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字 > 文章内容页

让佛陀撒满心田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4-16 分类:伤感文字

阿弥陀佛在心间,他叫我不贪不厌,摒弃红尘奢念,快乐在心间。也许你我的前世都是佛前的一盏莲灯,因贪念红尘,来到这人世间,每当朝阳的晨曦缓缓撒满大地,贪念的心在炊烟里飘浮难定,化作晨露,掩藏在过往的田野间,看人世浮沉,镜花水月。

如果历史可以轮回,时光可以倒退,我愿执一支素笔,顺着笔墨流延的痕迹,回到千年前,拜于玄壮门下,做一名无名的僧者,在云山深处,净值莲花,让佛陀撒满天涯,为这世间众生,带去一份宁静,与祥和。只是历史一如既往的流窜,回不去,也拉不来,我亦无法做一回僧人。人落在了红尘,虽有慈悲之心,可却再也无法普度众生,一颗禅寂的心,早已被云端凋落的雨水,洗得满目疮痍,一切记忆属于的只有前世,今生注定要成为镜花水月,转瞬即空。

一个人要爱的有多深,才敢对她爱的人说天长地久,地久天长,许一世的情缘,许诺一个不老的传说;一个僧者,要有对佛法有多深的研究,对人世有多高的修炼,才来敢在佛山静守一生,一杯清茶,一本经书,一个僧者,一间寺庙,死后化为青山绿水,或者一朱草木,为这片蓝色的天空画上一条没有尽头的路?要知道,修行的路如同尘世凡念的争夺,是苦痛且悲惨的,多少人信徒去西藏,只为去那布达拉宫,与佛邂逅一次,看那一片圣洁的雪山。穿越深山老林,穿越漫漫黄沙,五步一拜,十步一扣。一个月,一年,两年,甚至更久,有的人到了,看到了布达拉宫,看到了雪山,在佛前求了一段尘缘,许下心愿,他们相信佛祖能知道他们的苦痛与虔诚,会将他们的心愿一一实现,如果没有,或许是自己还不够虔诚,或者说还没有到时候,所以来年一样的季节,他们又会从遥远的地方徒步赶赴西藏,去那美丽的日光成,去拉萨,在布达拉宫的宫殿里向活佛许下心愿,祈求佛祖能完成她去年的心愿,但是他们不急,因为他们知道,佛,是慈悲的,我们还活着就是一种幸福,一种佛赐予的慈悲。一些人,实现了。可更多人却始终没能走过丛林,没能翻过高山,那信徒赶去的路上,这一倒便再也没能起来,他们的躯体,有的被掩藏在丛林里腐烂,化成一朱平凡的草木,有的腐化在高山流水,化成那西宁市城西区那个癫痫医院好 里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他们都是幸运的,而那些岁月的悲惨者,却被掩埋在漫漫黄沙下,他们没有来世,也不知道,今生该做什么,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像来时那样,侵蚀这些从远方赶来的信徒,它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把他们留在这片黄沙里,腐烂成沙,而自己也要无赖的随风卷去远方,没有谁会知道她的名字,也不会去过问,他们的经往,尽管他们知道历史的一切秘密,却无法让真相大白,就连自己的死因都要成为一个永远的迷。

历史随黄沙掩埋,我们这些后世的挖掘者,到最后才明白,他们从不曾后悔,让佛陀驻足是他们一生选择,或许人生一次,所有的都曾后悔过,但唯独这一件,如初始般坚定不移。

我们不信佛,也许觉得一切竟这般匪夷所思,只是,在心底当那朵莲花悄然开放的时候,我们也会为他们的事迹感伤,泪流,但更多的是钦佩。其实,我们也想去追求那一份精神的宁静,只是,我们酒泉哪里专治羊羔疯 过早的让自己落入红尘,以为穿上华丽的青衣,戏里戏外演绎一个真实的自己,便可安然于岁月。谁知岁月,就像一把刀,刀口上不知道有没有明天,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更好的安稳,不被前世那支利剑射中,就拼命的针扎,越是针扎就收的越紧,最后只得向红尘低头,生活在灯红酒绿里,不知人情冷暖,不懂人世凄凉,与那些甘肃最有权威的癫痫病医院 美丽的在尘世擦肩而过。

经往我们所经历的一切已不再那么重要,就将它随风掩埋,我们也别去过问,谁是谁非,重来就不会有谁愿意将那些伤心的过往再次提起,是我们自己逼得自己最后伤痕累累,到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岁月如花,花开花落,每一次都是一场崭新的开始,就让我们在一季花开的时间里在心田种一朵莲花,等到那一朵花来的时候,我们已经记忆了百年。我们无需,削发为僧,晨钟暮鼓,清茶淡饭,在深山为一尊染满灰尘的佛像苦守一生。我们能做的就是随缘,在闲时听一一首歌,煮一杯清茶,捧一卷书页,坐足端坐,静默安然,为一忙碌一天的心解解闷,舒缓舒缓心情,让自己的心随茶香升起的淼淼雾气,氤氲成一份久违的宁静,闭上眼睛,你会看见,那朵莲花已在枝头含苞欲放,然后慢慢的,慢慢的盛开,那是佛祖的慈悲,为了你这朵花的开合,特意赶来,不快不慢,不悲不喜。

阿弥陀佛在心间,不管路艰辛,我依然会去,迈步大步向前,不管路有多远,何时到终点,我会完成这心愿。其实无论是马克思还是佛祖,都是一种精神信念,一种让我们能跨步向前,经受一切困难,实现自己的目标,并走向成功的精神信念。在今天飞速发展的时代,我们大多信马克思,因为它能指引我们的时代向前发现,能实现中国的伟大复兴。一切是这样的合情合理,仿佛不用给任何人交代,因为我们都是岁月的拾荒者,只顾追寻自己脚下的路早已来不及去询问历史的过往。就让该忘记随历史尘封,让该记起的在下一刻醒悟,不问路在何方,路有多远,冥冥之中佛祖早已安排好一切,让岁月在历史未来之前就已写定了结局。

恍如此刻,我静听一曲梵音,执笔流延是也不会去过问,为何自己如此与佛结缘,却又如此贪念尘世烟火。今生心属莲台,人在红尘,站在红尘外看红尘内的你,该是多少年前的事,只是不如而今此般疯狂。且就这样,一切随缘,宁可你静含你美在红尘内,宁可我只在红尘外欣赏你的美。彼此谁也不去惊扰谁的梦,让一切万法自然。

不知何时,窗外的阳光,透过帏蔓洒在窗前,凉风扶起窗帘,窗外已是叶落枫林,满地残损的花瓣,怎落得一地的枯黄,中秋了,也不知莲花怎么样了?是开了,还是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