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灵异悬疑 > 文章内容页

石生花 比石头更坚固的爱情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8-7 分类:灵异悬疑

  她叫江璃,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开了一家饭店,叫石生花,就在江边。

  饭店并不冷清,但也不太热闹。

  这家饭店开了七年,陪河水流了七年,陪日夜交替了七年。

  来往的人都知道江边有个石生花饭店,还有一个美丽的女老板,但都不知道为什么饭店会取名为石生花,也不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人为什么在这里独自经营这这家饭店。但他们都知道,这个美丽的女主人很善良,这家饭店的饭菜也很好吃。

  对于江璃来说,日子活出了简单的味道,就是幸福。

  日子平常,就叫日常。

  她喜欢日常这个词,很淡,却又韵味无穷。

  最是梦无忧,岁月不曾偷。

  岁月在客人们喝酒的杯沿上凝成泡沫,在来往绝尘而去的汽车后扬起灰尘,在独灯微亮的房间里化成思念。

  这一年,她三十二岁,

  这一年,她独自一个人。

  她最大的幸运就是没给那个男人留下什么羁绊,在一个雨刚停的早晨,他走了,毫无声息,从此也再没有他的消息。

  走了就走了吧,店要继续开,日子还要继续过。

  她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为他生个孩子。

  都说女人没有孩子就是不完整的,她又何尝不想。

  但他没有给她机会。

  太绝情了,她想,男人都是骗子。

  自他走后,烟就成了她最好的朋友,是她在抚慰寂寞时最大的出口。

  在每个城市即将陷入沉睡的时刻,她会坐在店门口,点一支烟,用左手的无名指和食指夹着,这是他的习惯。

  看江对面的城市张牙舞爪,吞没那些沉迷在灯红酒绿中的人。

  抽完烟,她就会关门,继续在黑暗里等待。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等待什么,可能是爱情吧。

  有谁不期待爱情呢。

  十年前,她嫩得就像是一枝刚开的花。

  刚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跳独舞,宛若精灵,倾国倾城。

  正当她徘徊在拿父母的钱挥霍和挣钱养活自己的关口时,有个自称是某某电视剧制片人的人找上了她,邀请她演女一号,开价不菲。

  她哪知社会险恶,欣然同意。

  但当她看见片场破旧的道具和一群只会抽烟说荤话的演员时,她的心就凉了半截。

  吃饭时导演借酒醉向她动手动脚,她终于按耐不住,拿啤酒泼了那个男人一脸。

  演戏的梦泡汤了。

  但好在那些人没有纠缠她,当她一个人走在黑暗的大街上时,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她仍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当现实挟卷着击碎梦境的浪潮把她淹没时,她孤立无援,惊慌失措。

  当她像一只眼红的兔子在现实的枷锁中四处碰壁时,她遇见了他。

  一个落寞穷酸的摄影师,平凡得就像是沙滩上的一粒沙。

  不过他的愿望很大,大得就像是裤子上的洞。

  他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摄影师。

  他们相爱了,紧紧依偎在一起。

  摄影师和舞者,多么美妙的恋人组合。

  要说他有什么特质吸引她,她说不出来。

  可能是他身上的那种忧郁的文人气质,

  也可能是他说起梦想时眼神透露出来的舍我其谁的神气。

  可能吧。

  她讨厌烟味,但最喜欢他抽烟的样子。

  靠着墙,右手插在裤子里,左手夹着烟,用无名指和食指。

  太帅了。

  每次看见这一幕,她都会在角落里多看几眼,然后再走过去,看他把烟捻灭,张开笑容和怀抱拥她入怀。

  爱情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爱情像是努力吹出来的泡泡,现实就是插破它的那根针。

  他们没钱,只能在江边租了一个房子。

  他对她说,你就在家,我去赚钱。

  她在他的怀里拼命点头。

  他只是个小小的摄影师,拍出来的照片大都不能被杂志社采用。

  他唯一被一家杂志社采用的照片关乎一种花。

  照片里阳光正好,花叶轻摇,让人像化为花间的一缕阳光。

  她躺在他的怀里,好奇地问他这是什么花。

  石生花,他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一种只会在沙漠里开的花。

  后来的某一天,当他在一次垂头丧气回到家,却看见桌子上多了颜色——是一株石生花,和照片里的一模一样,长在两块石头的缝隙之间。

  她坐在桌旁,笑靥如花。

  我为你买的。

  阴霾尽扫,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仿佛抱紧她就能忘记所有的不快乐,就能甩开生活的忧愁,就在这一刻,他想,我要娶她。

  但生活不会施与怜悯,他们的生活过得越来越拮据。

  每当他低着头沉默不语地回到家,她还是会用最明媚的微笑迎接他,鼓励他。

  但他抽的烟越来越多,脾气越来越差。

  她想帮他,知道他面子重,肯定不会让自己外出工作,她就瞒着他,去各大舞蹈社应聘,早出晚归,但每当他回到家,还是能吃到熟的饭,喝上热的汤。

  终于,有家很大的舞蹈公司看中她不凡的舞蹈功底和姣好的相貌,愿意给她一份工作。

  她急忙回到家,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却看见他躺在床上,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

  她想把他衣服脱了,却闻到他身上的香水味,若有若无,但女人总能发现得了,错不了的。

  晚上,她还是睡在他身边,但一夜无眠。

  第二天,生活依旧。

  她不想问他,不想听他完美的谎话,更不想听他如实的回答。

  后来的日子,让她害怕的,不是独自一人走夜路的忐忑,也不是在练功房疯狂练舞的艰辛,而是当她回到家,第一口呼吸到的空气,充满酒味。

  又一次,

  很多次,

  最后一次。

  长时间的压抑和辛酸让她再也忍受不住眼泪的侵蚀。

  她可以接受他的失败,一如既往地爱他,

  她可以粗茶淡饭,用精细的手挑菜择叶,

  她甚至可以养他。

  但她接受不了他的堕落。

  他像是被她的哭声叫醒了,尽管这哭声不大。

  他坐起来,望着她,空洞发红的眼神一下子绽出光来。

  他抓住她的肩膀,焦急地问她怎么了。

  她的眼泪却像连线的珍珠,不停地掉落下来。

  他像是明白了什么,把她紧紧抱在怀里。

  撕心裂肺。

  她捶打他的胸膛,一下一下,用尽全力。

  他一句话也不说,任她打着,等到她打得累了,伏在她怀里像是睡着了。

  我们结婚吧,他轻轻说。

  她的身子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地抖了一下,她离开他的怀抱看着他。

  久久的。

  嗯。

  楼外月色正好,窗子没关,涌进一股风,石生花的花瓣轻轻摇了一下,像是表达祝福。

  两天后,在她的生日,他们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没有婚礼,没有烟花,也没有亲友来宾。

  只有登记处的一位大哥看着他们说了句“这是郎才女貌啊”,便是所有的祝福。

  但她觉得,此刻她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有一个家了,一个很完整的家。

  对于他来说,生活亦翻开了新的一页。

  于男人而言,责任从来不是一个不可抗拒的东西,一旦把它背在了肩上,男人就能在瞬间完成最后的蜕变。

  那个最大的愿望改变了,不是成为最好的摄影师,而是要全心全意爱她,照顾好这个家。

  他放下了相机,穿上西装,笨拙地打上领带。

  我去应聘了,祝我成功吧。

  她刚做好早饭,追上来让他吃一口。

  他三口两口吃完,给她一个吻。

  走了。

  嗯,早点回来。

  他刚走,她就打算着中午应该烧什么东西给他吃。

  她认真地想着,却冷不丁看见石头花上的最后一片花瓣也凋落了。

  哎呀,明年得要浇水施肥得更紧一些,好让花开得更久一点。

  她是在他离开后三个小时接到警方的电话的,她匆忙来到医院,却只能看见一块白布盖在他的身上。

  警方告诉她是因为雨天地面湿滑,出租车刹车又突然失灵,从而发生严重追尾。

  他送到医院时,已经坚持不住了。

  泪水喷涌而出,她问他最后有没有说什么,没有人能回答,只交给她一个档案袋,里面是他身上的物品,手机、钥匙…

  还有他的合同书,上面有他和公司的签名,墨水还没干透。

  她伏在他身上大哭,就像以前在他怀里撒娇,用尽力气打他,仿佛他能因此活过来。

  你不是答应我要早点回来吗,

  你不是说要照顾我一辈子吗。

  你又违约了,难怪你成不了最好的摄影师。

  人是要守信的啊。

  但她知道他不会再回来了。

  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她亦明白,这就是他们之间最后的告别了,这是他送给她最贵重的礼物,他的生命。他用他的死,给了她向往新生活的理由。

  但他不知道,她规划的全部未来,都只有他的名字。

  三天之后,她把他的骨灰洒进了河里。

  她想,他会流过每一寸土地,流过每一处风景,流过每一个故事,这样,他就能拍出最好的照片了吧。

  在天堂,他一定是最好的摄影师。

  后来,她在撒他骨灰的地方开了一家饭店,取名石生花。

  后来,她从没跳过舞。

  距今已有七年了。

  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走到最后,

  不是所有的离人都能魂归故里,

  但她想让他知道,每当石生花开的时候,她就会在江边翘首以盼,看着大海的方向,就像多年之前,她等着他回家。

昆明癫痫病医院排名榜武汉哪家治癫痫病西安治疗小儿羊癫疯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