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伦理小说 > 文章内容页

【墨舞】苦爱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伦理小说
摘要:父爱有一点苦的味道    端午节那天,恰好和女儿地理、生物会考在同一天。开车把孩子送到了考场,便在考场外等着孩子考试结束。   一个人无聊且漫无目的散着步,看到一个手里拿着一把艾蒿的老人在路边歇息。也许老人已经走了很长时间,斑白的鬓角渗出许多细微的汗珠。我看着有些好奇,便上前问道:“您采这些艾蒿干什么?”老人笑了笑说:“回家熏蚊子。”我知道,这或许是老人不想同一个陌生人说话的最好托辞吧?因为我们这个边塞小城,夏季短暂且气温不高,加之降雨也少,蚊子自然也是少的可怜,一年也见不着几只。用艾蒿熏蚊子肯定是老人的借口。我对老人笑了笑,也没有再说什么,继续无聊地踱着,用脚步慢慢踩走那些无聊的时间。   然而思绪却由艾蒿想到端午,小时候喜欢过端午节,是因为在那天可以吃到母亲做的凉糕。直到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凉糕的味道。糯米中夹杂着红枣、葡萄干,吃到嘴里软软的,凉糕中带着糯米的清香,这大约是儿时最美好的印象吧?   父亲母亲也在这一天会给我们讲故事,母亲讲的都是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而父亲讲的却是屈原的故事。由端午想到母亲,由母亲想到父亲,父亲在端午这天,总是在天不亮就早早起来,去野外采一些带露水的艾蒿回来。每次父亲回来,大约是天刚亮的时间。父亲小心翼翼地把艾蒿上的露水擦到我们兄弟的眼睑上。我每次都是被凉凉的露水冰醒,父亲总是重复着一句熟悉的话:“这是老家的风俗,用艾蒿上的露水擦眼,今年一年不得眼病。”小时候不知道父亲这样做的原因,现在大概也是懵懵懂懂似乎懂得了一些。也许父亲是在用这种方式想着遥远的故乡,也许是父亲在用这种方式怀念着自己的父亲?   父亲采回来的艾蒿,现在记得有两个用途,最多的是用艾蒿熬水给我们洗澡。据父亲说用艾蒿熬水洗澡,可以不得皮肤病;另外一个用途就是在我们咳嗽的时候,把艾蒿的叶子与白面搅成稠糊,再用香油炸熟。现在忘了需要吃几个面团才能治好咳嗽,只记得艾蒿叶子苦苦的味道。后来知道艾蒿还有一个名字,叫做苦艾,或许就因为它叶子苦苦的味道吧?   慢慢回想起来,父爱也不是一种苦爱吗?慢慢咀嚼,父爱有一点苦的味道;仔细想想,却是一种无私而又深沉的爱。   小时候每次想到父亲,总会想到屁股上挨的巴掌。记得自己曾经偷偷有个小本,每次挨打,便在上边划一道,用“正”记载着挨打的次数。原来打算长到能打过父亲的时候,再向父亲一一讨回。后来挨打的次数慢慢少了起来,那个小本也最终不知道扔到了什么地方。   有一次和小朋友在屋外玩耍,无意中听到父亲与他同事谈及打小孩子的事情。我现在还记得父亲对他同事说的话,父亲说:一般不要打孩子,要打,也必须记住几点:第一,不能在人多的时候打孩子;第二,打孩子只能用手,不能用其他东西;第三,打孩子的时候,必须克制,无论生多大的气,也不能打孩子的头,只能打孩子的屁股。当时听父亲说这些的时候,屁股上挨巴掌的情景又想了起来。心里想着:大人们真恶毒,谈话还相互交流惩罚孩子的酷刑!现在想想,那落在屁股上的巴掌,何尝不是一种爱呢?   父爱是一种深沉的爱,人们往往在四十多岁时才会理解,才能体会到这种爱,这大约是自己也做了一段父亲的缘故吧?自己从来没有想到过父亲怎样在朦胧的曙色中采回来那些艾蒿的。或许父亲在前几天已经找到了长着艾蒿的地方,不然怎么会那么快就能采回来那些带着露水的艾蒿呢?从来没有想到过去询问父亲,等想到了这个问题,却再也无法向父亲去证实。在老家,只有父亲采回来的艾蒿才有那些神奇的功效。野外的艾蒿年复一年在长着,只是不见了采艾蒿的父亲,这或许是艾蒿又叫苦艾的另一个原因吧?因为苦艾与苦爱谐音,不知道我的猜测有没有道理。父爱就是一种略带苦味的爱,往往是等你懂得了,也就失去了,因为一切也不再从来。   (本文作于2012年7月)   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武汉儿童癫痫专科医院佳木斯癫痫病要注意什么郑州癫痫病的症状表现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