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评论 > 文章内容页

叶落人走心自凉,思念的情依旧在回荡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8-22 分类:评论

  那是幸福的声音在向我们呼唤,那是最美的年轻脸庞和最温暖的双手。

  ——题记

  当秋风带走最后一片黄叶时,阵阵寒意在提醒着冬天已经悄然来临了。没有过多的思绪,只是忽然想起不知不觉又到了一个冬季。若然此时叹息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实在未免有点哀者忧伤。可是那白墙上的日历确是实实在在地诉说着这样的事实;那不断重复的实验也在明明确确地描绘着这样的故事;那时时催促聚集的电话更在警戒着你们提前的离去。于是不得不承认这个冬季真的来了,你们离校的日子近了。

  其实我知道无论怎样舍不得,无论怎样不愿意,无论怎样不承认,你们都是要提前离开的,注定了每个人的道路是不同的。高中时总是觉得那时候很忙碌,然而我们几乎每个周六都有一起吃饭的时间,一起逛街的时间。哪怕是等在种一班的窗台前,听着你们那吐沫横飞的数学老师讲着刚模拟完的数学卷子,我们也会等待着彼此。还记得每当这个时候,里边的你们总是时不时地向窗台前的我们投来无辜又歉意的目光,当然等你们出来后,小云,青么,我都会对你们抱怨一通。随着我们的抱怨你们总是大说老师的不是,可是最后的争论都成了模拟卷子题的变态,分数如何的不及。想想都觉得那时候的我们多么的天真烂漫。

  其实那时候大部分的集聚地都是在我们宿舍,青么,小云,我们三个一个宿舍,燕子,芳芳都是各在一个宿舍,记忆中从来都是我们三个等你们俩,我知道看到这里的时候燕子和芳芳肯定都会有异议,可是事实确实如此的。记得那次毕业前我们一起去照合影,你们老师拖堂很久后,你们回到宿舍还墨迹半年,等我暴跳如雷地跑去叫你们的时候,芳芳说燕子还在墨迹,这时的燕子一边小跑地找梳子,一边笑眯眯地对门口的我们说:等姐一会儿,马上就好马上就好。这个“马上”一等就是十几分钟,本来愤怒的大家,看着燕子那手慌脚乱,顿时又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可是没办法,谁让我们就是摊上这样的老大呢。但是无论怎样的拖延,无论怎样的墨迹,我们都顺利地完成了我们的合影。然而今天的我们呢?

  “我们去照婚纱照吧!”这是小云发过了的消息,刚开始还觉得那妮子是闹着玩的,突然又来了句“再不照,她们三个就要走了”,顿时觉得世界在乌云密布。看到这句话就好像是谁突然戳穿了我内心深处隐藏了许久的秘密。良久我回复“好,我们明天就去吧”。可是最终我们还是没能实现这个计划。就像青么说的那样“你们总是在计划,我们都走了也没见你们行动”。确实是这样的,事事总有那么多的不合心意,有那么多的事在羁绊着我们的脚步。不是影楼要提前预约,就是芳芳有兼职;不是我要上课,就是小云有活动;不是青么有考试;就是燕子要复习。高中的时候说,现在没时间在一起不要紧,等到大学了我们要把以前没干过的事都一起做了,我们要一起去不醉不归,我们要一起去彻夜不回,我们要一起去大展歌喉,我们要一起去游山玩水,然而我们又做了哪些呢?

  记得在记录《怀念我们的从前》中,我简略地提到小云,并对小云说那里全是种三班的子民,我就不在那里着重描述我们可爱美丽的四姐啦,日后定有我们五个人的记录集,可是这一承诺就是三年,时至今日我也没有拿出我们的记录集。不是没拿出来,而是根本就拿不出来,细细想来还不知道我欠下了多少的账目呢!每次都对自己下定决心说,下周一定要开始写了,燕子、芳芳、青么马上就要离开了,一定要赶在你们离开前送到你们的手上,可是……可是……总是有那么多的可是,那么多的转折句,我自己都对自己无话可说了。等你们真的毕业了,我才发现我的拖延使我再也无法向你们交代,更无法向自己交代了。

  也许时光在流淌,也许我们变了样,也许日子不再有,可是我们的幸福依旧在时光里回荡。

张家口市癫痫病专治医院邢台市治疗母猪疯比较好的医院云南省有效治母猪疯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