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民间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印象滁州(散文二题)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民间文学

一、石上千年

雾霭升起时,古驿道在我们的目光中静静呈现。时值深秋,寒林疏宕,木叶凋残,秋雨后的阴霾天使林间流漾着一丝神秘的肃穆之气。我慢慢蹲下,看一块古石板上流淌的岁月。石板光滑、圆润,雨水将它打湿,幽青的石面光泽泠亮,让人想起铁器,想起马嘶,想起车轮碌碌碾过,沉闷的回声在晨雾里经久不散。

我被石板上的带状凹槽所吸引,凹槽横宽五厘米,下陷三厘米,流线匀称,随山势向上倾斜蜿蜒。往古的岁月之马已风逝无踪,在它远去的时光里,马车行走驿道,承载着山货药材、粮秣辎重、刀戈剑戟、将官兵士的车轮一次又一次轧过石板,隆隆而来,又辚辚而去……千百年后风烟俱尽,力的深压却在石上凝固成型,像流动的水封冻在冰盒,石化成完美的具象流线。

我蹲下来抚摸它。我感知着它的疼。它把一千多年的时光背负在身上,在亿万车轮的碾压下慢慢沦陷。车马过境,大地深处的振颤波涌而上,它紧贴土地以及丝网一样密集的树根,抵挡如雷的战鼓和呐喊。起先风从它的身上流过,然后千年的雨水流淌,雨水洗刷斑斑血痕,再然后白雪皑皑覆盖,仿佛在一场大梦里冬眠,梦醒后林木苍翠,一只手将它轻轻抚摸,它在一千多年后一个微雨初歇的深秋下午,在我的抚摸下幽然醒转。

我将右手并拢五指按压在凹槽间,湿寒的石板古旧青苍,使我微温的手看上去像一只莹白小狐,躺在英雄铠甲冰冷的怀里深眠。深秋的枯叶四面堆积,我看见千年的落叶正狂卷而来,要将我的手埋向时光深处,嵌压进石板成为一枚剔透的标本。大地冰冷,雨水和地气透过肌肤导入敏锐的神经,手心沁凉,寒意浸骨,指掌间仿佛有一万条铁马冰河萧萧而来。

后周显德三年(956年),滁州西北,这座号为“金陵锁钥”的险要关隘自南唐建成已逾三十多年。赵匡胤时年二十九岁,彼时南唐与后周在寿春激战正酣,周世宗御驾亲征,赵匡胤“从征淮南,首败万众”,此后又一路势如破竹,于二月春寒日,率两万马步军踏过关山驿道的石板路,车轮滚滚,马蹄急驰,人不含草马不衔枚,长驱入关大破南唐军,攻占了滁州城。

时间在石板上凝结成一只容器,一道凹槽聚敛过让山林悚然的杀伐声、兵器的铮鸣声、将帅的号令声、战马的哀嘶声,同时也收纳过千载以来清亮的月光、雨水、霜雪和湛蓝天空白云的倒影。光阴在石板上疾飞流淌,像风在林间呼号穿梭,我手中的微温抵达它密致的纹理,我知道我暖不回已掉头远去的人,唤不醒一段沉睡的时光,我只能让一块古旧的石板,在瞬间模糊的暖意中,依稀梦回前生。

抬起头,两壁残墙在山顶左右对开,空门里填着深秋昏濛的天光。我看见无数古石板迤逦而上,像列队的兵士一样涌进关隘,隐入茫茫岁月洪荒。

清流关啊,清流关!

二、草场温暖

草。连绵的草。温暖的草。

一览无余的暖黄,在视线里涌动。十一月深秋的濛濛细雨,轻雾般从滁州大柳草场上空飘落,穹窿之下,一片空茫邈远。忽然想起一句词:“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没有江山楼台,没有玉笙吹不尽的寒意,目力所及处,漫坡的秋草黄啊黄,黄过了平原和山岗,黄向肃杀的深冬,黄向灰濛的天空。

我站在中华结缕草的巨大群落里,像一个误入丛林的不速之客,被无数细草团团包围。雨雾纷纭而下,它们顶着晶亮的雨珠,睒着细小的眼睛,敛声屏气地研究我,打探我。我感知着脚底的草,它们在脚下铺开厚实的绒毯,两团柔韧向上的力,像饱满的肌体,充满微微的弹性。

尽管在印象中,似乎只有新疆、青藏和内蒙才是草原的故乡,但在整个华东地区,大柳草场以蔓延八千亩的连绵气势,足以浩大到洋洋壮观。它肆无忌惮地向四周挺进,在猛然驻足的尽头,皇甫山和数万亩森林温柔地敞开怀抱,张臂轻揽,包容它任性的蔓延。

造物是这样一个充满神性的母亲,广博的大地上,它放养的万物生灵在季候的更替中默默狂欢。结缕草的世界里,一种隐秘的语言在根茎和大地间流传。密如丝网的庞大根系在地下暗通款曲,它们与温暖的土地达成亲密的和约,大地的每一次脉动里都有它们吮吸养分的天籁之声,而根系的每一次匍匐伸展都把泥土握得更紧,它们提前完成了抵抗山洪和干旱的应急预案。

在草场的春夏季节,牛羊遍布草坡,它们点缀在一张郁青色的画幅里,把蔚蓝天空衬得格外高远。牛羊啃食青草,清脆的断裂声像汁液一样迸溅流淌。阳光明媚,草木生长,整座大柳像一个英姿青年,浑身散发勃郁生机,仿佛有十万亩春潮在胸怀间激荡起伏。这个时候需要一些诗性的礼赞,需要《诗经》或爱情,以及一些美妙的被风抚过的流言。此刻丰茂的结缕草,葳蕤成如歌的低吟:“野有蔓草,零露瀼瀼。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深秋的细雨中,湿漉漉的草场在季节深处油画般温静地铺展开。没有牛羊的草场袒露着成熟季节不疾不徐的优雅和空阔的寥寂。密如发丝的草丛间遗落着一粒粒黑亮的羊粪,仿佛动物的温热气息还余温残存。

没有一种枯萎像草场一样温暖。秋风过处,漫山黄叶凋零,旋风回雪般萧然舞落,只消三两日便化泥成尘。只有草场是个例外,草已枯黄,却不折不萎色调柔和,它以母性的浩瀚温暖抚慰着苍茫辽远的萧瑟与孤寂。

有一首歌里唱“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深秋的大柳草场,也是温暖的母亲。

睡觉时突然抽搐是因为癫痫吗郑州治疗儿童癫痫医院怎么样老年原发性病的常见症状表现是什么西安看癫痫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