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文学 > 文章内容页

『流年』缠绕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古典文学
破坏: 阅读:2835发表时间:2012-11-17 23:08:15

『流年』缠绕(散文) 1、
   紫藤枝蔓以无比慵懒的姿态在石柱上缠绕,它已经泅渡了料峭的春日和这场绵长的雨了吗?这个沾满露水的清晨,它有没有与春天不期而遇?
   我一定是记错花期了,当我穿过喧嚣的人海和妖娆的桃花丛林,置身于江滨公园紫藤架前的时候,我只看见了花架上缓慢伸展的枝枝蔓蔓和密密层层的浅紫色花苞,它还未开出俏丽的花朵,这一刻,它只是一个正在江畔低眉浅笑的娇羞少女,她的面容里隐约闪烁着盛大绽放的痕迹,我目不转睛地看它,生怕一不小心便会错过她最初的样子。
   晨的风清新薄凉,有清脆的鸟语在耳际婉转,抬头,正有成群的鸟儿飞过,它飞掠的声音早已经惊扰了江滨浓长的睡梦了,轻柔的晨曲如期从不远的翠光阁飘渺而来。我只是浅浅地看了一眼堤坝上的婆娑杨柳和树下开始喧哗的嫩绿的小草,便在花架下的长椅上坐下,交织着绚烂色泽的阳光从紫藤枝蔓的缝隙间将我的脸照得斑驳,轻柔的风吹过,追逐着那不着痕迹的流动。
   枝蔓和石柱在缠绕,枝蔓和枝蔓在缠绕,枝蔓和花骨朵在缠绕,紫藤花架下,若仔细看,随处都是缠绕的样子。我突然间不知道它们到底是谁在缠绕着谁,谁被谁缠绕,但我却知道,大凡这样缠缠绕绕的,必定是它们生与死的相依,也必定是它们在时光里的抵死缠绵。
   不止紫藤,我还看见过很多这样的缠绕,譬如牵牛花、菟丝花、金银花和茑萝。看到它们的时候,我总会想,若是有一天,它们再也不能这样缠着绕着了,那么它们还能不能在绿意葱茏的时候开出自己最纤秀的美丽来?
   静。坐。晨的光温润而清新。紫藤花未开。
   我要怎样才可以淡去我现在心里浅浅的失落,关于紫藤?我无可否认它的盛大和美丽,我也喜欢它灵动浪漫的色彩和灿若云霞的妖娆,但是,我更喜欢它枝枝蔓蔓的缠缠绕绕和花谢时分漫天飞舞的飘飞旋转,缠绕着的紫藤必定是交了心交了肺的誓死相依,之后,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只剩下,一地苍凉。
   我的语言太贫瘠了,这一刻,我已经不知道要怎样来形容它已经过去和即将来临的旖旎和凄美,可是幸好啊,我的眼前,紫藤花未开。这个清晨,我只看见它的藤蔓在冰冷的石柱上缠绕,然后又兀自优雅地自己缠绕着自己,再安静地,等待一场盛大的花事。
   2、
   江滨的堤坝宽阔洁净,紫藤花架前恬静安然,年轻的爸爸带着调皮的孩子在不远处放风筝。舒朗的笑,稚趣的呼喊,和着春光在流淌在迎风飘动,风的脊背上,我看见了风筝在肆意飞扬,我也看见了年轻的脸上凝聚着的慈爱的光,还有他手中的线,他紧紧地牵着,不放开。
   风筝是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它的全身看起来薄如蝉翼,坚韧的骨架支撑着扑闪扑闪的翅膀。现在,换孩子抓着线轴了,他目不转睛地看着风筝在蓝天上飘飞的样子,脸上因为刚才和爸爸奔跑变得通红,呼吸还有些急促,但这似乎并不能影响他此刻的聚精会神,他紧紧地抓着线,看着风筝冉冉地往上飞去,飞去。
   忍不住,我的目光就这样和这一幕缠绕在一起。
   风筝在天上飞翔着,我的眼光和它缠绕着,耳边有熟悉的旋律响起: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天,牵着我的梦幻和思念,走回到童年……
   如果刚才的心情有些沉寂,那么这一刻,那些沉寂便开始遁迹了,记忆从沉睡中瞬间醒了过来,整个人也开始柔和起来:和煦的风里隐约闪过伙伴们的欢声笑语,也闪过他们奔跑欢呼的样子,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一些珍贵的记忆仿佛全都被遗忘了,片刻之间我竟怎么也打捞不起,回忆,是不是总是转头便空,如时光的光,瞬息无影?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有多少年没有放过风筝了?记忆里最初的风筝是怎样的?三月,明媚的天,和煦的风,花儿争先恐后地开,伙伴们早已经漫山遍野地奔跑着,欢呼着,放着风筝,唱着洪亮的歌。我跟在祖父的身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着要祖父也给我做一个风筝。那是一双苍老而粗糙的手,幽暗的光里,漆痕斑驳的八仙桌上,陈旧的报纸和几根毛竹,祖父正凝神捣着一碗米糊。他终究也拗不过我的是吗?我爬上高高的凳子,趴在桌上,紧紧地盯着祖父,看他劈毛竹,黏报纸,画眼睛,描翅膀,然后绑上长长的线,多神奇啊,一只老鹰形状的风筝很快做好了,我迫不及待地加入到那个欢乐的队伍中去,山坡上,田埂里,小路边,随处都有我们的欢笑。
   时间的裙裾一晃,那些时光已经远去无踪了,多年以来,当春暖大地,这动人的一幕始终缠绕在我的心里梦里。抬眼再看,年轻的爸爸正笑着告诉孩子要怎样做,孩子放着风筝,紧紧地拉着那根线,风筝越飞越高。
   线牵着,风筝飞得再高也不会飘摇,一如我知道,那些高飞的梦想会和信念一起,安静地停伫在心灵的彼岸。
   3、
   偶尔的萧瑟在这场明媚里隐匿而去,春的恬静在紫藤花架下分外缠绵。其实很多时候,我愿意就这样坐着,坐着,直到把手心的温暖握成薄凉,直到把自己坐成一座雕像。眼前依然有经过的人,或三三两两,或成群接队,那一定也是来来往往的生活,来来往往的故事,缓慢,安静,就像是慢放的电影。
   岁月太匆忙,当往事与往事缠绕,我的记忆里,依然留着一幕:紫藤花在四月的风里纷纷凋谢,骤雨初歇后一地残红,那个手持相机的男子正专注地选取角度,调试着快门速度和侧光模式,拍下一张又一张精美绝伦的照片。
   很多时候,我总是很纯粹地欣赏着花儿的绽放,以为那就是它最美丽的样子,可是我却看见了他拍落花和残红。镜头中,少了缱绻,多了的却是无以名状的苍凉,可是看起来一点也不萧条,反而美得别致,美得有韵味,这样的美在瞬间更让人怜惜了,仿佛一支颓废的笔写着世间的忧伤,而落笔的瞬间,却早已经滴墨成最美。他看我看得入迷,轻轻地说,花开是风景,花谢是风景,花的枯萎和飘零也是风景,其实落花也很美丽,虽然多了一些忧伤和凄凉,但是任何事,都有两面,如月,有圆月,有弦月,月圆月缺才是一个轮回,亦如人生。
   一听,怎么不是呢?原来有些道理不是不懂,它只是在某个瞬间被我们忽视了、疏离了,任何事物,只要我们去发现,它都有它存在的价值,即使无可奈何花落去,即使风也潇潇雨也潇潇。我如何再去埋怨花期的短暂和凄凉,我又如何独自去忧伤?凡景,四季不同;凡事,因人而异;凡爱,有落寞,也有圆满。
   我一直记得这天,我忧伤而颓废,我在落花前徘徊,他在专心致志地拍摄,我没有跌进他的镜头,却在他的镜头里惊鸿一瞥,这是怎样的邂逅?我甚至记不起他的样子了,但是怎样也抹不去的是他那似有若无的话,听起来多么简单,又多么深奥。我朝他笑,他对完镜头,按郑州军海医院贵吗下快门,完成他的作品后抬头,对我也微微地笑了一下,然后离开。
   他一定不知道这个擦肩而过对一个陌生的女子来说有多重要,当我凝视着他离开的背影,我甚至说不了一句再见,只看着他渐渐远去呆呆地出神。江滨依旧安静,雨后的堤坝愈发洁净了,风吹过,那片片紫藤花瓣零落一地,这一刻,我却再也看不见忧伤,我想到的是另外一句: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化作春泥更护花。说得多好。还有,还有啊:零落成泥碾作尘随州那家癫痫病医院好,只有香如故。他要对我说的,应该还有这些不是吗?
   时光如水般流淌,紫藤花开的四月,我又这样停伫在它的面前,不是伤怀,只是梦里缠绕的这些往事就在眼前。我微笑,抬起头来,阳光正穿过紫藤枝蔓的缝隙印在我的脸上。紫藤花未开,我却看见花开已成海。

共 2828 字 1 页 首页1
郑州哪家治癫痫好/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
评论(4)发表评论癫痫病怎么治疗效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