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丁香青春】你是我人生的依赖(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散文诗

这些天,一直和弟弟在连线,因为我们的家又有了新的变化,弟弟在西安将要安家。这件事本来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我们弟兄九个,起码有七人,或自己或者儿女在西安有了自己固定的家,自己有或者儿女有,都算自己也有,我们在西安不再和过去一回事,从此我们将要告别西安不能过夜的尴尬。再也不用去网吧、去车站候车室、去工地旁边的沙场,去城中村找黑店小旅社了。可是,眼看着弟弟的新房已经快要装修完毕,一个个电话告诉我都是满满的欣喜,而我却一点高兴不起来,因为父亲将要随着弟弟去西安了。

父亲随着弟弟去西安,是一件很高兴的事,而我心里,却总觉得自己好像将要失去点什么,满心的惆怅,满脑子里的失落感萦绕在我的心头。本来父亲随着弟弟去西安,他的生活环境将会大有改变,他不再怕天凉气管炎发作,他也从此不用担心天气突变腰疼腿酸,这多好的事情,我真是高兴都来不及,父亲的有生之年,将会颐养天年,我自己也少了很多的担心,可我一个大老爷们,总是有点舍不得。这就是因为,我是他的儿子,他是我今生的心灵寄托,他也是我人生的依赖,这就是亲情,这就是血浓于水……

曾记得,外婆和父亲给我好多次提起过,一九六七年十月年,彬州十月天阳春白雪,是小春天。那一天风和日丽,文昌楼一团祥和之气,那一天清晨九点左右,朝阳钻过崖上的酸枣树群,斜射我家窑洞的窗外,一个清脆的声音回荡在黄涧支流马槽沟的上空,那个声音就是我出生的第一次哭声。彬州大地南原的大车村文昌楼下,从次人寰苍天把我作为一个生命给予了父母。

从此,母亲把这个小生命生在了神州大地上,她用她的乳汁精心抚养,我的每一声哭,都牵连着母亲的心疼,我的每一个不舒服都让母亲提心吊胆。

村子里的老爷爷们后来告诉我,我奶奶去世大祭大奠的那天,正好是我的满月日,因此,别人的满月都是喜气一团,阖家欢乐,锣鼓喧天,而我的满月,当然也是锣鼓喧天,可那一天确实是家门的不幸,奶奶去世却是天崩地裂,天地倒塌。正当晚上一家人披麻戴孝、哀声迷迷、哭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照看我的大姑姑告诉家里所有人,我已经断气了,一家人吓得死去活来,奶奶的大祭大奠也就此打住,全家人又急着请大夫把脉、请阴阳先生画咒符、请大神们跳神、请和尚念经,我的所有亲人忙成了一团,大家抱来当年的新枣刺,堆放在老屋的大门口,在大槐树下,父亲脱去了孝服,抱着我从那火堆上跳过来跳过去,到底父亲跳了多少次,谁也不知道,只听说父亲因为火烤,因为跳得剧烈,他通身的汗水满脸的灰尘和墨黑。火焰大了,我就有气了;火焰小了,我将死而无气。站在一旁的母亲,哭得死去活来,几个人搀扶着她一直在不断地安慰。老天还算胸怀宽大,开恩放赦,总算在一家人的哭泣忙碌中保住了我的身家性命。从此我就头顶苍天,脚踏彬州文昌楼的厚土,存活在了这个世上。

从亲人和村里的爷父辈们的讲说中,我听出来了,我的出生让父亲和母亲流完了眼泪,哭碎了心肝,流尽了血汗,让父母提心吊胆的做了个父母,他们太不容易了。

等到我长到有了记忆的时候,母亲带着我赶集,带着我一次次回舅舅家,可好景不长,天妒母亲生命,抓了我的母亲做了那个世界的幽灵。于是乎,我们姊妹就剩下了父亲一人做我们的遮阳伞、避风港。父亲自从我有了记忆,他一直带着我去田间地头,他去我们对岸的上嘴沟边打坝,我就在八亩洼里捡拾小蒜(野蒜的彬县称呼),或者揪变毛变狗(变毛变狗:蒲公英的花,揪下来把嫩杆撕成条状,太阳底下见阳光很快变成了弯曲的各种形状,觉得好玩,小时候一直玩)。父亲扶木犁犁地,我就随在父亲犁地的木犁后边,寻找生产队收洋芋时遗弃的洋芋,为家里添点伙食用来充饥。父亲耙地的时候,每次天灰蒙蒙亮,或者天快要黑,夜幕降临的时候,父亲担心我一个人胆小,也曾经把我放在枣刺耙的中间,耕牛拉着我和父亲,我从来没有想过耕牛累不累,我就是一个劲的穷开心,特别听父亲边耙地边唱那好听的号子声,我特别地陶醉,特别地兴奋。如今父亲老了,已经耄耋之年了,好几十年再也没有听过父亲悦耳的号子声了。

十七八岁的时候,父亲陪我住院,熬过了多少的日日夜夜,我的病是好了,而父亲他的身材瘦小了许多,他的眼睛就像老家半崖上修就的窑洞,却深陷进去了。侍郎湖种地的时候,每一次父亲回家,我都是目送父亲翻过对面的山梁回家,他每隔十天半月,就要回家去取我们的生活用品,父亲翻过了对面的山梁,我要赶紧干活,因为他走了,我们的庄稼不能荒芜。而父亲他,翻过北村和米家寺这条沟,还要翻越北村和底店的那一条沟,可他的肩上还担着一百多斤的粮食,或者牲口草料。几乎翻山回家,父亲的来回就从来没有空着身子走过这条山路。父亲回家去了,就意味着来侍郎湖边,每一次父亲走了,我和弟弟,确实是放长天,双眼盯着对面的山梁,每一个下山的身影,我都会一直猜想,他是不是我的父亲,因为父亲走了,我和弟弟就没有了主心骨,就好像做了贼一样,空空如也的内心里,总觉得缺点什么……

出门务工成了主流,侍郎湖的土地给了远房的姨娘家耕种,父亲终于回家了,他终于可以休息了,可他还是没有闲着,他给我带儿子,他在村边沟底又是开荒,还是种地,父亲的一生,就没有一天离开过土地。每一次我和弟弟出门打工,父亲都是坐在家门前的核桃树下,目送我们二人出门去创业,每一次我俩背着行李出门,他总是那一句话:“钱少挣点,不要紧,千万注意个人安全。有人就有一切。”然后,就吧嗒吧嗒地抽他的老汉烟。每一次的别离让我感到别样的心酸,每一次的相聚,让我感到由衷的欣喜。当我回家时,背着自己的破烂务工衣服,村口下车后,走向文昌楼前的缓坡,我第一眼就要看见我的父亲就在那核桃树下乘凉,这已经成了这十多年来的习惯。因为他在那核桃树底下坐着,我就有了盼头,我的回家才像真正意义上的回家了。我只要第一眼看见他老人家,我心里就踏实得多了。

而如今,小妹在宝鸡,大妹在彬县小车,父亲和弟弟要去西安,儿女们各自去了东南西北,我在青海,各自都在为生计忙碌,如今我的回家,我第一眼想看见的人看不见了,想看见父亲还必须专程去西安,西安从明年就成了我的第一站,成了我回家的驿站,这样的家境,让我一个人的时候仔细想起来,多少不免有点伤感,因为我知道,这对我将会意味着什么……

父亲,我人生的依赖;父亲,我永远的避风港。如今,他已经耄耋之年,我多麽想多多的和他在一起,多么想多多的陪伴他老人家,然而我为了生计,还不得不背起自己的行囊,到处漂泊,到处流浪,人生暂短,情系心连,怎能不让人惆怅啊!

我衷心地哀告苍天,但愿我的父亲,身体健康,晚年夕阳余晖,陪我走过更远更远……

成稿于2017年12月11日青海循化

沈阳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呢癫痫病预防方法癫痫对患者有什么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