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页

【荷塘】故乡的秋夜(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感人故事

秋夜的故乡是美丽的,明亮的,多情的。金秋时节的一天傍晚,我回到故乡。吃过晚饭,母亲在收拾碗筷,父亲院子里在准备着收苹果的工具。我走出家门,站在马路边,望着美丽的小山村,似有多年未归的游子一样的感觉,离开村子时,一步三回头;走进村子时,到处走走看看。此时,天边的火烧云已经燃烧褪尽,但天依然很明亮。脚底下的山沟里,沟壑纵横,杂草丛生。山坡上的羊肠小道曲曲折折直达山顶,那正在啃草的羊群像一片白色的云彩,在牧羊人的吆喝下,长长的鞭稍挥动下,不一会儿便在消失在天际。山顶上的树木整齐排列,落叶纷纷。靠近村子的果园里,仍有人在忙碌着,边说边笑,谈论着今年的收成。那一颗颗又大又圆的苹果,就像刚出生的婴儿一般露着着粉红的、嫩嫩的脸蛋很是可爱。村旁的树丛中聚集着一大群麻雀,在树枝之间来回飞跃,上下跳动,叽叽喳喳,很是有趣。

天逐渐暗下来,整个村子就像被笼罩了一层灰纱。在朦朦胧胧中,村人们一个个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在回家的路上。一个挎着篮子步履蹒跚的身影,在暮色中从远处走来。

是安吉妈。今年已经是70岁的老人了,虽然耳聋,但口齿清楚,眼不花,身体还算硬朗,每天依旧坚持在田里劳作。15年前,儿子出门打工,每月定时定额给老人寄回生活费。每次收到汇款单,总是老人最高兴的时候,拿着汇款单逢人就夸,村人们也为她儿子的孝顺很是羡慕。可是好景不长。就在儿子打工五年之后,因车祸不幸遇难。老人悲痛欲绝,白发人送走了黑发人。前几年,老伴因肺癌也离她而去。也许是因为命运的打击和年老疾病的发作,使她变得有些精神恍惚,说话反反复复,有时刚问过你的话,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次问起;今天见过的人,明天就不知道是谁了。我想,唯一支撑她不倒的是劳动,地里的庄稼,家里的鸡猫狗。

看到她,我想起了鲁迅笔下的祥林嫂,让人不由地产生了同情之心。但她比祥林嫂幸运的多,她每月能定时领到养老金,平时还有村人的照顾,还能安度晚年。

看到我,她停下来,慢慢地移动过来,带着沙哑的声音说:“是林子回来了?”她认错人了,林子是我儿时的一个伙伴,如今和我同在一个城市工作。

“我是安安。”我急忙报出了我的乳名。“呃,是安安,什么时候回来,这几天你爸妈抚苹果可累扎了!”她终于又记起了我,边说边将手伸入篮子,抓了一把酸枣,颤抖着递给我说:“这是我家地畔的酸枣,可甜了,你尝尝。”我赶紧伸手接住。人上了年纪话头多,她不停地问询我家里的情况,总是上一个问题还没有回答完,下一个问题就出来了,我只能一一回答。很久,她才转身离去。

此时,月亮已经高高挂了起来。月光一泻千里笼罩了整个山村,使山村更显得格外宁静怡人。闪亮的银河高悬在空中,似有一种海涛声自天幕而来,调皮的星儿在和云儿躲藏,像竟帆的夜渡船,让人心旷神怡。窑洞前太阳能路灯早已亮了起来,与月光交织在一起,使小小的山村显得更加明亮。说到太阳能路灯,我想起了在北京打工的平平,依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勤劳,在北京干出了一番事业,开了一家快递公司,赚了不少钱。前几年,村里搞新农村建设,平平自己出资为村里的几排窑洞前分别按了几个太阳能路灯,并在村前村后修建了厕所,方便了村人的生活。平平致富不忘本,提起他村人总是津津乐道,赞口不绝。

正在遐想间,一道明亮的汽车灯光刺破了星空,惊起了路旁的野兔,在车灯前一闪,窜入了苹果园,不见了踪影。车子直接驶入村中二排窑洞前第二户人家停了下来,从车里走出一男一女。在路灯的照射下,我认出了是刘大叔的儿子杰和他的妻子。他们在省城工作,夫妻俩同在一个单位。由于工作忙路程远,每年也是很少回家,也就是两三趟。今年十一放假回家,给老人帮忙收苹果。之前就听父亲说过,杰的妻子是独生女,家里也有果园,而且不比杰的家里少,去年就卖了不少钱,那辆车就是杰的老丈人掏钱赞助的,我估计他们也干不了几天,就会马上赶到老丈人哪里。

突然,一只怪鸟尖叫了一下,从村子上空一家好久无人居住的窑顶上飞掠而过,消失在夜色中。再次环顾那一排排新建不久的窑洞,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凄凉。每一排窑洞里只有那么几户人家的灯亮着,总共也就10几户人家。

看到此景,想起上次回家,父亲让我带着钥匙到二叔家找一件农具。二叔也是好多年没回家了,打开门首先看到的是父亲种植的满院南瓜。南瓜藤就像无人约束的囚犯一样疯长,人连入脚的空隙都很难找到。崭新的窑洞窗子上沾满了鸟屎,窑洞里铺满了灰尘,一开门尘土飞扬,一只野猫从脚下溜窜而出,从靠在院墙旁的木头上翻越到另一家无人居住的院子里。

回到家里,父亲坐在炕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咳嗽着给我掐指算了算说:“现在农忙时节村里人还是比较多的,要在平时不会超过二十个人,而且大都是老年人,均在60岁以上,年轻人几乎没几个。”父亲的话让我不由地多看了他几眼,我发现他的确老了,头发花白,满脸的皱纹就像村子里的耕地一样凹凸不平,夹着烟枝的手还有些微微颤抖。正在锅灶旁起面的母亲说:“你爸也不行了,前几天在果园里干活差点从树上摔下来。村子就有人劝他不行明年别干了,给人承包出去,可他硬撑着说包出去干什么,我现在还能干动,还不能连累儿女。”

听了母亲的话,我眼眶里噙满了泪水,不知道如何是好……

治疗癫痫病什么方法效果好小孩癫痫病怎么治原发性癫痫病有哪些诱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