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偷心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评论
破坏: 阅读:1700发表时间:2012-11-20 07:23:44

1.
   从没有想过要成为第三者,即使遇到美貌如花的兰馨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2006年,我25岁,大学毕业后好不容易考上公务员,在这个城市的税务局上班,和一个同事负责城郊附近一片商业区的管理和税务工作。平素打交道的都是一些来自外地的小商户。这其中就包括兰馨。
   关于兰馨,没见之前就听到同事垂涎三尺的讲,那娘们真是个尤物,可惜的是她男人一天到晚看得紧。不过,她找一个那样的男人,也算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不久,我一个人去市场转悠了解情况。在一家装饰素雅的家常饭店门口,一个女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在了我的身上。她穿着白底蓝色碎花的连衣裙,光着脚丫,盘着的头发也松散着遮挡了大半边脸。在她的后面紧追着一个满嘴酒气的粗壮男人,步履踉跄,手里还拎了一个空酒瓶。只是看到我身穿的制服,就停了下来,满脸赔笑。
   等我走进这家“口味香”家常菜馆,我才从墙上的营业执照上看到兰馨的名字。菜馆很小,一共两层,上面是个包间,下面简单的几张桌子。但蓝色格子的桌布和桌面上的塑料兰花让我想到了温馨这个词。男子谄笑着向我让烟,他说,您是新分配来的吧?这个月一定把欠的费用补上。然后他又骂骂咧咧朝躲进房间的兰馨大骂:你死在里面了,出来倒水。等兰馨出来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她的脸。穿上鞋子,盘上头发的她虽然眼角还有青紫的痕迹,但在这个小菜馆里,她的美还是让我觉得传言非虚。
   看着兰馨和眼前猥琐的男人,我仿佛在华美的盛宴上吃了苍蝇一样难受。简单地敷衍了几句,我就匆匆走出了菜馆。走出很远,身后依稀还有喝醉男人的咒骂声。
   2.
   工作步入正规,我和周围的商户也渐渐熟络了起来。也更多地听到一些有关兰馨的事。无非丈夫不务正业吃喝嫖赌,生活生意全靠兰馨一人支撑。每到输了牌喝了酒找兰馨出气发泄一番等等。
   但每次我去,男人还是收敛了许多。而兰馨,每每看到我经过,就老远招呼我进去坐坐。时间长了,闲言碎语也就随之而来。男人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复杂。
   我不想招惹是非,所谓怜悯也只能适可而止。去兰馨菜馆的最后一次,男人不在,兰馨坐在门前,沉默地如同一尊塑像。我问她,为什么不离婚呢?这样的日子你要一直过下去吗?她苦笑着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也曾对她很好,只是迷上赌博酗酒以后就变了样子。我看着她眼里氤氲而来的雾气,没有再说下去。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有再光顾兰馨的菜馆。每次收费,也由同事代劳。总绕道而行的我,也许不想看到兰馨愁云惨淡的脸。
   同事每次回来总是色迷迷的样子,我也懒得参与。临近年关的时候,同事拉我一起去兰馨的菜馆喝酒。酒过三巡,他就拉着去了附近的一家理发店。其实我也知道,那理发店并不做洗剪吹烫的营生,里面清一色的洗头小姐。同事很快就被领进了一个房间,而我面对妖娆的女孩拉扯进退两难。5分钟过后,兰馨突然跑进来了,拉着我说有事要我帮忙。她搀扶着摇摇晃晃的我走在大街上,也不说话。半个小时后,街道上警车呼啸而过,随后,我看到了同事被带上了车。
   我的酒顿时醒了大半,兰馨把我送到住的地方,就悄然而去。我想,这肯定是个陷阱,有人举报,而兰馨肯定知道此事。
   3.
   几天后,同事被停职,而侥幸逃过一劫的我被调到了市中心税务局。临走的那天,我很想感谢一下兰馨,可听人说,她消失了。
   我有些失落,但同时也为她高兴,我想她终于可以脱离那个男人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从那后,我连接几天都哈尔滨比较专业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在做关于兰馨的噩梦。她在梦里流着泪,看着我楚楚可怜。
   而我好运连连。单位的一位领导很欣赏我,把自己的侄女夏樱介绍了给了我。夏樱很喜欢我,和我同岁,是一位飒爽英姿的警察。很多同事都觉得我走了狗屎运,如果好好利用这些关系,前途远大。而每当看到夏樱,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兰馨哭泣的脸。如果兰馨能像夏樱那样生活,那该有多好!
   因为夏樱的工作很忙,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感情也不温不火地进行着,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们应该会一起走进结婚的殿堂接受众人的祝福。
   可就在三个月后,夏樱有一次突然严肃地问我,有没有爱过另外的女人?或者和其他女人有关密切的关系?我摇头。夏樱做出拔枪的姿势笑着说,我想也是,你这么不解风情,怎么会是一个风流种呢?
   4.
   2007年9月,夏樱接到了一桩案子。回来的时候,她问我,你认识一个兰馨的女人吧?我顿时吃了一惊,说是以前的商户。夏樱说,她涉嫌卖淫,现在在拘留所。她说她没有亲人朋友,审问了好久,才吐出你的名字。你有时间去看看她吧。
   说完,夏樱就离开了,我站在原地,梦里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眼前,五味杂陈。
   兰馨明显憔悴了许多,在一群浓妆艳抹的女人中间,仍然能一眼能看到她的清丽。她沉默着,一言不发。任凭我怎么想,也猜不到她竟然走上了这条道路。
   她看到我,眼神里露出一丝欣喜,随即,两行热泪就滚落下来。我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做,她没有回答我,只是不停地问我,你生活得好吗?我说很好,也许很快就结婚了。她欣慰地笑着,然后头一仰,说,我这样,来钱快,我需要钱!
   我无话可说。女人都是善变的物种,也许很多事我根本无从了解。不过我仍告诉她,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一定帮忙,而她只是摇头。
   走出拘留所,我的心情莫名的沉重。夏樱在外面等我。她手里拿着一封已经开启的信说,几个月前收到的,叔叔给了她。是一封检举信,没有署名。信里说兰馨和我有奸情,不仅如此,我还去找过小姐。看着夏樱离去的背影,我的头懵了。
   5.
   那晚,我又去了“口味香”。兰馨的男人依然在,只是菜馆改成了发廊。简单的理发工具,里面坐着几个暴露而慵懒的女孩。看到我,几个女孩顿时变得神采飞扬起来,一个个往我身上靠。
   那男人看着我,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癫痫病患者发病前的症状表现。他狰狞地说,你小子现在原形毕露了吧。亏得兰馨那婊子还喜欢你,给你通风报信,还为了你要离开我。可惜啊,原来她的眼光并不怎么样。你现在也丢了工作了吧?想搞我的女人,老子玩死你。
   我突然明白,那封检举信的内容和兰馨迫切问我过得好不好的话语。原来,一切有因有果,只是我都不知道而已。
   只是,我不知道兰馨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何从一个火坑又跳入另一个火海呢?我不理解。我值得她为我这样做吗?
   回去的路上,天很黑,突然又下起了雨,我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路上,一滑,摔了一身的泥。兰馨夹杂在一群女孩里沉默不语的脸,又摇晃着出现在我的面前。
   我向夏樱说了这一切,夏樱看着我说,其实她和同事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只是她没想到,我竟然被牵扯了进去。
   事情很快水落石出。兰馨是受到了威胁才沦落至此,夏樱没告诉我细节,只是端详着我的脸叹气。
   我一直想问问兰馨,为什么会这样做?可没人能给我答案。得知兰馨被放的消息我去接她,只是,人去楼空,她又凭空蒸发了。
   6.
   夏樱和我推迟了婚期,我也没有听到有关任何我的风言风语。夏樱说,她相信我没做任何出轨的事情。只是,她需要静一下,一个被偷了心的人,她要考虑一下还有没有继续爱我的意义。
   我又被调了新的地段,依旧做着同样的工作。某一天,我在大街上看到了一家新开的家常菜馆。素雅的装修,蓝色格子的桌布和桌面上的塑料兰花。我欣喜地走进去,并没有发现那个熟悉的身影。只是,通过一个女服务员的口听到了一个辛酸的故事:
   一个18岁出外打工的女孩,在路上被人欺骗卖进了山区,一年的时间受尽非人的虐待,因为数次逃跑抓回,后来退钱还人又被卖进了发廊做了按摩女。在她21岁那年,她碰到了一个男子,本以为男人会带着她过上好日子,于是她与他选择了私奔。只是好景不长,她把自己的全部积蓄开了菜馆,而男人却坐吃山空,吃喝嫖赌。她以为人世间再也没有温暖,在她最痛苦彷徨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斯文的男孩。男孩不像别人的男人打她的主意,但她从男孩心疼的眼神里看到了久违的温暖。于是,在男孩被同事带进发廊的时候挽救了他,但同时也受到了丈夫的打骂和发廊老板的威胁。为了男孩的前途,她毅然选择了沉沦自己。
   也许,这只是女人一厢情愿的暗恋,也许是为了男孩那温暖的眼神,也许什么感情也不是。但尽管如此,她隐忍了一切。
   说这个故事的女孩有些面熟,我仿佛在拘留所里偶尔看到过。但兰馨,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而我知道,在我遇到她那年,其实她也才25岁。
   7.
   我和夏樱最终还是结婚了。
   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这样一则神话故事:一棵从不知道爱为何物的仙草因为过路青年的一个微笑而动了情,但听说只有偷到青年的心才能得到爱情,于是,她日夜修炼,当男人的心终于到手后,她才发现没心的男人只能活过三日。最后,她把自己的身体幻化成男人的心脏。男人也随即忘记了她,此后,男人每为情心动一次,仙草就会疼痛一次,但为了男人的生存,她选择了疼痛。
   看到这,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下来。原来,偷一个人的心有时只为了体验爱情,即使,被偷心的人永远不知内情。

共 3460 字 1 页 湖北治癫痫正规的医院showread?id=272026&pn2=1&pn=1" class="pre">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