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暗香时光】紫藤花开_1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古典文学
破坏: 阅读:8197发表时间:2018-04-17 19:32:03
漠河抽搐癫痫病要如何治疗

【暗香时光】紫藤花开(散文) 远离父母的日子,我仿佛成了一朵飘拂的云。那种似风奔波的生活尽管怡然自得,但总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骨子里升起一缕寂寞的因子。时间一长,那份来自心底深处的思念就好像染上了一种紫色元素,时不时地盘旋在我的脑子里。每当这个时候,我便知道自己是想家了,甚至可以说是很想,很想。
   其实,这种紫色的元素,是来自于老家院子外面父亲种下的那株紫藤。我不知道父亲是什么时候种下的紫藤,也不知道父亲当初种下那株紫藤的目的。在某一年春天回家时突然发现,暖融融的春风已经吹得紫藤花一阵阵香气扑鼻而来。望着一串串充满活力的紫藤花在眼前开得灿若云霞,心里觉得一串串紫藤花在微风中那种摇曳生姿的缱绻神态简直美到了极致。
   多少年来,每一次想家,我的脑子里就会跳跃出那个春天紫藤花开的场景,心头甚至会瞬间涌上一阵子清香。怎能忘记呢?那些婉约的藤蔓随风荡着秋千,弥漫于院墙外面,层层叠叠幻化成一片紫色的岁月,而最令我不能忘怀的是那份如期而遇的寂静的美。
   想家,对于我来说,就是想听父亲拉的悠扬的胡琴声,想吃母亲做的香喷喷的瓦钵鸡。想家,更多的时候是牵挂父母的身体。因而,无论走得多远,这一份思念始终显得很纯净,纯净得如同那株紫藤开花时那一串串花儿一样。
   思念,如同藤缠树,总是条蔓千结。很多夜深人静的时候,尽管摇曳不出多少记忆,但是,紫藤花那种梦幻般的紫色,始终烙印在我的思想里,仿佛笼罩着一个幻如紫烟的梦。其实,无论我在外面多么的喜悦,一种离愁,也总是会悄悄地爬上一弯新月。
   或许,只有我自己明白,这份纯净的思念有一种禅意。当我的思念滑过一个个午夜时,这份思念便有了一种诗意的繁华。就像这时候,思念被一阵清风吹得七零八落,但我却嗅到了空气中那份梦幻般的芬芳气息里飘来父亲手中的老酒醇香和母亲锅铲间翻炒的香椿的味道。
   紫藤花开了,我的思念就开始泛滥。或许,这一刻,父亲胡琴的琴声早已在阳光下被花香淹没;又或许,这一刻,母亲从竹园里挖掘来的一篮篮竹笋,正在阳光下被岁奥卡西平治癫痫怎么样月慢慢风干。
   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这样的画面,一串串硕大的花穗挂满枝头,阳光透过紫藤的嫩叶照在父亲身上,有熟透了的花瓣飘过母亲饲养的几只生蛋的母鸡身上然后轻轻落地。父亲坐在廊檐下的圈椅上,枕着阳光的香气,拿着一枚我给他买去的高倍放大镜看着我那些变成铅字的文章,如同枕着一片紫色的光芒,一脸的认真。
   母亲曾说,紫藤花可以鲜吃,也可以晒干吃。那时候,我在心里想,这样的花儿怎么可以吃呢?然而,去年四月份去岭北采风,我却尝到了紫藤花的美味。蓝紫色的花骨朵,被水焯以后,静静地躺在盘子里,等待着江苏癫痫病可以彻底治好吗大家品尝,那种入口的清香,淡淡的,带着一缕大自然的芳华。我无法想象紫藤花这份美味竟然被我无视了这么多年。
   父亲曾说,紫藤花是一味中药,洗净晒干后,泡水喝,可用于止腹痛。我仿佛看见,母亲在院子里喂鸡时,父亲闻着清甜的香气,小心地摘下那些淡紫色的花瓣。
   不知道为什么,紫藤花在我的眼里显得甚为高雅。曾几何时,在洛阳古城的东大街上,我和一位老者摆过龙门阵,尽管年纪相差不少,但我们聊得很投缘。老人家还给我沏了一壶紫藤花茶,让我品尝。那一天,我从老者那里知道了洛阳这座牡丹花城的很多掌故。后来,当我第二次再去时,老者就邀我去后院坐一坐。这座古朴的房子是个二进四合院,刚走入院子,我就看到了一片爬满墙的紫藤花。那种迷幻的感觉,如同飞流直下的瀑布一样美,尤其是那种浪漫的色彩,真的让我叹为观止。风儿一吹,满院飘香,我呼吸着紫藤花的花香,沉醉在这一片宁静与古朴之中。
   院子里还有一棵很大的槐树,墙角落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摆着文房四宝和一幅刚劲有力的字。槐叶间穿针引线般飘来一阵春风,夹杂着纸墨香,令我不忍离去。那一刻,我真的分不清是花香多一分呢还是墨香多一分。老者姓史,他和我说,尽管自己这辈人大都舍不得离开老宅,但是,随着岁月的变迁,这些看似气魄宏大、格局不凡的院子,哪怕再是高墙碧瓦又如何呢?你看,这边的深宅大院是不是有点风雨飘摇的感觉?听着史老的话,我仿佛突然间明白,对于这座洛阳古城来说,史老不就是一株紫藤吗?
   这幅静美的画卷,始终活在我的记忆里,就像记忆里的洛阳古城,披一身繁华,在我的文字里暗香如故。如今,听着春色从风中走来的声音,那些埋在心底深处的记忆便瞬间复活。一份思念,从春色起步,经过喧嚣的街市,在母亲手中的一份份美味里回归了宁静。那些陪伴我走过四季的记忆,却把连接乡愁的那一根无形的线拉长,又缩短。
   前几年,父亲见小妹家的院子里太单调,就让小妹把那株紫藤迁去了。没有了那株紫藤,每一次回家,走过那个角落,我的心里仿佛缺少了一点什么似的。那是一种说不清的感觉,一直到前些日子看见山上的紫藤花开,我才突然间明白,原来,那是一份抹不去的记忆,更是一份殷殷的念想。
   当有一天,我去山上,鸟儿的清吟声,淹没在了我透过桃树枝桠的视线里。不远处,淡紫色的紫藤花随风轻轻荡起一阵清香,那些深深浅浅的紫色,似在流动一般。
   山野因这些如梦如幻的紫藤花,好像披上了一件霓裳,泛着点点光芒。妩媚着,妖娆着,瞬间便暖了我的心田。幽香扑鼻之间,仿佛觉得自己是躺在一片充满紫气的祥云之上,那么的怡然自得。
   其实,无论我在何方,山下那座炊烟袅袅的老房子早已成了一首歌,唱响在我那些听雨的时光里。而乡愁,总是伴随着一个又一个漫长的黑夜发酵,然后被一串一串的心事淡化,再在一壶月光里沉淀。
   其实,远离了父母,远离了那座老房子,我也只不过是醉卧在时间怀抱里的过客而已。在异乡的无数个月色冰冷的夜晚,我的梦里仍然带有炊烟的温度。那株紫藤花开时的美丽画面,常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时光的流逝,正逐渐消瘦着旧时回家的路。很多时候,我会盯着窗外的树木发呆,那一刻,我仿佛看见,老屋屋顶上的炊烟越过那株红椿树的枝头,聆听着小鸟悦耳的“诗句”。
   今夜,单薄的月光,与紫藤花一起,在我的背后翻阅着一堵墙的沧桑。

共 2369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哪个put size="3" name="pn" value="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