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美文欣赏 > 文章内容页

【心音】梅香的故事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美文欣赏
梅香是个很有韵味的女人。她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皮肤很白,泛着瓷光。她嫁了个好老公,生活无忧,早些年就把工作辞了,全职在家相夫教子。老公是一家企业的驻外代理,年薪很高,再加提成奖金,她们是最早迈进“小康”的家庭。梅香刚“歇”下来时,孩子小,她把精力都投入到伺候孩子生活和辅导孩子学习上,倒也感到活得很充实。但是自从去年孩子考到外地上大学走了后,她突然感到无所事事了。老公又不在身边,她成了典型的“留守女士”。这人吧,没事肯定得“找”点事,尤其是在街上被曾经的闺中好友的一声惊呼所振醒。   看着镜中渐显暮气的脸,她真的有了一种危机感。好在她的“胚”好,稍加修饰就“出彩”。于是,她办了美容卡,进了健身房。有事干了,就有精神气儿了。没多久,一个浑身洋溢着美艳的风韵女人惊夺了邻里的眼球,她也着实地得意了一阵子。可是,过了一段时间,烦恼又来了。俗话说“女为悦己者容”,自己这么地精心打扮,尽给些“不相干”的人看,很不提劲儿。老公不在跟前,自己不工作了,社交圈子也很窄。尤其是晚上坐在镜前卸妆时,时常感到孤独和寂寞。久而久之,内心极里的一种躁动就越发势力强大起来。   梅香做姑娘时,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主儿。婚后也喜欢看“琼瑶阿姨”和韩剧,且经常是看得泪眼蒙蒙。老公在家时,宠她上了天,时常爱做娇女状。现在这种情景使她倍感失落。她不由得开始做梦,梦想着有个可心的人儿陪着她做梦。   假期孩子回来,教她玩电脑,给她打开了一个新天地。   她也上QQ聊天,但她有自己的原则,不和网友视频,不见网友。即使聊得再好、再投机,也绝不放弃原则。她认为只要这样就会是“安全”的。所以,在以后的聊天中,遇到合适的人,她也会放肆地发泄一通,甚或还会有一些很是过分的语言。刚开始时是“泛泛”地聊,没有固定的“好友”。慢慢地就开始集中在某个人身上了。平时脑子里就有了“想”的对象了。其中就有一个叫“明天”的网友,牵挂了她的心。他们无所不谈,每次很晚下线时都是意犹未尽。每当坐在电脑前都希望看到对方在线……甚至还多次产生打破“原则”的冲动。   但梅香是清醒的,更是理智的。她不会失去原则。      梅香的婚姻基础是很厚实的,至少梅香是这么认为的。她和老公是高中的同学,也可谓是青梅竹马,举案齐眉。连当时的老师都很看好这一对金童玉女的婚配。结婚多少年了,夫妻两在一起时还黏糊着嘞。梅香的老公看着很敦实,很厚道,很照谱的一个人。梅香对自己也充满了自信:四十好几的人了,皮肤还是那么好,腰身没有一点的赘肉;眼睛不是很大,但很亮、很媚;老公曾经说过愿意淹死在里面。她的鼻子高挺,但不失秀气;一口晶莹碎玉的贝齿,一直都是红艳艳的唇(梅香从没用过唇膏类的东西);精巧的下巴像玉雕。整个人就是一件艺术品。没有了少女的青涩,多了一份成熟的丰韵。   梅香和老公的感情很好。他们现在虽然没有了当初年少时的激情和浪漫,但相互“依赖”的程度到了互为一体的状态。从结婚始,老公就像宠孩子般由着她的性子,她在老公身上感受到的更多是一种兄长的爱或者说是一种父爱。梅香也经常可以感受到来自好友和邻里们的羡慕和嫉妒的目光。如果,如果不是因为……梅香也会认为她是最最幸福的一个女人了,而且会一直终老。   又有几天没有看见“明天”在线了。梅香突然有了一种失落感,情绪也比往常显得烦躁。做事心不在焉---不是把自己锁在门外,就是炒菜不放盐。梅香这时感到“害怕”了。难道自己……?不会吧?连人影都没看到过,会爱……吗?然后自己又安慰自己,有,又咋地?反正不见面,就不会“出事”。有这份“牵挂”,精神好像“充实”了起来,日子也好像比以前好过了许多。但她并没有意识到,此时在她的心里,老公的身影被淡化了,逐渐的模糊了……   又是一个漫长难寐的冬夜,屋子里很暖和,但梅香的心很冷。在自己家里从没有感到过害怕的梅香害怕了,这是一种孤独的战栗,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她哭了,哭得很痛。哭累了、乏了、睡着了……      天空中升起了一轮新的太阳,新的一天开始了。   梅香在床上“赖”了会儿,伸出藕一般的臂从枕下摸出手机给老公拨电话。   “嘟、嘟、嘟……”   “您拨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哼,死鬼!”   看着空落落的,十分冷清的房间,梅香懒慵地爬起来,进了浴室……   再出来后,一个清清爽爽的美人飘到衣橱前,翻腾了好大会儿,终于收拾利落了。又在镜子前扭了十几圈儿,这才出了家门。   梅香想明白了,快乐是自己创造的。老公不在家,指望不着,再说了,远水也不解近渴。网上的东西是虚幻的,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劳神儿”也不值得。想明白了,脚下的步子也就轻盈了许多,人也更显得精神了。   天擦黑了,梅香提了两个大购物袋才回到了家。进门后,左一只、右一只地踢掉高跟鞋,把自己撂在了沙发上。“嘿,过瘾。”“银联卡”刷去了三千多。算是为昨天自己的失态的一种补偿吧。“哼,不能亏了自个儿。”   等气儿喘匀后,梅香又感到不自在了。这种感觉“陪”了自己一天了,梅香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从第一家商场开始,就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跟着自己,却又没有看见有谁的影儿。在试衣间没有,出来就又有了。尤其是在试一双小麂皮靴子时,那双眼睛就好像是在抚摸自己的脚丫子。梅香很注重保养自己的脚。梅香的个子在女人中不算低,可有一双很小的脚,36码的鞋都得垫双鞋垫。梅香的脚也长得很争气,圆润细嫩,脚趾也很“规矩”,排列齐整。本来那双鞋价格有点高,梅香不想买,但鬼使神差,梅香还是把它买下了。可能在梅香的潜意识里是为了那双眼睛吧。梅香很奇怪,为什么有这种感觉。甚至在小吃城吃“麻辣烫”时也能感到那双眼睛的存在。可以说,梅香“背”了这个眼神儿一天,直到进了家门这种感觉才消失。   梅香无聊得很,不知不觉中又在电脑前坐了下来……      刚把Q上去,就看见“明天”的小人儿头在那蹦跶。梅香的心猛的一紧,但她努力克制住自己,不去理他。但终究还是没有忍住,打开对话框后发现“明天”发来的一连串的问号,并解释说他这几天出差了。梅香原谅了他,或者说自打看见他在线就已经原谅了他(梅香在心里直嘀咕自己没出息)。   梅香故作轻松地打了声招呼:“不用解释,很正常!”   “你今天上街了?”明天突然问道。   梅香一愣:“你怎么知道?”“我看见你了!”明天说。   “怎么可能?你又没见过我,怎么知道哪个是我?”梅香诧异道。   但是,随后“明天”把梅香一天的行程,甚至梅香的衣着都说得分毫不差。梅香听得身上的肉发颤:“你、你…怎么可能?” “你到底是什么人?”“明天”的回答是发来一个得意的QQ表情图片。接着“明天”的头像就“黑”了。梅香陷入了困惑之中……困惑后是恐怖……   梅香离开电脑,裹着被褥把自己鞧在床上。她在努力地回忆着今天的一切……   是他?——高大、帅气,身上有股淡淡的烟草味。商场的电梯间里站在梅香身后的那个男人。不对!他似乎有点过于年轻。   难道是他?——一身休闲服,潇洒俊朗,戴着一副宽边眼睛,梅香在试穿一件大衣时无意中胳臂碰到的人。当时梅香还很是羞涩地给了对方一个歉意的微笑。不对!他显得过于老成,没有网上的“明天”的幽默感。   哦,一定是他了。梅香想起了她买靴子时的那双“眼睛”。那双眼睛是那样的深邃,那样的睿智,还是那样的迷人。一张很生动的脸,很阳光的汉子。   如果……如果真的是他……梅香突然感到自己的脸发热,困惑、恐怖都没有了,随之而来的是紧张、兴奋、怀揣小鹿般地心跳……梅香从床上一跃而起,顾不上穿鞋,跑到镜子前。梅香用手捂住发烫的脸儿,透过指缝看着镜里的自己。梅香眼睛里洋溢着的是春意盎然的笑,很灿烂,很女人……但,只是一会儿,梅香就变得颓然起来。“有病!发什么神经啊!”梅香小声地自嘲着。   梅香提了上鞋又下意识地来到电脑前。“明天”不在线。但梅香看到了他给自己的留言:我不能自己地爱上了你。我是一个软件工程师,我很轻易地破译了你空间相册的密码,也看到了你和女伴儿的对话,知道你今天要上街,我还了解到你喜欢的是哪几家商场。所以,我等到了你。由于我们的“约定”,我没有上前“认”你,但我一直在“陪着”你。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即甜蜜又痛苦。甜蜜的是,我终于看到了一个真实的你。你是那么的漂亮,那么的气质高雅,那么的靓,那么的赏心悦目。痛苦的是郑州市看癫痫哪家正规,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不能贴近你、更不能拥着你,还要艰难地控制住一身沸腾的热血……因为爱,我不能靠近你,所以,我们需要一个这么的“距离鄂州哪家医院治癫痫最专业”……   梅香“陷落”了,梅香被这滚烫的留言打蒙了,不可救药地彻底迷失了。她终于明白了这些天自己的不正常的所在了,她早就在心里接受了“明天”。她回复“明天”的是自己的手机号码。      接下来的几天,梅香手机不离手,唯恐错过了电话。做饭手机放在灶台上,甚至去卫生间手里也攥着手机。“明天”在网上幽灵般地消失了。在电脑前守了几个晚上都没有看到“明天”身影的梅香又烦躁了起来。心里暗暗诅咒,再也不搭理“他”了。   又是一个孤独寂寞的夜晚,梅香百无聊赖地蜷曲在散发上发呆……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梅香的第一反应:是他!果然是……一个浑厚的男声传来。这个电话打了三个多小时,直打得手机发热,中途梅香还换了块儿备用电池。   梅香的防线失守了,梅香的精神溃败了,梅香的矜持消失了,梅香的骄傲也没了。梅香迷失在一种温馨、温暖、温柔的玫瑰色的梦中。此时的梅香就如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儿,幸福和兴奋包围了她。她的耳边萦绕着他磁性的靡音,她没有丝毫犹豫地答应了他“见面”的要求。   梅香似乎“想”明白了,生活中宁愿有缺憾也不想有遗憾。她不想“放过”生命中的这个“相遇”,她天真的以为这是老天对她的“眷顾”和“恩赐”。她想“体验”生命中重新燃起的激情,她想证明自己——一个中年女人最后的美丽。她的脑子发热到忘乎所以……   约好的时间快到了,梅香显得手足无措。她突然发现满橱的衣服竟然没有一件合身的。她换了好几身的衣服,一直没有决定穿哪一身得好。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梅香踟蹰地出了门,走在街上看看周围的人,她似乎找回了一些自信。梅香穿了一件紫色的风衣式的大衣,下摆很宽,很飘逸;黑色紧身的羊毛衫,衬着她丰硕的挺起;紧身的同样是黑色的裤子,走路时舞动大衣的下摆下,时隐时露的一段匀实的小腿。梅香还特意地换上那天买的麂皮靴子,靴子的跟很细,也很高,使梅香的身子更有型。围着一条浅色的丝巾,在左颌下打了个结。显出一份俏皮和风韵。   很远,很远,梅香就认出了“明天”。来的时候,梅香走得很快,此时却走得很慢……慢,但也是“距”他越来越近。终于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了。他们互相注视着,时间凝固了,血却在暗地沸腾着……   随后,两人默契地走进了旁边的咖啡屋。      (六)   进得大厅,“明天”很绅士地帮梅香脱去大衣挂起来。咖啡屋里流淌着舒缓的音乐,梅香紧张的心也松懈了下来。环顾四周,人不是很多,但灯光很迷离,弥漫着暧昧的气息。他们相向而坐,面前各自放着一杯红酒。无语……   来的时候,梅香装了一肚子的话,此时却找不出一句合适的话。“明天”也在沉默,似乎在等着……梅香掩饰性地端起酒杯咂了一口,然后放下,姿势很是优雅。“明天”也象征性地喝了一口酒,然后就注视着她。两人的视线终于交织在一起,互相传递着深情、渴望和缠绵。他们在用目光交流、倾诉……   “明天”燃着了一支烟,透过淡淡的烟雾欣赏着梅香。梅香托着酒杯的手很纤细,在红色液体的衬托下更显得白嫩润滑,朦胧的灯光下梅香是那么的高贵、典雅,大气而不失妩媚。此时梅香眼里的“明天”却是一种阳刚和霸气又不失儒雅的潇洒。   他们很静,也和咖啡屋的环境很协调,但他们的内心都在燃着一把火,充满了激情和热烈;他们的眼睛不时地往外喷出火花,仿佛要溶化了对方。他们渴望燃烧,胸中压抑着的一种情绪需要发泄。   “明天”朝侍者打了个响指,低语交代了什么。侍者离开后一会儿回来引他们到包厢。就在此时,梅香的手机响了……   是一则短信:“我已到家,速回。(今天是你的生日)。老公。”   他们一起出了咖啡屋,梅香的脸上露出一种幽怨但更多的是歉意的表情。“明天”善解人意地对她报以微笑,然后掏出一张房卡指指旁边的酒店示意要去退房。他们现在眼睛里的内容很多,也都能够读得懂对方。   他们只是挥辉手,背向离去……   梅香的脚步很沉,不知走了有多远,时间过去了有多长。当她怀揣着不舍转过身来时,发现“明天”还静静地呆在原地……梅香不顾一切地,发疯般的向他跑去,嘴里还不停地贵阳哪里能治癫痫病喊着他的名字。高跟鞋在静夜的路面上发出脆响,“明天”也迎着她跑来……   静止……一切静止。他们之间只有三尺的距离。梅香的脸上挂满了泪水,透过朦胧的泪光,眼睛里幻化出无数个“明天”。他们同时伸出了双臂,打开了怀抱,但……他们凝固成了雕像……   回到家里,看到一桌丰盛的菜肴和未燃着的生日蜡烛,梅香的心里充满了愧疚。老公一脸的倦容倚在沙发上睡着了。梅香走近前在老公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偎在老公的怀里,喃喃地说:我回来了,我回来了……(全文完) 共 516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