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近代诗词 > 文章内容页

黄昏之爱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8-8 分类:近代诗词

  公公因突患脑溢血不幸撒手归西,这对和公公相濡以沫四十年的婆婆是个沉重的打击,她人一下塌了,躺在床上半个月起不来,不吃也不喝,整整瘦了一圈,颧骨突出,眼睛下凹,脸色蜡黄,更令人担忧的是经常对着公公的照片发呆,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自言自语。见她这副样子我害怕了,对丈夫庄庆说:“你妈这样下去要成忧郁症的!”庄庆听了吓一跳:“啊——要成忧郁症的!那怎么办?”我对他说:“要让你妈妈出去······”他情急地打断我的话:“要妈出去——你要她到哪里去?”我笑笑说:“你理解错了,我是让你妈融入到社会中去,和外面的老年人接触,多参加参加文体活动,这样就能使她从丧夫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振作精神重新生活。”“好,这个主意好!”他连声称赞,“可不知她肯不肯出去?”“明天是星期六,我们带她去公园玩。”“如果她不肯去呢?”我指指在做功课的儿子庄骏:“让他拖你妈去,你妈一定会答应的。”我点点头,孙子是妈的心头肉她当然不会拒绝!

  

  果然第二天早上,婆婆在庄骏的死缠硬磨下跟我们出去了。见她走路脚在飘,我忙拦下一辆出租车,扶她上去。“不,不,我能走,我能走。”她挣住脚。“妈,去公园有点路哪,还是上去吧。”庄庆说着把她托上了车。

  

  公园里早练的人很多,有打太极拳的;有舞剑的;有跳扇子舞的······我见婆婆深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抚了抚脸,然后舒展一下双臂。她精神焕发的样子令我感到欣慰,用肩膀撞撞庄庆,努了努嘴。他瞧了瞧他妈慨然说:“其实我妈很活跃的,喜欢跳舞,更喜欢唱沪剧。”

  

  九点多钟时,一些戏剧角开始热闹起来,琴声悠扬,有人咿咿呀呀地唱了起来。我们有意识地朝那里走去。我见婆婆的脚步变得轻盈,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黄阿姨!”有人向婆婆打招呼。“嗳!”婆婆应了声,过去了。那是个跟婆婆年纪相仿的女人,快人快语:“你要节哀,不能一直痛苦下去,坏了身子值得吗?你活得健康快乐,你先生在九泉之下灵魂才安逸呢!”

  

  说得好!我暗暗说,从心底里感激那个女人。“来——黄阿姨!唱一段吧,仍然唱‘金丝鸟’吧?”“好——欢迎,欢迎!”周围的叫起好来,?“哗”地鼓起掌来。盛情难却,婆婆只得唱了起来。

  

  “金丝鸟在那里,鸣叫歌唱,一阵阵似······”想不到婆婆的嗓子这么好!令我惊喜不已。她唱得很投入,表情丰富,脸上露出幸福的笑意。一曲唱完,掌声和“再来一个”的叫喊声此起彼伏。我趁机大声怂恿她:“妈,你就再唱一个吧!”

  

  妈望了我一眼,便又唱了一首“盘凤”,情深深意浓浓,可见她是个感情极为丰富的人。我想她应该有个幸福的晚年,不然老天对她太不公平了!

  

  那个为她操琴的老头,笑嘻嘻说:“黄阿姨,我们每个双休日都在这里活动,你来参加吧。”我抢着替婆婆回答:“来,一定来!”

  

  回到家,我称赞婆婆说:“妈,你演唱的水平绝对专业!”她红着脸说:“哪里?你说得好!”庄骏这小家伙很聪明,扑到婆婆身上欢声说:“奶奶,你是唱得好嘛,不然人家怎么拍手叫好?我的手也拍痛了。”婆婆疼爱地将他搂进怀里:“宝贝,我的小宝贝!”

  

  我打开收录机,调到戏剧频率,刚巧在播沪剧,便把音量调大了。著名演员杨飞飞糯糯、苍凉的声音在屋子内回荡。我见婆婆嘴唇蠕动着,跟着哼了起来。接下来的日子婆婆像是换了个人,渐渐脸上的愁云消失了,人也比以前胖了,就是做饭嘴里也不停地哼着戏。

  

  接下来的几个双休日,我们都陪她去公园,听她唱沪剧。嗳,她的粉丝还真多,黑压压的一片!婆婆精神振奋,一首接一首地演唱,以满足粉丝们的请求。

  

  一天下午我提前下班,走到家门口,猛听得里面有琴声。我一愣,但马上明白是怎么回事,因婆婆跟我说起近期街道要举办“沪剧大奖赛”,她一定在抓紧时间练呢!

  

  我开门进去,他们一愣!尤其那个为婆婆操琴的师傅忙不迭地站起身,婆婆红着脸语无伦次道:“我······我们在、在······”见他们很是尴尬,我忙笑着说:“你们继续练,争取拿第一!”说着进了自己房。一会儿听得琴声又起,婆婆又唱了起来。

  

  见时间已不早了,我开门出去对婆婆说:“师傅很辛苦的,请他在这里吃饭吧!”那师傅忙连连摆手:“不、不客气了,我们马上要结束了,我回去吃。”婆婆却拿出一张百元大钞,对我说:“麻烦你邦我去菜场买点菜。”“妈,我有钱。”我说着开门出去。婆婆大声叮嘱句:“买条大黄鱼回来!”

  

  一会儿我买菜回来了,他们已结束了排练,婆婆向我介绍:“师傅姓罗,退休前是大厨师呢!”罗师傅谦虚地说:“一个饭店做菜的有什么好吃吹嘘的?”婆婆从我手里接过菜,同罗师傅一起进了厨房。

  

  等我丈夫和儿子回来,他们已把饭菜做好,端上了桌。啊,不亏是大厨师的手艺,色香味俱全!看着口水要掉下来了。那一盆松鼠黄鱼,像风卷残云般地一会儿便见了底!庄骏吃得不过瘾,噘起了小嘴巴:“怎么这么快就没有了?我要吃,我还要吃!”大家轰然大笑。婆婆忙说:“我的小宝贝,让爷爷明天再做给你吃好吗?”“好!”庄骏大声说,“我要天天吃!”

  

  第二天,他们又在家练唱,等我们下班回到家,一桌丰盛的菜肴又端正在了桌子上,那条松鼠黄鱼比昨天的更大!怕被我们抢了,庄骏筷子像雨点般地戳去。吃饱了他一抹嘴说:“奶奶,你做的菜不好吃,我要吃爷爷做的!”罗师傅笑呵呵说:“好——这要你喜欢吃,爷爷天天给你做!”

沈阳癫痫病医院的排名郑州市羊羔疯有几家医院通化市治癫痫最专业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