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句子大全 > 文章内容页

【轻舞】记忆的雪花飘呀飘……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句子大全
摘要:冬天到了,雪花飘飘,思念遥遥,故乡的那雪那人,那情那景,就像这冬天如约而至的雪花,在记忆里飘呀飘…… 冬天到了,雪花飘飘,思念遥遥,故乡的那雪那人,那情那景,就像冬天如约而至的雪花,在记忆里飘呀飘……   ——题记      我的家乡位于河南省的最南端,离湖北省的省会武汉相距不足200公里,山青水秀,四季分明,蓝天红城,气候宜人,素有“小江南”之美誉,也是全国最宜人文居住地之一。   提起冬天,记忆里的那雪花啊,便飘呀飘地飘到了童年。   在童年的记忆里,每年的冬天都会下很大很大的雪,也会下很多很多的雪,感觉整个冬天都在下雪,而且一下就是一个冬天,那雪总也不见停,总也不见化。真的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远山近水,一片苍茫。   记得有一年的冬天,雪下得特别大,又特别的冷,山上的树都结了厚厚的一层琉璃冰,肆虐的北风吹过,许多树枝承受不了琉璃的重压,纷纷折断,满山遍野都是残枝断树。我们家后面的那一大片竹林,全部被大雪压趴了,看过去只见白茫茫的一片雪地。   由于天气持续寒冷,许多人家里备用的干柴烧光了。为了取暖,没办法,大家纷纷冒着大雪去山上捡那些被琉璃压断了的树枝回来烧,我记得爸爸和哥哥们也去捡了很多,放在火塘里配着干柴一起烧,那些琉璃经火一烤便化了,淌了一地的水。   那时候都是烧柴取暖,烟熏火燎的,一家人团团围坐火塘,常常是“前面烤焦了,后面冻撬了(家乡话,意即后背冻得冰凉)。”偶尔从火塘里的热火灰里掏出一个两个煨熟的红薯,几个板栗,一捧花生,大家分而食之,那种悠香,那种其乐融融的情景,至今仍在梦里萦绕。那时候妈妈一边纳着鞋底,一边给我们讲故事:《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织女》,《花木兰》,《穆桂英挂帅》,《梁红玉》等等那个时代喜闻乐见的人和事。   有时候我们兄妹几人,也会夹一些烧好的碳火放在火盆里,上面置一桌子,拿床单一铺,围在一起打扑克。记忆犹新的是:钩子钩钓鱼,排竹竿,五十K,十点半,增鳖等等。   最好玩的是十点半和增鳖,十点半就是每人手上的牌,数字相加不能超十点半(半点是印有小人的11以上的扑克牌,包括大小王),谁超了就是撑死了,不足十点半就是饿死了,正好十点半的比例不大,所以我们常常会指着对方的鼻子大叫:贪吃鬼!饿死鬼!呵呵,笑声震天!   增鳖相当于赌博,但不赌钱,赌运气,谁先将手里的牌发完谁就算赢了。比如一个人先发一张五,另外一个人也说发一张五,但不一定是五,其他人也可以发,若没有人掀开便罢,若掀开不是五,那桌上的牌全部是他的,有时候手上的牌剩一两张,正窃喜赢家到手时,突然被人掀开桌上的牌,惨了,捡了一大堆牌到手上,输定了,看到捡到牌的人脸变绿的样子,其余的人会拍掌欢呼,哈哈哈……现在想来,我依然会笑出声来。   慢慢的天气开始回暖,雪便也慢慢的一点一点融化。白天雪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化成了水,滴滴答答的顺着屋檐落雨般倾泄而下,到了夜晚由于温度骤降,那些化完尚没流完的雪水到第二天便冻成了一根根的冰棱,挂在屋檐下被太阳光一照射,幻着七彩的光芒,煞是美观。我们便常常拿了竹杆去敲打,有时候看到晶莹剔透的冰棱像冰棒一样,也会捡起一段扔在嘴里“嘎嘣嘎嘣”地嚼一气儿。   犹记得三爹门前有一条斜斜的小巷子,终年不见阳光,一到冬天那里的冰便结得厚实,是天然的蹓冰场。我和堂弟堂侄几个人,便会偷拿着家里的铁锨,一人蹲在铁锨上,一人拉着铁锨把,“哧溜”一声从那上面蹓下去。虽然有时候拿捏不住,连人带铁锨一齐滑到旁边的沟里,摔得生痛,我们也乐此不疲,嘻嘻哈哈的继续蹓上蹓下,有时甚至玩得汗流浃背。现在回忆起来,那一张张留在记忆里的小脸,依然是红通通,汗浸浸,笑眯眯的。   再后来稍大一点,我去上学了。留在记忆里的,仍是雪大天冷。   我记得自己每到冬天,两只脚后跟便会冻裂开来,就像八月的石榴,裂着个嘴,脓血横流。因为冻疮,那脚便不能穿上鞋子,只能趿拉着,而且一直到第二年春暖花开才见好。   也记得那时的妈妈,每天都为我的脚操碎了心。每天晚上临睡前,她会细心地用热水慢慢帮我洗脚。因为脚上有冻疮,不能直接放盆里洗,她会拿两个盆,一个装水,一个用来接水,她把我的脚搁在她腿上,一边慢慢用湿毛巾淋水,一边用手轻轻揉搓,嘴里还不停关切地问:“疼吗?不会烫着你吧?”洗完了,她会细心地帮我涂上自制的药膏,再细心地用纱布包好,套上袜子。   那冻疮其实很讨厌,在被窝里一捂热,便会奇痒难熬。那时的我也不懂得控制自己,便在被窝里“扑扑通通”地又蹬又闹,又哭又叫。将劳累一天早已沉沉入梦的妈妈吵醒,妈妈慌忙爬起来,将我的袜子脱掉,细细的,柔柔地帮我抓挠,直到我不再折腾甜甜地坠入梦乡后,她才能重新躺下。那样飘雪的冬天,那样寒冷的冬夜,不知妈妈操了多少心受了多少累?因为有了这浓浓的母爱,那些冬夜对于我来说,不再寒冷、不再漫长。   因为我的脚年年都会冻,妈妈听人说,用干辣椒棵,干茄子棵烧水洗可预防,于是每年秋末,妈妈都会收集那些别人不要的辣椒棵、茄子棵,以备冬天烧水给我洗脚。还有人说用狗油擦脚也可以预防冻疮,妈妈若是知道有谁家宰狗了,也必千方百计讨点回来。还有人说多吃牛肉羊肉保暖,也会减少冻疮,妈妈便听之信之,每年都会喂上几只羊,到冬天宰了来吃。也不知是妈妈的苦心经于得到了回报,还是我长大抵抗力增强了,到了三年级以后,终于和冻疮说再见了。   多少年过去了,妈妈那双温柔的手、那温暖细致的呵护、那不辞辛苦千方百计地奔波劳碌,依然让我难以忘怀,我时时刻刻在心里、在梦里感受着她的温暖、她的体贴。   犹记前年冬天在家,第一场大雪将临时,女儿和儿子看到飘飘洒洒的雪花,玉蝴蝶似的在空中飞来舞去,高兴得手舞足蹈,我也童心大发,陪着他们在后院里又蹦又跳、又唱又笑,引得邻居们引颈侧目,窃笑不止。   后来雪越下越大,我们娘仨索性从家里拿出铁锨,小铲子,堆起雪人来。由于技术不是很好,只能算是雪堆,儿子拿出两个琉璃子按上算雪人的眼睛,女儿找了个小胡萝卜插上算是雪人的鼻子,我则拿小铲子帮雪人修了个嘴巴。儿子说雪人怕冷,又将自己不戴的帽子围巾拿出来,帮雪人穿戴整齐,倒也像模像样的。   夜晚躺在床上,儿子说:“妈妈,雪人一个人在后院他不会怕吗?”我说:“他不会怕,我们在屋子里陪着他哩。”儿子说:“妈妈,明天我们帮他做个妈妈吧?这样他就不怕了。”我紧紧搂了搂儿子,说“好的,明天我们帮他做个爸爸妈妈,让他有个幸福的家。”儿子甜甜地笑了。   前天打电话回家,儿子雀跃地说:“妈妈,下雪了,可是没有人陪我堆雪人,你和爸爸要是在家就好了,就可以和我一起堆雪人了。隔壁小宝宝的爸爸妈妈帮他堆了个好漂亮的雪人啦!”我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仿佛看见满天雪花中,儿子孤伶伶地独立雪中,如那个孤独的小雪人……   冬天来了,雪花飘飘,思念遥遥,故乡的那雪那景,那人那事,好像这冬天如约而至的雪花,年年在记忆的天空飘呀飘。   那些留在时光深处,留在在记忆门楣里的美好画面,是如此清晰、如此让人怀念,但却只能在梦里重温。记忆里那些铺天盖地的大雪,记忆里那些童真的画面,记忆里那些和亲人们一起嬉戏的欢乐,不知何时才能再现?   为了生活,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啊,便如同这雪花,有的飘到了天南,有的飘到了地北,飘啊飘啊,飘落到了各自的天涯……   北京癫痫病科医院哪好辽宁有治疗癫痫的吗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有哪几家哈尔滨治疗癫痫的方法哪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