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柳岸·爱】小雪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就这样,七零后的顾小雪出生在了苍凉的北方雪色景象里。   小雪是爸妈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欣喜之情充盈了她的爸爸妈妈好久好久。她的乖巧激励了父母对下一代的喜爱和向往,五年之内爸爸妈妈又给她生了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她的父母是实实在在的农民,以前早出晚归,耕田种地,披星戴月,风吹日晒,苦苦打理着一块种着一些小麦和蔬菜的薄地,后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政策变化,和亲戚合伙在小镇上开了一家小规模的豆腐坊,经营的还算可以,让一家人终于能过上饿不着冻不着的日子。   小雪六岁上小学,十七岁考上了本省的卫生学校,读护理专业。因为学习护理专业国家当时的政策是免学费,并且吃住也有补助,全家人很欣慰,压力不大,父母也就不费什么力气地把她的学业供了出来。   通过一个远方亲戚的关系,十九岁的小雪成了县医院的一名护士,这在小雪父母眼里是光宗耀祖、改朝换代的大事,她的农民父母突然之间感到有精神了,腰杆子也挺直了,不曾有过的优越感常常挂在前来他们豆腐坊购买豆腐的乡邻面前。   走了好运的小雪更是扬眉吐气,她每天出现在梦寐以求的医院里,学着城里女孩的时髦打扮,卷卷的流海露在护士帽的下面,轻盈娇美的身姿飘动在医院的长廊里。   人在顺境时,时光如梭,日子就感到过的很快,转眼间,小雪到了青春萌发的恋爱季节了。   二十一岁生日刚过后,小雪迎来了自己的初恋,她和医院放射科一位男医生好上了。   她经常下班后在宿舍里精心打扮自己,对着长长的试衣镜左看右看,感到自己完美无缺了,才拎起小小的皮包出门,去公园、餐厅或电影院,和恋人约会,气色神态好像很幸福。   但,在恋爱特有的心满意足激情荡漾中,她的眼神里经常隐隐约约闪出忧郁的目光。因为别人知道,她自己也知道,身材高大的放射科医生是个已婚男人,虽然夫妻感情打打闹闹,长期不和,这位在婚姻矛盾困惑纠葛中十分烦恼的医生,常常在小雪面前表露的很痛苦很忧伤,着实赢得了小雪那纯真少女特有的大把同情泪水,但还没有离婚。   小雪的护士长是一个大小雪十岁的大姐。她多次语重心长地劝小雪不要上男人的当,毕竟人家没离婚,不要充当第三者不光彩的角色,激化人家家庭矛盾,这样下去吃亏的是自己,担忧的眼神让小雪不由自主想到了自己含辛茹苦的母亲。   但小雪飞蛾扑火,在伟大的爱情面前,什么也听不进去的她,更坚定了对这个男人的怜惜和同情,她一如既往地爱着放射科医生,希望有朝一日他能挣脱苦海,兑现给予自己的承诺,离了婚和她结婚,开始他们幸福的生活。   尽管小心翼翼,大姑娘的小雪还是怀孕了。她不敢告诉父母,不敢告诉任何人。她是护士,她懂得怎么处理。但她不甘心,她抱有幻想找到放射科医生,希望他有所回应,说点什么,劝她不要打掉孩子。   想到孩子是她和心爱的他爱情的结晶,她的眼里滚动出了泪珠,心也在伤感中颤抖,平心而论,她是多么舍不得这个孩子啊!女孩长大后就不由自主地憧憬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放射科医生说,没有什么商量的,尽快做掉吧。并顺手在西裤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黑色钱皮夹,抽出了2000元给了她。她惊愕,不解,看到仪表堂堂的医生躲闪她的目光时,气愤的脸瞬间胀红了,她狠狠地把2000元摔在了他的身上,气呼呼地骂了声“混蛋!”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冷静下来的小雪开始反省自己的冲动,毕竟,这是她有生以来的第一个男人和第一个孩子,潜意识里她对这个医生还抱有一丝的希望,还想再和他商量一下,幻想他能重新考虑面临的一切,给她和孩子一个结果。   怀着一丝希望,她去放射科找他,但放射科没有找到他,别的医生说他休工假回老家了。   这分明是在躲避着她,小雪的心顿时像有锥子在扎,血流成注,很痛很苦。   两天后,她含着泪独自一人悄悄去一家私人医院做掉了孩子,巨大的打击使她心身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她在宿舍里躺了四天,周末电话给母亲说痛经,也没有像平时一样回家。   夜深人静,小雪眼睛睁得大大的望着窗外的月光,和放射科医生相亲相爱的一幕幕涌上心头,那无数句诗一样的甜言蜜语,仿佛像刀子一样露出狰狞的面目剜着她的心,这个世界在她眼里变得一派虚伪,在她心上变得一片悲凉。   她从此不再相信男人。   一直到二十五岁时,在父母的催促下,小雪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跟在大姨的屁股后面来到了一间咖啡厅,见到了后来成为丈夫的强子。   强子对她一见倾心,但她心里什么感觉也没有,因为没兴趣,她也不想了解什么,她的沉默寡言让陌生的强子误认为她是一位文静、本分的姑娘,越发的喜欢小雪了。   四个月后。   强子说,小雪我们结婚吧,两家父母都急了,我也二十八岁了,够晚婚了。   小雪说结婚就结婚吧。青春亮丽的小雪让强子喜不自禁地抱住长久的亲吻了一顿。   新婚之夜,强子说你不是……,我以为你从未谈过男朋友。   小雪说我有过人,我还流过一次产呢!她的淡定与从容,不知廉耻的态度让强子着实吃了一惊,不寒而栗。美丽如画的婚姻在此刻悄无声息地埋下了深深的阴影。   比小雪大三岁的强子性格柔弱,又生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自己也处过好几个女朋友,思想并不守旧。她对小雪说,没什么,以前的不提,只要我们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就行。   强子说这话时发自内心地爱着小雪,但心里也很别扭,不是滋味,有点隐隐的伤痛。   强子在一个国营大机械厂当模具设计师,经常把材料带回家做工到深夜。听到小雪的鼾声,他轻手轻脚地钻进被子。但一时进不了梦乡,小雪的体香诱惑他的身体蓬勃而起,他在黑暗中探索着。被弄醒的小雪遐想着爬在自己身上的是那个背信弃义的放射科医生。   不单是因为放射科医生比强子长相高大,重要的是他是小雪的第一个男人。他用丰富的人生经验和性体验骗取了小雪的心,也霸占了小雪的身体。尽管他比强子不知要可恶多少倍。   女人不喜欢善良的男人,这是美女作家张爱玲说的。   小雪就这样不咸不淡、身在曹营心不知在何处地与强子过了两年。      第二章 母爱如天辽阔      结婚第二年,秋风扫落叶之际,小雪意外发现自己怀孕了,心情忽然紧张起来,因为她和强子生活在一起还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这次怀孕纯属避孕失败,对婚姻不自信不坚定的她浮躁中气急败坏地对丈夫强子大发脾气,让得知喜讯还没来得及高兴的丈夫一头雾水,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妻子发泼。   这个孩子不能要!小雪杏仁眼充满悔恨地瞪着强子喊,为什么?强子大声质问,心在发痛,说,我都三十岁了,你明明知道我是家中独生子,你也老大不小了,我的哥们早都当爸爸了,我妈天天盼日日想孙子,你还想玩,玩到什么时候才当妈妈?对婚姻感觉不稳定的小雪抗争道,为什么非要生个孩子?小雪有自己的歪理,自然有自己的小算盘,这些是死心塌地好好想过日子的强子所不能理解的。   怀孕风波闹的很大,惊动了双方老人,两家老人态度不约而同的一致,强烈要求小雪无论任何理由都要生下这个孩子。   固执的小雪偷偷去做人流,被跌跌碰碰赶来的婆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阻止了,自然,小雪也受到了娘家爹妈的一顿数落和埋怨。   次年春天,小雪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女儿。当上母亲的小雪性情有了一些变化,开始变得喜欢孩子了,每当给孩子喂奶时,她的眼神和情绪里就会绽放出几多阴柔之美,以及母爱的幸福感,冷峻现实里,她不得不没日没夜地照料孩子,充当起了一个准妈妈的角色。   生了个女儿,小雪心灵深处也有点点滴滴的遗憾,她觉得女儿不好养,长大要是被男人欺了骗了怎么办,太让人操心了,但她也很喜欢自己的女儿,毕竟是自己肚子里生出来的血肉。强子虽然很想要一个儿子,但以他的性格又强忍着遗憾,装着很满意的样子,陪着笑脸安慰小雪。   女儿取名莹莹。长得皮肤白皙,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像小雪。   时光如梭。   莹莹上了幼儿园,后又上了小学。一直是强子和强子妈妈在照顾孩子。小雪心安理得,她觉着强子配不上自己,多承担些家务也是应该的,谁让他爱自己呢。   女人的骄横都是男人惯出来的。   已恢复了苗条身材的小雪整天泡在护士站,和一些穿着时兴,打扮娇艳的小护士谈衣服比阔气论享受。聊着聊着对自己丈夫强子就不满了,看到别人有钱买新楼房、别墅、名车,自己的丈夫整天除了工作,就是做家务侍弄孩子,感到很没有面子,很没有发展前途。   女人最怕攀比,小雪对居家男人的丈夫强子越看越不顺眼,埋怨声经常钻进强子耳朵。   从小家庭贫困的小雪骨子里一副穷酸味,越穷的人对金钱的欲望越强烈,想到第二次投胎过得这样平淡,虽不愁吃穿但没有底气,比不过别人的日子,小雪心理上就感到不甘心,不舒服,哀怨情绪不打一处来,再加上强子不是她喜欢的那种类型的男人,产生不了磁场,对她没有吸引力,给不了她想要的电视里的那种少奶奶阔太太那样的荣华富贵生活,这是她的心魔,这个内心的魔鬼经常出来捣乱,催促她为金钱奋斗,为自己的命运抗争。   一个人拿着票等车,迟早她要的车会来的。机会总是青睐那些有准备的人。   小雪很快认识了在她上班的高干病房住院的一位高干的儿子。   那天她去给这个七十多岁的退休高干输液体,因为平时不太加强业务训练,第一针没有扎好,正在紧张之际,有一个声音轻轻地柔柔地对她说,别紧张慢慢来。她抬起头才知道说话的是病人的儿子,一个四十多岁,中等个儿,身材微微发胖的男人,据说在一个公司做老总,财大气粗,言谈举止温文儒雅,前来探视病人的人们称他叫王总。   小雪被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和丰富的内涵(财力)吸引了,并且,小雪敏感地感觉到他是一位很会体贴女人的绅士。   从这一天开始,30岁刚刚过,风韵犹存的小雪被这个叫王总的男人深深吸引了。   他那么优雅,说话声音多么好听,语气多么温和,眼神多么淡定,举止多么自如,这样有定力的男人才是自己想要的人,跟上这样的男人生活才不枉此生。她整天胡思乱想着,做着黄粱美梦。   唉!小雪才发现,男人的差别怎么这么大。这个男人比上自己本分老实的丈夫强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她在心底暗暗地感叹命运的不公,又庆幸自己的“遇见”。   男女之间,心照不宣,一层窗户纸的问题,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捅破是迟早的事。   涉世不深的护士小雪哪里知道,这个貌似正人君子的王总其实是一个情场高手,阅人无数的他在不长的几天里就揣摩到了小雪的心事,看到护士小雪有几分姿色,单纯善良,同时也看到了这个年轻女人的欲望和虚荣心,他不失时机地迎合了上去。   你们护士工作真辛苦啊,你看看这么漂亮的手天天扎针都酸困了吧?乘着病号老人昏昏欲睡之际,王总轻轻地抓住了前来拔点滴针头的小雪那修长的手指。一股电击一样的感觉顿时从小雪指尖飞人心脏,小雪的心“怦怦”直跳,脸也红了,王总小声说,把你的电话号码留给我可以吗?我爸爸病情有什么需要的我还要求助你呢。说着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笔记本和一支笔递到了小雪面前,小雪虽然有点情绪慌乱,但还是接过了笔,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了那个小本子上,末了,还不忘向王总轻轻地妩媚一笑。   小雪很快成了这个王总的情人,王总的父亲出院后,王总经常开车来接小雪上下班,送小雪名贵皮包、首饰,常常出入高级酒店,让小雪很强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王总是一个和丈夫强子完全不同的男人,小雪觉得这样的男人才叫够品位、够档次。   小雪变成了一个贪婪的女人,心也越来越远离家庭、远离丈夫和孩子了。      第三章 物欲横流生活      有一天,王总对小雪说,你做护士工作太委屈了,你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应该想办法趁年轻有资本去赚钱,过上真正你想过的生活,有钱花,随便花。   小雪说,我只会做护士工作,其他的专业不会做。   王总说,学么。你这么年轻,有什么学不会的?不开发自己的潜力,怎么能过上人上人的生活?王总凝视着面容姣好,身材玲珑的小雪不住地流露出惋惜的口吻:你呀,浪费资源吧!小雪被王总说的不好意思了,红着脸笑着说:我怎么知道哪里可以发挥我的优势呢?王总说,我考虑了好久,给你介绍一份工作。真的?小雪惊喜中脱口而出,同时心儿忐忑不安。   武汉哪家医院能够彻底治好癫痫武汉看癫痫的最好医院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治疗的好伊春癫痫病危害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