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德艺 > 文章内容页

【江南青春】平凡的感动(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德艺

在我们这所3000多名师生的中学里,提起王凯的大名,就跟喜欢打篮球说起姚明,爱看跳水的说起郭晶晶一样,无人不晓。这么高的知名度是怎样炼成的,这还得从头说起。

2006年11月的一天上午,我被通知到校长室见一位应聘的体育老师。我走进校长室的时候,迎面站起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跟印象中人高马大的体育老师不同,他的身高不过一米七出头,身着一身运动服,黑红脸膛,嘴唇稍后,眼睛不大,脸上始终挂着憨厚的微笑,一股年轻人特有的朝气扑面而来。陪他前来的是县公安局的一位干练的女科长,前段时间刚到学校做过一场法制报告,我们寒暄了几句就彼此坐下。从女科长简要的介绍中,我得知小伙子名叫王凯,刚从师大体育系毕业,在市里一家餐馆打了几个月工,听说工作有着落了就匆匆赶回来报到,女科长是他表姐。当时学校刚刚扩建不久,正缺人手,学生管理人员更是捉襟见肘,首尾难顾。按照校长的吩咐,我帮他取了饭卡、脸盆、暖壶等,安排好宿舍,就跟他商量工作上的事,除了担任6各班的体育课,还准备让他兼任政教处的干事,他都愉快地一一答应了。

当天晚上,晚自习下课熄灯后,我查完宿舍,不由自主地抬腿迈进了王凯的宿舍(学校宿舍紧张,他暂住二楼值班室)。屋里摆有三张床,男老师不爱收拾,以往杂乱无章的宿舍早已被王凯清理得干干净净,从前门旮旯堆成堆的垃圾也不见了踪影,地面也被拖得一尘不染,一床被子折叠的像豆腐块儿,另外两床被子显然也被整理过了。好久没见过这么干净的寝室了,我喜出望外地坐到床上,跟王凯拉起了家常。原来,暑假的时候,王凯在市里的一家北方饺子馆打工,既当服务员,又当勤杂工,老板见他人勤快还挺实诚,连收银员的工作也让他兼了,一个人顶着两三个人用。客走桌净,碗筷刷得照得见人影,而且服务相当周到。有一个因公致残的独臂老人,特喜欢吃饺子,经常光顾小店,每次来,王凯发现后就早早把宽粉条似的塑料门帘撩起来,把凳子放到餐桌稍近的位置,还叮嘱后厨把饺子多煮一会儿,再在热腾腾的饺子旁摆放上一个倒好香醋小碟,把老人照顾得无微不至,高兴得老人经常吃完饭找到老板把王凯夸赞一番,还招来了不少回头客,小店的生意眼瞅着就红火起来。

王凯跟店里的伙计处得也相当融洽。有一次,半夜里一个合租房的内蒙小伙子突发高烧,昏迷不醒,王凯发现后,只身一人把他背到一里之外的医院,还为他垫付了几百块钱的住院费,一直陪伴到天亮。医生说,病人得的是急性肺炎,幸亏护送及时,再烧上几个小时,后果就不堪设想。为了答谢王凯的救命之恩,小伙子每次忙完后厨的工作,总要笑嘻嘻地跑到餐厅帮王凯收拾餐桌,刷盘子洗碗,亲密得像亲兄弟一般。当王凯辞职准备回校复习考研的时候,老板推三挪四说什么也不想放人,合租房的小伙子泪都留下来了。最后老板答应,白天你只管去上课,晚上加班两小时工资照发。文化课、专业测试丝毫不成问题,但最终因外语成绩不佳,苦学了几个月,不见明显长进,最终选择了放弃。

真是有心插花花不开,无心栽柳柳成行。王凯在学校代课不到一

年的时间,大概是2007年的9月份吧,教育局、人事局、财政局联合发文:凡在国办中学代课的本科毕业生一律转为公办教师。听到这个消息,我们都替王凯高兴,几个人周末还找了家餐馆庆祝了一番。

转正后,他的脸上整天的阳关普照,见谁都笑嘻嘻的。为确保教学质量,他认真备课,精心设计每一节课的训练内容。毕业班每年要加试体育,30分是计入总分的,从学校到班主任对此都十分重视,所以体育课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么轻松。每接一届毕业班,他都要对各班的学生的身体素质进行摸底,然后在常规训练科目进行完毕后,将学生分为男女六个组,进行个别训练指导。体育课每周两节,训练效果不明显,他在征得班主任同意后,经常利用下午活动时间进行个别指导。金灿灿的晚霞像千万条丝线将校园包裹了起来,连操场南面的一排法桐浓密的叶子上都涂上了一层金色。远远望去偌大平坦的操场西南角,王凯在和他的学生一起训练,只见他一会儿亲自示范,实心球从他的肩上出发划出一条优美的弧线;一会儿学生在他手把手地指导下,轮流将实心球抛向远方。那场景,那画面,都定格在每一个学校老师的眼睛里。

不知从何时起,课前打热水的老师都看到了这样一个场面:早操后,王凯总是习惯地手握平锨在操场转悠,随手捡起几个跑道上的石子、小砖头,用平锨将跑道坑洼的地方修补修补,真是个永远闲不住的人。但从此之后,再也没听说那个学生跑操、上体育课崴过脚。由于他训练有计划,针对性强,平时又抓得紧,他所教班级的体育测试成绩这几年来都是全校最好的。难怪毕业班的班主任,每年都要为王凯任不任他们班的体育课跟教务主任讨价还价,有时还闹得挺不愉快。

王凯是科班出身,业务素质好,又积极肯干,这几年县春运会学校团体操的编创,校代表队的训练就责无旁贷地由他担纲,可他没有半句怨言,每一次都全力以赴。这几年我校县春运会成绩一直保持在前三名,与王凯的倾情付出是决然分不开的。

王凯深受学生喜爱,不单是课上得好,而且平易近人,乐于助人。身为政教处干事,上午第一节都要雷打不动地去由他负责的男生公寓查看各宿舍卫生。他“秉公执法”严肃认真,量化分被扣了,班主任知道是王凯查的,都没有半句怨言,因为他的一贯作风,他的人品,就没有人怀疑他会不公正。在政教处,王凯是最忙的人。真不愧是体育老师,放慢脚步走路的时候很少,去个厕所,回个宿舍,他都习惯一路小跑。学生们谁的衣橱钥匙丢了,哪个宿舍灯绳断了,甚至板凳松动了都喜欢找王凯老师帮忙处理和维修。因为他“好说话”,技术也过硬。为给学生们服好务,王凯自费购买了钳子、斧头、小撬棍等,很长时间别人才知道这件事。他家经济状况并不好,刚参加工作工资又低,但当学生丢了钱,吃不上饭、买不了回家的车票时,他都二话不说,借钱给学生,还不还从不放在心上。

在学校,他为学生排忧解难;回到村里,他照样如此。有一次,他下班回家,走到村口,夜幕就悄悄降临了。忽然他看见一位老人,弓腰曲背,拉着一整车木头艰难地往前挪动。他赶紧关掉电源跳下车来,走近一看,原来是干了一辈子民办教师,现已回家养老的闫景墨老师。王凯没有丝毫的犹豫,硬让老人推上电车,他驾车一直把老人送到家里。老人到家后千恩万谢,说什么也要留他吃饭,王凯婉言谢绝了。老人无不感慨地说:现如今人们只认一个钱字,像你这样的好后生真是不多见了。

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10月,他的父亲突发脑溢血,被急救车送进省城的以岭医院后,七八天昏迷不醒。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命是保住了,但从此落下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他在家里是独子,姐姐已出嫁多年,妹妹又刚刚出嫁,生活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他的肩上。父亲出院后,他母亲深明大义,劝他赶紧上班,别耽误了学校工作。他在痛苦的抉择中离开了父母,走上了工作岗位。返校后,他忘我地投入工作,恨不得把请假十多天的损失一下子补回来。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没有值班任务的时候,他就骑摩托车匆匆赶回家帮母亲照顾父亲。给父亲洗澡、按摩、剪指甲、理发,一忙就是近两个小时。母亲觉得儿子太辛苦,儿子担心母亲吃不消,姐姐妹妹也经常抽空过来干干地里的农活。家里虽有卧床的病人,但一家人和和睦睦,父亲的病也渐渐好转起来。最近听说,他父亲生活已能基本自理了,每天吃饭后提个加长的马扎,到街里的背风处晒太阳。

2011年,王凯与私立学校一代课老师结婚,第二年,又喜添千金,家庭的负担更重了,但这三、四年来,学校的考勤登记簿上,基本上看不到王凯请假的记录。

王凯今年接的还是毕业班,开学以来,在操场,在宿舍,在迎送学生的人潮中,几乎天天可以看到他忙忙碌碌的身影。

如今,社会上流传一句话:“雷锋叔叔黑户口,三月里来,四月里走。”这种观点我实在不敢苟同,因为王凯就每天忙碌在校园,他的平凡故事,时时在感动着求助的学生、年迈的父母。我更相信这样一句话:坚守住一份平凡,就能收获伟大。

武汉癫痫病好的医院小儿治疗癫痫费用要多少呢?山西癫痫到哪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