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看点.新锐力】渐行渐远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诗
景,赶紧送五百块钱过来,我在……电话曳然而止,嘈杂的背景音乐也随之消失。我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在一个小公司跑腿打杂,这一年来,小雅类似的电话我接了不下十次,看来这个月又得勒紧裤腰过日子了。
   穿上我那土黄色的大棉袄,小雅曾嘲笑过我像大妈,可是顾不了那么多了,我是个怕冷的人。走出我的二十平方的出租房,我抬头看看,街上行人都如鸵鸟般缩着脖子奔忙,骑自行车电动车的男男女女们都捂得贼严,只露出两只眼睛。
   这里是一个北方的小县城,我呼出的气冒着白腾腾的雾,冷风像刀割一般刮着我的脸,冷得我直打哆嗦。我急忙骑上一个掉了脚蹬的破电动车。我知道,小雅此刻正在春天酒吧,在那我接了她很多回了。
   小雅是我的发小,还在父母抱着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是朋友了。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块儿混,只是后来我混进了三流大学,她却高中毕业混进了更大的社会大学。我上大二那年,因为家庭变故曾有一段艰难的时光,每天吃咸菜啃干馍,小雅给我寄过两次钱,一次三百,一次四百,让我偶尔能在食堂打一份肉菜,或者把干馍换成烧饼。她还给我写过几次信,我还记得收到信时我热泪盈眶的样子,那时小雅就是我的救世主,我的女神,我发誓一辈子不能把她忘记。
   我像一条冰冻的鱼,僵硬着身子在街上穿行。二十分钟后,我掀开了春天酒吧的门帘。扑面而来的热气让我在冷空气中被堵塞的毛孔瞬间打开,然后石头蛋儿一样冰的脸开始变痒,头发眉毛上的冰花迅速融化,流进我的眼睛里,酸辣酸辣的。在这不是雾霾就是沙尘的北方,谁知道空气中含有什么鬼东西呢?我想,我的样子看起来一定狼狈极了。
   酒吧是时尚的地方,小雅曾多次警告我不要太丢她的人。我迅速解了围巾,脱了大袄,里边的羊毛衫还是小雅淘汰掉的,好歹说得过去。我努力睁大双眼在人群中寻找,舞台上一个歌手在声嘶力竭的吼叫着哥哥妹妹的爱恋。下边男男女女如蛇一般扭动着身躯。那些不知是女孩还是女人穿着单薄的衣衫,胳膊大腿都露着,胸前的两团不安的抖动着。还有几对男女身子挨着身子缠绵着,做着一些亲昵的动作。这些动作,我曾经在电影上看到过,很是开放。我觉得眼睛更辣了,这都是一群什么人呀,看得我脸颊发烫。我终究还是一个思想保守的人,保守到无法接受眼前这些男人和女人的……
   一对男女搂抱着走过来了,一边走一边旁若无人地亲吻着。女人吊在男人怀里,像乱藤一般缠绕在男人身上,确切地说,她是一条美人蛇。男人的大手不安分地揉捏着,我想转开身子,可是我不能。因为那是小雅,一定是她又喝醉了,这男人不是上次的那个。我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必须去解救她。我用力去掰那人的手,似乎在掰一整段钢筋,人家的手没动,我的手硌地生疼。我发现男人手腕有几处刺青,像是交尾的蛇,看着淫靡而邪恶,我心里升起一种恐惧,动作轻柔了许多。
   先生,这是我朋友,你把她交给我吧。我声音颤抖着跟那个男人说。那男人盯着我看了一阵,眼神像是老鹰见到了猎物,让我心里一阵阵发冷。就在我觉得快要窒息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邪笑一下,转身就走了。这时小雅认出了我,景,我就知道你不会抛弃我,不过,今天咱不用掏钱了。刚刚那帅哥,亲一口五百块,娘的,真大方。我沉下脸,小雅武汉羊癫疯哪家医院治最好,我给你说过了,这里我不想再来了……哎呀,知道了知道了,走啦大姐。
   小雅喝了不少酒,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走路弯弯扭扭,我只好扶着她往门口走。
   美女,别慌走啊,哥就喜欢你这种清纯的。刚刚那男子端了一杯酒,朝我们走来。我觉得他每走一步都像踩在我的心上,一下一下的,我的心跳开始不正常了,几乎喘不过气来,两腿也开始打颤。
   小雅感受到了我的恐惧,白了我一眼说,看你那出息。她说着扭着身子向男人走去。她走路的姿势极撩人,半醉中还能保持着勾人的体态,我盯着她看起来十分性感的屁股,心里却生出一种浓烈的陌生感。我感觉她并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小雅,不是那个从小和我一块儿摔泥巴的小姐妹,她像另一个世界的人。那个世界,老人们都说不能去,我是个乖孩子,一直牢牢地记着。
   不知男人跟小雅说了些什么,我只看到小雅凑到男人脸上亲了几口,紧接着,她被男人按着头深吻,而男人的手伸到了小雅衣服里。小雅的胸不断地变化着形状,男人的脸上一脸贱笑。这让我有想上去扇一耳光的冲动,可是我不敢,我知道这些人我惹不起。
   最后,我们终于出来了,外边的空气好多了,我连着做好几次深呼吸,才缓过劲来。旁边一条黑黑的巷子里,传出一对男女粗细不匀的喘息声,一只狗在一旁汪汪地呐喊助鄂州哪家医院能治好颠痫病威着。在那一瞬间,我竟然萌生了一个坏坏的想法:他们或许被冻坏,或者被狗咬坏。带着这种黑暗的想法,我拖着小雅,迅速地从这里逃离了。
   隔了有两星期吧,小雅又给我打电话,让我陪她去医院。当时我正在公司挨训,领导的唾沫喷了我一脸。我的心里满是耻辱和悲哀,我想向全世界呐喊,小人物怎么就这么难过呢?我很想找一个地方躲起来,哭它一个三天三夜。可是,我怎么能不管小雅呢?我从来都没有丢下过她的习惯呀。我强忍着领导的白眼,向他请了假,仍然骑着我那小破电动车,往医院赶去。
   我走到医院时,她正倚在妇产科门口,穿得还是花枝招展,脸上画着浓浓的妆,神态慵懒地吐着烟圈。我怀孕了,小雅说,我妈拿扫帚把我扫出了门,我爸要打折我的腿。小雅带着满不在乎的笑。
   谁的,我问她。我他娘的哪知道是哪个鳖种的。那你想?我很是惊讶,惊讶小雅会这么乱。跟我心目中的那个小雅有了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小雅搂着我的脖子说,打掉呗,景,你不会不管我吧?我笑笑,怎么会,咱以后能规矩点么?小雅又不耐烦了,啰嗦,快点吧,医生叫了。
   医生是个老男人,也是个很慈爱的老男人。他透过厚厚的镜片观察着小雅说,你男人呢?做这个手术很伤身体,他应该陪你来。我没有男人,管那么多干啥,做好你该做的就行了。小雅又不耐烦了。
   哎,姑娘啊,可得学会珍惜自己呀,到老了你就知道啦,年轻时候造的孽,迟早会落到自己身上的。老医生说的话挺让我感动,这年头,都是自扫门前雪,还管他人瓦上霜的,很少呀。我看小雅没听进去,就赶紧对医生道了谢。终于手术顺利进行。出来的时候,小雅脸色有些白,眼里有泪花,捂着肚子,可能还很疼吧,毕竟是一团肉从身上掉下来呀,看起来有了点脆弱的感觉,这时候的小雅,让我心疼。
   小雅在我的出租屋里呆了十几天,每天我除了上班就是伺候她,她吃饭挑剔得很,不是嫌硬就是嫌软,不是嫌热就是嫌凉,我就像一个老妈子一样,被她吆喝来吆喝去。我并没有什么不满,朋友不就是这样么,在我最困难地时候,她帮助了我。现在,正是她最困难的时刻,我必须顶上去啊。每每这样想想,我就忘了在酒吧看到她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时油然升起的陌生感。我只想掏心掏肺地对她好,让她好起来,快乐起来。我的二十平米的房子被她随意乱扔的袜子内裤奶罩弄得不堪入目,小雅不是一个爱整洁的人,是的,我一直都知道,这没什么。直到有一次我回家,竟然见一四五十岁头上已秃的男人从我那小屋出来,一脸得意的样子。我虽然知道这时的小雅不能和男人发生有实质性的关系,可心里还是不舒服,尤其是我忘不掉那个老男人那副得意的嘴脸。
   那次我进门的时候,发现家里收拾过了,垃圾桶里一团卫生纸,空气中散发着令人恶心的味道。小雅似乎吃惊于我的回家,哦,那次我比平时早了半个小时,她坐在沙发上,脸上讪讪的挂着一丝笑意。我没有说话,只是打开了窗户,做了简单的米饭和炒白菜,饭桌上,我们都没有说话。这种情况是很少见的,以往的小雅总是又说又笑,或者是又吵又嚷,吃过饭,我们一起看电视。电视上一个女人在声泪泣下的控诉着,那是黄小小的妈妈。她在控诉黄小小的好朋友刘梦,黄小小是为了刘梦而被刘梦的男朋友杀死的,她的妈妈控诉的却是刘梦。刘梦和黄小小是闺蜜,说是闺蜜,不如说品学兼优的黄小小一直照顾着刘梦,可是交往复杂的刘梦最后却给黄小小带来了灾难,她和男友闹别扭之后躲到了小小那里,小小用身躯替她挡了男友的怒火,而刘梦却始终躲在房间内,甚至在好友死去后冷漠无情避不露面。这事在社会上影响挺大的,刘梦更是被当作反面教材有了垃圾人的称号。这几天我看微信圈里都是在教育孩子远离垃圾人。
   电视上黄小小的妈妈还在哭诉着,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小雅,不巧她也在看着我。几乎同时,我们转开了眼神。我不会对你那样的,小雅说。我知道,别胡思乱想。咱们看个电影吧,我说,还看那个咱们都很喜欢的《十八岁的天空》吧。好,小雅也来了兴致。《十八岁的天空》是我们上高中时最喜欢的电影,此时再看这部电影,电影里的主人公仍是青春年伊春癫痫病形成的原因少的样子,十八岁的友谊和朦胧的爱情仍然那么纯净。那时候,我和小雅都有喜欢的男生,却因为羞涩和老师的高压没敢表达出来。我很想问问小雅还记得她喜欢的那个人吗,可是我忍住了,小雅已经不是那个小雅了。慢慢地,我的心里有了点苦涩,继而是心酸,眼睛里转着泪花。我再看小雅,她已经泪流满面了。十二点,电影放完了,我和小雅依偎在沙发上,不想动弹。后来,我总算催着一块儿上了床。因为只有一张床,所以我和小雅一直是睡在一起的。半夜,我被勒得喘不过气,醒来,小雅像八爪鱼一样缠在我身上,我摸了摸她的脸,湿漉漉的,我的眼睛也湿了。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发现家里很干净,小雅却已经离开了,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共 3673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