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生感悟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我和你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人生感悟
摘要:光阴带走了一切,却带不走我和你的回忆…… 那一年我六岁,你比我大一岁,我们一起上一年级。若有人欺负我,你便将他们打得哭天抢地找不着北。有小人书,有好吃的,你总让我当第一。   那一年你十二,我十一,我们一起上初一。你拉着我的手说:我们要年年考第一,可惜和你在一起,我总没轮到第一。我看金庸看琼瑶哭得昏天黑地,你刮刮我的小鼻子说:真没出息!   那一年你十五,我十四,我们一起上高一。在那个青春萌动的校园里,我当校园播音,你当校园编辑,如梅和若冰,成了校园的传奇。以至于多年以后,在某个熟悉的陌生人嘴里说出:你就是当年的谁谁谁时,我只有慌慌逃离。   那一年你十八,我十七,我们一起迎接黑色的七月。梦想着通过高考,将我们十年寒窗的心血画一个圆满的圆,从此羽化成美丽的蝶,翩翩起舞在纷繁的尘世里。可惜,黑色的七月,黑色的雨,黑色的惊雷,将我们的梦击得粉碎……   那一年,落榜后的我和你,从此浪迹天涯,各奔东西。我北上到了北京通州,你南下去了广东深圳。维系我们的唯有一周一封的来信,算是证明我们关系不一般的铁。舍不得丢弃的我将那些信和买的书杂志一起寄回了家,多年以后却被爸爸当废品换成了人民币。   那一年我二十,你二十一,我说我厌倦了北方的干冷清冽想去南方了,你说你厌倦了南方的躁热潮湿想来北方。当我站在流花车站时,你已到了北京西。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的线,永远也没有交集。   那一年你二十五,我二十四。你说我们该成家了,我说还没找到心仪的。也不是眼光太高,许是中了琼瑶的蛊,硬是没有人能走进心里。我们在彼此的信里互相自嘲,那白马王子和灰姑娘怎么就不能变成现实?   那一年你二十八,我二十七,变成剩女的我闭着眼嫁了,却传来你触礁纸婚船的消息。我一时茫然失措,你却握着我的手说:梅,婚姻需要用心经营,爱情只是个梦,你要好好珍惜!为了这一句话,我用了十二分的努力,让我的婚姻之船平稳地缓缓地驶向目的地……   那一年我三十,你三十一,我已初为人母,你却远去东瀛。你说你注定爱流浪,趁年轻再去浪一回。我无话可说,只能祝你一切如意。三年后你回了国,我还没来得及给你一个拥抱,你却又远去了韩国。你这一生,不知何时才能停歇?   去年,当你说你已厌倦漂泊,准备返回故里,我却已登上了飞往德国的飞机。当我在飞机上收到你那条消息,不禁百感交集:如梅和若冰啊,你们一定是前世失散的亲人,今生才不能再做一对有血缘的姐妹!   今晚,在故乡的你已进入甜黑之乡,在异乡的我却忆起了我们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随州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比较专业十堰治癫痫病要多少钱?怎么预防睡眠性癫痫发病哈尔滨癫痫病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