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流年】落叶(散文)_1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美文欣赏

春天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它。

它是一片叶子,准确地说,它是一片泡桐的叶子。它就挺立在四楼我家的窗外那棵硕大的泡桐树梢上,它长在树梢的末端,树梢横斜着,伸向我家的窗口。站在窗口向外张望,我觉得我和那片叶子近在咫尺。

我也不清楚,为了躲避些什么,总是习惯了将自己封闭在四面雪白的墙内。只是,每天会不时地踱到那扇窗口,掀开一角窗帘,窥视一下外面的世界。外面跌入我视野的,依然是酷烈的光,浮游的尘,和一群叽叽喳喳的虫子。

有时,我会自责,干嘛要向外窥视呢。内心一阵颤栗。

自责归自责,还是会不时地踱向窗口。那天,蓦然发现了那片小巧稚嫩的叶子,没想到,那片叶子竟成了我胸腔里一缕诱惑的希望,只是这希望令我很有些混沌和错愕。但从此,我终于有了一个更加频繁地踱向窗口的理由。后来回想,就觉得那天的光线有了些柔和,那片叶子站在柔白的光里,翠翠的绿,还未长大的身躯,脉络明晰。

应该是在一场灼灼的花朝之后,那片叶子,背着我,在很大的风里萌发了它的生命。是的,春天的风很大,忽而南风,忽而北风,夹杂着遥遥而至的沙粒,可那片叶子全然不顾。又是一场浩荡的风,我有些担心,那般稚嫩的叶片,不会被风吹下来吗?我的担心不是没有理由,夜里,我听到风在黑暗处肆虐地吼叫,从一株树撞向另一株树,从一块石头奔向另一块石头。我的担心更重,一宿不敢睡得踏实。清晨,天刚放亮,急急地奔了窗口,掀开窗帘,蒙蒙的晨霭里,那片叶子,不但未落,竟壮大了许多,亭亭地立在树梢,更为碧得可人了。

已是习惯了每天的向外张望,说不出还有什么别的缘由。或许,只是为了那片叶子。

春天的风,来得急,走得也急。它们远行的时候,忘不了携裹着春天一起遁去了。那片叶子早已修成了深绿,被春天遗弃了的它不懂得怀念和哭泣,依然站在树梢的尖端,它的后面,自是有许许多多的兄弟姐妹,挨挨挤挤地拥在一起,在一片墨绿的色里,一起摇曳着芭蕾般的姿态。

一场透雨,又是一场透雨。夏日就是这样,总是笑了哭,哭了笑,日子就在这哭哭笑笑的闷热中,一页一页地翻动。再猛烈的雨,于那片叶子也是无妨的,冷眼瞥见,雨后的它更加神清气爽了,还平添了些莹莹的水润,一圈水珠粘在叶尖上,清冷的光凝射进我的目视,竟如生出了许多俯瞰这个世界的清冷的眼睛。

那天,听到一阵蝉的高调。隔窗而望,一个缁衣的家伙,正将尖尖的长针一点一点刺入那片叶子的柄。心里一个冷颤,索性全拉开了窗帘,推开有些锈蚀沉重的窗扇,潜意识里挥舞着胳膊。胳膊酸了,蝉竟还是趴着,像是吸附了不顾生命之虞的诱果。我想,叶子会死去吗?一天,两天……几天过去了,我看到,那片叶子,并未死去,恍惚,它的确变成了一枚崭新的青果,轻轻,就滑入我的胸怀。

已记不得了,灰喜鹊从哪天起开始频繁地光顾那棵挺了一树繁叶的泡桐。开始是一只,后来是几只,再后来竟是一群。喜鹊是吉祥的鸟,我知道。喜鹊们的光临,让吹进窗口的风有了些谙熟却记忆模糊的气息。它们是要在此做巢了吧。盼着,想着,我,能够怎样地与它们为邻呢。

又看见那只,或是另一只喜鹊,羽翼轻盈地落下,又步履轻盈地跳跃到伸向窗口的枝条,抖擞一下羽毛,叼一下那片叶子,竟冲着窗口,大叫一声。而后,盘旋一下,款款飞别了。

喜鹊们终究没在树上做巢。

期盼的清晨,遗憾的黄昏,遗憾并期盼的日子,还是会常常走向窗口,对着那片叶子,做一个短暂的凝视。

一个光线耀眼的午后,就发现,那片叶子,正脱去了墨绿,已晕染了微微的黄了。

风,又来了。是秋天的风,声音那么悠远,好像正在穿越一个季节的长度。一片、两片,风开始轻轻地摘着泛黄的叶子。

又一个午后。晚秋的阳光卸掉了载不动的浓烈,那片叶子,那片被我读成了满身旧黄的叶子,正被一缕风轻轻地摘下,如同摘下一枚熟透了的果子。失却了依托的它,迟疑且惶恐,很想抓住什么的样子。我将要伸出手臂,就听到一种声音在对它说:打开你的翅膀吧。

匆匆探窗而望。那片落叶,许是被一团无影的云托着,如一片船帆,飘飘摇摇。我很是相信它已张开了翅膀,且撒开了手,丢掉了刚刚的迟疑和惶恐。我追视着它,看它又从从容容地划出一个长而美的弧,而后,穿越着这个赭黄的秋的厚度,缓缓消逝在一个孤独而优美的姿态里。

心里一阵空乏,又暗生一丝不合时宜的欣喜。它,终归是有了自己的姿态和方向。

须臾,我听到了窗外,两个季节轰然碰撞的声音。

下意识里,急急地下楼,沿着旧日惯走的小路寻去。那条小路,走了太多的次数了,却只是有些陌生,有些印象模糊。一路孤独地寻去。我看到,一墙之隔,竟是一地落叶缤纷。

又是一阵晚秋的风,清冽而肆意,空中便演绎着又一场秋的纷纷扬扬。我对着空中默语:打开你们的翅膀吧,这是你们自由的时候。就看到,或赭黄,或绯红,甚或夹杂了些许干枯的,却一律如刚刚破茧而出的蝶,细细穿越着一个萌动、苍翠、枯萎与凋零的轮回。秋阳下,它们闪着粼粼的光,舞着短暂的散漫和自在,不肯轻易落下。

不肯轻易落下,却终究是要落下的。

叶子很轻,很轻,落地的声音很重,很重。

大地阵痛。

将视线归于远方的苍茫。我望见,长长的朔风里,有一片落叶,如一片愈行愈远的帆,孤独,而优美。

癫痫到底如何去治疗昆明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保定癫痫专业医院治疗在哪里?重庆哪家看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