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诗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有奖金”征文】亮一盏灯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散文诗
他走了,走了好些天,不,应该是好几个月了,可在丽子的潜意识里,那个叫老陶的男人并没有走。她很想他,几乎想了一个通宵,就快天亮的时候眯了一下,老陶用他温暖的手从后背揽着她的细腰,温柔的情话又在耳边响彻:“老婆,你转过身来吧,为何离我那样远?”他抓住他粗糟而温暖的大手转过身去,躺在他的胸口,仿佛躺在皇妃的寝宫,被天子宠着爱着,像他的心肝他的命一样怜惜着,那简直就是属于她一个人的人间天堂。她把头往上伸着,她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听他的心跳了,那个有些特别的心跳。他说的,他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心跳会加快好多,她每次都证实了他的话。她侧起身子,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使劲听,为什么没有听见他的心跳了?难道是她的耳朵出了问题?她用手使劲捅了捅耳朵,使劲、再使劲,直到把自己的耳朵都捅疼了,指甲上染了一道鲜红的血液,她才从睡梦里惊醒了过来。
   她怔怔地看着床头柜上的那盏油灯,那是他走后点在他棺材底下的那盏油灯,她顾不得道士先生说妥与不妥,这盏灯不眠,一定会照着老陶的魂灵走得更远,老陶还会借着这束光亮来世再与她回合,只需再等,等她们的六个孩子都有了归宿,她就会一瘸一拐地找他去了……
   她相信,老陶生前没有嫌弃过她,死后也不会嫌弃她的,她想着,紧紧抱住了被子。这床被子自从老陶走后就没有拆下来洗过,她不是懒惰的女人,她只是舍不得被子上残留的老陶的味道,那样她就真的再也感应不到他的任何气息了。她用鼻子肆无忌惮地嗅着那个味道,他残留在被子上的淡淡的烟草味和男人味……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把她从床上拉了下来,她披头散发地走过去径直打开门,她知道这个人不是别人,是青子,是她学驾照的时候认识的,到后来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也不能不说是一种缘份,因为青子人漂亮又能干,她在一家公司当业务经理,现在整天开着车风里来雨里去的,平时还写很多小说散文什么的,让她很是羡慕。
   张伟是丽子的前夫,丽子16岁那年,她的母亲瘫痪在床,父亲便早早地把她嫁到了张伟家。当年的张伟长得不帅,也没有什么文化,而且跟亲戚去云南打了一段工,据说还学会了吸毒,后来听人们说张伟是回家戒了毒的,丽子的父亲念在张伟家在镇上有一个摊位,心想丽子嫁过去还可以用那个摊位赚钱养活自己,就答应了这门婚事,年幼温顺的丽子相信那句老话:“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她父亲说走过的桥比自己走过的路多,所以花落谁家,以后的日子怎么样,全听天由命了。
   丽子嫁到张家产下一男两女,背上背着一个,手里牵着一个,怀里挂着一个,整日拖着孩子三个在镇上卖点白菜萝卜赚角角钱,勉强维持着生计,那张伟却整天打麻将赌包谷子,不但不管她的死活,还时不时问她要钱去赌博。
   这还没完,后来镇上要拓宽公路,政府补偿了一笔钱给张伟一家,丽子不但没有看见补偿的那笔钱,连唯一的生活来源也断了路。如丽子所料,张伟拿了那笔钱又吃起了白粉。有句老话说,狗是难改吃屎的,她当初怎么就没有一点想起这句话来?她恨得咬牙切齿,肠子都悔青了,苦了自己也罢,那三个孩子也跟着受罪啊!
   想着想着,她又想为什么老陶会喜欢自己?自己没文化、没工作、不漂亮,更谈不上青子说的什么知性涵养和教养什么的,她全然不懂那样高大上的词语,她是一个真真正正的没有文化的70后底层妇女。不过她爱学习,她跟着青子学书法,跟着青子进图书馆,跟着青子学穿衣打扮。除此之外她莫名其妙地烧得一手好菜:酸菜蹄膀、红烧肉、麻婆豆腐、折耳根炒腊肉……每次都把老陶和青子撑得一饱二足。有人说要抓住一个人男人的心,就要抓住他的胃。其实,这些她压根就不明白。直到现在她也不明白,老陶到底喜欢她什么?
   青子认识丽子的时候,是13年在金马驾校,那个时候她学车的时候很笨,别人顶多说三遍就明白了,对她非要五六遍,教练直摇头说:“唉!丽子!”青子听得出来教练的话,意思说她怎么这么笨。不过丽子可没有往别处想,只是傻傻地笑着迎合教练:“师傅,我在,我在这儿!”谁料教练来了句直接的:“你那科目二要能过,我就用手板心煎鸡蛋给你吃!”惹得师兄师姐们哈哈大笑,丽子羞得坐在一块石头上抽啼着,这时青子递给她一张纸巾说:“有什么好哭的?有这哭的本事,你就让他煎给你吃啊!”丽子心里明白,其实那个时候青子也是看不起她的,但是青子是唯一没有落井下石的人,没有嘲笑她为她递纸巾的人,她已经把青子当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二个贵人。
   那么丽子的第一个贵人,便是老陶了。
   自从张伟拿着那笔钱离家出走不顾她和孩子的死活后,她就已经伤痛欲绝了。她决定带着三个孩子去城里打工,再苦再累也要杀出一条血路,把孩子抚养成人,然后再与张伟那个人渣撇清关系。
   她没文化,别说普通话了,就连贵普话也说得让人啼笑皆非,形象也没有。一家商场招营业员,她斗胆走上去问问:“老板,请问还招人吗?”话没有说完,老板瞥了她一眼,赶紧掉头冷冷地回答说:“招满了!”“招满了?招满了为何还要贴上那个广告?”她猛喝了两口矿泉水,边走边骂那个忽悠她的老板神经病,诅咒他关门大吉。
   她又看见一家酒店招服务生,那其实是一家大排档饭店,她想那样很一般的地方,她应该可以进得去混口饭吃,她又鼓起了勇气上前问:“老板,还招人吗?”老板是个女的,听着她那口难听的方言就直皱眉头,冷冷地说:“这里没有适合你的!”“没有适合我的是什么意思啊?我适合什么呢?”她琢磨着,眼里泪花打着转。
   她突然又想起一句老话,再穷无非讨饭,不死必有后福!要饭?不,她想她还年轻,那么只有搬砖?背沙?
   对,就是搬砖!背沙!她想到了去工地。那里不需要美丽的外表,亦不需要流利的普通话,也不用本科大专文凭。就这样,她在工地上背砖背沙背了两年,那两年里她也没有遇见张伟,张伟并没有来找过她,也不知道他是死了还是失踪了,她并没有想念他的意思,她只是感叹她那三个孩子成了没有爹的崽,但是那个人渣一样的爹,不如没有。这样也好,她也算跟他撇清了。她那年结婚,除了誓言和约定,她们并没有领结婚证。她算自由身么?闲暇的时候她总是想想这件事。她又想,像她这样的有三个拖油瓶,要再嫁,那简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哪个男人会娶自己?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除非那男的大脑进水了,她望着远方,摇了摇头……
   按她的说法,太阳没有从西边出来,但是大脑进水的男人还真的出现了,那个男人就是她的老陶。
   老陶是xx控股大厦楼盘建设的项目经理,就在丽子背砖背沙的工地上班。丽子的表姐在这个工地当采购认识的老陶。老陶丧偶多年,独自把三个女儿拉扯大,里里外外的好男人。丽子的表姐也离了婚的,突然对老陶起了念想,就用试探的口气对他说:“老陶,我给你介绍女朋友怎么样?”不料老陶却半开着玩笑爽口答应:“好啊,你带我去瞧瞧,你要给我介绍谁呢?”丽子的表姐突然想起了丽子,论外貌和学识,丽子都不如自己,不如用丽子武汉羊癫疯的医院哪家试探一下老陶?于是他就带着老陶去见了丽子。三个人一个吃了顿饭,丽子一句话没有,只是时不时地笑笑。
   过了几天,老陶经过工地,发现了那个背砖的女孩子,不就是那天吃饭的丽子吗?他问丽子表姐:“你表妹怎么在我们工地背起砖来了啊?那活都是大个子大身板的人干的,就她那身板,怎么吃得消?”丽子表姐就给老陶说起丽子的家事来,说完后深深叹了口气,心里边想着老陶怎么也不会喜欢丽子这样的,可他老陶却不是一般人,会超出一般人的预想,丽子表姐失算了,老陶不但喜欢上了丽子,还爱上了丽子,不是说一说的肤浅的爱,而是付出了行动的,这着实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那天老陶走过去叫灰头土脸的丽子说:“丽子,你来项目部一趟!”工友们都以为丽子是被叫去炒鱿鱼了,因为丽子瘦,干活还慢。
   丽子像一头等待受罪的羊羔,战战兢兢地走在老陶后面,想到自己肯定要被炒鱿鱼了,可没想到进了门后,老陶的第一句话便是:“别去背沙了,我娶你!”
   丽子突然想吉林癫痫有几种治疗方法起一句文人说的话来,那是她记得最牢的,觉得最高大上的一句话:“士可杀不可辱!”对,士可杀不可辱,你要杀便杀要剐变剐,何苦用这样的话来挖苦打击我?她有些气愤了,不过还是按住心里的火,笑着说:“陶哥,我们好歹还一起吃过饭呢,你能不能别这样挖苦我?”
   谁料老陶却缓缓站起身来说:“丽子,你认为我都在与你开玩笑吗?我是认真的,我娶你,你的孩子,我替你养,请你好好考虑一下!”
   后来她就做了老陶的女人,被老陶宠着养着,需要什么,吃的、穿的、用的,通通不用丽子开口,老陶便为她和她的孩子们准备得井井有条。所有人都骂老陶脑子进水了,世界上女人多的是,凭老陶那条件要找一个,还不是轻而易举吗?骂得最厉害的,要数丽子表姐了。丽子表姐不但骂老陶眼瞎,还骂丽子走狗屎运,脚踩到屎了。丽子觉得也是啊,老陶这样的男人,在外面呼风唤雨,回家疼自己和孩子,把自己的孩子当他亲生的一样,在这个世界上简直打着灯笼也找不到了。老陶到底图她什么呢?
   她把头靠在老陶胸口,撒娇说:“老陶,你图我什么呢?像我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老陶抚摸着她的头说:“傻瓜,爱情不问图什么,不问付出了值不值。”她吻了吻老陶的额头,又问:“那你不问我图你什么吗?”老陶笑笑说:“我知道啊,什么都图,我的人,还包括我的钱。”她睁大眼睛静静地看着老陶,良久,又小声说:“那你还要娶我?”老陶呵呵笑道:“你怎么那么傻呢?张爱玲,你知道吗,那个有名的女作家说了,钱不能衡量一个男人爱不爱你,但如果那个男人肯为你花钱,他一定爱你。”丽子拿着老陶每月给孩子们的生活费,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她想就算她这样的女人,能拥有老陶这样的男人的同情和怜悯,也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了,此生能和老陶慢慢变老,人生何求?
   老陶不仅给丽子生活费,还让丽子去学车。丽子认识青子那一年,就是在驾校里,那天青子给她递了纸巾。13年刚好交规改革,她们学了大半年科目二,学的死盘子,教练说的倒库的时候这边打几盘那边打几盘,只要记住就不会错,新交规改革后全都打的活盘子,难度增大了,她们又得重新学,她又多得了和青子在一起的时间。她觉得青子为她递纸巾那件事,她要用一辈子来感恩的。每天她出门前总是炒好两份菜,为青子也带上一份,看着青子大口大口吃着她做的菜,她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好吃吗?”她问青子,青子边吃边笑说:“你下次别为我做这么好吃的菜了,你看我吃你做的菜的时候,我的淑女形象都没了。”
   “呵,我喜欢看你这个吃相呢!”
   “对了,你老公对你好吗?”青子问。
   “我老公对我可好了!”她把她和老陶的事一五一十的说给了青子听,青子听完后扭着头问:“老陶有病吗?”丽子说:“没有。”“没有?没有那就是老陶没见过女人啦!”青子捂着嘴咯咯地笑,丽子也跟傻傻地大笑起来,笑完又觉得心里冰凉冰凉的。
   青子说:“帮我找个时间见见你的男人?”丽子不明白青子为何要见她的男人,还说是帮,帮就帮吧,她觉的青子应该不是传说中的狐狸精,会勾走她的老陶,就爽快答应了。
   丽子带青子回家,青子一进门就看见老陶在客厅里摆碗筷,桌子上有好几个菜,都是老陶做的,个个色香味形俱全,青子还没有动筷子就已经垂涎三尺了。再看看老陶,高高的个,魁梧的身材,咖啡色夹克里面搭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灰色的休闲裤,一身低调整洁的打扮,五官端正,腼典清浅的笑容,如丽子所说的一样完美,只是他怎么会看上丽子?她到要试试,老陶到底是不是伪君子,他到底有多爱丽子?
   一百个男人有九十个喜欢淑女的,青子身上有淑女气质,这点不用装模作样做出来。饭后,丽子在厨房洗碗,青子趁机问老陶:“玩微信吗?加一个,没事的时候闲聊闲聊。”老陶微笑着说:“我不喜欢玩微信,不过要有事找我,可以先找丽子,只要能帮的,我都会帮。”青子一下子感觉热脸贴了人家冷屁股,不过她的目的也达到了,至少觉得老陶对丽子来说有八分可靠。
   青子走进厨房对丽子说:“把自己打扮打扮,漂漂亮亮的嫁给她吧!”第二天青子便带着丽子进了商场,把丽子好好打扮了一番,再去美容院把丽子的牙齿美白美白,脸上敷敷面膜补补水,青子说脸上长斑就是因为缺水,丽子照着做了。这不打扮不知道,一打扮起来还把自己吓了一大跳,丽子看着试衣镜尖叫着,“青子你来看,我多美啊!”青子竖起大拇指笑道:“绝对的潜力股,你们家老陶是炒股的!”
   14年的时候丽子拿到了驾照,老陶给她卖了辆车,她便跑起滴滴打车来。随后她和老陶在花果园买了属于他们的婚房,16年装修完毕,就等着选个良辰吉日结为连理了。

共 6463 字 2 页 首页12
宁夏治癫痫病好医院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