “小张……”他吃力地喊了一声,已经气喘吁吁了。
   “哎!”小张俯下身来,尽量贴近他,“周老师,您说!”
   “我,唉!要是有你,这么个,儿子……”
   “您千万别这么说!其实……”
   他摇摇头,打断了小张的话。他知道小张想说什么,无非是再用那句“其实您儿子很好,很孝顺”的假话来安慰他。他再清楚不过了,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东西。
  
   二
   他结婚晚,得子更迟,直到三十七岁,才有了这个儿子。这让他欣喜若狂,又踌躇满志,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培养出一个栋梁之才来。板着字典翻了半个月,才找到一个满意的名字来,“周齐安”,大丈夫“修身齐家安天下”嘛!
   让他始料不及的是,这小子似乎和他并不投缘,从小看到他就像看见了鬼一样,嚎啕大哭。他刚抱在怀里,想亲热一番,享受一下天伦之乐,那小子就像被针刺了,发出尖锐的惨叫来。几番下来,让他的兴致全无。他只能远远地袖手旁观,每次亲近的努力都只能是自取其辱。
   等到儿子大一点了,他想到用种种办法来收买,但臭小子却从来不领情。给吃的,不吃!给玩具,不要!但只要经过妻子一过手,吃的玩的照单全收,还乐得屁颠儿屁颠儿的。
   有人对他说,他属虎,儿子属龙,龙虎相斗,必然是水火不容。他对此嗤之以鼻,根本就不相信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理论。但在以后的日子里,这种理论却被从不间断地事实验证着。
   儿子也称他为“爸”,但从来不叫。妻子故意为难儿子,“去,喊你爸吃饭!”儿子踅摸到他身边:“我妈让你吃饭!”
   “去,让你爸给你拿!”
   “我妈让你给我拿……”
   “这是我儿子吗?”有一次,他这样问自己,立即被自己的问题吓了一跳,面红耳赤,这哪是人话啊!自己尴尬的笑了。
   他第一次打儿子,是儿子趁着他去买菜,妻子忙着做饭的机会,把他带回家里批改的学生作业扔了一地。儿子正天女散花一样,抓起地上的作业本向上抛掷,一见他回来,立即向厨房方向逃窜,当然地被他挡住了去路。
   “捡起来!”
   儿子不动。
   “捡起来!”他更严厉了。
   儿子还是不动。
   妻子慌忙出来了,弯腰就捡作业,被他喝住了。他不能允许在他教育孩子的时候,妻子袒护儿子,这样不但起不到教育的作用,而且会造成儿子是非不明的严重后果。
   “捡起来!”他走近了儿子,把手扬了扬,作出威胁的动作。
   儿子看看妻子,又看着他,不动,似乎在试探他是否会真的动手。
   “啪!”他的巴掌落在了小屁股上。
   儿子的小嘴咧了一下,不动,也不哭。
   “啪!”这一下更重了,真的是打了。
   儿子连嘴也不咧了,仍不动,也不看他和妻子。
   “啪!啪!啪!啪……”他越打越起劲,看到那小子的眼泪胖咕嘟嘟地滚下来,但仍旧不发出哭声,而且还令他不能容忍地东张西望,像是在欣赏风景一样,满不在乎。
   他正要继续打下去,妻子冲了过来夺了儿子,抱着冲进卧室,立即把门反锁上,在里屋放声大哭。
   第二天,儿子就还击了他。因为他擦掉了儿子画在地板上的大作,儿子冲进里屋,拿出玩具手枪,对准他猛烈地开火,咬牙切齿,发出仇恨的尖叫。他当时想,如果那手枪是真的,自己就已经成破筛子了。
   那时,儿子二十二个月。
   自那以后,儿子似乎再没有正眼看过他。等再大一点,他送儿子去幼儿园,不去。他接儿子回家,躲在阿姨身后不出来。阿姨怀疑地盯着他审视着,让他感到自己分明就是一个偷小孩的人贩子。
   在儿子的童年里,他的角色无疑就是“大灰狼”。他对儿子的看法没那么过激,比较客观地认为他们父子其实是“冤家对头”。
  
   三
   妻子是架设在他们之间的唯一桥梁,有关他们的任何事情都需要妻子来沟通。但是好景不长,在他五十二岁,儿子十五岁那年,这座桥崩塌了。
   妻子在弥留之际,把他和儿子的手拉在了一起,看看他,又看看儿子,发不出声音,闭不上眼睛,也咽不了气。
   “你放心吧!我们会相处好的!”他痛哭失声,愧疚的望着妻子。妻子吃力地转过眼球,直盯着儿子,等儿子表态。儿子跪下,泪流满面,却没有一个明确答复。
   “快对你妈说,说你会听我的话,让你妈放心走吧!”
   儿子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却说的是“你放心吧!我会哈尔滨正规癫痫病医院有哪些对他好的”,妻子听了,还是满足地舒了最后一口气。
   他一直认为,妻子的那种满足实际上是退而求其次,完全是无奈的。令他可恼的是,这小子不但不应承听他的话,反而说会对他好,言外之意就是他对人家不好,但人家并不计较,依然会对他好。简直就是个倒打一耙的猪八戒嘛!
   但他不能计较这些了。没有了妻子,很多问题他就必须亲自面对了。他让自己务必树立起满腔信心来,耐心也就自然而然的增加了。他不断地同儿子谈心,从不放弃任何一个教育儿子的机会。儿子也像是长大了许多,看来也确实认识到了妻子的离去,带给他们父子的影响了,不再顶撞他,看他的眼神也柔和了许多。他相信凭着自己大半生来教书育人的经验,绝对可以教育好自己的儿子的。让他不够满意的是,儿子对他的教育总是启而不发,低头不语,面无表情,从未与他的教育发生任何互动,任何回应。这和他的期望大相径庭,他不得不通过提问来加强自己的教育效果,但得到的只是勉强的点点头。这仍然让他感到效果不明显,就继续追问,非要一个明确的结果,但得到的都是匪夷所思的答案。
   他讲了一通从前自己如何在父母双亡的情况下,边在生产队里劳动,边发奋读书,终于考上了大学,启发儿子好好学习。儿子说,对旧社会的事情不感兴趣。
   他用了一个多小时,介绍自己和优秀学生的学习方法。儿子说,老古董了,只能进博物馆。
   他讲自己上学的时候食物匮乏,不得不饿着肚子上课,想让儿子珍惜食物。儿子说:笨!就不会到肯德基买个汉堡包。
   他把儿子从网吧抓回来,劝儿子珍惜学习机会,现在就剩下他们父子两个,他已经感到筋疲力尽,度日如年,直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儿子毫无声息,仔细一看,儿子居然睡着了。他强压怒火没有发作,还拉过被子给儿子盖上,但他刚刚睡着,儿子就拿走了他钱包里所有的钱,跑到网吧去了。
   他忍无可忍,终于发作了,责问儿子自己苦口婆心地说了那么多,怎么总是对牛弹琴,无动于衷,想不到儿子比他更有理:“你考虑过没有,我听你罗嗦这么多为了啥?还不是为了让你说个痛快,让你高兴!你知道没完没了地‘听牛弹琴’有多痛苦吗?”
   那天晚上,他没有吃饭,抱着妻子的遗像坐了个通宵。
   武汉哪家医院能够治好羊癫疯 他感到从未有过失落。早年失去双亲,他扛过来了。中年失去爱妻,他也扛过来了。但生下这么个混账儿子,何时是个头啊!
   这一夜,他的头发白了许多。
  
   四
   混账儿子只求过他一次,要他和妻子那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五万多块钱,用于在一个网吧入股,研发一个什么狗屁游戏的玩法,并且决定不再考大学,改做生意了!
   他的鼻子早已气歪了,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而且远远超出了他所能预料到的最坏程度。他本想多说几句的,但到全身抖得难以自持,最终只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休想!
   儿子头也不回,走了。
   他暗暗得意,任你小子蹦跶,孙猴子终将逃不出如来佛的手心,你小子还嫩点,不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吗?没钱,看你怎么去折腾!
   过了两天,他感到底气不足了。儿子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家向他索要生活费。唉!遇上这样的儿子,有什么办法呢?还得老子去送钱,总不能让他小子饿死吧!
   到了学校,他不想去找这个“混账”,总不能让“混账”觉得是自己有理了吧!他直接去找了班主任,让班主任转交。
   班主任一脸茫然:你不知道周齐安同学已经退学了?听说他现在是“指缘网吧”的老板之一了。
   他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但到家之后,他受到的打击更大:存折不见了!
   他叫苦不迭,为什么要把妻子的生日设成密码呢!这对那小子不是形同虚设吗!
   他来到网吧,给儿子了一条出路,把钱要回来,还给他,乖乖回去上学。儿子比较客气,给了他三个字:不可能,没有像他那样说“休想”。
   “那好吧!”他胸有成竹,“我只能报案了,我决不能让一个小偷逍遥法外,继续危害社会!”
   “求求你了!别去丢人了好不好!”
   “你还知道丢人?”他认为儿子服软了,得意地反问了一句。
   “我是怕你丢人!”儿子居然理直气壮,“你去报案,告我什么?”
   “明知故问!你偷我的钱!还有理了?”
   “你的钱?这钱是我的,我只是拿走了我的钱!”
   “你的钱?你挣一分钱了!”
   “你懂不懂法啊?”那小子居然说得有鼻子有眼,“这些存款和咱家的房子,都是你和我妈的共同财产,房子至少值十五万,存款五万,一共二十多万。这二十多万有一半是我妈的。我妈死了,她的那份由我们两个继承,我至少应该得到五万多元。我拿我的钱,犯什么法了?”
   “你!”他气得无言以对,但仍不甘心,“我,我要给你断绝父子关系!”
   儿子吃惊地看了他一眼,这让他看到了一丝扭转乾坤的希望,就又逼了一步:“你给我写个声明,我的财产今后和你无关,我们从此一刀两断,互不相欠!”
   “这可是你逼我写的!”儿子已经喘上粗气了,明显就要扛不住了。
   “就是!咋了?不敢了?”
   儿子居然拿起笔,一挥而就:“我从今天开始同父亲断绝父子关系,其财产与我无关。周齐安。”
  
   五
   他坚信用不了多久,混账儿子,不!那个畜生就会赔干了全部血本乖乖地跪在他的面前,请求他的原谅。他甚至还做好了更坏的打算,从监狱里接回悔过自新的儿子。到那时,他一定要拿足了架子,让儿子好好反省自己,充分吸取教训,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嘛!到那时就当他和妻子辛辛苦苦积攒的那些血汗钱,给儿子买教训了!只要儿子学好了,改过了,变成了一个有用的人,他就可以上对得起祖宗,下对得起妻子,中间对得起社会,他就是死了也瞑目了。
   但他没有等来这一天,从邻里那里传来的消息,却总是对儿子有利。别人对他说起儿子,他总是立即打断:“我不听!我不听!我没有儿子!”但他从不走开,说话的人也就揣摩着他的心思,把知道的消息全盘托出。直到听完,他才会真正转身离去,还总是扔下那句话:“不管他成龙变虎,与我无关!”
   这些消息是可怕的,越来越让他不安。那畜生跌倒的越晚,走的弯路就越长,也就在泥坑里陷得越深,越难得到救赎。
   他伸长脖子等了四年多,“畜生”终于回来了,但却和他想象的完全相反,开着扎眼的小汽车,西装革履,油头粉面,提着一大包什么礼物,站在楼下等他。
   “黄鼠狼给鸡拜年!指定是来骗钱的!”
   他故意视而不见,从“畜生”的身边绕过去,自行上楼。“畜生”跟在身后,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他打开门径直走进去,不关门也不回头。“畜生”跟进来,手足无措。
   这让他感到得意,提醒自己绝不先开口说话,他倒要看看“畜生”怎样耍花招。
   “畜生”也不说话,两个人的会面成了智慧和定力的较量。
   “同癫痫对青少年有什么危害志,你走错门了吧?”他终于没能忍住,好在他的语气还让自己满意,镇定而冷漠。
   “嘿嘿!你out了,现在都称呼先生。”那“畜生”竟然笑了,还是真笑,一点也不尴尬,简直厚颜无耻!

共 10442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