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如云.净域杯】佛前的银杏_1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评论
无破坏:无 阅读:1979发表时间:2017-08-21 15:25:30 癫痫病的寿命是不是都比较短 其实,我在很久以前并不知道我喜欢银杏,因为它总被人们忽视。直到有一天我成为了阿掖山卧佛寺院内的银杏,看着我飘逸的叶片,完美的骨骼,我才开始为自己感动。      一   一切都是缘分,冥冥之中,前世、今生、来世早又注定和安排。   一千多年前,我本是被遗忘深山的银杏,孤独寂寞,无人问津。我佛慈悲,不忍看到我就此沉寂,了却一生,特派唐朝大将尉迟敬德翻山越岭,将我的种子从深山带出,带到阿掖山卧佛寺,跟随佛祖,修炼佛法。   佛祖对我怜悯,不仅将我的根深植于泥土,还给我浇水,看着我发芽,渐渐长成小树。可惜我的身体太脆弱了,初到卧佛寺,面对一切陌生的环境,并不适应,经不住自然的挑战。当时阿掖山卧佛寺佛法没有普及,山上树木,少之又少。一阵白杨风吹过,黄沙滚滚,我的身体瞬间被狂风从土里提起来,倒在一旁,奄奄一息了。   但佛祖已经知晓我的痛苦,特意设法解救我。第二天早上,天微亮,就有一个小和尚缓缓地从我跟前走过。他看到我倒在地上的躯体,命若悬丝,毫无生机。他似乎落泪了,停留了很久,轻轻地将我从地上扶起来,并抱在怀里,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快速去厨房找了一把铲子,温柔地再次将我种下,他天天给我浇水,天天和我说话,直到师傅叫他他才不快地离开。遇见就是缘分,本以为自己活不成了,没想到奇迹地复活了。我感激,感谢佛祖的恩赐,感谢小和尚的善心。   小和尚的照顾下,我渐渐长大了,枝繁叶茂,并和小和尚成为真挚的朋友。我喜欢秋天,秋天我的叶很美,那时小和尚总是在我树下玩,凉爽的秋风吹着我的树干,不一会儿,我的叶开始飘荡起来,转瞬间便可以改变地上所有景色的容貌。小和尚坐在的树底下,在洒满金黄色的叶子上,翻开翻去,抱着我的树干,似乎在和我玩捉迷藏,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整个秋天,我每天静静地听着风声,听着小和尚那响起“沙沙”悦耳的足音,听着他对我的呼喊,美妙极了。我和小和尚天天待再一起,我们喜欢听钟声,更喜欢大雪的清晨,看千里冰封的景象。我为成为一棵树而高兴,小和尚天天来找我说话,我一点也不孤独,反而成长了许多。   我喜欢听小和尚讲关于寺庙的一切,也喜欢听他念经,听他说卧佛寺以外的事。有时候我也跟着他念,“阿弥陀佛”,只是他好像听不见,我也不伤心,只要有他在就好了。      二   时间匆匆,转眼好多年过去,小和尚变成了大和尚,我经过风雨洗礼也渐渐长高了。   有一天,有一高僧云游到卧佛寺,巡游四周,站在我身边看了很久。离别时赠语:“寺若香火千年旺,需卧佛一尊,头当沉香木、体宜檀香木。”小和尚决然只身江南化缘,我悄悄掩泪,至此以后,只剩下我一棵孤独的银杏,每天听钟声,悟禅语,默念心经,颇感无聊。小和尚知道我孤独,怕我伤心,在临走时,和我聊了很久,我们泪雨相别,没想到过了一会儿他又回来了,还从山下移来一株小银杏,说让他成为我的朋友,代替他为我做伴。   小和尚走了,我每天过得昏昏噩噩,佛祖知道我的苦衷,也拿我没办法。新植来的银杏,脾气暴躁,有事没事摇摇晃晃,弄得我头晕,让我心烦。   我不想理那株银杏,除非他主动给我说话,要不然我不想将就。没有小和尚的卧佛寺,很安静,没有孩童的笑声,没有车水马龙,没有高楼大厦,有的只是凄凉,只是孤独的明月和星辰。但这里的静,我很喜欢。广阔无边的宁静铺展在我的眼前,时间,好像走的很慢很慢。这里远离繁杂的人世,还可以望明月,品花香,看野草睡觉,看另一株银杏打盹,还算可以。   夜静了,卧佛寺所有生灵都已经熟睡,只有我还醒着。小和尚走的这些年,还是觉得空落落的,十八年我没见到他,十分为他担心,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我每天为他在佛前祈祷,静静念着他教给我的佛经,希望佛主护他平安,能快快归来。   听佛主讲,小和尚在云贵一带化得沉香、檀香二木。木重路遥,运作艰难,无奈之际,适遇一商船北归,遂告求捎回。没想到人心难测,商人郑州癫痫哪里治疗最好见物现私欲,途中将沉香、檀香偷偷换出,后又买通官府,栽赃小和尚借钱不还,捉拿进县衙施以重刑,已经奄奄一息了。听到这些,我一晚上都没有入眠,默念佛经,只祈求小和尚快快好起来。   小和尚终于回到卧佛寺,已经变成了老和尚,心如死灰,面如泥土一样难看。小和尚再也没有来院子里看我,但我知道他的苦衷。失木、遭打、又毁清誉,气得他六神离宫,三焦失衡,后来就一病不起了。每天小和尚的房间人来人往,每个人都面色难看,纷纷叹息,掩泪而泣。看到这些,我也非常害怕,担心小和尚离我而去。   小和尚还是离开了,我哭了很久,旁边的银杏每天安慰我,后来也哭了,我们成为了好朋友。苍天有眼,一切皆有定数,十八年后,小和尚再次转世,成了县令。他亲审此案,严惩奸商,追回佳木,小和尚陈冤得雪,并选能工雕塑卧佛,沉香为头,檀香作体,供于大殿。   看到卧佛寺名声大作,膜拜者络绎不绝,我心里高兴,感激小和尚的无私和大爱。      三   春去秋来,几度黄昏,不知过了多少年,我和旁边的银杏话题多了起来。我们谈佛学,谈禅语,听风声,感悟四时变化,不再提起小和尚,怕彼此心里伤心。   “是日已过,命则随减。”我已经不再年轻,已经来到阿掖山卧佛寺多年,看惯了世间繁华,看惯了人情世故,看惯了悲欢离合。可佛祖还是放心不下我,常常为我担心。他想考验我,而我则欣然接受。作为一株有灵性的银杏,不只是风景树,而应该经历人生劫难,就算站也应该站成永恒。   一棵平凡的树,也可以过得不平凡。我向佛祖祈求,愿意接受他的考验,哪怕刀山火海我也愿意,但佛祖还是心太软,太心疼我了,时时护着我。   一切注定,该来的劫难,谁也无法阻挡。元代初期,一个没有风的夜晚,天空没有一颗星星,卧佛寺庙惨遭遇百年不遇的大火。火从厨房开始,一点点蔓延,直到包围整个卧佛寺。刹那间,僧房毁于一旦,僧众纷纷死去,眼看就要烧到我的身前,火高达数米,我没有慌张,用心念起了佛语:“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佛祖慈悲,看到了一切苦难,天下起了大雨,大火被浇灭,佛祖金身卧佛像还在。但卧佛寺还是有些破败了,后来在明代,清初,山贼纷纷涌入寺庙,破坏寺庙,我都险些被砍伐。还好在清朝时期,进行了大翻修,一切都变得好起来,我也变老了。   历经千年,历经数次劫难,能活下来,都是我佛的关怀。念过去,回不去,而后遥遥无期。看着高达二十九米的身躯,,而心已经疲惫,万事越来越力不从心,我旁边的银杏树也高二十八米,常常有人来合围,他倒是很乐观。   我应该知足,千年而幸存。看着自己挺拔的树干,枝繁叶茂,超然物外,亭亭云表,树冠覆盖整个寺院,傲然俯视卧佛寺,给人以古朴幽静武汉儿童羊羔疯哪里治的好之感,我是高兴。看到身上挂满了人们祈福的布条,飘扬的风中,我能感受到莫有的知足和心安。还有什么抱怨呢?还有人喜欢就好。   一切都是命。能成为佛前的银杏,要修炼多世才有这样的机会。我是幸运的,不快不慢,刚好赶上。本以为有一天我的落叶掉光,我就化为一片泥土,长卧眠卧佛寺,低吟着壮烈的悲歌离去,以报佛祖的知遇之恩。没想到,却一直活到现在,见证世俗人生,欣赏花开花落。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我虽然已经衰老,但问心无愧于天下。我虽不愿迎合任何一个人,但我知道众生的疾苦。我知道我的责任,再弱小,也应该做出一份奉献。我给烦恼的人一片绿意,我给画家一片意境,我给作家一片诗意。我静静听着佛祖教诲,叶儿为伴清风为友,哪怕被世人遗忘,我也无怨无悔。      四   根植千年,看淡一切,现在的我只求一片宁静。喜欢看庙堂缥缈的云雾,喜欢僧客厢房里那一方独有的清净。   我天天诵经,时时念佛,我喜欢寺庙古旧的青瓦,我喜欢一只鸟停留的片刻。我喜欢看天南海北的人涌入卧佛寺,看他们膜拜,听他们虔诚,祈福,这也是一种幸福,更是缘分,需要珍惜。   虽然很多人都会忘记后院的我。可是,我不在意,我懂得人们的匆忙,总会有走近我的那一天。作为树,一尘不染的树,我有灵性的,我飘逸,我洒脱。晨钟暮鼓别人听着空渺,而我觉得他们就是乐音。氤氲香雾纵然迷离,而它让我内心清如溪水。无论我有多么渺小,无论我多么孤独,但我真的欢喜寺庙那一方清净,一缕清香。   我感激上天,感激佛祖,让我来到阿掖山卧佛寺,并成为一棵千年老树。我享受“一花一天堂,一沙一世界”的时光,我陶醉烟雨,喜悟禅理,我向往空渺宁静的意境,向往来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一扫大地浊气,让我心间永远纯净。   佛前银杏,是对是错,我没有追问。更多的时候,是安心,没有机会漫步在斜阳的山径,踩着落叶踏步远方,可不后悔,既儿童癫痫病的急救措施都有什么来之则安之,站立在天地间,守望阿掖山,贴近卧佛,我的精神,我的灵魂将永恒。 共 3397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9)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