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浪漫青春 > 文章内容页

【墨派】昼是夜的流光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浪漫青春
-   Part 1   傍晚刷牙时从镜子里看到禾木,他苍白着脸,微微凸出的喉结兀自蠕动了一下。   禾本知道没能发出声音来的禾木想和他打招呼:“嗨,你好禾本,我叫禾木。”   “禾苗的禾,木头人的木。”   禾本想强调自己的身份,便自我介绍起来:“我是禾本,长到二十四岁,乔木说我依旧是一块木头--不开化的木头。”   二十四岁的禾本遇见二十四岁的乔木。   他们彼此对望着说:“你好禾本。你好乔木。”   “庆幸你变成禾本。”   “祝贺你长成乔木!”   -   Part 2   “我们在一起多少年了?”   二十四岁的乔木返过身问一旁的禾本。   禾本瞬间重回十四岁,再次强调了一下:“那时我不叫禾本,我叫禾木。”   女生也不在乎他作何回答:“我想问二十四岁的禾本,我们究竟在青春里纠缠了多少年?”   十四岁的禾木尚未长成禾本。   他认真的低头算了一下,抬起头来老实的回答:“再过一个月便是十年了。”   “可这得看你从什么时候算?”单纯的禾木以禾本的语气问出来。   “那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是你追的我,还是我追的你?”   二十四岁的乔木严重区别于十四岁的乔禾,言语自她嘴里吐出来有了咄咄逼人的味道。   “我们能避开这个问题吗?”   十四岁的禾木脸红着避开这个问题。   “你不是十四岁的禾木,你现在是二十四岁的禾本,你得回答我。”   禾本忐忑了好一会,才无比郑重的回答:“追我的是十四岁的乔禾,并不是二十四岁的乔木。”   “那我们分手吧!”二十四岁的乔木掷地有声的声音。   十四岁的禾木斟酌了好久,才无奈的问道:“那你想和十四岁的禾木道别,还是二十四岁的禾本?”   “我想同他们两个道别,因为禾木和禾本原本就是同一个。”   “他不曾长大。”   “可“我喜欢禾木”是十四岁乔禾对十四岁乔木所说的,我现在是禾本,只能以二十四岁禾本的身份和你道别。”   -   Part 3   十四岁的禾木曾为十四岁的乔禾翻过围墙,只为亲手得到一张JOLIN 的签名卡带。   他如愿以偿的得到,结果超出预期,额外获得乔禾羞涩的一句“我喜欢你”。   半旧的CD此刻躺在乔木的挎包里,她要时时刻刻想起彼时的乔禾,那句在喉咙间寰转了无数遍的“我们分手吧”才不会轻易的流露出来。   终究想了好久,乔木将CD插进挎包中老式随身听里,年代遥远的碟片发出沙哑的声音,并不像初次得到那般惊艳。   就如同记忆里十四岁的禾木无法得到恒温,能活在乔木十四岁、二十四岁、已经将来更多关于“四”字结尾的年纪里。   二十四岁的禾本不只喜欢着十四岁的乔禾,也喜欢着二十四岁的乔木。   只是这样没有时光推移触感的喜欢,让长成的乔木觉得疲倦。   遇见的许多人如同喜欢十四岁禾木一样,喜欢着二十四岁的禾本。   在十四岁乔禾眼中得以永生的禾木,在变成禾本之后依旧能在大片女生的眼眸里得以永生。   十四岁的禾木不会拒绝,二十四岁的禾本也学不会。   乔木将随身听里的大碟听了两遍,忽然纠结起来:自己究竟是要以乔木的身份将CD还给二十四岁的禾本,还是以乔禾的年纪,还给十四岁的禾木。   十四岁眉目如画的禾木是自己所爱,她不会将千辛万苦,终于用女生小狡黠换来的那一句我喜欢你,以一张小小CD终结。   乔禾可是喜欢着禾木的啊。   -   Part 4   二十四岁的禾本依旧会学着十四岁禾木的胆怯,小心拉上二十四岁乔木的手。   不过牵手和牵手不同,就如同十四岁禾木牵的是乔禾。   而二十四岁的禾本,也可以说是禾木,他牵上的是真实的乔木。   乔木和乔禾一点也不相像。   这样巨大的差别不用区分。   十四岁的乔禾不会挑剔,以为十四岁的禾木便是上天赐给她的爱情。   如果十四岁的乔禾遇见二十四岁的禾本,她也一定会这么觉得。   但再次遇见禾木的乔木,她隐隐觉得十四岁的乔禾错了。   她觉得十四岁的乔禾一定不会喜欢上二十四岁的禾本。   尽管禾本与禾木如此相像。   乔木从来都觉得自己不会出错。   那禾木觉得是自己错了。   错的不是彼此。   而是时间。   -   Part 5   二十四岁的乔木,拥抱的时候并不像十四岁乔禾那般笨拙。   只有二十四岁的禾本,依旧是十四岁禾木的模样。   十四岁的禾木不懂得拒绝别人的主动,二十四岁的禾本学不会主动。   他们是如此滞后,甚至按时光轮廓来雕刻依旧可以完美交叠在一起的人。   十四岁的乔禾会毫不犹豫的给相同年纪的禾木拥抱,二十四岁的乔木虽然还会拥抱,却很少用十四岁乔禾的心态。   她觉得自己面前的禾本是十四岁的禾木,这样的错觉让她觉得自己倒回去了。   倒回去十年的青春总让人觉得无力,所以她只得坚持自己是正确的。   那便是禾本错了。   错在什么地方她也说不明白。   -   Part 6   十四岁的乔禾被禾木偷吻的时候会觉得羞臊。   二十四岁的乔木即使被当着他人面亲吻也不会脸红,反而一向善良的禾木,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当着别人的面被提及特殊要求,都会变得同样忐忑。   二十四岁的乔木觉得每当想起十四岁的乔禾,便觉得与乔禾恋爱的并非禾木,而是二十四岁的自己,因为她能从时光间隙里,清晰分辨出两个不同年龄的自己。   而十四岁乔禾需要的小小温暖她全都能做到,他觉得越来越不需要一个十四岁的乔木,因为二十四岁的自己,能完完整整的赐予自己那段青春萌动时期里,最完美的爱情。   或许只是自己世界里忽然间多了一个禾木,禾木渐渐长成禾本。   禾本依旧是禾木。   乔木逐渐就适应了自己和记忆恋爱,于是真实出现在乔禾十四岁年纪里的禾木便显得多余了。   只有听见一些特别的歌曲或者看到似曾相识场景的瞬间,乔木才笃定的知道十四岁的禾木真的进入过自己的生命。   只是属于乔木的印象越来越模糊,是因为二十四岁禾本的存在。   他们出奇的相似,便让另一个活在记忆里的身影淡却了。   二十四岁的乔木发现,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继续喜欢二十四岁的禾本。   -   Part 7   二十四岁的禾本听着乔木的疑问,他无法回答。   他觉得自己和禾木一样喜欢着她,无论她变成乔禾还是乔木。   十四岁的禾木喜欢着十四岁的乔禾,也喜欢着二十四岁的乔木。   二十四岁的禾本同样喜欢着十四岁的乔禾,也喜欢着二十四岁的乔木。   他觉得这不用分辨,无论十四岁的乔禾长成二十四岁的乔木还是三十四岁的乔树。   这样的喜欢并没有错误。   只是十四岁的乔禾会向他抱怨譬如为什么会喜欢看那些不叫乔禾的女生,十四岁的禾木无法回答,他隐约感知到乔禾会长出另一个名字,也不再会以乔禾的语气问他这样简单却难以回答的问题。   二十四岁的乔木却不再管二十四岁的禾本这些,她只会问禾木:“你是不是会喜欢上很多个乔禾,或者更多个乔木?”   被问迷惑的乔本只得巴巴点头,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回答都是错误的。   因为乔禾真正长成了乔木,而禾木却没能长成禾本。   禾本只是属于二十四岁真实禾木的代号。   他也知道乔木终究会在属于自己的生活里深深扎根,也许是十四岁的乔禾,或许是二十四岁的乔木,亦或者是三十四岁的乔树。   这些他无法说清。   他越来越不明白二十四岁的乔木是喜欢徒有虚名的二十四岁禾本多一点,还是喜欢十四岁的禾木多一点?   或者,她两个都不喜欢。   乔木总在不停的成长着,生活里的琐碎让她附上枝桠,兴许不用过多久,乔木便会长成真正的乔树。   -   Part 8   听到第三遍,乔木便觉得十四岁的乔禾能被自己完全照顾好,陷入一场无比完美的爱恋。   在那个棉花糖圈成的爱恋里,十四岁的禾木依旧眉清目秀,却逐渐被乔木逼出一点点,再逼出一点点。   最后,属于十四岁乔禾的完美爱恋,便完完整整的被二十四岁的乔木占据。   乔木将耳机摘下来。   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原来在最美好的年纪,不过是未来的自己与当时的自己共赴了一场美妙莫名的爱恋。   突然的明悟让她有些想哭。   她觉得闯入自己生命十年之久的禾本是一个十足的混蛋,让自己不停纠缠牵绊这么久,也懒于出声澄清。   她觉得自己就算不恨禾本,也应该与他来一场真正的告别。   -   Part 9   二十四岁禾本脸上的表情与十四岁禾木脸上表现出来的一模一样。   乔木辨别了十分钟之久,将放在桌子前面的原味奶茶一口喝尽,抬头来认真打量着闯入自己生活那么多年的陌生禾本。   “禾本,我们分手吧。”   “乔木,这样的话,你已经说第二次了。”   委屈的禾本一如委屈的禾木,他无法辨别出面前的女生究竟是以二十四岁乔木的口吻,还是以十四岁乔禾的语气的说出来。   “喔,那你希望我与禾木还是禾本道别?”   变得镇定的二十四岁乔木睁大了眼睛,她已经将插着随身听的耳麦拔了下来,闲散的扔在休闲餐厅的桌上。   午后温暖的阳光无时不刻的像她说明着面前坐着的男子是禾本,并非十四岁的禾木。   而自己也不是十四岁的乔禾,而是二十四岁的乔木。   她不知道十四岁的乔禾会不会喜欢上二十四岁的禾本,却无比清晰的知道,二十四岁的乔木不会喜欢上十四岁的禾木。   也不会喜欢上二十四岁的禾本。   她用自己的二十四岁,来明白乔木与乔禾进行了一场亲密无间的爱恋。   此时十四岁的乔禾,不再需要十四岁的禾木。   自然更不需要二十四岁的禾本。   -   Part 10   “可我不懂得以什么形式与二十四岁的乔木道别?”   此时的禾本不知为何自己哭了,乔木看着看着便也哭了,她不承认自己喜欢过禾本,可喜欢过禾木是如此真实。   二十四岁的乔木会欺骗,十四岁的乔禾总不会欺骗。   “总要有决断的,无论我们等不等得到十四岁的乔禾或者禾木。”   结果乔木出乎意料的镇定,二十四岁总得比十四岁坚决。   十四岁的禾木会偷偷带十四岁的乔禾去休闲餐厅里喝果汁看杂志度过一整天。   二十四岁的禾本也会牵着乔木去咖啡厅里度过一整天,如同这座城市里恋爱了好几光年那么遥远的男女朋友。   “可我没能遇见二十四岁的禾本。”   “我遇见的,一直都是十四岁的禾木!”   乔木没来由的一阵坚决。   “十四岁的乔禾不再需要二十四岁的禾本,其实现在看来,十四岁的乔禾也不需要遇见十四岁的禾木。”   “为什么?”禾本觉得自己连发问都如此虚弱。   “因为十四岁的乔禾忙着与二十四岁的乔木恋爱,她没有必要遇见十四岁的禾木。”   “乔木能给十四岁的乔禾最好的爱情。”   “可你总不能和自己谈恋爱?”   二十四岁禾本的言语让两个人沉默下来。   -   Part 11   其实禾本在问出那句话之后便明白了整场青春里存在的症结。   他不可能在一瞬间真正长成禾本。   只得虚弱的说:“看来你得失望了,十四岁的乔禾不会对禾木说分手,即使对二十四岁的禾本也一样。”   他知道自己的逞强无法坚持太久,也许要真正失去乔木与乔禾他才能真正长成禾本。   “那你就当是二十四岁的乔木提前和真正二十四岁的禾本道别吧。”   “我想等十四岁的禾木真正长大,他便会明白。”   从双人桌上起身来的乔木已经没有那么沉重。   她甚至淡淡笑了笑:“如果你遇见二十四岁的禾本,你告诉他,我只喜欢过十四岁的禾木,等不到他真正成长为禾本。”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他在什么时候能长成真正的禾本?”   二十四岁的禾本在一刹那变成十四岁的禾木。惶急的问。   “那得看你,看二十四岁的你,能不能选择与十四岁的自己谈一场恋爱?”   乔木微笑着转过街角,带着十四岁的乔禾的爱情,一起消失在人流深处。   -   Part 12   直到此刻禾本才真正长成禾本。   他秉持着自己内心的迟钝,一成不变的守护着长达十年之久的黑夜。   直到白昼来临,他才明白二十四岁的自己身上,藏着所有属于十四岁的时光,以为对方也会停止下来。   山西癫痫医院在哪甘肃羊羔疯症那医院好湖北哪里治疗癫痫郑州癫痫病医院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