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朋友似的领导(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都说,随着年龄的增长,生活的圈子不自觉间的改变,朋友的数量也会越来越少,真正可以在一起分享交流的朋友更少。是的,我们总能在不同的场景,看到人们这样或那样的感叹,仿佛认识的成长与体魄的健旺成反比。

似乎人人都有同感,那曾用情极深的岁月,只是在灵魂的角落里刻下了流年最珍贵的痕迹。曾经的笑语欢颜,曾相逢的事和相遇的人,曾积极释放的渴念,正在按不同的规则出牌,徐徐退出生命运动的舞台。枯萎得是那么的正常,又是那么的无奈。此刻,你会感觉到,一个人,一个凡夫俗子来长天大地上走一遭,只能悄悄地找到一个适合自己居住的小环境,做那么一点小事而已。

这类不温不火的思绪,容易让人尝到了一种比孤独更不能言状的怅惘。如果在某种机缘下或偶尔心血来潮,在这些人生山水草泽间提取到那么一点清香,获取游丝一缕,心竟然是那么的服从,真让人惊讶。而且是想用笔墨记录下来的惊讶。

是这样的。去年年底,与二哥一起到贵阳。入住省政协宾馆后,哥的驾驶员小石玩着他的平板电脑,我随意地看了几分钟电视节目,感觉很无聊。就在此时,哥来电话说,他陪他的上层领导到飞机场接人,不在一起吃饭了。一看时间,还不到下午四点,我马上想到,联系以前的领导来一起吃饭。

平时,我不敢轻易地打扰老领导,哪怕是请他一起吃饭这样一些小事。因为,他是我心中最美的一幅图像,不能经常摩挲他,只能深切的珍藏,暗暗得意的保存。可是,有近五年的时间没有见到他了,真想见见他。他是我心中一块智慧的牌子,让我一直敬仰;极有涵养的他,是知识和智慧与世俗生活协调在一起的好领导。我不能因为吃饭这些小事降尊他应酬的标准,所以,好多次来到省会贵阳,做了他的邻居,却没有联系他。

原意是请老领导一起来吃饭,表达问好的诚意,多增加一点我拜谢的话题。没想到老领导却一定要请我吃饭,尽地主之谊。我问了几辆的士车,都不知道老领导所指南明湖畔的餐馆位置,只好再次电话打扰领导问一个清楚。可是,领导执意叫他的驾驶员来接我,恭敬不如从命。

我与哥的驾驶员小石赶到餐馆的时候,老领导请来作陪的嘉宾都来了,一一介绍略略交流几句后,我知道他们不一般的品位。最让我诚惶诚恐的不敢轻易接纳的,是老领导将我介绍成他的朋友,而不是介绍成他曾经的下属,当着嘉宾们的面夸奖我很有思想,眉眼间流露出亲近的表情。我向嘉宾们说明,我曾是老领导的下属。可嘉宾们异口同声地说,被领导认为是朋友的下属,这个下属在领导的心中,一定有不可估计的重量。经他们这么一解释和延长加深的理解,我既感到荣幸而又觉得没有资格享受这名不副实的待遇。

关于朋友和下属,有这么一则感人的故事。曾国藩在南京两江总督的幕府(曾是大学士,宰相),设置了两种见客的规格,一种是接见下属,一种是接见朋友。下属哪怕是省长的级别,都要行清朝官员的见面礼,主宾分列;而接待朋友,曾国藩却非常的和蔼,挽手相迎,恭敬让座,哪怕朋友只是一个小小的县长,曾国藩都非常的敬重。曾国藩这种接见的方式,众多的下属以得到朋友式的接见为无比的荣幸,并广为流传。

没有想到,老领导将我摆设在如此瑰丽的局面上,给予这样大的脸面,内心在责备自己何德何能,得以享受老领导的精心安排。此刻,茶几上茶香缕缕,谈笑风生,我看到餐桌从三个方位盛放了三瓶茅台酒,各类各色的菜肴经服务员的手,便不断地上来了。

那些年轻漂亮的服务员,标准的中国式美女,每一位都朝着我们这些客人微笑,仿佛每一个微笑都送上了温暖,有着具体的色彩。她们轻盈的身影,与香喷喷菜肴一起,制造一个可人的气氛。美肴、美女、美酒、美人(尊重的人)等,竦立在这一包间,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我有点慌神。

我在想,这样气派的场面,实在不该是接待我能有的精致和富饶。不免扪心自问,我有哪一派力,哪一股劲,值得老领导这样铺排?仅凭一如既往对领导的尊重,对领导安排的工作尽心尽责的做好和完成好,哪匹配得了老领导在十几年之后作出如此隆重的接待和尊重。那是些什么呢?真的弄不明白。

老领导的为官和处世风格曾令人许多不解,也令很多人赞赏。在十多年前,老领导毅然决然地辞掉局长的宝座,当起了某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保留公务员的身份,只到去年国家清理公务员吃粮不当差的现象,老领导才以公务员的身份退休。说他是老领导,是指曾经的领导,一个“老”字放在这里,是一种尊称,表达的是一种无名的感激和厚赐。老,不是指年龄,领导并不老,他才大我六岁,是大哥的同学。

记得,第一次由哥将我介绍到他的跟前,怯生生地站在领导的面前,叫了一声领导后,就不敢出声了,像个大姑娘见到自己心爱的人似的,五味杂陈,悄悄地喜欢上了领导。那时领导在我的心中,犹如半天云端的神一样,高不可攀。只是呆坐在一边,听哥与领导海阔天空的说笑,不敢参与他们的美谈,哪怕是我有些观点同样可以跟他们的话题作伴。至今,我仍记忆犹新。其实,我从来不腻情,也敢于说话,只是那次初见,到底怎么了?

做领导的下属,才是两年多一点的时间,然后是领导的辞职和我离开那个单位。领导在读大学时是学数学专业,教了一年多的书,当起了政府办的秘书,然后当起了领导。我在跟他一起出差时,与他谈起过文学,他推荐了若干部世界名著让我阅读,他的文学常识不逊色我相遇那些中文系毕业的人,甚至是有过之而不及。数学系毕业的他,我从来就没有听到过他有关数学的逻辑,只是听到他哲学的论述,充盈的道义,智慧的剖析,众多人情世态的编排。与他说话,没有见到他有意烘托和渲染点什么,只是一些坦荡的流露。

这个社会给了我们这样一种感觉,只要马虎具备一点可以炫耀身价的资本,他们就不容易放下拥有的身段与下属互相学习和交流,宁可在上级的面前奴性十足。而领导常常用一种平视和鼓励的眼神对视我,大部分观点在融合和交汇,甚至是达到了相互切磋,没有出现过他作为领导的霸道地带。我侥幸进入这一块敞亮的地带,恭敬地抬起头来,十分陶醉也十分清醒,并经常念兹在兹。

有一段时间,听说领导的企业不是怎么的景气,还有许多的绯闻,领导与夫人离婚了。可是,我连一句关心的话都不能问起,因为我相信领导足以能驾驶发生任何一种变化。二〇〇八年,特意绕道找到老领导,他光明磊落地说起那些事情的发生和顺利的解决,与嫂夫人的复婚和事业的蒸蒸日上。

嫂夫人调入省城贵阳后,领导也随同居住贵阳。二〇〇九年,在别人的邀约下,我与领导在贵阳的餐桌上相遇。那一次相见,领导对我说,他在广州买了别墅,将来嫂夫人退休后,分期居住广州和贵阳。真是羡慕领导太会过日子了,像燕子一样南上北下享受秋去春回的飞迁旅行。

我们都知道,燕子在冬天来临之前的秋季,它们总要进行每年一度的长途旅行,成群结队地由北方飞向遥远的南方,去那里享受温暖的阳光和湿润的天气,而将严冬的冰霜和凛冽的寒风留给了从不南飞过冬其它鸟类。躲避北国冬天的寒冷,到南方过冬,春暖花开的时节再由南方返回本乡本土生儿育女、安居乐业。每年来一次秋去春来的南北大迁徙,以得到更为广阔的生存空间。领导呀!我今天终于明白,你当年毅然决然的辞职,是在追求你心中的自由,你想在夜深人静、明月当空的夜晚像燕子一样,自由的飞翔,不想受密密层层关系网的桎梏而首鼠两端。

领导呀!你游历的范围,所具备的身份和深度,你早已明白了世俗大道发出的阵阵恶臭,偏僻的小巷也秽气扑鼻,你像燕子一样飞得很快,寻找着适宜自己快乐生存的土壤,悄悄地微笑。

喝了不少的酒,吃了不少的菜,说了不少的话,嘉宾们才拱手作别。领导叫着嫂夫人一起,预计去咖啡厅。二哥的驾驶员小石不愿喝咖啡,先回宾馆。领导打电话给二哥,请二哥一起来喝咖啡。我们在等待哥来的这段时间,沿着南明河畔散步解酒。河水比以前清澈多了,领导说河里不仅有白鹭,之前还有娃娃鱼、黑天鹅也曾出现过。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南明河生物链得到改善,治理初见成效。

在咖啡桌上,哥与老领导谈到中国的儒家政治。“出世”与“入世”始终是知识分子群体必须要认真面对的难题,而不同的选择也决定了他们的人生态度和发展路向。以孔子为代表的儒家学派是“入世”的理念,提倡积极的人生态度,希望对社会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历代儒者推陈出新。

我跟随他们谈笑的主题,顺便讲到山东省是我们国家儒家思想的发源地,十八大中央委员居全国之首(30位),广东虽说是近代革命和改革开放的前沿和排头兵,纳税第一大省,而十八大205位中央委员中,没有一位是广东籍人士。广东人的大气魄,精谙和气生财的大道,使经济做大做强;而山东人精谙儒家思想出世和入世的精髓,沉得住气,低头领受,抬得起头,儒家文化让山东人人才辈出。

通过与老领导的闲谈,我仿佛才发现,我与领导有些观点竟然不谋而合,异口同声,甚至是一些人生的闲散也很近似,出乎意料的默契。我不能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来归结,也不敢高攀高山流水伟状。只是我稍稍明白,领导厌烦的事物,我不知哪来的力量,也同样厌烦;我起身告别的一些人事,领导却异常的赞赏。我简单说起了这些年发生的事情,我做了哪些加法和减法,受到了那些委屈,松绑了哪些缆绳,老领导当着我哥的面夸奖我,并深深的点头。此刻,天地仿佛没有什么杂色,只有同一种色调在变换着光影浓淡,和谐交织,朗朗清白。

在领导的万千美言中,我在沉思,翻动了一叠叠岁岁,感动于领导当初的接纳,感动于领导的赏识,感谢领导的信任。从领导端端庄庄的脸庞上,洁净方正的气质上,充满智慧的眼神中,可以判断,他真的将我当成了朋友。领导的所有言谈举止,只有高屋建瓴,而没有居高临下,更没有上下级之间相处的那类尴尬和难堪,直接给我的是朋友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不是勉强堆垒而成。我犹如面对湖山胜地,林泉溪涧,自然的融入。

回到宾馆,哥对我讲到,我的领导非常有智慧,学识渊博,待人接物极有分寸。他的大学同学邓某人当上了州委书记,管辖的国土面积差不多相当于韩国总统,所有的同学对邓某人毕恭毕敬,都以邓书记相称,而只有他对邓某人直呼其名。

如何称谓,这也是一门非常有学问的人生课题,体现了中华民族为人处世的智慧。不同的地理空间的称谓,即使是面对同一个人,也有所不同,表现出我们中国人的处世哲学。老领导,对他显赫的同学,直呼其名,显示了他内心美丽的色彩,干干净净。别看是一个直呼其名的细节,存在一种无可置疑的壮美,表现一个人有底气的生活动态,不卑不亢的作风。人们都承受过不同程度的情感煎熬,能保持着一种不偏仄的理性,恰好是一种和平相处的基础。不被太大的热情所左右,不被强烈的愤怒所扭曲,这正是领导身上的光辉点,我无法躲避,才记下这珍贵的一笔。

在这个人间万象的浓荫里,以利益为结交点多元闹腾的今天,在这个情爱传唱得最多,失落却最多的时代,有缘与领导相识,有幸做老领导的朋友,是一种福分。

我愿意长久而诚恳地服从这一份机缘,并为获得这种机缘而更加的冷静。这世界原本存在资历、排行、上下左右,侥幸碰巧没有的阻隔,真是一种福分。

忙忙颠颠的世事,行色匆匆的人生,相遇一次真不容易。珍惜这份机缘,看来不需要太多的排比句来描述,柔声细气的遣词造句似的热络也让它走得远一点。珍惜这份生态和物象,在自己的年龄落脚,哪怕只是时间的缝隙中发出一丝光亮。

长沙哪看儿童癫痫好癫痫精神上吃什么药有效郑州市专治羊癫疯公立医院丙戊酸钠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