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情画意 > 文章内容页

今夏,许你一地星光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诗情画意

   夏落落遇见今夏的时候还很早,早到什么时候呢?那时候她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了现在,她也有二十五六了。有时候夏落落会想十年其实也算不得什么太长的时间,就像自己从十五六岁到二十五六岁也就是一眨眼罢了。夏落落想起这些的时候,自然地也会连带着想起今夏。

   今夏,夏落落不知道这两个字要从何说起,每次她一想到今夏心口处便会撕扯出阵痛,今夏是她的于心有愧,所以痛又怎么样呢?夏落落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去感受一下那痛。

   那天是晴空万里,还是倾盆大雨。夏落落已经记不清了,她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是在那天遇上今夏的。那天是新生入学日,她排着队等着报名,一摸脖子空荡荡的,她吓了一跳,立马就慌了神,报名的老师喊了三声“夏落落”她才回神,匆匆忙忙的交了报名费,她便做了一件在她学生生涯里算得上是“壮举”的事了。

   广播里连着播放了三次,夏落落丢了项链的事,还是没有什么效果。夏落落咬了咬牙想还是算了吧,广播台的门刚被打开,今夏就是在这时候来的,一身有些偏大的旧衣服,面带菜色,可在夏落落眼里却无异于从天而降的天使。夏落落一眼就看到了被今夏攥在手里的那根链子,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夏落落飞奔到今夏身前,解释了半天,终于让今夏相信那条项链是她的。

   后来,夏落落想也是这个世界真的是这样,很多事情都是有原因的,就像她和今夏的遇见到最后的离散,谁又能说不是上天安排好的呢?

   夏落落是没有想过能再遇见今夏的,虽然她一直想好好的感谢一下这个捡到了妈妈留给她的项链的女孩,可是那双手才刚一把项链交给了夏落落就连带着人也不见了,让她连一句感谢的话也来不及说,也许她这个人就是不怎么喜欢和人交往吧,夏落落在心里想。谁成想,晚上新的班主任让大家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夏落落抬起低着看小说的头,好死不死的就看见了今夏。夏落落也是在那时候知道她叫沈今夏的,不过夏落落却习惯于喊她今夏,她固执的认为这样更显得她们俩亲密。

   作为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夏落落自然不会忘记今夏对她的大恩,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个今夏真的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就连她这么个自来熟也是碰了一鼻子灰,无论她怎么讨好,今夏全当看不见。自然的,夏落落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人,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忽视,就算是恩人,她也懒得买账了,虽然两人没什么过节,作为同学却许久不曾讲过一句话。当然今夏也没有和班里的其他人讲过话,夏落落见到的今夏总是那样独来独往。

   以前还有个夏落落和今夏来往,如今连夏落落也觉得今夏不好相处,被孤立是在所难免的,女生之间的敌意好像是天生的,她们一致对外,讨厌着今夏,可是讨厌归讨厌,在今夏却是没有任何的不满。直到那天,放学后,夏落落因为做值日的缘故,回去的有些晚,走到巷子口,隐隐约约的听到有打斗声。有女生大声地喊,“沈今夏是吧,让你装逼,长成你这幅样子还他妈的装什么清高啊……”夏落落的脚步就是在听到“沈今夏”这三个字时顿住的,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她站在角落里喊了一声“老师来了。”那一群女生听到这喊声,立马就作鸟兽散了,只剩下今夏一个人靠着墙坐着,头发散乱蒙着脸。夏落落也顾不得今夏平日的冷漠,跑上前去询问“你怎么样了,要不要紧,咱们赶紧走吧,不然等下她们回来了怎么办。”夏落落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她就读的这所学校管理的并不是怎么好,像今天这样的事情时不时的都会发生。

   许久,今夏才摇了摇头,夏落落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也许是想起了那次今夏帮她捡回了项链,她拉起坐在地上的今夏摇摇晃晃的向附近的小诊所走去。夏落落却没有想到就是她这个无意识的带了点感恩的举动,让她们此后开始了在她认为不知该说是美好还是该说是无奈的纠葛。今夏的伤并不是很重,可是夏落落看到她脸上那两个清晰掌印时,还是吃了一惊,毕竟在夏落落的世界里这样的打架事情是几近于无的。

   夏落落与今夏的友情是从时候开始的,她说不上来,是那次她鼓起勇气为今夏赶跑了那些女生,还是那个还了她项链却一直孤孤单单,冷冷清清的女孩在那时候就被自己当做了朋友,她觉得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经历了那次的事情之后,今夏对夏落落的态度好了很多,而在夏落落眼里,她想今夏也许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那样不近人情的。今夏只是孤独而已,这是后来夏落落想起今夏给她定义的一个名词,这孤独就像一条河流横亘在她和今夏之间,让她们无所适从。

   今夏你身上的故事太多了,这是后来夏落落和今夏成为莫逆之后经常感叹的一句话。夏落落现在想起这句话,就会想起那些令她觉得有些酸涩的回忆,在那个相对闭塞的小镇,大多数的父母亲都是希望孩子在将来的某一天能够带着满身的荣耀走出小镇,小镇里的孩子也是以走出小镇为己任的。可是夏落落认识的今夏却全然不是这样的,她会翘掉自习,会习惯性的迟到,夏落落想不起来那天她为什么要鬼使神差地上了天台去找今夏。后来,她时常会想若是那时候她没有去是不是很多事就不一样了,只是,这不一样又会是一种怎样的结果呢?

   那天,今夏对着身边的夏落落讲了很多的话,多到夏落落都以为平日里她的冷漠寡言都是装出来的。今夏讲,在她很小的时候也是有快乐的,不像现在沉闷如一潭死水,只是后来,母亲嫌弃父亲没有出息,不甘寂寞,丢下他们和富商跑了,自此父亲整日赌博酗酒,她也成了没人管的野孩子。夏落落猛然间便想起了六七岁时,母亲和几位邻居所说的镇上有女人跑了的故事,只是却没想到就是今夏的母亲。

   夏落落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才好,她拉了拉今夏的手,自然而然地说了一句话,“”今夏他们不爱你,我来爱你好不好?”也许是这一句话,也许不是,今夏第一次在她面前哭了。后来,天台就变成了夏落落和今夏的秘密基地,当然不停讲话的是夏落落,同学间的趣事,父母的严厉,还有沈以安……夏落落讲的最多的还是沈以安。

   沈以安,这三个字在夏落落的脑海里翻来覆去,像一块烧红的烙铁留下的烙印用一生也没办法根除。夏落落第一次在今夏面前讲起沈以安时,今夏笑了笑说,“想不到落落,也有动情的一天啊,要不要我明天去拦住他,帮你一把啊……”夏落落听了这话哪里还顾得其他,连忙拉着今夏的袖子撒娇,却错过了今夏眼里闪过的暗芒。

   夏落落想不到的是,沈以安真的来找她了,毫无征兆的闯入了她的世界,少年如一弯新月目光灼灼倚着门问,“夏落落,你愿意和我试着交往看看吗?”这样在夏落落脑海里幻想里无数次的场景在她的眼前发生,也许她除了点头就别无它法了。只是在这样的时候,她却没能找到今夏,就连事后她告诉今夏这于她来说是上天莫大恩赐的时候,今夏的反应也是淡淡的。

   沈以安和夏落落在一起了,夏落落心里却连半分的欣喜也感觉不到,她和今夏好像又成了陌生人,今夏每次见了她都避得远远的,这让夏落落无所适从。而沈以安呢?和夏落落在一起,却会时不时的向她打听今夏的喜好,这样明显的举动就算她是傻子也明白了些什么……

   不知道算不算是老天爷故意的安排,那天今夏又翘掉了自习,不料班主任却来了个突击,今夏没能逃过,班主任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班里就夏落落和她之间的关系最为要好,派了夏落落去找人。夏落落果断的上了天台,远远的听见了几声争吵,她加快了脚步,怕今夏又遇上了上次的事,不想将要登上最后一级台阶时却听见了沈以安的质问“沈今夏,你明明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你到底是要我怎样你才满意?”这声音于夏落落来说原是这世界上最动听的交响乐,可现在它就像一道霹雳,生生地把她的心给劈碎了。许久,她听见今夏的声音“沈以安,你是我哥,你不要忘了,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又怎么样?落落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懂吗?”夏落落忘了她是怎样狼狈地回去,后来她也不敢再回忆了。

   今夏传出偷人东西的时候,夏落落已经和沈以安分手两个月了,只是谁也没想到一直和夏落落交好的今夏却偷了夏落落的东西,那条项链是夏落落死去的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点东西,但凡是认识夏落落的人都知道这项链她从不离身,可是今夏却偷了去。夏落落带着一群人堵住今夏在她身上搜到项链时,今夏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夏落落,过了大约五分钟后,她问夏落落“值得吗?”然后扬长而去。

   后来,夏落落在也没见到今夏了,教室里那个座位空了,不久夏落落随着父亲一起离开了小镇,却再也没遇见那样刻在她记忆里的女孩。值得吗?她也时常这样反复的问自己,却说不出个所以然,那项链是她给今夏的,那时候她说“今夏,我马上就要和我爸爸一起离开这里了,这是我妈妈留给我的,我把它送给,你可要为我好好保管它。”第二天就传出了夏落落丢项链的事情,夏落落在今夏的身上搜到了那根项链,她俯在今夏耳边说,“沈今夏,这是你和沈以安欠我的。”她原以为今夏会服软,会求她,可她只得了那句话,值得吗?

   值不值得,夏落落不知道,她再回小镇时,她就读的那所高中已经改成了镇上的养老院。在那里,她遇上了多年未见的沈以安,记忆里宛如新月的偏偏少年已经长成了一个能担当起一切的男人。他说,“今夏的父亲,也就是他的继父终日酗酒,和他母亲之间的争吵是他们兄妹俩最常见的场面,直到他继父失手将他母亲砍伤,进了监狱,这样的日子才算了结。可是,今夏也是在这时候走的,他记不清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的,和夏落落在一起也是为了这个妹妹。”夏落落知道她和今夏之间的事,今夏谁也没说,不然沈以安也不会告诉她这些,她问沈以安知不知道今夏现在在哪儿,听到他说“自从那年,继父被抓,她离开学校后就再也没回来了。”

   夏落落的眼泪来得急,吓住了站在她面前的沈以安,急急忙忙地问她怎么了,她揉了揉眼睛,仰头看天说“没事,刚有沙子进了眼睛。”她想起了十六岁的夏落落对今夏说,“今夏他们不爱你,我来爱你,好不好?”她看到女孩点头后满意地笑了,可是,她转过身去看哪里还有今夏的影子呢……

白城市可以看癫痫的医院安阳市哪个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呼和浩特癫痫医院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