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春秋】乡土 乡思 乡怨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灵异悬疑
破坏: 阅读:813发表时间:2016-03-21 21:24:56
摘要:通过作者的童年回忆 揭露战乱时代家乡的沧桑变化,展示伟大母亲的苦难和自己的深深怀念

【春秋】乡土 乡思 乡怨(散文) 我有两个故乡,一个是祖籍东湾村,一个是我的出生地陈家垣。东湾离县城约二里,陈家垣离县城十五里。一九三八年正月,日寇轰炸榆社城,县城顷刻变成一片废墟。父亲买下东山上的独家庄陈家垣,把四五十亩山地以十五石租米租给他一位本家叔父,全家迁去“躲难”,次年二月母亲生下我。我生于乱世,注定要承受无尽的苦难。
   七七事变后父亲失去工作,而在此之前他已染上了毒瘾。没有经济来源,毒瘾发作使他失去本性,疯狂蚕食母亲的随身财物,夫妻矛盾迅速激化,终致破裂。我三岁那年他带着小妾离家出走了,把抚养儿女的重担压在母亲羸弱的肩上。
   那几年抗日政府实行减租减息,我家的租米先减为九石,最后变成三石,母亲带着我们姊弟四人就靠那点租米生活。我从一出生就在饥饿线上挣扎,母亲奶水少,我每天啜着干奶头嗷嗷待哺,骨瘦如柴,三岁才学走路。在我的记忆中,两个姐姐每天去挖野菜,哥哥跟着叔叔们上山打柴,母亲在家做饭。她给人纺花纳鞋底挣得一点米不敢多放,那可真是酒盅量米!满锅苦苦菜,菜叶上粘的几粒米母亲不吃,涮下来攒够一口喂我嘴里,她只吃菜喝汤。一口米喂不饱一只鸡,怎能喂饱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一眼不见我就拿着小木碗去二爷家讨饭。二爷虽是我家的“佃户”,但父子三人同力劳作,粮食不欠缺,即使灾年也不吃糠咽菜,每日早饭谷面煮疙瘩米汤,午饭小米捞饭汤,我就是奔那一勺米汤去了。
   没有咸盐,母亲背着柴灰翻山越岭进城换“小盐”,夜晚返回晕倒在半山腰,姐姐们求叔叔去接回来。
   抗日政府依土地征收“合理负担”,多次传唤母亲,她没得交,蹲了半天禁闭,答应再向娘舅家筹借才被放回。
   我长到五岁上开始和哥哥一起去打柴,有一天险些掉落深渊,亏得有人刨了一株臭椿留下个深坑,我被深坑接住才免于一死。
   一个只有四眼土窑的独家庄被躲难的人们挤得水泄不通,夜晚炕上地下堆满了人,挤得翻不过身,我直发脾气。但从不敢哭,所有的孩子只要大人说声“敌人来了”,就噤若寒蝉,不敢出武汉治羊癫疯康复医院声。有一天傍晚“消息树”倒了,鬼子真来了!人们拖儿带女蜂拥跑出村,母亲夹着包袱背着我、哥哥抱条破被跟着大队人马朝山沟跑。没有月亮,没有路,伸手不见五指,哥哥掉进水涮圪洞,母亲摸了好一阵才抓着一条腿拽上来。人们在沟掌躲了一夜,次日回家只见锅碗瓢盆满地抛撒,半熟的糠窝头被扔出屋外,仅有的两只鸡也被抓走。真是没法活呀!
   两个姐姐草草出嫁,哥哥九岁上去给人放牛。他人小想家,不时往家跑,跑回来遭母亲一顿打,第二天再送走。为了活命,为了把两个儿子抚养成人,母亲忍饥含恨,不畏千辛万苦,终于熬出头。日本鬼子投降了,家里只留我和母亲相依为命,她肩上的担子略显轻松。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九四六年解放区武汉癫痫专科医院实行土改,父亲曾加入国民党,又在抗战时期离家出走,被疑“投敌”(实际是在外教书),我成“清算”对象,破家烂什被群众分了,我和母亲被“扫地出门”,成了一无所有的乞丐。接着她又被相隔二里的柳沟村小她五岁的姓龚光棍汉威逼强行“娶”走,我也跟着母亲进了龚家,改名沈阳治癫痫的医院哪里好呢?换姓,当了不挣工钱的放牛娃。
   第二年母亲生了个女娃,已属高龄产妇,加之不洁的产程,不久就病倒了。那天我正在山坡放牛,突然听到二姐在窑垴呼唤,说娘不行了。我不知那来的力气,几乎是腾飞下山,在沟渠、荆丛、乱石间连滚带爬,没命的跑,没命的哭,没命的喊。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只恨两条腿短。娘啊,等着我,我不让你走!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也不能活!!!
   娘艰难地抬起手给我擦掉眼泪,拉着我的手说:狗儿,莫哭,娘不死,娘还要看着你长大!
   然而苍天无眼,不让她看着最疼爱的小儿子长大,残忍地夺去了她的生命。娘最终含恨而死,她只有四十岁阳寿;因含恨而死,故阴魂不散,常常回去看我。我想见见不着,后爹勾搭来的那个小寡妇却每夜都看见,娘死后半年时间夜夜都“闹鬼”。
   我成了孤儿,在后爹后娘手里挨打受气又呆了一年多,直到全国解放父亲来了信,我才投奔父亲开始读书。那年我刚满十岁,我的童年是在陈家垣度过的,陈家垣是我的第二故乡。虽然我的童年不堪回首,但思乡之情总绵绵不断。
   公社化时我的两位叔叔(爷爷已去世)带着土地农具入了侯家庄社,不久全家搬到侯家庄住,陈家垣就荒芜了。现在已面目全非,窑洞全塌了,好端端一个村庄变成了蓬蒿地、虎狼窝。
   我曾多次去探寻我的故乡,最早那次是一九六一年严冬,我被下放回东湾,饥寒交迫无法生存,去投奔叔叔们。坐在陈家垣窑垴,面对白雪皑皑、物换人非的荒山野岭,我不禁思绪万千,心中默念:
   啊,陈家垣,我的第二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你曾经那么繁华热闹,如今却这般荒凉。今天我回到你身旁,你却死寂沉沉,毫无声响。我曾在你的怀抱里度过童年的苦难时光,放牛的足迹踏遍你每一座山梁,悲酸的泪水浇灌着满山的花草生长。我那苦命的亲娘就躺在你的肩脊梁,你是苦难的见证,乱世的伴娘。今天我来到你身旁,向你哭喊,向你倾诉,带着遍体鳞伤,你却无动于衷,像死去一样!是的,你已经死了,母亲死后不久,你也死了。欲把我童年的记忆彻底埋葬,只是妄想,深深的伤痛烙在心上,至死难忘!

共 2028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