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诗词歌赋 > 文章内容页

【檀香】土楼高考状元_1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诗词歌赋
无破坏:无 阅读:1101发表时间:2017-08-18 17:27:41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是至理名言,沉默也只是暂时的,爆发才是最重要的主流,思绪又把我牵回到三十九年前去了!“三十九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已故的毛泽东主席曾经咏过:“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谈笑凯歌还。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这是何等气势磅礴,豪气冲天的词赋呀!而这去年,是我们辞别母校平和三中(也就是平和县霞寨中学)三十八年的纪念年份,因为去年是2016年,我是1978届平和三中高中毕业的,然后参加高考的,而今年,已经是2017年了,今天正是2017年8月18日了,这也是我们离开母校39年有余的记念日了。   金时易逝,“别梦依稀咒逝川”,告别了故园美丽的家乡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告别故园可爱的母校平和三中霞寨中学,居然整整三十九年有余了,真的使我们抚今思过去,感慨万千呀!“故园依旧暖心间,三十九年眨眼眠。揪心梦里常涌现,故土家乡月最欢!”是啊!是家乡的沃土蕴育了我们的成长,是故乡的明月,拱托着我们成长,是家乡明媚的山山水水,是故乡的山青水秀,地灵人杰,拱托我们这些在外游子奔搏在他乡,是我们的母校,托着我们,给了我们的知识,给了我们在外求学、求知在外面获得新的长进和向往,当我们卸下了所有的辛老和泪水,我们的心呀!真的在飞扬,真的在思念,也真的在展望……   三十九年前的1978年,我在我的母校平和三中参加了高考,但是落第了!这是在意料之中、也在情理之中的,因为大病三年,奄奄一息的我,拣了这条命回来已经是天给我最大的造化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往事悠悠付流水、东流去!问君还能有几多愁呢?   而我童年最好、最好的伙伴,兄长周少峰在1978年应届高中毕业生理工科的高考中却考出411分的好成绩,当年总成绩合计500分为满分。主要高考科目是理工科五门,分别是数武汉看羊角风上哪家医院学、物理、化学、语文、政治。每个科目满分为100分。周少峰同学物理还考了满分100分的好成绩,被天津大学物理系电子计算机专业录取了!一忧一喜,喜嘛!老同学高中榜首,也是当然的状元,对于我们这个贫困的山区人口大镇来说,就无疑就是产生了发射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能量。   一忧嘛!沉重的打击对于我来说无疑也是一颗原子弹爆炸的能量!病中的我除了痛苦,还有的更多的就是失落!好朋友、好兄长、好同学要去读重点大学了,心里自然也很高兴,我默默地为他祝福!但是病魔缠身的我,却未能赶到车站去给他送行!……   从小学到高中,我们一直都是同窗共读,情同手足,学习成绩也在伯仲之间呀!小学在甲班共读时他任班长,我任付班长。后来我调到四年乙班当正班长去了!然而今天的我却名落孙山!九死而一生!……   真想一死而了却之呀!打击却一个又一个接踵而至!1978年,是我人生的大灾之年,病痛凶残歹毒地想夺走我的生命,招工被顶替了,当兵体检合格又没去,一年当中“高考落第、当兵没去,招工被顶”三大苦创一齐袭来,你说任你黄江山再坚强,有时也会附首趴下的!所能剩下的就只能是任眼泪静静的流淌,静静地忧伤了!这一年我才17虚岁(周岁才十五周岁半呀)。就这样1977~1979年,实际上我被剥夺了地球的球籍三年!   然而阎罗王并没有那么早收留了我,把我从死亡线上的阴间赶回来了!可能是因为我太年轻了还没完全赎清人间的所有罪孽吧!命运它不让我哪么早去见阎罗王吧?!   也许是命不该绝吧!命中自有救星来,我有一个当老师的阿姨救我来了,还有另一个当老师的叔叔救我来了!他们在精神上挺住了我!亲叔叔亲阿姨都是当小学老师的,通情达理,酷爱人材,我自然就有这个命中注定的大救星。但病魔病痛依然蚕食着我!   1979年夏,我在李宗林老师的关照下,回到我们平和三中的中专班复习,准备再考中专!(1978年应届高中毕业生是不能考中专的,按照当时的政策规定),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机遇来了,我可以参加考招工的考试,(居民户口吃商品粮的方可以)我去参加了,结果我们镇(当时叫公社)我考了全公成人癫痫之正确保养社第二名。可是我却不肯去参加工作,固执地依然坚守在中专班复习,可是介于当时的身体健康的情况,我的亲爸爸到平和三中找到了他的老部下庄永康(时任平和三中校长兼书记),慷慨地把我抢夺出中专复习班,我爸是这样和庄永康校长说的:“我这个大儿子身体非常不好,参加工作后我可以带他到我身边慢慢地把他的身体调理、康复好!”,就这样,庄永康校长和李宗林、张文景两位老师都跑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了!一致劝我应该先去昆明的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参加工作,等身体略好一点后再回来复习也不迟,以后还会有机会再考大、中专的!就这样在诸位老师和庄永康校长的劝说下,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母校平和三中,到平和县供销合作社当了一名会计。成为了一名全民职工。(我爸是资深的平和县供销合作社财务科的老科长,文革以前庄永康曾经在我爸爸直辖下的基层供销社合作社南胜供销合作社任統计,是我爸爸的老部下)   就这样我告别了美丽的家乡福建省平和县霞寨镇,也告别我可爱的母校平和三中,走上了工作单位!   而周少峰和周永强(已在另一篇散文叙述了)两个从土楼里面走出的优秀人才,他们一个在天津大学读书,一个在厦门大学读书,一个在物理系读计算机专业,一个在经济系读会计专业!他们两个是我童年最好最好的伙伴,小学一直到高中的同学,都顺利地考上重点大学读重点系,惟有我被残酷的病体拖累和恶劣的命运撕扯落下了去读大学的梦想和机会。   周少峰是我童年的好伙伴、好同学、好兄长!他长我两周岁多一点,1960年生,他爸爸原来是平和县农用机械厂的工程师,他妈妈原来在霞寨邮电所当总机。他爸爸叫周东老,他妈妈叫珠玉(姓什么我已忘记了),我童年时候经常跑到周少峰家里面去玩,蹭芋头和番薯吃,路过群英大队碗厂时,周少峰和周建添、周贤文总是带着我到碗厂里面拣哪些碗模来玩!   周少峰也是从霞寨镇群英村土楼安边楼走出来的!群英村有四个土楼,白灰楼,安边楼,迎辉楼,狮仔楼。两个土楼走出了两个杰出的人物,一个是高考状元周少峰;一个是现在的厦门大学教授周永强!   后来周少峰天津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厦门商检局工作,而后还被提拔当上了厦门商检局的中层领导干部,我参加工作以后如果有出差到厦门去,有好几次都到他家里面去找这一个老同学坐,聊聊天:聊家乡故土及平和三中发生的一些往事,聊学习中的一些往事,聊童年玩耍里的一些趣事!……   往事其实是一杯很浓烈、很醇香的美酒,总在回忆中温馨,总在回忆中奋进,艰难、坎坷和曲折的经历,有时是暂时的,人生就是一个在曲折和坎坷当中循序渐进的过程,假如说我们平和三中,霞寨这块明山秀水能蕴育出那多优秀人才的话,哪么说霞寨镇这块美丽的山乡这些优秀的儿女,当年在告别苦难,告别贫穷,在告别农村的时候,跳出农门,考上大、中专,可以说就基本是唯一能“鲤鱼跳龙门”的选择了!岂能与往事干杯?!往事依依、犹难忘怀,三十九年前的故事,记忆犹新,当年的高考,当年的学习,当年的玩耍!……呵!这一切岂能忘却!平和三中,母校,霞寨的山青水秀,地灵人杰,岂能忘却!霞寨镇群英村这些土楼里飞出的雄鹰和金鳯凰的故事,岂能忘却!……      2017.8.18.      写于漳州。   共 28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5)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