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江南】登山的乐趣(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伤感文字

我出生的村子,最不乏的大概是山了,都不太大,也不太高,却山叠山、树重树的看不到尽头。而这些山,就成了我们的乐园。

附近的山,树的种类不多,松树、油茶树、映山红,间杂些毛栗,多半就这些了。松树和油茶都是常青树木,于是山里大部分光景是绿色的,直到春天里,映山红就开花了,绿色簇拥着红,红色点缀着绿,煞是好看。春天里还有好事儿,钻进林子里,总能见着蘑菇,各种颜色,各种姿态,如白色的,像把大伞,黄色的,矮矮圆圆,像颗珠子,棕色的,和松皮一样颜色,却不像松皮粗糙,倒是滑溜溜的,捡了,一顿美餐便有着落了。

记得,山上有山塘,山塘水深,父辈们是不让我们去玩的,不过都是孩子,谁又能听得进去,天气热时,把牛往山上一赶,就泡进水里,直到日头躲到山背后,才起得身来。

山塘边有草坡,草坡上有野草莓,小指般大小,一颗颗,紫红色的、鲜红色的、黑色的,满坡都是,摘下哈口气,就往嘴里送,酸甜酸甜的,直吃到舌头黑了,牙齿也黑了,方才心满意足,往山上牵了牛,回家去了。

再大些,上了学,泡在山里的日子就少了些,倒是周末,会跟着母亲去砍柴,家里烧些,也卖些,换点钱,贴补家用。附近的山是不让砍的,护林人守着,只能去上山田那边远点的山。其实我是不太愿意去的,太远、也太累,不过,想着每次回来后,母亲便会奖励我两毛钱,也就乐意了。

上山田那的山,和门前的山不同。那的山,满山都是树,郁郁葱葱、遮天蔽日,这些树,我大部分是不认识的,有认识的,也就杨梅、橄榄、板栗,都是些有野果子的。

再后来,我和我的伙伴们倒是爱上了那里的山,母亲有事的时候,我们也时常结伴去砍柴,当然,砍柴是不太重要的,先采了满满的野果,顺遍找颗枯树,截了回来便了。

倒是有一次,在摘杨梅时,对面莫名传来“咚咚”声,不像是砍树,倒像是用刀背敲在竹杆上的声音。忽然就想起母亲曾经说过:山里有一种敲竹鬼,她敲你也得敲,你敲的声音盖过她,就没事了,要不然,就不会有太好的结果,以前村里就有人因这敲竹鬼而丧命的。于是,我们几个赶紧下得树来,拿了刀背一边朝树上猛敲,一边朝山下跑去,直把果子撒了一地。

这次回家后,倒有些日子不敢进山,提心吊胆过了许久,也没见得有什么不好的结果,加之,耐不住满山的好果子,又和小伙伴们约了进山去了。

书读得多了些,就进了城,工作后,又待在了城里。对山,少了份亲近,添了份敬畏,也多了份思考。

这两年,有儿时玩伴相继永远离去,有亲人不断受病痛折磨,越发觉得生命之重,也越发觉得生命之轻。

为锻炼身体,我需要运动,为曾经的乐园,我选择了登山。于是,忙里偷闲,和伙伴走在了路上。

最初的过程,和我心中的那份敬畏是吻合的,我不再是儿时的我,我步履蹒跚、气喘如牛,好不容易回到家中,脚也得痛上三五天。甚是后悔。

也算是坚持吧,抑或是骑虎难下,一次次,就又这么坚持下来了。似乎又回到了儿时,陡峭的山路上,步子越来越稳健,偶尔聊发少年狂,还能在山路上狂奔一阵。慢慢也开始有心情注意山上的风景,看过山花,也许没人注意,她却依然默默绽放芬芳;看过山石,也许风吹日晒,他却依然静静守望;甚至芦苇,虽随风飘零,她却依然屹立山头,战天斗地;甚至浮云,虽无根无源,她却依然缭绕山间,痴痴不肯离去。

我愈来愈发现登山的乐趣。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乐趣吧。

再看看,我的亲人们、我的朋友们、还有行行色色不认识的人等,他们现在大都没有了乐趣,我所见到的,所听到的,吃饭、喝酒、打牌、唱歌,这些无聊了东西让他们困在了一座城里,一座自己精心营造的城,带着桎梏,不得动弹,也许为了生活、也许只是借口。但我大概可以断定,这不是他们真正的乐趣。

我也越来越希望我的亲人们、我的朋友们、还有那些我不认识的人们,能找到自己真正的乐趣,不一定要登山,也可以是其它。

梁启超先生曾说:太阳虽好,可终究还是要你自己晒的,别人替代不了。我想,你的生活也一样吧。

西安有没有有名的医院治疗癫痫病西安有没有癫痫病医院治羊角风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