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流年】青春的追寻(秘密征文·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都市言情

有时我很懵懂,一直无法界定理想和梦想,如何区分,又似乎同出一辙,真正属于哪个年龄段应该憧憬和期许的事儿。但我总觉得在血色青春里不能虚掷光阴,应该心怀激情,有一种逆流而上的奋斗和追寻,有一种正能量的精神状态和境界。只要是积极向上的,不管错与对,皆是青春里属于自己不曾示人的秘密。

每个人都是有梦的,在努力地寻梦,有的梦能够实现,因它贴切自己的理想,也就顺理成章,似梦非梦,美梦成真。然而,有的梦却不能够实现,究其原因可能遭受诸多外界条件的桎梏,抑或过于好高骛远,正所谓黄粱一梦。谁也不愿意自己的美梦被人吵醒,即使那扰人的鼾声惊扰了您,您也大可不必打断他的梦,将他惊醒。历经人生的风风雨雨和坎坷挫折,渐渐地懂得如何适应一些充满变数的梦,所谓南柯一梦。不论拥有怎样缤纷多彩的梦,在梦醒时分发觉为之追寻的并非噩梦,都将使我们拥有一份美好。

——题记

【一】

2006年我在冰城这座歌舞升平的百年街头闲逛,与乞者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没有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或跪拜求乞的职业标准范。

不知不觉,走到了面包石铺码整齐的百年老街,中央步行街。泡中央书店,太多正版昂贵的书籍,深入口袋的手犹豫在半空中。从中央书店出来,走至斯大林松花江畔公园的书摊处,意外遇到一位曾经买书给我大大打折,读过我作品的年轻女子——书摊主人,王薇。

无意间再次相遇,她的生意已经渗入城市的深处。书摊聚集很多的游人和过客,会看到大肚便便的男人拎着一袋子的生财有道,附庸风雅亦或急功近利,然后风般离去。泛滥的盗版书和软件光碟已肆无忌惮,已经到了愈发不可收拾的地步,亵渎真正的缔造者。一些投机商聪明机警地销售着,一夜之间变成百万富翁,一些非正当手段钻着国家法律的纰漏成为富翁的人。王薇的书摊,正版和非正版都有。正版风暴吓得人们为之躲避,每本普通不过不上眼的书都不低于三四十元,没人愿意奢侈,我是其中之一。我憎恨盗版时代,但又不得不享用其中,因为它廉价,却可以满足我的求知欲。

与王薇分别,穿越城市白鸽自由落飞的防洪纪念塔广场和行人稀疏的斯大林江畔公园,信步来到松花江的江畔徘徊,凭栏眺望松花江的江景,瘦瘦的江水已经没有什么风景可言,仿佛是城市一条深深带血的疤痕,冰凉的江水蜿蜒流向远方……

于是有些怀念夏日的松花江,那次十分悠闲地来到江边,穿着露出脚趾质地很好的拖鞋,在石阶上让江水吻着脚裸,那是让人流连忘返的雨季。如今驻足的游人很少,没有寻觅到曾在江边放游纸船的母女的欢声笑语。只有少数的人前往彼岸的太阳岛,坐上运转不止高空钢缆车,缓慢蠕动,似乎悠闲得可以。仿佛这里只是城市里一些落寞的人才会来的地方,我表现得由为突出。但谁又会真正的知道我内心对待惶急的生活的那份逸兴云飞的闲情逸致,舒缓呼吸压抑的艰难。仿佛这里不再是情侣间喁喁低语的浪漫地方。城市里风花雪月的景致,依约已被奢靡的歌台舞榭所逐步替代。这是一个疯狂扭动腰枝的时代,人们充分享受音乐的震撼与深渊般的刺激。

前往教化电脑城的午后,路经哈特商厦明亮的广场时,看到蓬头垢面的乞丐母女,坐在广场的中央,那位母亲不因脏兮兮的手拿着月饼,看着倚靠她怀中的女儿口中嚼着路人施舍的月饼,这个画面使我特别悸动,瞬时眼睛潮湿了城市。

爱与亲情不因贫穷而贫穷,枯黄的秋叶仍能温暖冰冷的大地。

踽踽走至一座有一定岁月的石桥,俯瞰桥下无限延伸的铁轨,城市在脚下脉动。

仰望自由翱翔的白鸽,天空似乎不懂白鸽的倾诉。铁轨在两幢楼之间,楼中的露台挂着晒洗的衣物,简单朴实的色调。窗里的人家是让人羡慕的安生与平静的生活。

明天中秋节,不知将如何度过?我该怎样迎接或打发这个敏感的日子呢?乞者手中的节日讯息,仿佛在嘲笑我的孤单无助,远望伫立在桥上的男子,不难看出他的形影相吊,茕茕孑立。

在喧嚣的城市桥头,此情此景,百感汇集,突然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思绪,如潮水般涌现,拿出日记本和笔写下街头诗《乞者》的草稿。自己何尝不像城市里的乞者一样在城市里寻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依约渴望那露台后面的人家的恬静生活一样。甚至羡慕乞者的无忧无虑,无私无欲,不为人世的名望和地位,绞尽脑汁,苟且过着另外一种“简单快乐”的生活。

以乞者的角度看待自己,更能清楚的认识自己,这不仅仅是一种自省,自嘲,感悟生命的神奇,有一种执着、坚守、震撼着我们的心灵。鄙视乞者本身是一种浅薄与孤陋,能够存在的形态,都有其内在的意志力与精神质地,何况世上并非一个乞者!

但不曾追悔所遭遇的一切,既然创作这条路是自己认真考虑过的,那么也就豁然许多,也就理应承受着生活的各种可能。

火车来自遥远的城市从这个城市驶入或驶出,从桥下飞驰而过,鸟瞰火车车窗里模糊的人,分不清男人或女人,也许他们是为了更好的经营生活而出走。

写完诗稿,离开桥头,白鸽依然在忧郁的天空或远或近地盘旋……

一路上思忖更贴切更恰当感悟的诗句,然后,坐在马路牙子上,人流匆忙的人行甬道上,拿出笔和本垫在腿上,将脑子里瞬间产生的灵感火花填充到本子里。

我喜欢这种有感而记的形式,记录着我的生活,和心路历程,沉醉其中无法自拔。说明文学已经渗入我的生命,就像象棋大师的复盘,反复解拆演变出更精妙的招法。有时梦中也在冥想创作的诗句。于是尤为钦佩清朝才子曹雪芹,他可能就是梦想作家,他能把梦中的十二种美女,呈现在现实的笔端。红楼一梦古今绝唱。也为有感速记的习惯感到欣然。任何时候,也不能放弃手中的笔,也不能丢弃文学,尽管有时肚子里的各种肠子在打“群架”,即使没有力气拿着笔,没有力量走完继续的路,那也是活着精彩的理由。

那么此刻证明我因诗歌而呼吸着,喟叹生活阅历的匮乏之时,偶尔闲庭信步,徜徉城市的街头。

写作是生活的色彩和调剂,不是生存的饭碗,只是内心对待周遭世界的一种感觉和思考。我们生活的世界本就活色生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声色犬马。不管怎样的色彩,本色不改,用心品味生活,每一段时光里,都是收获,收获创作的灵感,感受人生的狂放和美好。当你真正爱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语言多么的脆弱和无力。

往往生活中的不完美,不如意,才会营造一个自己设置的世界,自导自演一个角色,想想也挺有趣。

穿过人行天桥,是通往南岗富人天堂的一条大街,穿过爬满阑珊的青藤花的铁篱笆,触目可见的巨幅广告牌,画面呈现的是过于粉饰的红男绿女,饮着红酒,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红色强烈的背景,显得更加暧昧而神秘。这样的画面和乞者的画面构筑这个世界特定的画面,在心里不自然产生一种强烈的震颤,这个世界贫富的轩轾差距:一种是享受物质的辛辣;一种是接受施舍的苟活。富人可以喝着红酒说爱谈情。而乞者只是跪拜街头求乞,有时甚至麻木的接受嗟来之食的侮辱,而且要表现出真实的落魄,才能够得到同情。这是上帝的幽默,穷人和富人。富人有富人的思维,富有的思维;穷人有简单的想法,贫瘠的思想。穷则思变一点也不假。

在城市的街头怅然若失地流浪了一天,十字路口处迷茫地滞留,人潮与车潮如海浪般汹涌。有时如开闸的洪水奔腾着流入城市的心脏。生命就在城市潮汐的罅隙间寻找命运的出口……

华灯初上,耀眼明亮的车灯与街道左右两边长长斑斓璀璨的灯影织成城市夜色中瑰丽的景致。这些美丽的表象深处是空洞而虚空的黑黑的天幕。无数个明亮的楼中窗户,如同一座又一座没有流水的桥。

行人匆遽走过,远远望着他们归家的急切背影,凸显我脚下的自由和轻松。

喧嚣过后的平静,城市显得无比的空旷与荒凉,我无比虚空地茫然的直望向远方……

【二】

中秋节过后,新写的三首诗和散文,重新编辑和审视一番后,发给了朋友,看看作品的力度和效果。朋友说我的文字应该走市场经济的路线,融入商品时代的浪潮。那时我只是怀着无比虔诚的心炽热地恋慕和沉醉于文学,没有世俗功利之心。也不记得是哪位前贤古人的诗句:“文藉虽在腹,不如一囊钱。”我想这位沧海遗珠有才落魄的文人一定无法释怀心中的抑郁。善于利用知识改变命运的人,境遇则天壤之别,那是聪明的文人。文人大多淡泊名利,重心过多倾向于自己的喜好。好一点的文人,科举中第,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这是文人的骄傲,被后世尊崇顶礼膜拜。后人踵武前贤,励精图治。如今的文人也都过上好日子,可能当年的孔子都无法想象当今的文明,即使梦里也不会想到科技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如果习大大携着爱妻赶着牛车周游列国,一定是很时髦浪漫的震动世界的大事!如果换做是我,一定坐着大象,就这么任性。

次日清晨,又重新审视一遍了那三首诗,做最后的编辑处理,努力让亚东编辑认为那是一首诗。诗是否真的拘泥某种形式。这种写实主义的诗,又仿佛像国外诗人的诗,散文诗和现代诗的混淆之作。一个诗人何必固执于世俗的金科玉律?亚东编辑不也如是说,诗是从内心流淌出最清澈透明的甘泉吗?聆听文人内心的涛声吗?看着这几首拙嫩的诗,却记录着生活的足迹。

秋日的天空,秋高气爽,云淡风轻,为能见到亚东编辑而心情愉悦,充分享受仲秋温煦的阳光,也就不为路途的远近而在意,心情舒畅地走进了文联大院。编辑部在挺拔的七楼,走进编辑部已近正午。

亚东编辑具有北方男人的本色:为人粗犷坦诚、谦和善良、且有文有行。因他朴素无华的诗集《挣扎》充分证明了我的直观判断。文字才是一个人内心世界最纯粹的释放,你能从文字中体察到作品与作者本身所蕴涵的东西。

“……不要去打扰角落里/冻僵的墨水瓶/尽管他现在屈服沉默/但迟早要把一片蔚蓝/泼向窗外。《冬天》”、“我想念这些被时光随意丢弃的家伙/这些傻兄弟,并不因丑陋/而放弃水晶般的心灵/这些大地上的星辰/总是在黄昏被母亲一一唤归/总是在我的梦境里/释放朴素的光芒/我想念这些和我一样的兄弟/他们如今/在别的城市里做着自己的梦。《土豆》”

当我第一次捧读这些诗句时,仿佛在时光的某个角落,一个青年在橘黄的台灯下,秉烛夜读定格的画面;也仿佛一枚石子投进我的心湖,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那是在别人的灵魂里回荡的声音,一种沁人心脾的声音;兀自打开一扇锈蚀沉重的门。字里行间不失纯朴的真美,没有一丝媚俗和浮艳感,深深震动着我的灵魂。仿佛把一种人生激越毫不吝啬的传给了我,这是一股怎样的力量——不屈服命运的。

这又是一个怎样历尽沧桑的男子所释放的光芒,带给我心灵的震颤。何所谓大师,就是能把平素如常,化腐朽为神奇,足见不凡之力。

由于我偏爱写实主义的文学作品,我对诗的创作也深受亚东编辑的诗歌潜移默化的影响。

《乞者》:雨过的天空/彩虹远行了/这样一个午后/如许多年前一样彳亍街上/漫无目的/似乎悠闲地徘徊/眼睛没有多余的揣测/商厦广场前的小女孩/蓬头垢面/依偎母亲的怀里/如乞具一般瘦弱的身体/她们/母亲拿着月饼/不因污垢的手/凝视怀里的/小女孩的嘴里/嚼着的月饼/驻留行者继续的脚步/忽然间/感悟/爱与亲情/不因贫穷而贫穷/生命/不因枯萎而贫瘠/残叶/仍温暖冰凉的大地/城市里的乞者/在这个没有阳光的午后/比有阳光还耀眼/节日/似乎变得重要/不再可怜/如此/也未曾丢弃别人的节日/似乎诠释活着的丰富。

亚东编辑问我最近有没有写文字,小说《烈日》进展的怎么样?只写了三个章节在挣扎中累积生活的底蕴。我把那三首诗交给了亚东编辑。还有最近写的心情随笔和诗,大约有七八万字。亚东编辑静静览阅后说我的诗有诗感,但些许的凌乱,缺少一种东西——通感。问我知晓通感不?

不清楚。他耐心给我讲述:通感又称“移觉”、“五官通感”、“感觉挪移”原为一种修辞方式,用于写作之中而延伸成为一种描写技法。即在一定的条件下,将听觉、视觉、嗅觉、味觉、触觉沟通起来,相互转移,彼此作用。其特点是:凭借感觉相通,可以形象、生动地表现人们对客观事物具体而特殊的感受,启发读者联想,扩展的形式多种多样,概括起来可以分为两种:其一、化实为虚,即把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通过内心感应,化作抽象的奇妙的幻觉;其二、化虚为实,即将看不见,摸不着的抽象事物,通过内心的感应,转化为可感可触的实体,给以直观的形象。通感的运用往往采用“比喻”的形式,兼用本体、喻体和喻词,但又与比喻不同。比喻是此物比彼物,多是对具体事物的描绘,本体和喻体大都是实体;通感是借此一感觉来表现另一感觉,是对内心感受的形象表达。运用通感必须注意相互沟通的契机。在现代文学创作中,通感用于表达人的复杂的内心感受,往往与“意识流”手法融合,超越时空,故在现代小说、诗歌创作中经常运用。

湖北有哪些癫痫医院比较好导致继发性癫痫病的病因沈阳看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在哪里