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虫草小品(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历史军事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我一介凡夫俗子,将这凡间的一草一木一虫一物久久凝视,在某一刻,它们用独特的生命姿态,给了我一个不一样的心灵世界。

【一】金边吊兰

2012年养了一盆吊兰,几簇小叶子直接栽入松针之中,隔着三五天,浇一瓢水而已,现在居然绿叶金边,蓊蓊郁郁一大丛,新年来临,似乎更加葱茏茂盛。在和暖的卧室里,中间新生的叶子直直挺立,色如新漆。新抽的嫩茎上白花点点,如浩瀚碧空的繁星闪烁。四周的老叶楚楚低垂、柔美婆娑。真是喜煞人也!

过去的两年中,许多爱花者掐走了它新生的一簇簇的新芽嫩叶去培养,也许方法不当,也许与它无缘,最终都中途夭折了。今冬见到了它的母体,因为受寒,业已枯萎。

子孙后代没活下来,上一辈也已经死去,只有它美丽优雅无所顾忌地活着。此刻,对着这盆绿意盎然的吊兰,我想起了美丽长寿孤独的宋美龄。作为中华民国前第一夫人,她经历了三个世纪,活了106岁。其间,她送走了他的丈夫蒋介石先生,送走了他的继子蒋经国,见证了中国的百年沧桑巨变,但是,唯一没变的是她的高贵、美丽和智慧。1995年7月26日,宋美龄以近百岁高龄,在华盛顿出席为庆祝二战结束50周年而特意为她举办的酒会。当日下午5时,宋美龄在会场发表了演讲,受到热烈欢迎。一位美联社资深记者说:“我觉得她的腔调和咬字比撒切尔夫人还要好。”

美丽而且生命力旺盛的人和物,都应该天长长久地存在,直到天荒地老。

【二】白萝卜

秋季,自家菜园子的白萝卜,总是惹人怜爱的。苍绿的锯齿状叶子,毛糙的表面,竟然扎手。可是,萝卜出土那一刻,竟然也如新生儿落地般让人惊喜。满手攥绿叶,黑乎乎的泥土屑松松地挂在粗壮的根茎上,轻轻一抖,泥土纷纷迫不及待地回归田野。萝卜头青体白,直溜溜的。拿水洗过,白绿分明,只听到“咔嚓”脆生生的一声响,饱满的汁液就流出来了。嚼一口,带着泥土的芬芳,散发着露水的清甜。

地上的叶子表面粗糙,泥土里的茎却是光滑直溜。一如多少男人啊,粗糙马虎的外表下,却有一颗细腻婉约的青萝卜心。在央视的《出彩中国人》上我们认识了秦勇,为了让患有“重度感统失调症”的儿子秦梓峰进行统感训练,2005年,秦勇在北京三里屯选择退出黑豹乐队。从此,那个“长发一缕缕”的主唱开始办家具厂,陪儿子爬楼梯训练,陪儿子学数学,陪他和陌生人交流。秦勇曾经开车带着儿子旅行,往返7200公里,用行动去告诉儿子怎么处理事情。这一陪伴,就是十年,一个摇滚歌手最绚烂的年华去了,一个伟岸的父亲立于天地间。现在,他为拥有一个快乐的儿子而自豪。

萝卜和人都是外表粗粝内心细腻温柔的,此心最值得珍惜。

【三】芫荽

和大多数小孩一样,小时候我讨厌死了芫荽,因为它是绿叶菜,更是因为它独特的气味。

汤面里,烩菜中,芫荽末子无处不在,漂浮在汤上面,粘在碗沿上,贴在筷子上,拣不净,除不完。它们像小妖,害得我们饭吃不香。大人啊,为什么要在菜里饭里放上芫荽呢?

记不清从何时起,我们的味蕾不再排斥它,芫荽悄悄进入我们的肚子里。最重要的,我们也叫它“香菜”了。肉烂馍碎香气扑鼻的的羊肉泡馍端上来,第一要紧的事务就是撒上晶莹翠绿的香菜末子,才颤巍巍地尝一口味道是否正宗。羊汤饸饹汤做好了,上桌前最后一道工序就是撒上香菜,辣子红芫荽绿,才够味养眼。秋季把鲜嫩的芫荽切成段和肉厚色亮的的辣椒凉调了,辣味里透着芫荽幽幽的香,那个新鲜啊!吃火锅,整束的的芫荽放进去,芫荽吸够了辣子,嚼起来独有的香味还在。去菜园子剜一把芫荽,那香味就在指尖弥漫着。

无论在火锅里,还是在热菜热汤热面了,你总能感受芫荽存在,没有冲淡主食的味道,没有丧失自己的气味,不浓烈亦不丧失。菜的味道,因它更有了层次感。

世间有几多女子,如芫荽,你钟情也罢,你厌恶也罢,幽幽香,翠翠绿,就这样美丽娴静地活着。如王菲,1998年在春晚上,她和那英演唱歌曲《相约1998》,那时我刚坐完月子,她空灵如天籁的歌声让产后抑郁的我潸然泪下。王菲是首位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华语歌手,后来又唱了《天空》、《红豆》、《我愿意》等经典歌曲。她与窦唯、谢霆锋分分合合,2005年与演员李亚鹏结婚生子后一度隐退,重返舞台复出又离婚。多年来她的婚姻和她的歌曲一样被媒体关注,2012春晚《因为爱情》被指跑调,备受诟病。可是,王菲依然是那个特立独行的女子。

翠绿的芫荽,轻轻浮在汤的表面,散发着幽幽的香气。你听,王菲的《心经》又直指灵魂深处......

【四】风信子

买来一块风信子,状如洋葱,红皮包裹,球状的块茎恰好卡在透明的玻璃瓶口。白色的须根如根根银丝,柔柔静静漂于水中。顶部长出了几片绿色修长的叶子。花茎从叶子中间抽出,一大一小,花穗饱满,十几天的功夫,它就噼里啪啦热烈地绽放了。花瓣重重叠叠,状若百合。每朵花有十来个花瓣,也许是明白花期短暂,它们竞相以最大的热情开放,花瓣开得伸向了花蒂,每朵花成为了一个球形。白的根,绿的叶,粉红的花。花香浓郁,甜中带着酒香的馥郁。读书时,喝茶时,阵阵花香扑鼻而来,吸引的你频频回头关注它。

一周了,风信子还在开放,香气弥漫着整个房间。真好!一瓶花,让干燥单调的冬季荡漾着浓浓的春意。此刻,耳畔响起了梅艳芳的《女人花》:“我有花一朵,花香满枝头,谁来真心寻芳踪?花开不多时,啊堪折直须折,女人如花花似梦······”

翁美玲、梅艳芳、陈晓旭、姚贝娜等等,红颜薄命,那些随风而逝的女子,在短暂的人生里,如风信子一样热烈开放。任时光流逝,她们依然驻留在我们记忆的深处......

【五】小白鼠

今天电脑的壁纸是一个玲珑的小白鼠画面。一身洁白柔软的毛,红红纤细爪子,三角形的颜面,腮边几根轻巧灵动的触须。说实在的,画面很美,可我还是以最快的速度翻过去了。从小我就不喜欢鼠类,因为吃粮食的窸窸窣窣的灰色老鼠。我知道小白鼠是无辜的,它不仅美,而且代替人类做了许多试验,几乎所有的药品在人类身上实验之前在小白鼠的身上试验了无数次。

小白鼠没有得罪我,而且间接的有贡献于我,可我很早就厌恶它并且直到永远。可见让一个人喜欢你是多么难,而让一个人讨厌你是多么容易,甚至不需要任何理由。李贺,那个鬼才。他策蹇驴,驴背的锦袋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句子,如“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空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等,想像奇谲,辞采诡丽。可是就有妒才者放出流言,谓李贺父亲名“肃”、字“晋”与“进”犯“嫌名”,李贺不得中进士,仕途无望,抑郁而终,走时才27岁。

一千多年前的李贺,和今天的小白鼠一样无辜。所以,活人就活出本性,千万别指望让所有人喜欢你,那是徒劳的。

【六】乡村的狗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乡村的狗叫,让主人心安,可对于行人,胆战心惊多于诗情画意。

小时候,最害怕上学时独自经过任猛家,他们家有一只黄狗,汪汪的狂叫总让人提心吊胆。我们要么结伴而行,要么蹑手蹑脚做贼一样溜过。如果哪天独自一人经过,而没遇见狗,竟至于欢欣雀跃了。有一次,我看见门洞子里无狗,疾步走过。谁知狗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一边狂吠一边对我穷追不舍,我边哭边跑,被狗追到了起身拔节的麦田里,跌倒打滚。狗还没是不放过我,对着我狺狺狂吠。老婆婆听到狗叫,挪着两只三寸金莲拄着拐杖到来时,我已经披头散发小脸煞白在麦田里哭爹叫娘,麦苗已经压倒了一大片。老婆婆唤回了狗,竟然又指责我:“你这瓜女子,见了狗跑啥哩?你跑得越快,狗撵得越紧。”

后来,人家传授我防狗秘诀:不要跑,先蹲下,在地上装作拾石块等。我教书后吃派饭,在陌生的乡间路上行走,这些方法逐步派上用场,但骨子里就是害怕狗。今年下乡招生,身宽体胖的杨校长总是为我们叫门挡狗。你别说,狗眼看人低,的确如此,没有大狗小犬对着它撒野,乡村没有藏獒之类的猛犬,我们平安出行。

这几天看看丰子恺先生的漫画,多画恶狗,追咬的竟然都是穷人,先生称其为势利狗。想想也是,社会生活就是一条色厉内荏的狗,你强大了,它巴结你,惹不起你躲着你;你装作强大了,它也犹疑不决,试探着你是强悍还是弱小;可是你一旦首先畏惧它躲它,厄运如凶狗,一生难摆脱。

生活里许多如我一样糊涂的人啊,一辈子还没有狗聪明,悟透处世哲学。

俗话说,天上一颗星,地上一个人。我觉得世间多少样物,就有多少气质禀赋相合的人与它们一一对应。《文心雕龙》里说:“观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情溢于海。”此生愿做有情人,让日月星辰、山川草木、花鸟虫鱼,在我们的眼里心里变得有情有知有灵性。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比较好呢河北癫痫病正规医院癫痫会治疗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