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随笔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慕家沟手记(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生活随笔

一、笑声送给我自己

从窗口望出去,便是北山。赭黄色的山和山上废弃的古堡,悄无声息站着。才下罢雨,他们被滋润得不像个硬朗的汉子,倒是个秀气的小媳妇了。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山顶便扯起了云,一会儿浓一会儿淡,堡子头上就罩着一顶羊皮帽。云走得很快,像是谁拽着一块灰色画布,呼啦啦跑远了,顾不上堡子的问答。

身边的人,举起手中的长枪短炮,对着自己就是一顿咔嚓咔嚓。马兰草赶紧挺直了腰身,拉拉衣袖,抿抿头发,对着几朵花说,站好,快站好,有人拍呢。

花萼展开了笑靥,这真是从来都没遇到过的奇景。年年开花,年年枯萎,没人会如此在意自己的枯荣。也不知今年有什么喜事,来了这么多人不说,还给花花草草拍照。

一会儿,忽然看见正屋的墙面上,放出几张自己的照片;明暗的光影,花朵的娇媚,叶子的风姿。呀,我原来这么美丽啊!

马兰就是在这时笑出了声的。她咯咯地笑,银铃般声音,在慕家沟大院里回荡。

夜色降临,灯火初上,还在尽情展示曼妙身姿,她自信地想,就把笑声送给我自己好了。

二、我把我的梦交给了你

黄狗本来是躺着的,细雨间隙,它在做梦。

先是听见声音远远传来,它陡然惊醒,马上跳起来。接着便看见一俩车从弯路上拐了过来,它赶紧汪汪汪提醒主人,家里来人了。

主人迎了出来,笑容可掬。它才发现,不是一辆车而是几辆。车上走下来一群人,笑声问候声顿时遮住了自己的叫声。观察了半天,发现主人客人都很熟悉很高兴,倒是自己显得有些没礼貌,也就不好意思地住了声,低头用鼻子闻闻,转着圈圈摇摇尾巴,羞赧地转身回到窝里,又走了出来。

村里沉寂了很多年,从没见过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它比人更兴奋。

宽敞的大院,宽阔的屋子,一下子挤满了人。不过它很快就习惯了那些背相机的人。他们和村里人家里人都不一样。天还没黑,不好好呆在家抽烟喝酒吃饭,一下车就背着个相机四处转悠。有人爬山下洼,有人走村串户,有人拍房子拍山顶,有人拍白云拍驴圈,边笑闹边说着听不懂的话。

最让它想不到的是,他们还拍自己。一条看家狗有什么拍的?

看家护院任务完成后,它趴了下来,高大的身子蜷成一团,双目微闭,一会儿就鼾声四起,做着一条狗该做的梦:我把我的梦交给了你,你就是我最重的行囊。

几天后,居然看见了一条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狗,眯眼打盹,安然酣梦;睡在相框里,搁在简陋破旧的小窝上,背景是无边的田野和田野里不高的庄稼。

一个人边走边对另一人说,没信号也没网络,无污染也无嘈杂,简直就是个世外桃源莫,适合归隐。

这次它倒是听懂了,意思就是安静、没人打扰的地方嘛。

它想想,还真是。

三、竖起耳朵仔细听

夜深了,是真正的万籁俱寂。

原野一片漆黑,走出去,一丝灯光都没有。雨打着房檐,淅淅沥沥,夜就更静了,山和树、院和狗,都睡了过去。

驴在圈里,不停地喷着响鼻。雨天的夜里,更可以心满意足地休憩了。连日来,终于完成了春种春耕的任务,休息的日子就长了。

生活在山大沟深、路弯道窄的村庄,很多活计还需要自己去担负,比如犁地拉磨、驮草耕种。主人家离不开牲口,虽然苦点累点,不过自己也很知足,在这个家里没挨过饿,更不用说挨鞭打了。

驴子惬意地吃着草料,看着眼前的雨,远处的狗,头顶的木椽。吃饱喝足了,眼神就开始涣散,脸有些灰,眉眼有些皱,大眼睛慢慢闭上了。

突然,它惊醒过来,看见那些拿着伞、蒙着塑料布的人,踢踏踢踏跑了回来,浑身湿透了。

一会儿,院子里传来赞叹声、欢笑声,有人解说有人惊叫。驴子竖起耳朵仔细听,好像又听不见什么声音了。

它想,他们在干什么呢?不管怎么样,反正自己该睡觉了,明早还有活计呢。

梦中逐梦,醒时耕耘,驴子如此,人也亦然。

四、原来你就在这里

傍晚时分,雨停了,头顶的山上便扯起了一层层云雾。雾是白的,一会儿就遮盖了远山近村,田野河流,小路树木。

雨曾经是西海固最缺少的东西,但现在退了耕还了林,生态好了许多。动不动老天就洒一洒水,将黄土焦烘烘的味道压了下去。

雨那么绵长那么富足,大地经过浸泡,饱满软和,如奶水充沛的乳房,暖烘烘、甜丝丝。体香弥漫开来,雨味就更浓了。

厨房里人影散乱,热闹非凡,洋芋馍馍刚从锅里铲出来,热气腾腾。洋芋的咸香甜香一下子四散开来。几个甘蓝被切成细条,红辣椒青辣椒也切成细丝,洒上盐倒上醋,一顿简单的饭菜就端上了桌。

几十个人,一人一碗,抢了在手。有人看了看,眉头皱了一下,觉得有些寡淡,但尝了一口,就大口大口吃起来。大鱼大肉吃腻了,味蕾被麻辣鲜香刺激过久,清淡可口的饭菜倒是赢得人们青睐,很是美好。

雨把各种味道都给喊叫出来了:土腥味,青草味,庄稼味,榆树味;还有鸡、狗、驴、羊的味道,再加上烟囱里冒出的柴禾味,饭菜味;总之,味道争先恐后跑出来,凝成一片,一村就串了味。

一个村庄有一个村庄的味道,慕家沟同样,是喧嚣时代还没熏染过的原汁原味。

人们从乡村纷纷走出去,被搁置在一个叫做城市的地方,渐渐少了人情味烟火味,不知所归不知所至。到这里才发现,记忆深处的那些味道,原来就在这里。

时间仿佛停滞,一天一月一年,没多大变化。人沉浸在淡淡味道里,就会不停叩问,所需不过是一碗甜饭一杯淡茶三尺土炕,那争争抢抢有什么意思呢?返朴归真才是生活本源。

走进乡村,走近乡村,才能体味到大地之美。

齐齐哈尔如何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昆明好点的癫痫病医院苯巴比妥治疗癫痫疾病有用吗沈阳市治疗癫痫病重点医院是哪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