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她改变不了" />
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文学爱好者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灵异悬疑
破坏: 阅读:2484发表时间:2015-08-13 21:49:41
哈尔滨癫痫哪家好:0px 30px;">
摘要:她改变不了什么,但她能坚守。因为世界上什么都可以死去,唯文字可以不朽!她可以让物质清瘦,但精神一定要丰腴!

【荷塘】文学爱好者(散文)
   在常人眼里,她变得不可思议!甚至约等于“疯子”。“疯子”的定义,大凡都是住在自己圈定的一隅里,她拦截了所有的纷争、喧嚣,远离了“尔虞我诈”、“锱铢必较”、“勾心斗角”这些折磨人的词语。她简单得如一杯白开水,或者就是一杯白开水。在某种意义上,她是一杯白开水,是常人眼里的一个“疯子”,但又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疯子”。
   她是一个文学爱好者。
   她是一个有梦想的女人。据说人一出生就会做梦,甚至在母亲的腹中做了无数次的梦,幼年也许会不断地变换着自己的梦,可是有人中途就把梦丢了,迫于生存,迫于环境,也迫于无奈。我要说,一切的外因并不是梦想不能长久的借口,你丢了,说明你爱它不够。她却不同,她是一个一根筋的人,她对文学是爱到骨子里了,长到骨头里的东西是拔不出来的,她压根就不想拔它出来。
   文学的种子是在她童年里种下的。物质匮乏的年代精神更加寒酸,干瘪的精神之胃是没有粮食可用来充饥,被她翻皱了的小人书,被她想象了无数遍的故事,在时间里再发酵不出新意。于是,她开始走向田野,走向自然,开始了一种零距离的生动阅读:蓝天白云是飘逸的文字,庄稼树木是生动的篇章,小河流水是平平仄仄的韵脚,春风秋雨是一首首唐诗宋词。天上飞的,地上爬的,树上落的都是故事中的一个个演员,它们在长剧短剧中演绎完一生。她的童年装满了故事,她有一双想象的翅膀,有了翅膀就有了飞翔的自由,她可以飞过山脊,可以穿越历史,可以抵达无限。视野无法抵达的,但梦想能够够到,这种飞翔给她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喜悦,因了想象,她干巴巴的童年变得丰腴而充满色彩,她原本贫瘠的精神土地繁花似锦。
   她喜欢语文课,更喜欢作文。她的文字被老师的朗读插上翅膀,在整个教室里飞来飞去,她的心也被它们带着一起飞了起来,她喜欢飞翔的感觉。她的四周闪着羡慕的光亮,她的耳旁也吹过一阵又一阵的赞誉,抵达到她的心时就变成了一种毛茸茸的温暖,她喜欢这种被目光包围的感觉。大凡女孩都是敏感的,她也不例外,当她从词典里知道“众星捧月”这个成语时,她立刻想起了自己的语文课堂,想起了自己的作文。一堂以自己为主角的课堂太容易让她记起了。
   那天,天气晴朗,暖暖的光线斜斜地照下来,照在炕上,也照在一张散发着墨香的报纸上,那些黑色的铅字被镀上了金色,跳跃着,闪着光亮。她的爷爷伸出满是老茧的手去颤抖地触摸那些蚂蚁一样的东西,呵呵地笑着说:“俺家妮子出息了,作文上报了!”她看到,爷爷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褶子平展了许多,爷爷随手摸出烟袋锅,吧嗒吧嗒地抽起旱烟来,她觉得爷爷那天抽得好狠,爷爷抽烟很少这么狠的,她知道爷爷只有高兴时武汉哪家医院看羊羔疯较好这么狠地抽烟。她那时就想,一定要好好作文,这样爷爷脸上的褶子就会更平展,爷爷的嘴边就会飘出更多的花朵。
   她为爷爷的同时,更是为自己。文字于她始终是潘多拉魔盒武汉哪个癫痫病医院最好,那些静止的文字在她那里都活了起来,她们带着神秘的魔幻舞蹈着,把她带入了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文字是有生命的,它们在自己的秩序里走着属于别人、属于世界的轨道,洗涤着世人的心灵。它们可以浓缩一段历史,也可以放大一个细节;它们可以盛放悲欢离合,也可以再现嬉笑哀怒;它们总以别样的形式呈现世界,剥离人性,拯救灵魂;它们是无言的匕首,直指向丑恶;它们是婉转的鸟鸣,把动听的歌声亮给善良;它们更是她最贴心的朋友,她一旦黏上它们,就不愿再离开半步。
   踏上工作岗位的时候,校长问她愿意带什么课,她脱口而出:“语文!”别人无法理解,与别的科目相比,这是一门琐碎缠人的课程,而最要命的是带语文就等于兼任班主任,别人避之不及,她却义无反顾。别人不理解,但是,她理解自己,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不理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向着什么,那简直太可怕了。她觉得,生活不能给爱好以足够的时间,但至少语文还能让她记得曾经的梦想。
   生活的细节能把一个女人打败,同样,也会折断梦想的翅翼。
   人的存在,需要面包的填充;人的生存,也需要物质的支撑。人总是先获得物质的需求,而后才考虑精神层面的事。工作,家务,孩子,生活的琐碎把她的时间填得满满的,她被生活绑架了,她的时间不属于她,只属于生活,一个人如果失去了支配时间的能力,真的很可怕。她在生活的轨道上来来回回地奔跑,她很想把今天过成今天,可是,今天永远都是昨天的翻版。在反反复复的重复里、在毫无新意的日子里,她从不敢停下脚步懈怠半分,她知道,一停下来,她就会被生活抛弃。她很累,也想着优雅闲适地看看沿途的风景,也想着专门看看蓝天白云,而非是路过。有时,她很想挤出那么一点点时间重新拾起她的梦想,可是,刚刚拿起书的手总会被琐碎搁置在半空,她只好收起,把梦想压在生活的底层。她常常对着生活感叹:文学在某种程度上是贵族化的,贫民是没时间养它的。
   梦想被沉重的生活压得支离破碎,被琐碎的细节折断了翅翼,但它并未消失过。一旦生活慢下步子,它就会从底层浮上来;一旦给了它蓝天,它一样会有翱翔的欲望。于是,她像一棵久旱遇甘霖的庄稼,拼命地吮吸文字的琼浆;她像一只久困泥洼重获水域的鱼儿,畅游在文学的海洋。那些日子,她突然感到生活里到处充满了亮光,那些灰色的日子瞬间被点亮,文字的走进,梦想的回归,让她的生活不再苍白,让她的日子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美好!
   写作,是一种心灵自由的放牧,也是一种内心情感的宣泄,但更是一种艺术,它需要用灵感去点燃,需要下功夫去打磨,更需要阅历的哈尔滨治疗癫痫医院到哪好积累。当没有灵感时,她很苦恼。当灵感闪现时,她有着沙漠里见到绿洲的喜悦,有着打开潘多拉盒子发现宝藏时的惊奇。她的文字一旦变成铅字,她会激动得像个孩子。她记得她第一次领的稿费——45元,还要跑到邮局,但她仍然郑重其事,像去完成一项光荣的任务似的,她知道,她不是因为钱(何况那少得可怜的钱),她更是为别的。更多的文字只能停留在网站,但她像一只老黄牛一样默默耕耘,没有一天放弃。她很想让那片土地繁花似锦、果实累累,但即使是一些脆弱的小花,即使是一些酸涩的果子,她也认了,因为某种程度上,过程比结果更重要。
   写作,是一种孤独寂寞的旅程,是在空间限制里思维的一种无限的飞翔。在文字里呆得久了,她也渴望现实中能够找到气息一致的人,但当她放眼四周时,大家都在忙着生活,这种她曾经有过的被她厌恶透顶的生活,她宁肯躲进文字砌成的生活里独自咀嚼着孤独,也不愿再被太过物质化的生活涂上世俗的色彩。于是,距离会把人搁置在另外一种境地,格格不入带来的是不被人理解。在世俗的惯性思维里,一切的付出都得用金钱或者物质来交换,没有物质的收获却还一味地坚持,不是“傻子”就是“疯子”。面对着这些,她真有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只能无奈地呵呵一笑,自嘲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过后一想,这多少有些阿Q精神。
   其实,她知道,她不寂寞,也不孤独。世界之大,总有气息一致怀揣同样梦想的人,哪怕隔着山、隔着水,又有什么关系?只是她不太明白,崇高而神圣的文学为什么会“边缘化”了?芳香四溢的文字为什么会被人们忽视?她居住的城市里为什么没有一个像样的书店?她知道,社会已经这样了,不是她的几个疑问就能改变什么的,不过,她心里总有希望亮着,就像当初亮在她心中的梦想一样。
   她改变不了什么,但她能坚守。因为世界上什么都可以死去,唯文字可以不朽!她在世上走一遭,总要留下一点痕迹。
   她可以让物质清瘦,但精神一定要丰腴!
   她觉得她活着得有梦想,有了梦想,人生便不再盲目,生命也就不再苍白!
   也许,别人会嗤之一笑,但这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那是别人的事。
   她就是我,抑或是别人,更或者是很多人。因为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它叫“文学爱好者”。

共 304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