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词曲 > 文章内容页

【青衣】婚事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诗歌词曲
摘要:大家心中的一个顽固太子爷,恋爱数次、相亲数次……才一次替朋友扛摄影的工作中认识了她…… 我认识李梅是在朋友的婚礼上,她是新娘。新郎是我的一个朋友张斌,在接到朋友请策的时候,就听同时讲,他的现任女友是个南方人(大概是云南的吧)。很漂亮、很漂亮,带着一丝的好奇去参加了张斌的婚礼。   我的这位朋友张斌30有3,可还是孤身一人,大伙儿整天为他的婚事操不完的心,隔三差五的要他去相亲,先强调一点哈,可能有人会有疑问:“这个小伙子一定不咋地,要不咋找不到媳妇呢?长得一定不咋地……要不就是智商有问题……”如果你们这样想,那就是一个错误的想法。张斌不光人长的帅,头脑也灵光的很,只是要求高了点,所以也就随波逐流的进了大龄青年的队伍行列里了。张斌和这李梅的恋爱故事我是在他们婚礼上听一帮姐妹说的。   李梅今年28岁,有一个儿子,她的丈夫死于一场车祸。人长的漂亮、能干,凡是认识她的人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我没有见过李梅,听到有人这样的称赞她,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的那种欲望。迎亲的车队还没有来,在这段时间里我继续在听李梅的故事。   她的家乡在云南边境,具体情况我也不晓得,对于那里的一切,我显得很好奇,她18岁被人贩子卖到这里,嫁给了他已经死去的那个丈夫,她不识字,从小没上过学,我不知道她的家乡到底有多麽的贫穷和落后,向她这样的年龄怎麽会没上过学?我带着更大的一种欲望想更多的了解她,在众口纷纭中我得知了她的点点信息。她兄妹三人,父亲早逝,一个哥哥整天不务正业,吸毒、赌博、家里没有太多的收入,就靠母亲的一个米线摊位来维持一家的生计,在她18岁那年,有人去她的家乡招工,说能挣很多的钱,当时的她不想离开家,不想离开母亲,可是,母亲却极力劝说让她出门挣钱。在她母亲的劝说下她便和同村的几个小姐妹一同来到了这里。来到这里之后,她才知道招工的人是人贩子,给了母亲20000块钱。这是后来他死去的丈夫告诉她的,她欲哭无泪。还好,这边的生活条件很好,丈夫一家人对她像亲人一般,这样,她也就死心塌地的在这边生活了下来。一年后,她生下了她的儿子,生活其乐融融,只是她不愿意想起她的母亲。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8年,在这8年里,她没受到一点委屈,唯一的一点就是想到母亲时,就会揪心的痛。儿子上小学了,日子也过的不错,可惜,在她平静的生活了8年之后,一场变故也从此改变的她的人生。那是一场车祸,丈夫死于无情的车轮之下,丈夫的死对她来说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婆婆年龄大,儿子还小,她才28岁,怎莫才能够挑起这个家的重担,她没有了丈夫,就如同没有了天,她哭的昏天黑地……   张斌和李梅的相识说来也是她(他)们的一场造化,张斌结识了不计其数的女孩,漂亮的、有身份的、工作条件好的……反正光我知道的就不少,这个张斌就是一个顽固太子,和女孩在一起不到一个月,就玩完。张斌认识李梅是在年终的走访困难群众中,张斌是替他一同事扛摄像的,当初,他可是不情愿这差事。李梅家也在其中,这次走访给张斌访来了一个漂亮媳妇,后来传为佳话。一开始张斌知道李梅的家境情况之后也和我一样心里特想知道她的全部,他隔三差五就去找她以拍摄作为幌子,去了解接近李梅,其实,那个时候张斌就喜欢上了她。听说张斌剪辑了很多李梅的录影,很有意境,可以,我没见到,我还听说,他要把那些录影放到他(她)们的结婚录影里,作为纪念,那我一定得看看,饱一下眼福喽。听了这麽多,时间也一点一点的过去了,这个时候,迎亲的队伍来了,鞭炮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我也随着人群想看看这个传说中给我带有丝丝传奇和神秘的女人是个啥模样,竟然让我们这样一个顽固不化的太子爷一往情深、倾心一片。   婚礼开始了,在一片欢呼中和音乐的伴奏中,新郎深深的一鞠躬礼貌的把新娘从婚车中迎接出来,一身雪白的婚纱,衬托着一窈窕的身材,面目清秀,我心里不由自主的赞叹:多么雅致的女人,怪不得、怪不得啊……此刻,我没有用美丽、漂亮、的词汇,我觉得这些不足以来描述她的美,也许是岁月磨练,才使她这样的雅致以至于让我觉得她的不俗之处,此刻,我也只能用雅致这样的词语来描述她了。婚礼在喧闹和音乐声中继续着,一片欢乐祥和的气氛在感染者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这时我听到了新娘的致辞,这段话,我听出了她的心声用情至深的声音,一张口,我以为她会带有她家乡的口音,我错了,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0年,10年的磨练,她的话语和我们本地口音没什莫不同,这一刻,我知道她已经融入了这里……她的声音至今我还记得:“我不知道,我会有这样一场婚礼,这是我的第二次婚姻,在我的前10生活里,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糊里糊涂的远嫁到了这里,在这里我糊里糊涂的生活了10年,我没有念过书,可是我还是要对张斌说一声我爱你,是你,让我懂得了什么才是爱……感谢你给了我这样一次婚礼,我做梦都没想到今生我也能穿上属于自己的婚纱,这是我一生将不会忘记的。”我看见了她眼中闪烁的泪花,幸福的泪花。   婚礼结束了,接着开始了一些俗套的酒宴……这些都过去了,时光也在慢慢流走。后来,张斌请了长假,陪着李梅回去了她的家乡,10年,她都不曾回去过,10年后她带着新婚的丈夫回到了她久别的家乡,见到了她久违了父老乡亲和她日益思念的母亲,此刻的李梅也许没有了怨恨,没有了昔日的悲伤,而今后给她的则是新生……一年后,张斌的女儿出生了,取名:“南方”。我想新的生命的到来,更能体现他们的幸福吧! 武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好哈尔滨看癫痫专业医院是哪家武汉哪个儿童医院看羊羔疯好北京军海医院董洪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