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文章内容页

【笔尖】五月,这一场大雨(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历史军事

醒来,拉开窗帘,那玻璃窗上的水珠模糊了外面的视线。七点了,房内还是这么暗淡。一个多月以来,外面的雨时而点点散落,时而倾盆而泻,反正是不知疲倦地下着。从清明到现在太阳压根儿就没露过几次脸,却不知躲到哪逍遥自在去了,全然忘记了它的使命和职责,置天下苍生而不顾。

路上的车少了,行人也稀疏了,街边的店铺里每一家店员坐在那儿都是昏昏欲睡的样子。路边一些零零散散的菜农在白色雨衣裹着下,他们的叫卖声很快淹没在雨声中,偶尔一辆小车在空荡荡的大街上疾驰而过,积水向路边席捲而来,吓得买菜的大妈躲闪不及,浑浊的泥水溅满全身,气愤的朝远去的司机一顿臭骂。

田野里,正是禾苗返青的时候,绿油油的庄稼穹罩在一片烟雨之中,只看见沙沙的雨点打落在幼嫩的禾叶上,一个接一个的滾滚而下,片片禾苗任由大雨的肆虐,路边的水圳,洪水自上咆哮而下,坎边的红花也经不住雨水的摧残淹淹一息,耷拉着脑袋,全然失去了应有的光彩。

此时此刻,农民也只能坐在家中,眼睁睁地看着这无情的大雨,几多无奈几许叹息。湿碌碌的地板,发潮的墙壁,还有一大堆发霉的衣服,空气中散发着一股霉味。忽然一声焦雷惊醒了摇篮中的婴儿,吓得哇哇直哭,平时看惯了电视的老奶奶因不敢开电视而显得坐立不安,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家中没有了邻里间的串门更增几分冷清。

我所处的广东河源市城区,倾刻间变成了江南水镇,条条街道尤如河流纵横,那些散落在郊外的房屋置身一片汪洋之中成了一座座孤岛。池塘中的鱼儿随着水位的上涨游到了居民家的门口,乐得哪些少不更事的顽童捲起裤脚,拿着网篓,无视洪水凶涌去追逐惊慌失措的鱼儿。

只是在这雨中,穿着红色的服饰,划着红色的橡胶船穿梭于被淹没的房屋间,就是这一群人不顾个人安危,在群众最需要时,救出了一个个受困的人,为市民送去了一分分爱心和温暖。他们成了一道最靓丽的风景!就是这一场雨横扫南方大地,还有贵阳市云岩区一山体滑坡造成一房子坍塌,6人当场丧生,10人失踪,受灾300余户。当电视荧屏定格这一幕幕时,我的泪水在眼眶打转,是啊,风雨无情人有情,灾难过后又是一片艳阳天。

五月,多么美好的季节!中原大地金黄的麦穗随风而浪:江南的栀子花开遍山野:故乡的杨梅压满枝头,碧绿的菜畦瓜果累累,鄱阳湖上小溪中的龙虾也应该上市了吧!大地一派生机盎然……。就是这一场连一场的暴雨破坏了多么美好的田园风光,却挠醒了多少农民的梦?

淫雨绵绵几时休?你是如此的执傲,如此的放纵,久久的日子你都不曾懊悔。一潭潭积水,一处处凌花飘乱,当暮色与季节极不相符地早早来临,今夜,又如往昔。那不知名的小虫叽叽喳喳在你的一阵叫嚣中嘎然而止。月光始终不见她的踪影。五月的夜,沉闷,沉闷的让人室息,柔柔的风在哪?黑暗中,闪闪的星星又在哪?在这枯瘠贫乏的乡村里,令人心悸的闪电和骤雨,你都是农民心中隐隐的痛!

贵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淮安怎么找到能治的癫痫医院哪里治癫痫的好医院西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疾病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