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柳岸•恋】一声叹息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伤感文字
在狗儿的不远处,一棵粗大的杨树下,村里几个年轻汉子,正吆五喝六地打扑克。他们光着膀子,只见在各自壮硕的几坨肌块处,道道小溪样流淌的汗水,正犹如蜿蜒的蚯蚓样,在不停地自上而下蠕动着,蠕动着!      一   这时,一位老汉在自家破烂的敞开的栅栏大门前,进了出,出了进。几道蜿蜒的汗水,顺着他那饱经沧桑的面部皱纹处,肆意地咆哮着、奔腾着。生动地刻绘着他此时焦躁的心情。   他好像有点魂不守舍;又好像有些忐忑不安;好像有点世界末日的紧迫;又好像有些旷世灾情的初现。他踌躇着、盘桓着、只听他在不停地发出一声声无奈的叹息。   “老爷子,这么热的天,不在屋里呆着,在这门口转悠啥呢?”一村民路过老汉家门口问道,“老爷子,你又不停地叹息啥呢?”   “嗨,别提了。大侄子。俺儿子说今天十点回来的,这都十二点了,还不见他的踪影啊。他这去接孙子的。孙子今年大学毕业,要离校了。”老汉焦急地原地踱步叹息着说,“也不知他去接了没有,更不知道他接到没有?这孩子的脾气太不好了,总害怕出啥事。”   “那,要不让其他人再去看看?”村民继续问道。   “不能啊,他叔、他婶、他姨几家至亲,都在新疆包地种棉花呢。他们平时就春节回来一趟,其他时间都呆在新疆。别说让他们帮忙了,就连见他们一面都难的恨啊。“老汉不无叹息着说。   “那,你儿媳妇呢?你就一个孙子吗?”村民也是不常回家,对村里情况不太了解,对老汉一家的认知更少了。   “是啊,俺平常就和儿子一家在家,这儿媳妇又不会开车。并且她娘家有点事,这几天一直都没回来。”老汉继续叹息着说,“这都中午了,儿子一直不回来,你说我急不急。”   老汉开始有了焦躁,并开始有了不安。叹息声不停地从老汉嘴内冒出,   “嗨,儿子这到底是咋会事呢?他是到底去哪儿了呢?!”   村民听到此,看着老汉焦急的面容,自己也没啥能帮上忙的,只有无奈地摆摆手,对老汉说:“别急,刘叔。不会有啥事地。你再等等,你儿子会回来的。”随后摇着头,叹着气向村外走去。   几位打牌的村民,看老汉一直在他自己家门口进进出出,并不停地向村外张望着。他们也替老汉焦急,无心再打牌下去了。他们一起走到老汉跟前,并询问起了缘缘由由。   听了老汉对事情的描述,打牌的几人有了献谋献策的话语。   “回去吧,大哥,建成不会出事的。”   “这大热天的,会不会建成的车抛锚了,他们在修车,耽搁在路上了。你回家等吧。天太热了。你都八十多的人了,时间长了受不了。”   “刘叔,要不这样吧,你给你儿子打个电话,问他到哪儿了?”   “干脆,我们去找找他吧?”   面对几位村民的热情帮助,老汉有些激动。但,他仍坚持选择“等”,并叹息着回答几位村民说:“嗨,我已经打了二百遍了,就是不见回音。你们也知道我儿子脾气不好,好惹事。嗨,我不放心啊。所以,你们玩去吧,我再等等。”   面对汗流满面的老汉,大家也无奈地叹息几声,继续去玩他们的扑克游戏。   这老汉的儿子,是个有着耿直脾气的好人,他容不得别人对他的一点点的不敬的言辞。又对别人的不良言行总会第一个站出来制止、说不。时间长了,他也就在村民面前落了个“爱打架”、“爱惹事”的主的印象。村民们都对他敬而远之,不敢与他开玩笑。   这去接孙子了,可却不见了人影。在家急坏了老爷子。   这到底儿子干啥去了呢。就连给孙子打电话,孙子也称未见着儿子。   他继续在门口徘徊着,偶尔回屋喝点水。仍继续等待,在等待奇迹的出现。   炎热的太阳,慢慢随着西移的脚步,也有了温柔地闲凉。而炽热的白化态也变得有了娇柔的苍茫,但老汉的心,却越来越焦躁;越来越闷热。   “孩子哎,你在哪里?你快回来吧!”老汉叹息地叨唠着,看远方看得有点眼酸、有点头涨。他揉揉稀松下垂的眼睑,不知何时,有了眼泪的湿润;随着时间的推移,老汉有了心跳的峥嵘。他不敢想,他也害怕想。   太阳有了西垂的迹象。整个村西边,像染遍了红彩一样,一朵朵云朵也被镀上了红边,恰若惬意驰骋的赤兔马;而那一轮红色的太阳,正慢慢地被埋入天际。天有了黄昏;天有了夜晚的来临,几颗星星和皎洁的月光也有舒坦的惊鸿初现。那打牌的几位村民,也都陆陆续续回家了,他们要去村边河里潇洒游一回;刚才的狗儿,也不知窜到哪儿去了,它也贪恋夏日的一丝风凉。   只是老汉对黄昏夜晚的凉爽,竟没有丝毫的感觉,脑子里不停地幻化着儿子不同的事情发生的图片。   “又和别人打架了?满身都是血”   “车出了啥事?”   “他自己到底在哪儿呢?出了啥事啊?”   ……   老汉,一天了,仍是在门前转过来,转过去。此时,星星布满了苍穹,一两声狗吠,说明已到了深夜。儿子依然未有出现。   老汉又是一声叹息,“嗨,咋回事呢?”最后,实在熬不下去了!老汉似有不甘,又无可奈何地关了门进得屋内休息了事。但,他那能睡得着呢?睁着大眼,看天花板、看窗户、看屋内的一切。渐渐地不知何时,老汉也就进入了梦乡。      二   “咚!咚!咚!”突然几声闷响的大门的捶击声,立马惊醒了老汉的睡梦。   “谁啊?能是天成吗?”老汉絮叨着并迫不急待地趿拉起鞋子,胡乱披件汗衫就向门口跑去说道。   “爸,是我,正是天成。”门外有个声音低弱地说。好像有种特别疲劳的感觉。咳嗽声不时地从门外飘来。   老汉叹息着赶紧打开大门,看到了盼了一天的儿子和放假回归的孙子。   “哎呀,我的儿。你吓死我了,到底咋回事啊?”老汉看着满身血迹的儿子,更加着急地问道。   “哈哈,没事,路上出点小插曲,没有大碍。”天成轻描淡写地应付着。   “好了,先不说了,我不听你辩解。赶紧回屋洗洗睡觉。”老汉看着疲惫的儿子,也憋着不再问什么。只有催促着说,说的同时,不停地发出阵阵的叹息。   “唉,净是给我惹事,不知满身都是血是咋回事,真是小问题?不会又去打架了吧!唉,我的儿子啊!”老汉自问自地说道。   由于太累,老汉,儿子,孙子都回屋睡觉,一夜无话。   可老汉回屋,还是睡不着。一夜自我嘀咕着,想着儿子身上的血迹,心中充满了忐忑和不安。总害怕儿子在外惹着啥事了。   第二天,一早,老汉就开始了吼儿子和孙子。“起床了,起床了!咱们要去县城办事去了!”   “哎呀,爷爷啊,放假了,您老让俺多睡一会儿,不好吗?”孙子开始了烦躁地嘟囔。   “小华,爷的好孙子,起来,爷爷问你一些事。”老汉低声并迫切地说道。   “好,好,我起来。”孙子极不情愿地回答着并打开了门。   “过来,过来。”老汉向孙子打着招呼说道。   “唉,我的好爷爷,我不知你叫我啥事啊?”孙子依旧满脸不情愿。   “昨天,你爸接你是啥时候啊?他满身血又是咋回事啊!”爷爷不无忧虑又急不可待地问道。   “啥?浑身血的事?”孙子小华诧异地回话道,“我问了我爸多遍,他都是说路上车出了一点小事故。再多了,也不给我说。”   “唉!没啥大事,就好。我总以为他与别人又打架了呢。”老汉闻听孙子的回话,有了丝微的心理安慰。   看看儿子,也已起床洗漱完毕。   此事老汉也就不再多问,儿子去单位上班;孙子找同学去玩耍,几个月的生活就这样有秩序地进行着。      三   几个月后,秋天的云显得格外高远;蓝蓝的天空,在几缕云絮的飘浮下,透出某种深邃的意境和烂漫的霓焕。正是村民们午饭时刻。突然,有一队乡村礼乐队,续贯有序地,由远及近进入老汉的村庄。最响的唢呐声,阵阵的乐曲声,是百鸟朝凤的喜庆音律;不停的鼓点声和谐着鞭炮声。村里立马变成了欢乐的海洋。一时间,村里的人儿,大大小小的,男男女女的,都走出家门,汇聚在村头的大杨树下看热闹,并唧唧喳喳地议论开了。   “这是谁家孩子要娶媳妇了呀?俺咋不知道呢?!”   “这是谁家有喜事啊?没听说啊?”   “嗨,你看,那还有一面锦旗嘞。”   “走,咱靠近点,看看写的啥?”   “啊!看清了。旗上面正中间,写着‘见义勇为,勇斗歹徒’八个大字;左上角题:敬赠英雄刘建成同志。右下角落款:毛庄村刘大妮敬赠。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三号。”   “这啥概念啊!建成咋会成为英雄?平常他都是打架大王啊!”   “厉害,咱村也出英雄了!”   ……   村民的议论和谐着乐队的欢快节奏,整个小村庄早已成了快乐的海洋。   “大爷,问一下,刘建成的家在哪里?”一名领队的问一村民道。   “俺知道。”一小孩抢着答道。   “俺也知道。”另一小孩也抢着答道。   “好,你俩领着人家去吧!”被问的大爷摸着两个孩儿的头,笑吟吟地说道。   于是,两个小孩领着乐队向老汉家直奔而去。      四   老汉早就坐不住了,听得村头锣鼓喧天,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他好希望知道村里发生了啥事?!   喜庆的音乐将近,只见两个小孩蹦蹦跳跳地,面上爬满了笑容地跑到老汉跟前喊道:“老爷爷,老爷爷。人家给你送红旗来了!”   老汉,一脸诧异,脑袋里搜索了上几代,家中也没有这阵仗啊!奇了,奇了也。”   这时,几个人笑容满面地向老汉走来,并一个个同老汉握手致意。“老先生好啊,请问,这是刘建成家吗?”一位干部模样的人说道。   “是,正是。你们这是?”老汉近段时间的忐忑和叹息,终于有了落地,原来儿子真有事啊!不免心内嘀咕道:“如果打架,看我咋收拾他。”   “没事,不要急。我们是来感谢你儿子的。”干部模样的人继续说,“你儿子是个当代的大英雄啊!值得我们学习。”   “啥?我儿子是大英雄,真会是这样么?是咋回事呢?”老汉满脸狐疑地问道。   “是这样的,大叔。”那干部模样的人解释道,于是精彩的一幕在谈话中展开。   “昨天上午十点左右,在高原市里建安街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一名十八岁左右的女孩,被四个壮男追杀。很快,女孩被追上,歹徒在她已经好无抵抗能力时,仍对她残忍地砍杀,致多处被砍伤,眼看已经奄奄一息,生命危在旦夕。   这时,犹如一道闪电一样,一人快速到得歹徒身旁,飞起一脚,把一名歹徒踹翻在地;又一个锁喉,致又一歹徒立马躺倒。其他两名歹徒看“情势不对”就一起向此人发起攻势。只见此人先来一个退步,再“白鹤亮翅”,展开双臂,顺势来个太极的“捋”。两个歹徒由于来势凶猛,被此人一“捋”,只见“噔噔噔”几个趔趄,最后“啪啪”都有了“狗啃式”的结局。      看到此时,周围的围观群众,瞬间爆发了雷鸣般的掌声,都高呼:“好,好,好!”他们为英雄鼓掌加油。   此时,这人用歹徒自己的腰带给几个歹徒都来个反剪式绑扎。几个歹徒都哼哼唧唧,在原地呻吟不断,再无刚刚的霸气和蛮横。   随后,110、120来到,此人又协助她们把受伤的女孩送到医院,并配合公安对此案做了登记和补充。   事后,他突然玩起了失踪,(后来才知道,他是匆匆去接儿子了。)我们通过多方查找,才找到他,原来他就是您家建成啊。受害者家属强烈要求找你家建成,好当面表示感谢。这不,才找到你家。您伟大啊!能教育出这么优秀的儿子。”   老汉听呆了。又不停地发出叹息:“唉,这孩子,嘴真严啊!我真想不到他会又打架了。”   想着儿子的过往,他叹息着说,“嗨,好,儿子这次打架,打得好。”   那皱缩的眼尾旁,随着老汉的叹息,眼泪有了幸福的流,流啊流……   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家鄂州哪里治小孩癫痫最好武汉看羊癫疯最专业医院治疗癫痫病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