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军警】逃学风波(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诗词歌赋

依稀记得是在七三年夏日临近暑假的某一天。那天格外的燥热,而且,天热得出奇。大约是周三上午的第二节课,一个计划了三天的“阴谋”将要在这一刻得以实施。此时,蛰伏了一冬的“知了”们附着在教室北窗外杨树林的树干上热情地鼓噪着,叫人烦不胜烦。尽管教室的南北窗户全都敞开了,仍不觉得有一星半点的风吹进来。我和另外七名“五七战士”子女都挨着靠北的窗户坐着,煞有介事听着老师讲课,可此时的心却早已飞出了校园。

那会儿的花儿山中学八年二班,共有四十五名学生,其中包括我们四男四女八名下放干部子女。是年,正值国家开始落实下放干部政策,“五七战士”们开始陆续返城,我们作为子女的也开始跟着焦虑不安起来,日日企盼着尽快回到城里去。

席平的父母是第一个接到回城调令的。当我们得知这一消息后,心情是难以言喻的,既高兴又悲戚,不知自己的父母何时才能接到调令。

那段时间里,我们几乎完全没有心思去学校上课,满脑子里都是回城回城回城。

再有一个星期左右的时间,席平便可随他父母返城了。于是,我们八个人便商量去县城一趟,先照张集体像,然后,再找个像样一点的饭店为席平饯行。

于是,便将时间订在了星期三。本来我们是打算旷课不去学校的,但席平那天必须在上午第二节课后到校长办公室办理转学手续的,反正也是等,不如大家都到学校集结,然后,再择机而行。结果,第三节课铃声响过后,席平的转学手续仍未办完,无奈,我们几人重又进入教室耐心等待着。大约十分钟后,席平在窗外轻声打了个口哨,于是,我们几人趁老师在黑板上写字的工夫,分别跳窗而逃。

烈日下,八个人骑着车子沿乡级公路向县城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到了县城,时间差不多快到十一点钟。先去了照相馆,之后,在县百货公司附近一家条件不错的春雷饭店坐定。点了一桌子菜,按照当时的生活水准,那顿饭真可谓空前饕餮。

直到下午四点钟左右,饭局才算结束。

回去的路上,大家的心情已然没有了先前的那种激昂与亢奋,各自都揣着心思。席平见大家闷闷不乐,便安慰说:你们早晚也都得回去,只不过早一天晚一天而已,到时候,我们又会在一起了。

为了能让大家高兴起来,席平扯着嗓子唱了起来:美丽的姑娘千千万呀,唯独你呀最难看,脸上的麻子铜钱大呀,前后罗锅还有个大鸭蛋。唱毕,大家果然被席平给逗乐了。

是的,我们早晚都要回去的,只不过早晚而已。

在二道岭的岔路口,大家与席平依依不舍握手道别后便分头散去了。明日,太阳照常升起。

回到村里时,大部分村民已吃过晚饭,摇着蒲扇坐在树下纳凉。驱赶蚊虫的艾蒿释放出的白色烟雾在夜幕中袅袅升腾。

那天晚上,我几乎彻夜未眠。

第二天的早自习时,班主任冷淑慧一脸凝重走进教室,左右环顾了一遍后说:凡是念到名字的同学,马上到公社会议室参加表彰大会。

我是第一个被念到名字的。依次是:王国胜,秦荣,苏玉环,程莉莉,王姝,王勤。

祸兮?福兮?反正,我们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公社会议室的。参加会议的人并不算多,除了我们几个人之外,还有另外几个班级的二十几名“五七战士”子女。当我们几个人步入会议室的那一刻,二十几双眼睛齐刷刷为我们行注目礼。

会场上并未挂有所谓表彰大会的条幅。

表彰个鸟!分明是批判大会呢。王国胜在一旁小声嘀咕着。我也感到会场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儿,开始在心里诅咒班主任冷淑慧那张损人的臭嘴。死猪不怕开水烫,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们几个人当时就这么想。

不多会儿,校长陆子俊和公社党委书记阎德宽一同走进会议室。一时间,会场鸦雀无声。

阎德宽身材魁梧,一张紫红色的脸膛上永远挂着一副让人难以读懂的凝重。另外,他还有一个令人生畏的绰号——阎王爷。大凡让他捉住辫子的人,几乎都难以有啥好果子吃。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倘若阎书记拍桌子瞪眼的话,问题还不算十分要紧,如果是一声不吭,那结果就不好说了。

待沉着脸的阎书记在主席台前落座后,果然就拍了桌子。力气很大,震得桌上的茶杯盖儿翻落在地上摔碎了。简直是反了天了!你们这些黄口小儿翅膀都硬啦?别以为你们是干部子女,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对于学校而言,你们的行为影响极坏,问题是十分严重的。告诉你们,仅凭这一点,我就有权开除你们的学籍;我就有权让你们呆在农村回不去城里!转身又询问校长陆子俊道:昨天跳窗逃课的是那个班级的?陆子俊站起身,咳了咳嗓子后说:八年二班的同学请到台前来。

于是,我们几个人垂头丧气,鱼贯走到台前。

阎书记又厉声道:你们几个人的能耐可真不小啊!信不信我刚才说的话?见我们不吭声,腾地又火了,是你们耳朵聋了还是我在放屁?!

这时,公社办公室主任徐定坤走上前跟阎书记耳语了几句后就下去了。之后,阎书记的火气似乎一下子被水浇灭了。他定睛看了我一眼,又踅过身对陆子俊说:我看这样吧,让他们都回去写份检讨送到学校教导处,范围就不要再扩大化了。同时,又对坐在下面的其他同学说:我希望你们能引以为戒,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时隔不久我才知道,阎书记是碍于我母亲是公社领导班子成员的缘故才放我们一马的。我为此而深感庆幸,不然,我们几个是真的会倒霉的,要知道,在当时的那个年月里,公社的一把手就是土皇帝啊。

癫痫的产生原因是什么治疗癫痫疾病用丙戊酸钠有用吗癫痫病到底能治好了吗癫痫病治疗最好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